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胜古迹 西山:萧史乘龙飞仙之所 陈...

西山:萧史乘龙飞仙之所 陈宝箴晚年隐居之地


西山

提起南昌的山,世人只知梅岭,而对梅岭所处的西山,似乎知之甚少。

西山,又名献原山、散原山、厌原山、南昌山、逍遥山、飞鸿山,晋代始称西山,其纵亘南昌城西、赣江西岸,绵延三百余里。

在本文中,笔者试图穿越时光隧道,为读者诸君撩开西山山脉朦胧的云雾,去看看积淀了千百年的西山历史文化图景。您会发现:她是那样璀璨夺目、丰富多彩,那样诡谲空灵、神奇虚幻……

多元文化的摇篮

西山历史悠久,人文荟萃,佛教文化、道教文化、隐逸文化、梦文化、传统中医药文化、茶文化、民俗文化聚集于此。

西山山脉主峰萧峰高812米,山中常年云烟缭绕,绿阴如盖,松海泛波,竹涛啸风。

早年的西山,相传是“九龙聚首、凤凰饮水”之地。人们将其称为南昌的龙脉,她的南麓有神奇的九龙山,萧峰的东侧有令人神往的九龙湖。山水相依,佛道相融,龙脉之地,把西山传神了。

传说,西山是神仙居住的地方。

据历史记载:西山山脉香火最盛时期有道院15座、宫5座、观22座、祠3座、殿2座,寺36座、庙17座、庵18座、坛17座、堂1座,多达136处。著名的有8大名寺(翠岩、香城、蟠龙、云峰、双岭、奉圣、安贤、元通),7大宫观(玉隆、应圣、天宝、凌云、栖真、太虚、太霄)。

坐落在西山南麓的西山万寿宫,是道教净明派祖庭,乃道教第十二洞天三十八福地。它始建于东晋,初为“许仙洞”。

宋朝后,西山万寿宫声誉如日中天。北宋王朝崇奉道教,不亚于唐代。几代皇帝都对万寿宫十分看重,尤其是宋徽宗,“于政和二年(1112)遣内侍省内殿程奇,请道士三十七人在玉隆观建道场七昼夜,罢散日设醮,为许真君上尊号——‘神功妙济真君’”,政和六年,改修玉隆宫。改修范围拓宽至六大殿,五阁、十二小殿,七楼、七门、三廊、三十六堂,规模宏大,亘古未有。

玉隆宫在建炎三年(1129)遭金兵损毁后,嘉熙元年(1237),宋理宗又拨帑重修,一时“羽士云集,道风高倡” 。

明清两代,西山万寿宫又有过两次大的修缮。直至抗战爆发后,万寿宫横遭外夷的蹂躏,毁于劫难。

西山的另一个看点,恐怕就是佛寺了。

纵观西山山脉,几乎峰峰有寺,岭岭有庙,寺庙的数量在全国也许仅次于山西五台山。其中,翠岩寺尤为著名。

据《翠岩寺志略》记载:“北宋元祐年间,可真禅师择宗以禅学为丛林唱,相继居法席,其徒自远方至者几千人。”

同样,西山的佛事也曾得到一些重视佛道的皇帝的青睐。北宋真宗皇帝赵恒继位后,曾亲笔御赐诗四首于其时的翠岩寺主持智明禅师。内中有句:“明珠为戒曾无玷,拳石充粮永不饥。”

了除心魔,梦在千百年中成了人们自我解脱的利器。梦,是人类潜能的另类体现。

西山山脉中的罕王峰又名梦山。

山中有水,水中有山,山水相依,云蒸霞蔚。

梦山梦幻般的意境,实在是造梦的上佳所在。

据道光《新建县志》记载:南宋宝祐元年(1253),新昌(宜丰)举子姚勉赴临安应考,宿此得梦,刘母指“片犬内置于一兀之上”,悟为“状元”二字。姚勉“恰中状元”,果符其梦,随之“金赀”建庙。

以梦为山,恐怕在全国范围仅此一座。

江右文化之源

西山从历史中走来。

在岁月中,他是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在文化中,他是一位饱学之士。他所积攒的丰厚人文财富,在江右大地独树一帜。

早在上古时代,西山洪崖来了一位上宾,他就是黄帝的乐官伶伦。伶伦受黄帝之命,“自大夏之西,昆仑之阴,取竹于懈谷,生其窍厚均者,断两节间而吹之,以为黄钟之管” 。几千年来,人们一直把西山洪崖认定为我国音乐的发祥地,洪崖先生伶伦被认作音乐始祖。说到西山文化,伶伦的影响显而易见。

