故國回首 乾隆朝的宫廷戏剧

乾隆朝的宫廷戏剧

崇庆皇太后万寿庆典

在荷兰鹿特丹博伊曼斯美术馆1990年9月推出的“紫禁城:清帝宫廷文化展”中,给人印象最深的展品之一是18世纪宫廷画家张廷彦及其同僚创作的长卷轴《崇庆皇太后万寿庆典》。这套画描绘了1751年(乾隆十六年)从颐和园至紫禁城大约15公里的道路两旁庆贺乾隆帝之母六十诞辰的寿仪。

每数十步间一戏台

清代史家及诗人赵翼,多年后依然对当时的场景记忆犹新,他讲述了当时的盛况:每数十步间一戏台,南腔北调,备四方之乐,侲童妙伎,歌扇舞衫,后部未歇,前部已迎,左顾方惊,右盼复眩……赵翼所描绘的皇太后六十寿辰庆典,既呈现了乾隆帝大张旗鼓地对母后行孝道的场景,也同样证明了他对戏剧的极度热衷。

临近皇太后的六十寿辰,乾隆帝陪她远下江南,以南方风物博她笑颜,规制极尽奢华,一个重要的玩乐项目即是看戏。当皇帝第二次南巡再次陪同太后时,曾下旨力劝臣民不要倾囊铺张,但忠心的臣民们还是竭尽全力地安排奢侈无度的戏曲演出。尤其是扬州的盐商巨贾,多以戏班迎銮接驾之次数、置办戏剧之华美来自我标榜。

乾隆朝最铺张的庆典,大概是1790年夏季乾隆帝的八十寿诞。从圆明园到市中心的路上,道路两旁排列有亭子、假山和许多戏台。前来拜寿的朝鲜使臣柳得恭在《滦阳录》中详述了当时的陈设,说明庆典实际是由和珅带头置办的,各省巡抚、总督上贡了数万两白银,而扬州盐商的资助达两百万两。皇帝进城时,沿途有伶人在表演:左右彩楼中,千百妖童涂粉墨,曳罗。骑假马假鹤,一齐唱曲而望之……

这些大规模的庆典吸引了全中国的戏班,1790年的万寿节促使四大徽班进京,在中国戏剧史上至关重要。四大徽班将二黄唱腔介绍到京城,极大地推动了这一剧种的发展,从而形成了今天所见的京剧。

巨大的三层戏楼是皇家的特权

为了看戏,宫里常年设有若干室内的戏台。不过,乾隆朝的宫殿必要时仍会设置三层戏楼。这种三层戏楼用作壮观盛典上的表演,动用数百位演员来演出他们自己的特色剧目。

这种巨大的三层戏楼是皇家的特权。乾隆帝敕令在紫禁城东北角修建宁寿宫,作为归政后优游颐养之所,其中就设计了一座三层戏台。这幢戏楼叫畅音阁,经过多次翻修,今日仍存。慈寿宫里修筑的三层戏楼后来被拆,在圆明园重建。当圆明园1860年在英法联军的劫掠中烧为平地时,此戏楼也被毁。乾隆时代,热河避暑山庄亦设有一座三层戏楼,名为清音阁。这座戏楼19世纪中叶仍存,20世纪初期消逝。最著名的三层戏楼大概是现今颐和园中的一座。三层戏楼中的三层台,从上到下,唤作福台、禄台、寿台。在颐和园的这座三层戏楼里,底端的寿台高为1.43米、宽17.18米、长14.84米,上面两层戏台面积依次缩减。实际上,顶层戏台的演出区域仅限于前端,否则演员没法被御座上的皇帝瞧见。此外,底层戏台的背后有一座夹楼,叫做仙楼。演员们可以通过戏台后的楼梯在楼层之间上下,也可以通过天井用轱辘和“云兜”降落到较低的楼层。在底层戏台的地板下有五个“地井”,特殊的布景道具可以从这儿升上去。底层戏台后的空间还隐藏了一个高压水机,用以制造特效。戏楼坐落于一个敞开的庭院里,周围是看戏廊。

