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史话 美国推行民主路线图

美国推行民主路线图

毋庸置疑,美国是当今世界上推行民主制度最坚决也最有成效的国家。所以如此,有其深刻的文化原因。美国是个崇拜上帝和《圣经》的国家,自认为是上帝的宠儿和使者。在1983年世界《圣经》年的时候,美国《新闻周刊》做了一篇《圣经》和美国建国的封面报道,报道中做了这样的叙述:现在的历史学家们发现,比起联邦宪法来,也许《圣经》才是美国的立国之本。《圣经》是美国独立宣言和联邦宪法强有力的思想来源。美国的社会制度是以《圣经》精神建立起来的特殊、神圣、典范的民主制度,是世界的灯塔。这一信仰直接导致了美国人对民主和推行民主的热情。在美国人这看来,既然上帝造就的美国民主制度是典范的民主制度,那么余下来的事情就是把这种民主制度普世化。所以,美国的历来统治者,都以“天定命运”的使命感,把向外输出美国的民主制度,把美国民主制度“辐射”或“延伸”到“普天下”,作为上帝赋予自己的历史使命。这一点在1904年12月6日罗斯福总统的国情咨文中有清楚表达:“导致文明纽带全面松弛或懦弱无能,在美洲,如同其它地方一样,会最终需要某一文明国家进行干涉。”其推行民主的主要内容是按照美国的面貌创造出一个美国的世界,并使其永久化。

从历史上看,美国战后的民主路线图始于西德。根据 1949年9月21日生效的美、英、法三国《占领法规》的规定,三国虽然结束了对德军事管制,但仍保持了在联邦德国的最高权力,由三国政府代表组成的“盟国高级专员公署”拥有管制联邦德国外交、国防、对外贸易与外汇支付的权力,监督联邦和州行使立法、行政、司法的权力,以及对联邦和各州发布命令和否决其立法、行政决定的直接行动权等。对西德来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盟国对德国的改造实际上是完成了德国资产阶级革命没有完成的反封建的任务。这个任务主要是通过“四化”即非纳粹化、非军国主义化、非工业化、民主化实现的。除非工业化外,其它三化不同程度地实现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盟国对德国的改造,在德国历史进程中起着巨大的进步作用,为二战后德国资本主义的建立和发展奠定了重要基础。这与一战后战胜国只是从经济上对德国进行掠夺和剥削,而不是重在从政治思想上对德国进行改造有着天壤之别。二战的胜利结果,促进了资产阶级议会民主制的发展。盟国对德国实行的非纳粹化和民主化措施,实际上是一场政治革命,是在西部德国实现了德国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任务,最后在西方大国扶持下建立了具有真正意义的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德意志联邦共和国。西德民主制的确立不仅彻底摧毁了纳粹法西斯主义,而且为40年后的东欧剧变埋下了伏笔,树立的榜样。

在亚洲,美国的民主推行首先出现在被其军事占领的日本。1945年6月11日,美国国务院、陆军部和海军部协调委员会制定了《战后初期美国对日政策》的SWNCC150号文件。文件提出要铲除日本人心目中的军国主义思想和极端民族主义思想。这个委员会在随后的文件中进一步提出“必须鼓励日本人民培养起争取个人自由,尊重基本人权,特别是宗教、集会、言论和出版自由的愿望”等内容。这些文件在经过大量文字修改后,经美国总统杜鲁门批准,于9月22日公开发布。 根据《战后初期美国对日政策》的精神,美国占领当局颁布了一系列旨在促进日本政治民主化的命令。9月10日,盟军最高统帅麦克阿瑟对日本政府下达了关于言论和新闻自由的命令。26日,又下达了取消一切通信自由的限制,并鼓励日本人民批评政府的政策。10月4日,盟军最高统帅部颁布了题为《撤消对于政治自由和其他自由的限制》的命令,废除了日本所有限制基本人权的法律和法案。这项命令后来被人们称为日本的“人权法案”。10月4日,占领当局发出了“废除对政治、民权及信仰自由的限制”法令。10日,又释放了全部在押政治犯。 战后美国对日本的改造对日本来说是继明治维新以来,日本的又一次大变革。如果说前一次变革(明治维新),是基于西方压力作出的反应与选择,那么第二次变革(战后改革)则是扫除日本军国主义,摧毁前“大日本帝国”而进行的全面强行改革。“明治维新”是日本主动从西方引进君主立宪的专制制度,而战后改革是西方社会向日本强行导入现代民主制度。

