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史话 《善德女王》人物的戏剧人生...

《善德女王》人物的戏剧人生与真实人生(6)

诡计阴毒的美室

【新三才首发】毫无疑问,美室是新罗美丽又强大的女人,高贤廷的演技出神入化,使众多观众为美室倾倒,很多人因此怜惜美室,甚至忘记了杀人是十恶不赦的事,觉得她只要有权利,只要为了权利,杀人都是出于无奈,杀人都是对的了。但美室却是剧中邪恶势力的总代表。她外表华丽,内心阴暗,表现得体恤下属,实则利用他人一切的人性弱点,把别人变成自己的工具。在历史真正选择的人的围困下,仰毒自尽。她死前说让跟随她的人都活下去。她的死,依然是她的计划的一部分。从来没有认过的儿子默然哀伤地跪在她的灵位前,她的计划,她的时代还遗留在活着的人身上,她的诡计大到可以影响她死后的时代,人形虽逝,邪灵尤在。

 

韩国作家金星我著了长篇小说《美室》,获得韩国首届世界文学奖亿元奖金的韩国宫廷历史小说。美室是新罗时期一位传奇美女。美室诞生于未珍夫和妙道的偷情,本身就是欲望的产物,出世之后的第一个五年,美室是跟野兽共同度过的。外祖母玉珍把她放在密林深处,让她自行生长,这时候的美室与动物无异,所以美室的内心深处不具备人性。后来玉珍教她学习古代典籍,她非常聪明,《般若心经》、《谈天衍》、《玄女经》、《素女经》、《养性延命录》等很快学会了。这些典籍对于在正常社会家庭中长大的人本来是起到教化作用的,而美室学去却成为她如何妆点自己表面的言行,使自己能够进入上流社会的外衣,心中却继续奉行狡诈和弱肉强食的动物逻辑。十四岁那年,美室进入王宫,与殿君世宗有意,然而卷入宫廷斗争被发落。出宫期间,年轻英俊的花郎斯多含为她填补了寂寞的内心,治愈了她的心灵伤痕,由此两人产生了深厚的爱情。世宗为美室得上了相思病,下令将美室召回王宫。再度入宫的美室内心冷酷。为了权力,她的欲望在燃烧,日益向着淫乱的深渊沦落。美室以美色为武器,利用自己的身体去交换自己想要的东西。她接连服侍了三位国王,最后终于掌握乾坤,从幕后走上了历史的前台。

《善》剧中的美室以新罗真兴王的夫人和功臣的面目出场。她帮助真兴王开疆扩土,但真兴王却看到了她的野心,教育她得人心者得天下的道理,临终前下旨要杀她。但是她却斗胆私藏了遗诏,还端着毒药带着随从来谋害真兴王,她站在已经死去的真兴王的面前示威:“这是我美室的人啊,这是美室的时代!”这已经注定了她未来不得不饮毒自尽的结局。

美室以为有人跟从就是得到了人心,是对这一法则的曲解。“得人心”靠得应该是仁德收服人心,而不是手段与阴谋来欺骗和笼络人心。比如德曼公主为了得到庾信的忠心而对伽倻人一再宽容来化解以前美室的暴政留下的渊怨。她冒险去和复伽会首领谈判,不惜把儿子一般的金春秋交给复伽会做人质,也要收复伽倻人,伽倻人归顺后,又烧掉他们的名册,使他们能够有和其他新罗百姓一样的身份。她是靠不惜自我牺牲和施仁德给百姓来得到大家的拥戴。与此同时,她在人们心中也播撒了善与宽容的种子。而美室则正相反。开始并非一点人情都没有,但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她不断的让自己割舍那些仅存的爱。庾信割舍对德曼的私情,却让这份情升华为对王与国家的大爱。而美室为了实现自己的野心,却把自己对儿子,对弟弟等人的最后一些亲情也要抛弃,逐渐变成冷酷无情的魔王。

美室作为大贵族的代表,榨取民脂民膏,却装神弄鬼愚弄百姓来获得百姓的崇拜,这也是对真正的神明的亵渎。即使是身边的人和至亲至近的人,她也没有真心对过任何一个人。对儿子,如果不能使自己当上王后,就要视为无用之物一抛了之。多年后见面,也绝不相认,还要告诉儿子成为和自己一样自私的人:“爱,就是不遗余力的掠夺”。对丈夫和情人,也没有对一人忠心。最早的情人斯多涵把伽倻历法给了她,她却已经成为了宫中的夫人。但是这位夫人要弑王,接着与真智王私通。在成为世宗的妻子后,薛原是她公开的情人。当世宗一家与薛原一家有矛盾时,她可以先在世宗怀里诉说自己对世宗的忠诚,眼睛却滴溜溜看着别处;转而又在浴室里和薛原话情长,让薛原以为美室的意见和自己一样。对下属,更是可怜的利用他们。女祭司上天官跟随美室多年,装神弄鬼时没少帮她。但是当美室要称王时,上天官实言相告美室没有这样的天命,美室怕别人得知,马上就把上天官毒死。柒宿为报美室的救命之恩死心塌地的为美室效命,十几年亡命天涯追杀德曼公主。回来后虽然眼瞎了,但武艺依然出众。他与昭火一个口哑心不哑,一个眼盲心不盲,他本想带着昭火一走了之,互相依靠度过余生。美室看到柒宿还有利用价值,并且想要探究这些年的状况,一定要派一群花郎拦截,再将自己的眼泪滴在柒宿手上来拉拢他。美室洞察人心的能力实在了得,很快发现柒宿已经爱上了和自己一样为了主人的命令亡命天涯的宫女昭火,并且说“我美室真是千同情,万同情呀!”但是她不但不会去成全这位为了美室耗尽了一生的著名花郎,反而把昭火转移,嫁祸真平王,利用柒宿对昭火的爱来继续让他与王室作对,结果柒宿亲手杀死了自己的爱人。美室的外甥大男浦执行了美室弟弟美生的命令杀害了天明公主。虽然他们这样做完全是为了除去天象中能够与美室抗衡的皇室的后代,是为了维护美室的天下,但因为违背了美室做事表面光鲜的原则,在失去利用价值后大男浦也被美室除掉了。美室不但自己手段残忍,而且一直在向周围的人播撒自私与仇恨的种子。