外来使节记录的赏戏经历

有关三层戏台上演戏的论述较为少见。偶尔有一些,往往涉及热河避暑山庄。

有幅画描绘了乾隆帝1789年在热河行宫观赏盛大演出,画里的演员们占满了整座三层戏楼。这幅画还清晰地表明,这些戏一般不请官员们看,观众唯有皇室。不过,中国外交有个悠久传统,即向外国使节展现戏剧盛典,使之震撼于中国文化之卓越和中华皇帝之德行。有些外国来访者留下了所见所闻。不幸的是,清代访华时间受限,他们多可以感受到除夕夜的盛况,而在那个季节,为其挑选的玩乐项目往往是冰嬉。只有夏天来访,才有机会获邀观赏三层戏台上的演出。但这些外国客人有的一句汉语都不会讲,中国主人也不提供任何解释,对这种场合的描述往往不那么深具启发意义。

1790年朝鲜使团在热河行宫所受的款待,载于来使柳得恭的游记中:

清音阁者,扮戏所也,在正殿之前,上下层俱贮伶人戏子。戏子涂粉墨,幞头,袍带,悬假须,俨然汉官威仪。逐队绕栏而行,或举画幡,或捧彩幢,箫鼓嘲轰,歌唱酸嘶,悠泛空外。

莫知其所谓也。回回王子有持戏目小帖者,取见之,都是献寿祝禧之辞……

以下这段令人愉悦的热河赏戏经历,见于英马戛尔尼爵士1793年出使中国的日记:

九月十八日,星期三。我们今日晨间入宫,应皇帝的邀请,去看中国喜剧和他寿诞上的其他各种娱乐。喜剧早上八点开始,持续至正午。他坐在正对戏场的御座上,戏场较地面略低。

观赏的戏包罗万象,有悲剧有喜剧;接演不停,而情节并不连贯。所演题材,有属于历史的,有属于玩闹的,有诵有唱,有念白,没有任何音乐的伴奏,充满情爱、战争、谋杀,以及种种戏剧桥段。

宫廷优伶与管理机构

皇宫里有许多常年演的戏,以及三层戏楼上演的大型承应戏,显然需要众多的演员。在乾隆朝,宫廷优伶的数量快速增长。总人数估计有1500人至3000人。管理宫廷优伶的机构叫南府。起初,南府只是组织那些受训后会演戏的太监。但乾隆帝第一次下江南之后,职业的男优女优接连奉旨进京、入宫演戏。这些男优女优聚居在景山的“苏州街”,对着紫禁城的北面。演员被南府登记在册,划为六个“学”,只给宫里演戏。

19世纪初期,清朝财政衰颓,乾隆帝的继任者们似乎不是他那样的狂热戏迷,宫内优伶的数量迅速减少。嘉庆帝于1813年下令停演那些得数天才能演完的戏。道光朝,南府改组为升平署。同时,优伶的数量缩减至300人,再次全部由太监充当,职业优伶均被撤回。升平署有大量档案保存至今,包括1822年至1845年间五花八门的戏服、舞台道具,以及脸谱的范本。

到了光绪朝,清代宫廷戏剧才再次繁荣。职业优伶再次在宫墙内演出,但这次他们不再是来自江南的昆曲和弋腔演员,而是京城里的京剧演员,在特殊场合应邀出演。京剧因得到皇家的青睐而身价倍增。进过宫的京剧演员回到商业戏台上,宫廷与城市之间互动活跃,在戏剧的发展中可见一斑。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乾隆朝,那时宫廷戏的演出与社会隔绝,皇家戏迷在独自陶醉中促成戏剧的发展,那是彼时世界所见最精美的戏剧。

作者简介

Wilt Idema,1944年生,荷兰人,美国哈佛大学东亚语言文明系教授,曾任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主任。其研究涉及中国戏曲、小说、说唱文学、民间传说等领域,1992年因在中国古典诗歌翻译方面的突出贡献,被授予荷兰翻译大奖——马帝努斯·奈霍夫奖。

(责任编辑:潔舲)

(文章来源:中国文化报)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