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胜古迹 “孔子问礼处”碑

“孔子问礼处”碑

分享

 

该碑高1米,宽O.45米,圆首,首身一石。首刻二龙戏珠,边饰图案,明代万历已酉(公元1609 年)年赐进士第知鹿邑县事鸡丘王梦蚊撰文并立石。碑文楷书阴刻“孔子问礼处”五字。

该碑原立于万教之祖牌坊西侧,后移于老君台上,现嵌于老君台上大殿前壁东侧,惜字迹已于文革时被凿坏。

关于孔子问礼予老聃,历史上实有其事,不少古籍都有记载。如《史记•孔子世家》所载,虽有本传记载稍异,但对问礼一事则确认无疑。孔老相会和孔子学子老子 的记载,见于《礼记•曾子问》四次,《庄子》五次(见“天地”、”天道”、“天运”、“回子方”、“知北游”各篇)。此外也见于《孔子家语》和《吕氏春秋 •当染篇》。孔子,问礼于老聃的故事出现子不同学派的典籍上“在传说不同的系统中,而发现可以互证的材料,则不能不说是有力的材料”(见徐复观《有关老子 其入其书 的再检讨》)。“孔子问礼的传说,春秋以及战国,必定是很流行,所以儒家都不能为他抑低孔子而埋没他(语见陈荣捷《战国道家》)。所以孔子问礼于老聃,是 毫无疑问的事实。

查阅古籍,孔子问礼前后有两次,一次是老子在鲁国苍党为入助葬时,在从墓地返回的路上遇见孔子,孔子向其问礼。《左传》记载当日有日食现象。另一次是孔子 和南宫敬叔一道,受鲁王派遣,驾着驷马一车,到东周王城洛阳“问礼于老聃,问乐于长弘”,查考先王之遗制,探究西周王朝的礼乐制度。

其实,孔子问礼于老子前后共三次,这第三次问礼之处,就是鹿邑县东大街路北的明道宫,时间是孔子陈蔡被围后,自陈返鲁时途中。

然而不知何故,此次问礼史籍无载。现在想来,其原因可能如下:一是同类事情,无须反复记录。二是因鹿邑地方偏僻,消息难以上达国家史官(此时尚无私家作束之例)。另外可能因为老子崇尚虚无,不务虚名,又将返隐西游,嘱咐门下隐密其事。

虽然此事没有记录,但在予东民间却盛传不衰,有口皆碑,下面,就把传说简录于下:

话说孔子一生并不得志,仅做了鲁国三个月的司寇,就因鲁君昏昧而自动离开了。他将理想寄托于教育, 宣扬“克己复礼”,仁爱忠恕的道德教化。怎奈所处的时代已是人心败坏,整个天下一片礼崩乐毁,  人人自私争夺,害人害己。所以,孔子所苦口婆心的教诲在当世不得实现,所到之处,处处碰壁。更有甚者,在陈蔡竟演出了一场“绝粮七日”的悲剧, 险些连性命都搭了进去。陈蔡之围一解,孔子心力交瘁,遂仰天长叹曰:“吾道不行,乘桴浮于海!”遂打消了西行传道的念头,率领众弟子掉转车头,返鲁而去。

老子是鹿邑人,家住今县城东十里的太清宫,当年叫做漱乡曲仁里。他原在东周王朝做史宫, 掌管朝廷的图书典籍。周景王死后,王朝发生了争夺王位的内讧,王子朝与敬玉、悼王展开丁长期的争夺战。王子朝最后战败,席卷了所有的图书典籍,逃亡到楚 国,把图书做为见面礼献给了楚王。图书既已不存,老子无可做,并且对统治阶级的内讧十分反感,于是厌倦官场,回到辽阔别已久的家乡,再次到明道宫修道。

再说孔子。在返鲁途中进行了苦苦的反思以后,对自己宣扬先王之道无人接受的事实,仍然百思不得其解。正在苦苦思索时,不觉已来到了鹿邑县境。对于老子回乡 修道,孔子当然也有所闻。所以将到鹿邑,忽觉柳暗花明,便萌发了再次拜访老子,以请教释疑的念头。主意打定,便径直造访,受到了老子的热情的接待,并用宋 河酒,即宋河粮液的前身,招待了孔子师徒一行。孔子在连赞“好酒”之后,告诫其弟子说:“唯酒无量,不及乱”。意思是说,你们众入不论酒量大小,但都不要 因酒好而贪杯吃醉了,不要闹出笑话。至于孔老的谈窍内容,无非是针对孔子提出的问题, 阐发其“顺其自然”,“清静自正,无为自化”,“无为而无不为”的哲学思想和治事方略。

按说此次相会主要讨论社会问题,已经脱寄了周礼的内容,为什么后入仍称为问礼呢?笔者认为,三既然孔子问礼已被传为佳话,所以陈陈相因,人们仍旧称为问礼。但无话如何,这个传说和明代所立的“孔子问礼处”碑刻一样,从一个侧面证实了此事的真实性。

转自:鹿邑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