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胜古迹 长江神话传说:巫山香梨

长江神话传说:巫山香梨

分享

在大宁河的巫山一带,盛产一种香梨,又大又甜,深得人们喜爱。这香梨有一段来历。

从前,巫峡登龙峰前的向家湾,有个勤劳忠厚的农夫,姓向,他有三个儿子:老大十六、老二十五、老三十三。

这一年,向老头突然患了重病,眼看就要不行了。他把三个儿子喊到床前,伸出自己那双又黑又瘦、布满老茧的手,问道:“你们说说,这手生来最大的用处是什么?”

“端碗吃饭。”老大冲口而出。向老头很不满意地直摆手。

老二说:“握拳头打架!” 向老头又摇了摇头。

老三回答:“手生来是做活路的。”

听了老三的回答,向老头那愁容满面的脸上,顿时流露出满意的微笑:“对了,手是用来做活路的呀!人不做活路,这吃的、穿的、用的、住的,都从哪儿来呢?我死之后,你们就把田产平分了,剩下一点给我作坟地。然后,各人按各人的希望和理想去做吧!你们一定要在十年之后一起到我坟墓前,让我看看。”说罢老人就死去了。

三弟兄按照父亲生前的嘱咐,料理好丧事,平分了家产,就各自安排自家的生活去了。

老大向来有些好吃懒做,父亲去世没人管束了,就变卖了他的那份田产,把钱带上,出门游逛去了。不到一年光景,那点钱用完了。没办法,他只好到田野里,拔人家一棵萝卜,挖别人一窝红苕,拿来充饥。冬天来了,天寒地冻,坡上的庄稼都收进了仓,他就到人家家里去偷……

老二和老大差不多,没多久,把分得的那份田产折腾光了,就去当叫化子。讨饭吃,人们见他年青力壮不劳动,却游手好闲想吃现成饭,不但不给,还往往对他呵斥一番。可他不但不改,反而抡起拳头打人,打赢了就逼着要饭吃,后来还抢老百姓的财物。

只有老三,自从父亲死后,就在家乡勤勤恳恳地种庄稼,春播夏耕,秋收冬藏,一年到头辛辛苦苦忙个不停,每天起早贪黑地开荒种菜,饲养家畜家禽。他还在自己田园的周围,栽满了一行行,一列列的梨树。没过几年,粮食充足、蔬菜丰盛,鸡鸭成群,牛羊满圈、梨树果实累累。

十年很快过去了。

这天正是向老头病死的日子,三弟兄都还没有忘记父亲临终遗言,便由各自不同的道路来到了老头儿的坟前。第一个到的是小兄弟,一来因为他家就在附近,二来两个哥哥出去十年杳无音信,他早就急着想见见他们了,所以他很早就来到了这里等候着。不多一会儿,衣衫褴楼,蓬头垢面的大哥从一条弯弯曲曲的泥泞小道上来了,他曾因偷扒被人打跛了一只脚,走得又慢又吃力。老三见状正想前去拉他一把,忽见一个身穿紧身衣裤,背插一把单刀的汉子,自半山腰的悬岩峭壁上跳了下来。一看原来他就是二哥,脸上隐隐约约的多了一道道厮杀打斗的伤痕。

三弟兄久别重逢,见面后自然是悲喜交集,感慨万分。彼此询问着分别后的境遇。

不一会儿,老三的妻子挑来了九大盘、八大碗的丰盛酒筵,热情地款待两个哥哥。饭后,她又提来一大竹篮刚从自家树上摘下来的香梨,请哥哥们品尝品尝。老大、老二嘴里嚼着那又脆嫩又香甜的梨子,眼里瞧着山下那青瓦粉墙的宅院,特别是那满坡成林的香梨树,心情非常激动。他们看着老三生活这般美好,再看看自己,便情不自禁地抱着弟弟痛哭了一场,然后惭愧地跪到父亲坟前,泣不成声他说:“爹呀!这手,手……手是做啥子用的,我们这才懂得了呀!”

老三夫妻俩请两个哥哥到家住几天,但老大、老二都谢绝了,只是每人向老三要了一大捆梨树秧苗,分别到大宁河的王家湾、黄家坝,开荒种地,植树造林,开始用自己的双手开创新的家园。

驰名三峡的巫山香梨,为什么至今仍然盛产于向家湾、王家湾、黄家坝等地?据说就是与他们三弟兄有关系。在那翠玉似的香梨上,你可看到都有许多金黄色的小点,人们叫它“汗斑”。相传那是种梨人的汗珠子洒在梨树上形成的,“汗斑”最大的梨,就说明种梨人为它洒下的汗水最多,味道也就最香最甜。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