美室控制人心的手段不但有恐吓,也有利诱。当宝宗输给毗昙后,很害怕美室的责备,但美室给他的是拥抱和安慰。宝宗不像另一个个私生子毗昙,如果美室不能成为王后,毗昙就会成为话柄,所以一定要抛弃。即使宝宗输了这一局,以后对美室还是有用的,这个安慰是为了以后的利用罢了。石品郎因为家境不好,得到美室的一些接济就对美室感激备至,以致为保护她送上了性命。柒宿和石品实在是目光短浅的可怜人。虽然直接营救他们或帮助他们的人是美室,但美室只是奉真兴王之命行事罢了。要是没有真兴王的开明政策,不计家庭背景和性别,广收贤士,就连美室也不会成为大臣,也就谈不上美室用权力来帮助他们了。他们却为了个人的小恩而忘了大义,与自己真正的主作对。虽然跟随美室谋反前后,石品郎一直在说美室从来没有做过违背大义的事,所以这次跟随她也不该是错的。但是美室早年弑王,私藏遗诏,遗弃王室骨血这些违背大义的事会告诉你这个小人物吗?到后来柒宿已经隐隐感到跟随美室是错的,他对石品郎说以前以为自己还不错,现在看来也不怎么样。

在美室一方不敌德曼的大军被围困后,一位边防的将军赶来解救美室。美室却命他回去戍边。很多人为之感动,觉得美室终究还是爱国的。但什么才是真正的爱国呢?一个人爱国,他应该做为这个国家和百姓好的事,应该忠于国家正统的王。而美室的爱是出于私心,她一心想要新罗属于自己,她发动内战的目的绝不是为了战胜德曼,而是要得到新罗。要是接受这位将军的救援,那么一旦百济乘机来袭击,即使她赢了德曼,她还是不能得到新罗。与其这样,不如把得到新罗的可能留给自己的后人。

但不管怎样,美室有着过人的才能和智慧,解读人心和识人的能力更是无人可及,也为开拓新罗立下了大功。如果她能够但凡有一丝满足的心理,她就可以彻底保全自己,但是她的野心却始终在膨胀。她有了美貌,有了智慧,有了权力,有了地位,有了财富,有了爱情,也有痴迷的追随者,可是这也不是人中最高啊,她还要成为王后,以致当女王,也不知要是当了女王之后她还会怎么想。她曾咬牙切齿的向唐朝使臣挑战唐太宗李世民,真说不好要是她当了女王,又会想和中原的皇帝开战了。

一个人越是立下的功劳大越是应该感谢主人的知遇之恩,而不是把自己立功创建的国家、企业、新天地等等当作是属于自己的,这样就会转而成为最大的反叛。就象《圣经》中提到的撒旦,在受造的时侯是一个圣洁天使,天庭中的明亮之星,是当时最高地位的天使。他因自己的美丽和地位而狂妄,想要坐在比神高的宝座上。撒旦的自傲使他坠落。最终因为他的罪,神与天使们把他以及追随他而背叛上帝的恶天使们推下天堂,这些堕落天使变成了魔鬼。

有观众觉得要是美室不被骨性制度束缚,早一点想到自己称王而不是浪费时间去当王后的话,或许美室早已经是新罗的主人了。持这个观点的人可能是受中共的历史观中那一套马列政治理论的影响。人在历史的角色是有定数的,不是可以随心所欲的靠个人奋斗达到的。要是美室当王的野心早就出现的话,美室恐怕连她掌控新罗政局的那几十年都会早早就结束了,因为那时反对她的人恐怕就不止是新罗王室了。

虽然人世间不可能总是晴空万里,但邪不压正是恒定的主题。当美室选择反叛时,也就选择了失败。她从来没有把德曼放在眼里,致死也要在德曼面前维持端庄的外表。这个华丽的谢幕令女观众们惊叹不已,令男观众们悄然落泪。但不管人生谢幕如何华丽,这个造下了太多杀业的灵魂将何处去,才是世人应该思考的。而德曼却从心底尊敬她,认为没有美室就没有今天的德曼。这正说明了美室的自傲和德曼的自知之明。这样的结局验证了那个在历史上一再验证的道理:邪恶势力再邪恶,终究只是砺炼正的生命的试金石。

-待续 【新三才首发 转载请注明新三才】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