在西山,还有一座山峰——萧峰。相传秦穆公之女弄玉,生得聪明乖巧,吹箫弄笙,到口即会,声音赛过凤凰。弄玉长大后,公子王孙求婚者络绎不绝。她根本看不上眼。

一日,她朝南吹了一支《求凰曲》。没想到,被贫困潦倒的萧史听见,顿时肃然。弄玉算是遇上知音。萧史便用自己制作的玉箫吹了一支《求凤曲》。两个人以箫音走到一起。可是,秦穆公却认为两人门不当户不对,坚决不肯应允他们的婚事。

萧史眼见婚姻无望,只好独自黯然骑凰飞往南方,在萧峰栖居。他日思夜想,思念着心爱的弄玉,每天茶余饭后,便吹箫打发时光。

萧史走后,情感之火一直在弄玉心中燃烧,终于逃出深宫,骑凤南飞,寻找心上人。一路祥云陪伴,来到西山。

两位有情人在萧坛相聚,从此你吹我唱,西山大岭中常常传出他们的歌声。

这种歌唱的传统,不仅仅是一种传说。在西山大岭中,歌唱,成了西山人世世代代的风俗。祭祀朝会、墟日节时,歌唱是人们表达内心愉悦的最好方式。西山文化的根脉、人伦乡俗都印有其挥之不去的痕迹。

据道光年《新建县志》载:“上元张灯,家设酒茗,竟丝竹管弦,极永夜之乐,明末最为盛。”西山一直有江右礼乐之乡美誉,实在名不虚传。

西山一带,历史上几乎村村都有丝弦乐队班子,无论村中的祭礼活动或红白喜事,都弦乐动众。尤其是每年的西山万寿宫庙会,丝弦班子伴着村中的朝觐会,一路吹吹打打,一直敲上高明殿方才罢休。

随着江右商人在全国活动范围的扩张,万寿宫在全国遍地开花,至今仍然保存下来的还有1300余座。而每座万寿宫的后院都建有一座古戏台,供乡客交流、欣赏,自娱自乐。江右文化藉此传播不失为一条上佳途径。同时这种传播方式也是外部文化与江右文化在西山碰撞融合的上佳途径。

“绝妙两无伦”的西山魅力

西山文化的巨大魅力,沿袭着传统,将山外人也吸引进来。

南昌出城的人流挤满渡船,壅塞官道,迤逦十几里。

西山吸引了城里人的目光,饱了他们的眼福、口福。

早在西汉成帝年间,豫章郡南昌县尉梅福就走进了西山。他是灌婴筑豫章城后的第一位名人。据汉书记载:“永始元年(公元16年),汉成帝封王莽为新都侯,爵位益重。权倾诸父,梅福上书,请削王氏权柄,横遭冷遇,弃官而去。”梅福退隐南昌西郊飞鸿山,随后飞鸿山便更名为梅岭。

上自汉晋、下至晚清,紧随梅福而来的有葛洪、郑思隐、陈陶、张氲、贯休、齐已、张华、谢庄、张九龄、刘禹锡、施肩吾、黄庭坚、朱熹、陆游、杨万里、虞集、柳贯、曾棨、张位、汤显祖、曹学佺、施闰章、吴嵩梁等一大批巨匠大儒、名人雅士、诗文名家、高僧道首。他们弃文从道,隐身西山或探幽访古,觅奇览胜,或诗文自娱,抚琴自唱。

唐代欧阳持,唐末天复元年进士,曾任左拾遗,因在朝察觉朱会忠、杨心密有异心,唐室将倾,笃意退隐,在梅岭萧峰翔鸾洞侧建拾遗书院,常与进士、华阳真人施肩吾,及自称三教布衣的陈陶遍游西山,诗酒唱和,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诗文。

宋代理学名家的朱熹也是个西山迷,他在《望西山》一诗中写道:

风月生平意,江湖自在身。

年华供转徙,眼界得清新。

试问西山雨,何如湘水春。

悠然一长啸,绝妙两无伦。

心仪西山之情溢于言表。

明代宰相张位更是对西山情有独钟,他与戏剧家汤显祖、礼部尚书曹学珪及刘应秋、吴应宾等,隐身西山桃花岭之桃花洞,每日对坐品茗,丝弦为伴,踪迹遍及西山每个角落。诗文唱和更是日中寻常事。

汤显祖先生曾有《陪张师相桃花岭即事十绝》诗,有句:江城重似筑沙堤,弟子从师鸾鹤西。便有人间候云气,碧桃休作武陵迷。汤先生将桃花岭与渊明先生笔下的桃花源类比,可见这西山桃花岭在张位和汤显祖心目中的神圣了。

