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史话 《善德女王》人物的戏剧人生...

《善德女王》人物的戏剧人生与真实人生(5)

 

中正淡然的阏川

【新三才首发】在《善德女王》电视剧的招贴画上从来看不到阏川的身影,因为对于金庾信、毗昙、金春秋与善德女王的关系而言,阏川只能是配角。但是李承孝演的阏川郎柔中带刚,李承孝因为这个角色顷刻之间成为了韩国最具人气的一位男星,甚至得到了中国等亚洲地区一大批影迷的喜爱,可见阏川有着多么伟大的人格魅力。

阏川的人品端正率真。他眼神凌厉,气质清高,尊奉花郎的守则,严于律己。他出身豪门贵族,但是在众多花郎因为金庾信的伽倻出身而排挤庾信时,他却能公正处事。他不会屈从于任何势力而行事,评判一切的原则都是“大义”,不把自己当作上级可以顺便驱使的工具,对上级出于私心的错误决定能圆容变通来处理,但却谨慎对待。当乙祭大等要杀给新罗王写假奏表的有小铡刀的人,阏川抓住了德曼,但却放了她,德曼对阏川曾有救命之恩,他认为他所认识的德曼不会做出有违大义的行为,因此断定其中出了什么差错,不可让德曼冤死。但同时阏川也在担心,万一德曼真的做了违反大义、非杀不可的事情,那他放过德曼就做错了。于是,他把这个问题交给庾信。他相信庾信作为德曼的花郎,应该更加了解知悉德曼的行为,能够对德曼的行为作出正确的判断,也相信以庾信的为人能够做出公正的裁决。但即便对庾信的才能和人品十分相信,但在选拔风月主的花郎比才大赛时,他仍然坚持花郎勇敢真性的原则,与金庾信交锋时进行真性比才,绝不出于友情而徇私。输给庾信后,伤痕累累的他又真诚祝愿庾信下一轮比赛一定要取胜。阏川懂得信赖别人,才会得到别人的信任,后来成为善德女王的近侍衛令。

历史上善德女王对阏川的确是信任尤佳。前文对善德女王的介绍中曾提到善德王通过宫西玉门池的蛤蟆聚集而料到新罗西南的玉门谷有百济的军队入侵,马上就派兵袭击敌军,不是派庾信,而是派角于阏川前往,阏川全歼了敌人。

阏川的忠诚纯正无私。在一些花郎感恩于美室的拉拢与恩惠时,阏川始终坚持“我们都是公主的花郎”。无论是天明公主、德曼公主还是未来即位的金春秋,阏川对自己的主的遵从始终如一。无论美室一方如何强势,他追随的只是自己的“天”而已。当天明公主遇刺时,他是第一个得知公主去世的人,又只身一人把公主的遗体拉回宫。之后,他化上郎妆,以死来要求王室追查杀害公主的凶手。当得知德曼要称王需要他的支持时,他又毫不犹豫的拜倒在当年的郎徒面前。当德曼公主在宫中遇险后,是他伴随着庾信一起厮杀,保护公主出宫,之后又和庾信一起受刑。无论在什么处境下,阏川的出现都是绝不可缺少。他始终忠诚于主人、忠诚于朋友、忠诚于大义。

庾信把对德曼的男女之情转化为君臣之义。而阏川所义演的才是纯纯正正的忠与义。他对主的敬重没有丝毫私心,不要求特别的爱情,也不背负着对哪个民族特别的呵护。无论身居何位,阏川无欲无求,始终如初,全心辅佐女王。

即使没有男女之情、恋慕之意,仅凭阏川所怀的忠肝义胆,也可以做到对天明、对德曼的永远守护。德曼成为公主后,选择阏川作为自己的近卫花郎,再合适不过。阏川单纯的忠诚,不会为了外界任何的事情、任何私心杂念所困扰,坚持忠于自己的主人、自己所坚持的大义,正好可以给德曼带来最大的安全保障与关怀。换了是剧中的金庾信,天天这样守护德曼而不动心,能做到吗?

阏川人性最可贵的地方是他知道恰如其分的摆放自己的位置,清楚每个人有历史赋予的天命,不会抱着野心去拼命追求或耍手段骗取不属于自己的东西。阏川说,战场上不能感情用事。阏川很清楚德曼与庾信的约定是要庾信一定要当上风月主,这也是德曼将来要统一朝鲜半岛的重要一步。阏川在花郎比才赛前说要尽力,比赛中,拼到最后,不能赢了庾信,便在庾信的一声大喊中倒地,输得很光彩。或许阏川的武艺并不在庾信之下,要是一直拼杀下去,庾信也未必能赢得了他。但可贵的是他很清楚自己的位置,能够在维护公正原则的基础上去成全别人。

登上至高点后的德曼,高处不胜寒,无处话悲凉。要防止庾信背后的复加会的异心,还要忌惮毗昙派系的猖獗。日日走在钢索上,不断地努力去平衡两方的势力,劳心费力的她,如果没有阏川无索求地伴随左右,该如何做过这十几年?德曼在临终前告诉庾信:最终只剩下你在我身边。德曼竟然忘了,蓦然回首,那就是阏川,一直默默守护在身边。其实也不是忘了,而是阏川多年对德曼无所求的服侍,他已经和德曼融为一体一样,就好象是女王的那只手,临终时谁也不会想到自己的手还在不在身边,因为他永远和她在一起。

如果说龙华香徒的花郎金庾信是人世间的大英雄,人生龙飞凤舞、浓墨重彩,而阏川更具有道骨仙风,超然脱俗的淡雅境界。阏川的花郎名号是飞天之徒,他也正名如其人,清风侠骨,素心淡然。可谓人生中的最高境界。

对于地位,阏川不放在心上。剧中善德王走时,嘱咐他,成为上大等,保护王权,辅佐年轻气盛的春秋,可阏川却选择留在长眠的女王身边。征服百济的庾信回到新罗,在善德王的陵墓旁见到阏川,感叹说他真不魁是女王的侍卫。

历史上的阏川曾经在真德王的时代被重用,成为了上大等。真德王后圣骨男尽,面临由哪位真骨即位的选择。群臣请伊飡阏川摄政,阏川坚持退让,说:“臣老了,没有什么德行可以称道。现在朝中德高望重的人非春秋公莫属,他实在称得上是济世英杰。”之后新罗遂奉立金春秋为王。

历史上对于阏川的记载并不多。但是这样一个能够得到群臣拥护当王的贵族,他的品行威望实在是不一般。而他却轻轻松松的推开了,历史上如此不把权势地位放在心上的王公大臣能有几人?能如此做的人都留下了千古美名。或许之后他真的退隐山野,陪伴逝去的女王和静观新罗的成长?

论才能,阏川不及庾信和毗昙,论亲疏,阏川不及春秋和毗昙,但是他所成就的却是最高的官职,得到的却是群臣最大的拥戴。他的人生说明了能力、关系只是一个人能否成就的一些有利条件,而品行才是至关重要的。如果说在事业和爱情方面,庾信是毗昙最大的对手,那么在品格方面,公正无私、无欲无求、处事淡然的阏川才是心中一直在揣摩“是成为王还是王的男人”的毗昙的最大的反衬。

-待续

【新三才首发 转载请注明新三才】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