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史话 《善德女王》人物的戏剧人生...

《善德女王》人物的戏剧人生与真实人生(完)

 

【新三才首发】 毗昙是一个充满佛教色彩的名字,但其人却最终因为自己的佛性不足,不能抑制自己的私心贪念而走向毁灭之路,留给观众们无限的感慨,令人叹息怅惘,而又无可奈何。集可爱与可怕、善良与邪恶、聪颖与愚痴、单纯与复杂于一身的毗昙,在金南佶的悉心揣摩和诠释下成为剧中最令人痴迷神伤的角色。屏幕上的毗昙是位翩翩年少,眸光流转,剑眉高挑。嘴角一翘,可销千古愁;眉间一颦,可残三更梦。看着他,观众们竟然忘了对死于他剑下的人的郁郁怜悯;竟然忘了正道中人奉为圭臬的仁义礼智信。

迷失真我的毗昙 

 

 

毗昙其名源自中国佛教学派的一支——毗昙宗。毗昙学说的要义之一是法由缘生,法有自性。法由缘生是强调人生有“六因四缘”;而法有自性则是表明一切法则,包括人的色相、心性都有各自不同的个性。

法由缘生——毗昙和德曼的缘分,其实远远早于庾信和德曼。同样都是被皇室抛弃的王子和公主。他们一出生就成为了美室争夺王权的牺牲品,也注定这是一段恶缘。两个人的第一次相遇是在孩童时代,那时幼小的毗昙用稚嫩的小手轻抚过婴孩德曼的额头。这一次无邪的肌肤相亲,冥冥之中种下了二人之后难剪难理的因缘。“不是因为这孩子是公主,所以才想辅佐她;而是因为公主是这孩子。”这句话说明了毗昙与别人的不同。重新认识德曼的他,不再是之前那个在山野中无拘无束,快意恩仇、视生命如草芥的少年,他开始意识到了生存的意义和价值,他开始有了第一个明确的追求—追随德曼。

对庾信来说,德曼是不可磨灭的;但对于毗昙来说,德曼却是无可替代的。所以,庾信会为了德曼忍辱负重,甚至娶了敌方女子为妻;而毗昙却永远不会再追寻任何人,就像他自己说的,对破壳而出后第一个给他温暖的人誓死追随。毗昙是聪明的,他只凭借自己天生的敏锐一点一点摸索,包括“偷学”,就有了过人的武功。但缺少教养的他无法拥有王者之大智慧。因此,与坚守“大义”的庾信相比,毗昙身上体现的更多的则是天性之中的不羁。但是,可能是因为同样不是在王室贵族的正统教育下长大的缘故吧,德曼身边所有的人,只有毗昙最清楚最能理解德曼的抱负志向。当德曼力排众议要建造瞻星台时,当德曼在众人不解之中坚持把铸造兵器的上等铁用来铸造农具时,只有毗昙的脸上绽放出了兴奋的笑容,只有毗昙向德曼投去了无比激赏的目光。这就是心有灵犀吧,这就是毗昙与德曼在政治上最一致最默契的缘。

法有自性—-嬉笑背后深藏悲凉,野性之中又充满孤寂,亦正亦邪,自负又自卑。这就是毗昙的个性。这种矛盾的性格在德曼的善良与宽容之下本来有所改变,毗昙自己也希望能够改变,因为德曼对毗昙优点的赞赏,他压制着自己的野性,心甘情愿的追随她,矢志不渝的守护她。但是要完全做到这一点,一定要拿出修炼者的恒心和勇气消除自己的不良品质和性格,才可以改变可悲的命运。如果这时心的定力不够,分不清自己的佛性与魔性中哪个是真正的自己,被自己周围环境中的恶势力所引诱和驱使,认识不到那个恶的环境正好是自己内心不好的因素的镜子,应该克制,改变和去除的,那么自己以前的努力也就功亏于溃。

德曼成王后让毗昙去管理美室的旧部,是为了让毗昙去表达女王对他们的仁慈,来收服他们的心。但让这些人追随毗昙恰恰也是美室的遗愿,因为美室看到了毗昙的野性和残忍,认为这个儿子比其他人都更象自己。问题在于毗昙自己的心终究选择向哪个方向走。