到了晚清时期,西山又接纳了一位忧国忧民的另类隐士——湖南巡抚陈宝箴。

在西山山脉东南麓,南昌市新建县县城西南十几公里的望城镇青山街东南角,陈宝箴在这里度过了他一生的最后岁月。

清晚期历史中,慈禧太后主政期间,陈宝箴在湖南以实力行实政,开矿兴学,办电信、轮船、矿务、铸币、铣路、枪弹厂及制造公司,创设南学会,主持时务学堂。一时间,湖南开风气之先,人气弥聚,很是热闹。可是他在推行新法时,却受到了保守势力的强烈诋毁和攻击。光绪皇帝被慈禧太后囚禁后,陈宝箴和儿子陈三立也难全其身、难避其祸,被慈禧太后作为帝党的重要成员对待,受到了严厉的惩处。慈禧太后谕:湖南巡抚陈宝箴以封疆大吏,滥保匪人,实属有负委任。陈宝箴着即行革职,永不叙用。伊子吏部主事陈三立,招引奸邪,著一并革职……

光绪二十四年(1898)九月十七日,陈宝箴黯然乘船离开湖南,踏上了风凄雨寂回归江西老家的行程。

西山青山街,有古驿道穿行而过。泉水淙淙,地肥水沃,山水相间,是个既僻静又信息灵通的好去处。这里不仅田园风光好,人也诚信有礼。陈宝箴在听了亲朋的介绍后,亲自去青山街踏勘了一回,开始构筑由他亲自命名的崝庐。陈宝箴寄身崝庐后,每每在崝庐与儿子陈三立酌酒唱和,彼此用文字温暖心境,用诗文排解烦忧,度过了一段充满温情的幸福时光,也留下了让后人赞叹的千古绝唱。可惜的是,慈禧太后对陈宝箴的戒备之心一直未去,旨江西巡抚逼陈宝箴自决。陈宝箴的身影永远留在了西山。

陈宝箴的儿子、文学家陈三立是一位爱西山爱得彻骨的才子。他将自己的名号改为陈散原,留下了不少吟咏西山的诗文。

落拓的崝庐已踪迹全无。历史薄待了陈宝箴,却留下了一代英名,留下了一个声名显赫、文声远播的家族,留下了让人们赞叹的学养、才智、德性、品行。

西山文风鼎盛,其独特的区位特点,使西山文化清新流畅,从不固步自封。南昌的文化活动能在极短的时间内,传递进山。山里山外的文化交融互通,吐故纳新。晋唐时期出现过以许逊为代表的西山十三隐;唐代有西山三逸欧阳持、陈陶、施肩吾;宋代有西山“四杰”胡桐原、万桐原、万澹庵、徐竹堂;宋末元初有柳贯等儒林四杰;明代有以张位和汤显祖为代表的诗文戏剧群体;清光绪年间,新建勒深之、陶福祝、瑞金陈炽、丰城欧阳熙在省垣相会,于西山郊游,谈艺商榷,“抗心希古,矫然自振”,后来合刻《四子诗录》,人称江右四才子。

西山村落中大多为千年家族,居住的稳定孕育了敦厚质朴的家风,而且有着良好的传承。耕读世家弘扬的文风在西山写就了不少家族一代代的辉煌。诸如松湖魏良辅、魏良弼、魏良政家族,丰城揭傒斯家族,厚田周学健家族,欧阳持家族,檀溪熊文举家族,浠湖姜曰广家族,双港裘曰修家族,港口曹秀先家族,大塘汪山程矞采家族,马荣勒方锜家族,昌邑陶福履家族,治坪州胡家玉家族,修水陈三立家族……

眼界开阔,视野独特,不少在外谋生者所传递的新鲜信息,使西山有了新境界和新时尚。

农耕之源造就了一座西山,也造就了特殊的文脉和特殊的能工巧匠。这些能工巧匠以其特殊的生存本能,开始传承技艺,播撒西山文脉。以致后来便有了奉新人宋应星将这些技艺广为收集,著书《天工开物》。西山特有的手工打制金银器就是这些小手艺中的一朵奇葩,千百年来,她以其特殊的生存方式隐形于西山民间,这些技艺成为一个个家族创造财富的手段。如果仅仅依靠《天工开物》的记叙,仍然无法得到许多暗示,无法得到真传,无法真正解读这门小手艺。这绝不是说她如何奥妙无穷、如何的秘不示人,因为这些绝技是制胜的法宝。西山人把自己推上了一个高人一筹的位置。从某种意义讲,这也是西山文化进出的一条通道。

西山是江右文化一本厚重的典籍。西山的清泉日复一日欢快流淌,飞鸟在林间欢快歌唱,雾霰浸渍了山巅,晨曦的霞帔与山花相映成趣。

(责任编辑:文恩..)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