亚洲的另一民主样板是韩国。战后,美国扶持了从李承晚经由张勉再到朴正熙的政权更替,在这二十余年中,美国在韩国稳步地推行了民主进程。其手段有暗中规劝和外交抗议等方式阻止韩国统治者的独裁脚步,同时,着手帮助韩国发展教育事业。1947年至1956年,韩国初中学生总数由227,400人上升到733,185人,高中学生总数由10,300人上升到90,104人。随着教育水平的提高,越来越多的韩国政治家、商人、记者和知识分子开始要求政府保证人民的基本民主权利、扩大政治参与并促进经济发展。李承晚政权倒台后,韩国依照西欧议会制修改了宪法,建立了责任内阁制,取消了对公民基本权利的限制。1961年5月16日,朴正熙发动军事政变上台后,美国决定公开发展同韩国军事政变集团的关系并敦促其尽快“归还民政”。在美国的强大压力下,1963年10—11月,朴正熙军政府正式“归还民政”,建立了第三共和国。第三共和国宪法确立了带有集权意味的总统中心制,因而朴正熙政权仍具有“半威权”性质。经历了“4.19运动”和“5.16军事政变”等一系列危机以后,美国对韩国未来的政治发展趋势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意识到一时难以将韩国推上民主化进程的轨道。正因为如此,1965年“美国对韩国国家政策文件”才放弃了促使韩国建立自由的代议制政府的目标 。韩国在二战后的迅速崛起,其背后的推手是美国——可以说,美国不仅刷新了韩国政治,还一举将其从亚洲最传统的国家转型为真正自由经济的现代国家。这是亚洲的幸运,也是韩国的幸运——当我们将这种幸运和现在朝鲜的不幸做一个对比,或许更能看出其中的意义。

当然,美国在亚洲的民主化也不尽顺利,譬如其在朝鲜和越南的民主化推进过程就遭致了极权国家的军事对抗而告失败。

进入上世纪70年代后,美国又开始了“第三波民主化浪潮”——所谓“第三波民主化浪潮”由美国的塞缪尔·亨廷顿的一本书而得名。16年前,亨廷顿写道:“民主化的运动是一项全政治协商会议性的运动。在15年中,民主化的波涛席卷了南美,横贯拉丁美洲,来到了亚洲,冲垮了苏联集团的专制政权。” 这场民主化在1970年代中期由伊比利亚半岛展开,拉丁美洲及东亚随之跟进——其核心事件就是那场发生在中国的“风波”,而最为波澜壮阔的则是1989年的东欧巨变,史称“天鹅绒革命”。

19世纪法国思想哲学家托克维尔写道“对一个坏政府最危险的时刻乃是其开始改革之时”。此论在1989年东欧革命中再次得到印证。苏联领导人哥尔巴乔夫对衰败的共产主义体制发起的改革程序,突然间导致在苏联的周边国家人民开始夺回被强行抑制了几十年的自由。“天鹅绒革命”,狭义上是指捷克斯洛伐克于1989年11月(东欧剧变时期)发生地反共产党统治地民主化革命。从广义上讲,天鹅绒革命是与暴力革命相比照而来地,指没有经过大规模地暴力冲突就完成了政权更迭,如天鹅绒般平和柔滑,故得名。21世纪初期一系列发生在中欧、东欧独联体国度亲美化地颜色革命根本上都是属于广义地“天鹅绒革命”类型。接着就是最近突尼斯和埃及爆发的所谓“茉莉花”事件。新一轮民主运动正在蔓延。也门约旦已经出现动荡,叙利亚沙特惶恐不安,而利比亚卡扎菲政权已经被推翻,有学者指出全球新一轮民主化浪潮到来。

时至今日,世界上主流国家都已经是民主制度国家,只有以中国、朝鲜等国家还坚守共产主义路线。而受殖民地时期清教徒传统的影响,美国文化中中那种强烈的“使命感”使得美国人认为他们是上帝的选民,他们的国家是“山巅之城”,负有领导世界、拯救世界的责任,向全世界传播美国民主和社会价值观是上帝赋予美国的神圣使命。因而,美国将会继续耗费巨大的军费推动全世界民主化消灭专制——这一点,我们从美国今年来的军费开支可以得到证实:美国2005财政年度的国防预算总额为4220亿美元,比2004财年增加207亿美元,占美国2005年政府全部财政预算的1/5,几乎达到世界上所有其他国家国防预算的总和。而到了2006财年,美国国防预算总额为4193亿美元,加上对伊拉克、阿富汗行动的追加拨款1000亿,2006年美国军费已达到了5193亿。2007年,美国众议院通过了总额为5129亿美元的2007财政年度国防开支法案,其中包括用于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的500亿美元开支。与2006年相比,新财年的国防预算又增长214亿美元。2008年美国军费上升9.7%至6,070亿美元,占全球差不多42%。2009年,美国财政年度国防开支为6120亿美元。而根据最新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当天发布2011年年鉴,估算美国2010年军费开支为6980亿美元,占全球军费开支的43%,是中国的6倍还多。如此之多的军事预算,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实现其全球民主化目标,推翻那些继续维持极权体制的国家。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怎么才能真正和美国建立一种和平共进的关系,也就不言而喻了。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