一个善良的人做任何事之前会考虑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要是有伤害,即使是为了一个好的目的,也绝不能因此而伤害他人。而毗昙即使做一件好事,也不惜伤害无辜的人,这颗有为之心使好事也变得不光彩。为了夺回师父文弩留给他成就大业的三韩地势图,他不惜杀害许多人命。为了得到救瘟疫病人的药材,他会想到用德曼的性命来交换。为了完成德曼的心愿,帮助庾信成为风月主,他会在比才中作弊,让德曼一方遭到美室一方的谴责。成为大臣后,他听从了母亲美室的话:“爱,就是不遗余力的掠夺”,所以在德曼登上王位的那一刻,众臣朝拜,庚信想的是:“陛下,我会毫不吝啬地奉献我的一切”,而毗昙想的是“陛下,我会毫不犹豫地夺回我的一切!”为了这个目的,他放纵自己的妒嫉之心,妒嫉使做一切不好的事都成为可能。毗昙的野心充斥头脑,怀疑又充满内心,看着庾信,让女王器重信赖,百姓拥护爱戴,敌人闻风丧胆,就连美室和文弩都特别予以赏识和重视,毗昙嫉妒得咬牙切齿,而不惜牺牲神国来陷害他。

奸邪诡诈的廉宗欺骗毗昙女王要杀他,离间毗昙叛乱后对毗昙说:“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总感到不安。你总想着陛下什么时候抛弃我呢?你很害怕吧。你就是那种人,你就从来没想过我要相信一个人;而整天想那个人什么时候不相信我呢?什么时候抛弃我呢?你知道吗?陛下一直都很相信你。”这正是毗昙可悲的地方。当善德女王看中他的优点时,他能够去发扬自己的佛性;而当他身边的奸佞认为他的魔性才是他时,他也真的放纵了魔性。即使无力的对廉宗喊着“我不是”,并杀了廉宗泄愤也已经太晚了,令无数人惋惜,因为没有人会期盼美室对德曼忠诚,而毗昙却曾经在心中选择过要忠诚。他有可能有另一种结局。但毗昙错过很多可以和德曼走到一起机会,他最终不能控制负面心理,魔性不去而使一切大乱无得,走向无可挽回的结局。

毗昙知道自己的执著追求反而使自己失去了最爱的德曼,没有选择逃亡,巨大的悔恨使他要去再见德曼一面。他流着血泪杀过重围,疯了一般冲向女王,一步步数着离德曼的距离,口中念着“德曼呐,德曼呐”这句被大臣们视为大逆,但德曼却知道毗昙是为表达对她的爱的那句话,最后那几步却成了他与德曼永远不可逾越的鸿沟,使屏幕外多少女观众的泪奔。

在平息毗昙叛乱的过程中一颗星坠落,预示着开阳星转世的善德王离开人世。实际上善德女王的确随着那颗星而陨落。她不曾看到毗昙流着血泪冲向自己。她在毗昙叛乱当中就去世了。历史只留下“十六年正月大臣毗昙、廉宗谋反,幸运的是并未成功,不过女王却在此时过世,在位十六年,谥善德,无嗣子,由堂妹真德王继位。”至于毗昙如何能够成为手握重兵的大臣,立过何等功劳,历史都不会再去记载,只把他作为被平息的反叛,留给后世深刻的教训。而善德王在他的背叛中去世,究竟毗昙为何使德曼如此伤心留给后人遐想。

春秋对毗昙的失败原因下过结论:“历史不会对感情用事的人留下任何位置。”春秋是有资格说这样的话的,因为他控制了自己的野心和情感,而毗昙做不到。历史不相信眼泪,而那不值一提的情愫,那可怜可叹的恋慕,必将随着毗昙的死泯灭于尘埃,剩下的,唯有一片苍凉的空白。夺目登场,寂寞人散,再超然绝世的传奇,落幕后也只是人生无常。不愿放下的情终究要灭、不肯割舍的心终究要死,滚滚红尘里再也找到痕迹。(完)

【新三才首发 转载请注明新三才】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