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國回首 了解北美十三州獨立宣言

了解北美十三州獨立宣言

分享

【新三才訊】「我們認為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賦予他們若干不可剝奪的權利,其中包括生命權、自由權和追求幸福的權利。」

作家,學者和歷史學家常常稱此句為「在英語中最有名的一句話。」它也是「美國歷史上最有影響力的句子之一。」這一句話代表了美國立國的基本道德原則。

第16任總統亞伯拉罕·林肯將此宣言作為他政治哲學的基礎。他認為美國憲法應通過此宣言而被詮釋。

在1861年2月22日,林肯在獨立廳說:「我從未有過感覺在政治上遠離獨立宣言」。

獨立宣言是在費城1776年7月2日由第二屆大陸會議通過,當會議批准宣言,新聞出版於當晚賓夕法尼亞州晚報及次日在賓夕法尼亞州的公報。

該文件的案文批准於7月4日,也就是現在慶祝獨立日。

「宣言」的一個含義是「一個正式的開始佈告」。獨立宣言代表了與大不列顛王國交戰的北美十三州為新的主權獨立國家。愛國者們向王權宣示他們拒絕被大不列顛統治,也不遵守他們的法律及繳稅。

但這並非7/4日革命的開端。大多數人都知道波士頓茶黨事件,這起政治抗議由波士頓自由之子起事在1773年12月16日。但這不是第一起由北美人民向英國強壓在北美殖民地稅賦的革命,這些稅賦被用於英法戰爭。

班傑明‧富蘭克林成功地向英國國會說明殖民地已付出了人力與血為了協助英國的作戰,印花稅法案最後於1766年被廢除,這起事跡已被傳誦數百年。1773年英國國會通過了「茶」法案,但殖民地主張無國會議員代表席次就不得向殖民地課稅,認為他們的權利義務要像英國本土公民那樣。

但被課稅的茶葉由英國東印度公司送至波士頓,殖民地人民希望這些茶被送回英國。抗議者們防著未下船的茶,皇家總督托馬斯·哈欽森要求茶葉被卸載並繳納稅款,他拒絕送其回英國。

自由之子將茶丟進了波士頓港中,被激怒的英國國會尋求通過強制法案或無容忍法案,以懲罰殖民地人民,其中除其他規定外結束麻州自治政府和封閉波士頓的商業。

最後引發了將所有殖民地塑型為新國家的革命,為了保護殖民地所重視的信念。1765年開始,抗爭升級為對抗英國王權及國會力量的獨立戰爭。

1776年7月3日,約翰·亞當斯寫信給他的妻子阿比蓋爾,「1776年7月2日,將成為美國歷史上最令人難忘的時代。我傾向於相信它會被後代的偉大地以周年節日慶祝。它應該被紀念為拯救的日子,通過奉獻給全能的上帝莊嚴的行為。這天應該盛大地遊行,以展示,比賽,體育,禮炮,鈴鐺,篝火和照明來舉行,從大陸的這頭到那頭,從此時到永遠地」。

大陸會議 (一七七六年七月四日)美利堅合眾國十三個州一致通過的獨立宣言(取自美國在臺協會翻譯)

在有關人類事務的發展過程中,當一個民族必須解除其和另一個民族之間的政治聯繫並在世界各國之間依照自然法則和上帝的意旨,接受獨立和平等的地位時,出於對人類輿論的尊重,必須把他們不得不獨立的原因予以宣布。

