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雲人物 廖耀湘——被红卫兵斗死的抗...

廖耀湘——被红卫兵斗死的抗日名将

20091020-101

【新三才网讯综合】廖耀湘(1906年5月16日-1968年12月2日),中国湖南邵阳县(今新邵县)人,中华民国高级将领。廖耀湘早年就读于长沙岳云中学,1926年考入黄埔军校第六期,1930年以上士资格被公费留学法国,学习三年法语后进法国的圣西尔军校。1936年以第一名毕业于法国圣西尔军校机械化骑兵专业。同年回国,任国民革命军中央军校教导总队骑兵队少校连长。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廖耀湘升任中央军校教导总队第二旅中校参谋主任,参加了淞沪战役和南京保卫战。国民政府撤退至武汉后,廖耀湘升任军官训练总队上校大队长,并上书蒋介石,提出建军改进方案,得到蒋介石赏识。1938年3月,廖被破格提拔为200师少将参谋长,参加了兰封会战,桂南会战。当年9月,200师在湖南湘乡扩充为国民革命军新十一军,旋改为第五军,廖任该军所辖新22师副师长兼军干训班主任,因师长邱清泉未到职,代理师长之职。1939年9月,第五军奉命南下广西,发起昆仑关战役,新22师作为该军主力,夺占昆仑关并全歼日本守军6000余人,廖因此被誉为抗战英雄。之后,新22师被调往云南,负责滇西一带的守卫。

1942年2月,中国政府组成远征军入缅甸作战,廖耀湘将军作为师长率新22师作为远征军主力之一参战。3月30日晚,廖耀湘奉命率新22师在南阳车战发动佯攻,掩护第200师撤退。第200师成功突出重围后,新22师即在斯瓦河南北两岸构筑数个梯形阵地,两侧埋伏狙击兵,阵地正面埋设地雷,以消耗和杀伤敌军有生力量,阻滞敌人,以便为全军集结赢取时间,准备平满纳会战。日军遭受中国军队坚强阻击,伤亡颇大,虽拥有第55师团三个联队、第18师团两个联队及优势炮兵、战车、空军,仍不敢急进,迟滞达半月之久。4月11日至16日,敌新增加第18师团之56、124两个联队,重兴攻势。新22师在每一梯形阵地前,坚强阻击,敌军每前进一步,都需要付出人员装备极大消耗的代价。廖耀湘率部完成阻滞任务后,撤至平满纳既设阵地。

无奈全盘战局与远征军不利,英方计划放弃缅甸,盟军决定全部退出缅甸。新22师在归国之路被日军切断的情况下,不得不翻越环境恶劣的野人山,历尽千辛万苦进入印度雷多,受到极大损失。1943年3月,在印度比尔哈省的蓝迦,廖耀湘将军的新22师与孙立人将军的新38师组成了中国驻印新1军。在列多,新22师受到美国的训练和整编,换装了美式装备,一跃成为中国军队中装备最好的部队之一。

1943年10月,为配合中国战场及太平洋地区的战争形势,中国驻印军制定了一个反攻缅北的作战计划,代号为“安纳吉姆”,以保障开辟中印公路(中国昆明-印度利多)和敷设输油管。计划从印缅边境小镇利多出发,跨过印缅边境,首先占领新平洋等塔奈河以东地区,建立进攻出发阵地和后勤供应基地;而后翻越野人山,以强大的火力和包抄迂回战术,突破胡康河谷和孟拱河谷,夺占缅北要地密支那,最终连通云南境内的滇缅公路。(胡康河谷,缅语为“魔鬼居住的地方”。它位于缅甸最北方,由达罗盆地和新平洋盆地组成,山高林密,河流纵横,雨季泛滥,当地人将这片方圆数百里的无人区统称“野人山”。中国驻印军对胡康河谷太熟悉了,前年中国远征军败退时,闯入这块禁区,损失惨重,遗尸无数。新38师在野人山中见到的是遍地第5军将士的白骨,常常是一堆白骨围着枪架而坐)。

1944年3月,我驻印军占领孟关,消灭日本最精锐的第18师团的主力,缴获其军旗、关防、大量文件及各种武器。继而这两个师又乘胜进军,一鼓作气,攻占缅北重镇孟拱,再次告捷。此前,由国内于1944年春先后空运至印度接受美式装备和训练的新30师(师长胡素,归新一军建制)、第14师(师长龙天武)、第50师(师长潘裕昆)先后转运至缅甸密支那,随即对其发动进攻。新38师在孟拱战役结束后,也进军密支那。经过一个多月的激烈战斗,8月初密支那终于被攻克。自从我驻印军先后开出兰姆伽后,连续作战,屡创强敌,战斗力较之以前大为提高,这是日军做梦也想不到的。他们弄不清楚这支两年前曾败在自己手下的中国军队何以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便成了一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威猛之师。1944年8月,入缅作战的中国军队休整扩编,成立两个军。新一军(军长孙立人)下辖李鸿新38师、唐守治新30师;新六军(军长廖耀湘)下辖李涛新22师、龙天武第14师、潘裕昆第50师。

