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史话 折翼英雄织田信长

折翼英雄织田信长

分享

对日本战国史稍有涉猎的人,应该都知道织田信长临死前说的那句话:「无关是非。」这句话翻成现代话的意思是「没办法」、「事不得已」,但再解读深切一点的话,亦即「没必要追究是非」,也就是「人生凡事都无法按理去走,追究是非毫无用处」。而在「本能寺事变」十二年前,织田攻打越前(福井县东部)之际,得知妹婿浅井长政叛变时,也说了同样的话。这句话似乎凝缩了信长的一生。信长否定灵魂不灭,主张唯物论,重视眼下发生的事,也因此遇难时亦不怨天尤人,不追究是非,只是知命地接受一切。毕竟织田信长本身正是个不按牌理出牌,经常心血来潮单独行动的名人。

织田信长是尾张守护代嫡子,由于少年时代行为放荡不羁,四周人均嘲笑他是「尾张的大傻瓜」。十五岁时与美浓枭雄斋藤道三长女浓姬结婚,十八岁时因父亲过世而继任守护代地位,此时还未成为国主。二十岁时与岳父会面,枭雄斋藤道三这才看破女婿的真正才识。二十五岁时在清洲城暗杀屡次企图谋反的弟弟信行,翌年上洛谒见第十三代室町幕府将军,正式成为尾张国主。

二十七岁时在「桶狭间」击败国力如日中天的今川义元,一举成名。三十四岁时占领美浓国,将地名改为「岐阜」,开始使用「天下布武」(确立武家政权以统治全国)朱印,并废除收税关所,实施兵农分离政策,积极设立自由市场「乐市」、「乐座」,费尽心思将岐阜建设为繁华的商业流通都市。

三十五岁时上洛拥足利义昭登上第十五代将军宝座,但义昭不满傀儡之座,逐渐与信长对立。两年后,义昭终于同武田、朝仓、毛利等战国大名以及本愿寺、比睿山等宗教势力联手,展开长达三年的「反信长包围网」攻势。对信长来说,这三年大概是他一生中最难撑的四面楚歌时代。

一五七二年,武田信玄受将军之托率大军上洛,在远江三方原击败织田、德川联合军,但信玄于翌年病逝,武田军不得不自三河国撤军,织田信长重整体势后随即放逐了将军义昭,室町幕府就此灭亡。同年八月,信长亦歼灭朝仓、浅井二氏,翌年又率三万大军平定了伊势长岛一向一揆。

一五七五年,信长四十二岁。这年五月,武田胜赖为讨伐背叛武田家的家臣,率一万五千兵力包围长篠城。长篠城位于两条河川交汇处的断崖上,对德川家康来说是收复旧领地的桥头堡;对武田胜赖来说,则是侵略三河国的要害城。城内仅有五百城兵,而家康此时仅能动员数千兵力,只得向远在大阪应付敌对势力的信长求援。信长接到书信,立即收兵回岐阜,于五月十三日率三万大军出发,十四日抵达冈崎和家康会合召开军议。这时,长篠城已如风中之烛,摇摇欲坠。

长篠城城主是年仅二十一岁的奥平贞昌,因父亲变节向家康俯首称臣,家康命他守护长篠城,且预计让他迎娶家康长女龟姬。抛开亲事不谈,既然奥平家一度背叛了武田家,无论如何也要守住长篠城,否则不但将覆宗灭族,也会影响到德川家康的存亡。奥平城主和众家臣召开军议后,决定派出密令使者向冈崎城求救。这位敢死士使者正是三十六岁的步卒鸟居强右卫门。

鸟居于半夜从下水道逃至城外,十五日早上成功地在标高六二八公尺的雁峰山山腰点燃烽火,告知城内人已达成任务。当天在深山中奔驰了十里路(约四十公里),好不容易才抵达冈崎向家康呈出贞昌的求援密令。当他得知大将织田援军已抵达冈崎的消息时,顾不得坐下休息喘口气,又立即奔上归途。十六日早上,他在雁峰山山腰燃起烽火向城内报喜后,入城失败,被武田军抓住。

鸟居得意洋洋说出织田援军已抵达冈崎之事,武田胜赖听后焦急万分,只得向鸟居妥协,提出倘若鸟居愿意向城内谎报援军未到,将饶过城内所有将兵一命的条件。不料已决心豁出一命的鸟居竟在城外高喊:「援军已到,大家再加把劲,绝不能开城!」事后,鸟居虽被处死,但对死守城内的众人来说,他那句话相当于力量最大的援军。

三万织田军与八千德川军于十八日抵达离长篠城一里(四公里)远的设乐原,在该处按兵不动。设乐原是南北宽二公里、东西长一公里的带状丘陵,其间有多数小河和水田。织田在设乐原设置防马栅、挖空壕、筑壁垒,打算引诱武田主力军来此决战。武田胜赖果然上当,留下三千兵力继续包围长篠城,自己则率一万二千军出发。结果这些留下的三千军遭织田派出的四千五百奇袭队攻击,全线瓦解。

五月二十日早上,两军隔着河川对峙。二十一日早上开战,下午两点便结束战事,武田胜赖军败走。之后,武田家一蹶不振,织田信长则扶摇直上,翌年在琵琶湖畔建筑安土城。三年后,令耶稣教会传教士赞叹「即使欧洲也没有如此豪华城堡」的安土城竣工,水路运交通便利的城市眨眼间成为商业流通繁荣之地,信长更在城下建设了耶稣会神学校。

「反信长包围网」急先锋的上杉谦信骤逝后,能威胁信长的敌人只剩中国地方战国大名毛利家和本愿寺势力。信长四十七岁那年,本愿寺在朝廷天皇敕令下也同信长和解,只剩毛利家与信长敌对。一五八一年,四十八岁的信长正值全盛期,他于二月在京都天皇内殿举行军马演练大会,连天皇都出席了。一五八二年二月,四十九岁的织田信长出兵甲斐歼灭武田胜赖父子,武田氏就此灭亡。

眼看统一天下的梦想即将完成,就剩毛利家而已。五月二十九日,信长前往京都打算去支援正在跟毛利对打的丰臣秀吉,住宿京都本能寺。六月二日拂晓时分,本来派往援助丰臣秀吉的明智光秀军突然出现在京都,袭击了本能寺。织田信长得知叛变军是明智光秀时,留下一句「无关是非」,顾不得换下身上的白睡衣,抓起弓箭应战。无奈寡不敌众,负伤的信长只能退回里屋关上房门,放火切腹自杀。

由于事后找不着织田信长的尸体,后人才将「本能寺之变」列为日本战国史首屈一指的悬案。

人间五十年,与下天比之,直如梦与幻;有幸来人世,何能永不灭?

织田信长确实灭了,但他的一生真如他所说,不过是下天的一昼夜而已吗?就我看来,四百多年后的今日,织田信长依旧是颗高悬日本苍穹的恒星,不停发出光热,百世不易。

*幕后新闻*

德川家康疯了?家康于一五七九年九月暗杀糟糠之妻筑山殿,并逼迫嫡子信康自尽。对于此事件,有识人士证言,家康会如此做的原因相当复杂,据说倘若家康不如此做,德川家势必分为两体。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