我們認為下面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 : 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賦予他們若干不可剝奪的權利,其中包括生命權、自由權和追求幸福的權利。為了保障這些權利,人類才在他們之間建立政府,而政府之正當權力,是經被治理者的同意而產生的。當任何形式的政府對這些目標具破壞作用時,人民便有權力改變或廢除它,以建立一個新的政府 ;其賴以奠基的原則,其組織權力的方式,務使人民認為唯有這樣才最可能獲得他們的安全和幸福。為了慎重起見,成立多年的政府,是不應當由於輕微和短暫的原因而予以變更的。過去的一切經驗也都說明,任何苦難,只要是尚能忍受,人類都寧願容忍,而無意為了本身的權益便廢除他們久已習慣了的政府。但是,當追逐同一目標的一連串濫用職權和強取豪奪發生,證明政府企圖把人民置於專制統治之下時,那麼人民就有權利,也有義務推翻這個政府,並為他們未來的安全建立新的保障——這就是這些殖民地過去逆來順受的情況,也是它們現在不得不改變以前政府制度的原因。當今大不列顛國王的歷史,是接連不斷的傷天害理和強取豪奪的歷史,這些暴行的唯一目標,就是想在這些州建立專制的暴政。為了證明所言屬實,現把下列事實向公正的世界宣布:

他拒絕批准對公眾利益最有益、最必要的法律。

他禁止他的總督們批准迫切而極為必要的法律,要不就把這些法律擱置起來暫不生效,等待他的同意 ;而一旦這些法律被擱置起來,他對它們就完全置之不理。

他拒絕批准便利廣大地區人民的其他法律,除非那些人民情願放棄自己在立法機關中的代表權; 但這種權利對他們有無法估量的價值,而且只有暴君才畏懼這種權利。

他把各州立法團體召集到異乎尋常的、極為不便的、遠離它們檔案庫的地方去開會,唯一的目的是使他們疲於奔命,不得不順從他的意旨。

他一再解散各州的議會,因為它們以無畏的堅毅態度反對他侵犯人民的權利。

他在解散各州議會之後,又長期拒絕另選新議會; 但立法權是無法取消的,因此這項權力仍由一般人民來行使。同時各州仍然處於危險的境地,既有外來侵略之患,又有發生內亂之憂。

他竭力抑制我們各州增加人口; 為此目的,他阻撓外國人入籍法的通過,拒絕批准其地鼓勵外國人移居各州的法律,並提高分配新土地的條件。

他拒絕批准建立司法權力的法律,藉以阻撓司法工作的推行。

他把法官的任期、薪金數額和支付,完全置於他個人意志的支配之下。

他建立新官署,派遣大批官員,騷擾我們人民,並耗盡人民必要的生活物質。

他在和平時期,未經我們的立法機關同意,就在我們中間維持常備軍。

他力圖使軍隊獨立於民政之外,並凌駕於民政之上。

他同某些人勾結起來,把我們置於一種不適合我們的體制且不為我們的法律所承認的管轄之下 ; 他還批准那些人炮製的各種偽法案來達到以下目的 :

在我們中間駐紮大批武裝部隊;用假審訊來包庇他們,使他們殺害我們各州居民而仍然逍遙法外;切斷我們同世界各地的貿易;未經我們同意便向我們強行徵稅;在許多案件中剝奪我們享有陪審制的權益;編造罪名押送我們到海外去受審 ;在一個鄰省廢除英國的自由法制,在那裏建立專制政府,並擴大該省的疆界,企圖把該省變成既是一個樣板又是一值得心應手的工具,以便進而向這裏的各殖民地推行同樣的極權統治 ;取消我們的憲章,廢除我們最寶貴的法律,並且根本上改變我們各州政府的形式 ;中止我們自己的立法機關行使權力,宣稱他們自己有權就一切事宜為我們制定法律。他宣布我們已不屬他保護之列,並對我們作戰,從而放棄了在這裏的政務。