中国军队在密支那休整了约两个月后,向日寇发动了最后的攻击,用缴获的日军文件上的一句话来说:“支那军归国心切,锐不可挡”。密支那休整后,新一军、新六军分左右两路向八莫发动进攻。一路上关斩将,所向披靡。随后,新一军先后攻克八莫、南坎,并在畹町附近的芒友与云南西进的远征军会师。拿下了新维、腊戌,第50师攻占了细胞。此时日军因在菲律宾失败,收缩战线,全部撤出缅甸。至此,缅甸战事全部结束。在历时两年的缅北会战中,廖率新22师在缅北战场屡建功勋,先后歼灭日军12000余人,其中包括日军精锐之一的第18师团。1944年,新22师扩编为新六军,成为国军五大王牌之一。

1945年4月,在湘西会战中,为保证战役的胜利,蒋介石命令陈纳德的第14航空队将全副美械装备的廖耀湘新6军三万多人空运到芷江作为战役的总预备队,保证了芷江会战的胜利。芷江会战胜利后,《美国纽约时报》发表评论说:“芷江会战胜利佳音,可视为对日战争转折之暗示。”不久,这段评论就被言中。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裕仁宣布无条件投降。抗战胜利后,一个重要的问题是接收南京,史迪威的接任者魏德迈将军说:日本现在很嚣张,他并不认为他们失败了,到南京去受降,部队应该有一种威慑力量。现在中国部队有威慑力量是新1军和新6军,新1军还没有回国,新6军就在芷江空军基地。到南京几个钟头航程就行了,应该让新6军去。8月21日,以侵华日军副总参谋长今井武夫为首的日军代表飞临新6军当时的所在地湖南芷江向蒋介石的国民政府乞降,中国人民经过八年艰苦卓绝的艰苦抗战,终于赢得了最后的胜利。几天后,廖耀湘将军率新6军奔赴南京,接受日军正式的对中国战区投降,让日军投降的心服口服。

第二次国共内战爆发后,新六军被调往东北战场。廖耀湘率领新六军于1946年1月抵达东北,到5月,他已经占领长春等地。1946年5月15日,廖的新6军22师65团进攻威远堡。除了第一次试探性的冲锋外,65团团长李定一上校指挥的所有攻击都是一次成功。客观地讲,国军65团一个团依靠优势炮火在威远堡打垮了东北民主联军第三纵队主力(今日第40集团军的前身,当时三纵司令时为程世才)。小小的威远堡战斗在东北早期国共较量中意义非同小可。65团一个团可以打垮三纵主力,新6军又有什么样的对手好怕呢?威远堡丢失,四平之战必败。为此,林彪没有等待延安的命令,开始部署撤退。大凡在战斗遭受重大损失且在失利得情况下,指挥战略性撤退是十分危险的。稍有差错,就会造成灾难性的结果。古今中外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雪上加霜的是,在撤离四平时,林彪的作战科长王继芳携带大批文件叛变投敌。廖耀湘由此了解到民主联军实力大损,便放心大胆指挥国军一路猛追,直到把民主联军主力赶到松花江以北。1947年8月,新六军与新三军组成第九兵团,廖出任兵团中将司令,此后,东北战局发生逆转,第九兵团逐步被压缩回沈阳一带。1948年9月,辽沈战役开始,共军包围锦州,希望切断东北战场国军部队的退路。廖奉命前去解锦州之围未果,被共军反包围于黑山、大虎山一带。10月26日,廖耀湘部被全歼,本人被俘;仅刘玉章部自营口搭舰逃撤至台湾。

辽沈一战廖耀湘被俘后并不服气,拒绝和韩先楚握手,并说要林彪来,从新再干一仗。廖看来并不知道,他是败在间谍手里。据余茂春指出:抗战期间代表共产党坐镇重庆的周恩来指挥着5千名共产党情报员;康生主持的社会部以及潘汉年、阎宝航、陈翰笙、熊向辉等都为共产党的情报工作立下了汗马功劳。其中阎宝航潜伏国民党的军委会,官拜中将,利用身份窃取了大量戴笠的最高机密电报,经由延安转交莫斯科;而国民党军统最重要的部门“电讯总台”,竟潜伏了7名共产党情报员,接受驻重庆的叶剑英指挥。共产党情报员,总参谋部作战部长兼第三厅厅长郭汝槐当年在国民党心脏里,为了保护自己,向上峰检举国防部少将作战处长刘斐有共谍嫌疑,没有想到给他狗咬耗子碰上了,原来他们属于不同部门领导。

令人回味的是,“1974年9月,韩先楚就向林彪写表态信并就怀疑张春桥一事检讨,但在他的心中,张春桥不如国民党的战俘廖耀湘:“无论我军吃了新6军多少苦头,又怎样恨死了这个冤家对头,都不能不对这支精锐之师和它的指挥官,怀有几分敬意。更何况这位新6军的老军长还是抗战名将,曾在八年抗战中出生入死,为中华民族立过战功。可这“鳝鱼眼”算个什么东西?”(单世联:《叶剑英与文革》)

廖耀湘初被囚于锦州监狱,后被长期关押于北京功德林战犯管理所,一直到1961年12月25日被特赦出狱,之后他担任全国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专员。廖将军对过去还是耿耿于怀,因为他看不起那些专门偷鸡摸狗之人。廖于文化大革命中遭到打击,1968年12月2日在批斗会上心脏病突发而逝世于北京。终年六十二岁。廖将军没有牺牲在战场,没有死于日本人之手,却是死在文革,一代抗日名将的后半生就这样毁了,令人不胜唏嘘。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