他在我們的海域大肆掠奪,蹂躪我們沿海地區,焚燒我們的城鎮,殘害我們人民的生命。

他此時正在運送大批外國傭兵來完成屠殺、破壞和肆虐的勾當,這種勾當早就開始,其殘酷卑劣甚至在最野蠻的時代都難以找到先例。他完全不配件為一個文明國家的元首。

他在公海上俘虜我們的同胞,強迫他們拿起武器來反對自己的國家,成為殘殺自己親人和朋友的創子手,或是死於自己的親人和朋友的手下。

他在我們中間煽動內亂,並且竭力挑唆那些殘酷無情、沒有開化的印第安人來殺掠我們追撞的居民 ; 而眾所周知,印第安人的作戰規律是不分男女老幼,一律格殺勿論的。

在這些壓迫的每一階段中,我們都是用最謙卑的言辭請求改善; 但屢次請求所得到的答覆是屢次遭受損害。一個君主,當他的品格已打上了暴君行為的烙印時,是不配作自由人民的統治者的。

我們不是沒有顧念我們英國的弟兄。我們時常提醒他們,他們的立法機關企圖把無理的管轄權橫加到我們的頭上。我們也曾把我們移民來這裏和在這裏定居的情形告訴他們。我們曾經向他們天生的正義感和雅量呼籲,我們懇求他們念在同種同宗的份上,棄絕這些掠奪行為,以免影響彼此的關係和往來。但是他們對於這種正義和血緣的呼聲,也同樣充耳不聞。因此,我們實在不得不宣布和他們脫離,並且以對待世界上其他民族一樣的態度對待他們 : 和我們作戰,就是敵人;和我們和好,就是朋友。

因此,我們,在大陸會議下集會的美利堅合眾國代表,以各殖民地善良人民的名義,並經他們授權,向全世界最崇高的正義呼籲,說明我們的嚴正意向,同時鄭重宣布;這些聯合一致的殖民地從此是自由和獨立的國家,並且按其權利也必須是自由和獨立的國家,它們取消一切對英國王室效忠的義務,它們和大不列顛國家之間的一切政治關係從此全部斷絕,而且必須斷絕 ; 作為自由獨立的國家,它們完全有權宣戰、締和、結盟、通商和採取獨立國家有權採取的一切行動。為了支持這篇宣言,我們堅決信賴上帝的庇佑,以我們的生命、我們的財產和我們神聖的名譽,彼此宣誓。

簽署人新罕布夏:約西亞·巴列特、威廉·衛普、馬修·松頓

麻薩諸塞:山繆·亞當斯、約翰·亞當斯、約翰·漢考克、羅伯特·崔特·潘恩、艾爾布里吉·傑利

羅德島州:史帝芬·霍普金斯、威廉·艾勒里康乃狄克:羅傑·謝爾曼、山繆·杭丁頓、威廉·威廉斯、奧利佛·渥寇特

紐約:威廉·佛洛依德、菲利普·李文斯頓、法蘭西斯·路易斯、路易斯·莫里斯

紐澤西:理查·史塔克頓、約翰·維斯朋、法蘭西斯·霍普金斯、約翰·哈特、亞伯拉罕·克拉克

賓夕法尼亞:羅伯特·莫里斯、班傑明·拉許、班傑明·富蘭克林、約翰·莫頓、喬治·克萊謨、詹姆斯·史密斯、喬治·泰勒、詹姆斯·威爾森、喬治·羅斯

德拉瓦:喬治·瑞德、凱撒·羅德內、湯瑪斯·麥肯馬里蘭:山繆·卻斯、威廉·帕卡、湯瑪斯·史東、卡羅頓的查爾斯·卡羅

維吉尼亞:喬治·懷勒、理查·亨利·李、湯瑪斯·傑佛遜、班哲明·哈里森五世、小湯瑪斯·尼爾森、法蘭西斯·萊富特·李、卡特·布瑞斯頓

北卡羅萊那:威廉·霍普、約瑟夫·希維斯、約翰·潘恩

南卡羅萊那:愛德華·拉特利奇、湯瑪斯·黑華、小湯瑪斯·林區、亞瑟·米竇頓

喬治亞州:巴頓·格威內特、李曼·候爾、喬治·沃爾頓

(责任编辑:tiger)

(文章来源:新三才記者馬佑鈞編譯報導)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