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史话 古代已辦過320屆奧運會

古代已辦過320屆奧運會

分享

【新三才讯】奧運會的的英文辭彙是:Olympic Games。這個星球上所有的人都把注意力投向一小群年輕人,公共宣傳輿論也聚焦於體育場上發生著的一切,告訴大家這是一場偉大的“Games”盛宴。然而希臘學者塞莫斯-古里奧尼斯要站出來說話了:你們全搞錯了!奧運會根本不是Games,說它是Games,完全是一種褻瀆。

體育題材類作家,無論是過去的,還是當代的,一致同意,體育是希臘文明的典型要素和體制,出現於史前,比古奧運會正式設立還要早好幾個世紀。

有證據表明,體育活動早在公元前2000年前米諾斯時期的克里特島就已出現。總之,體育文明的起源遺失在遙遠的史前時期,與神的比賽粘合在一起(比如,宙斯神在摔跤比賽中戰勝了父親克洛諾斯神;文藝之神阿波羅戰勝了戰神阿瑞斯,而且竟然是在拳擊比賽中,毫無疑問這裡含有神奇的象徵意義),(譯者註:阿波羅是音樂神,阿瑞斯是戰神,後者是古希臘十二神中最擅長戰鬥的神,很難想像音樂神能在拳擊比賽中戰勝戰神,這則神話傳說寓意藝術能戰勝戰爭,高尚會擊敗野蠻,感召人們去追求美好事物。)也和神話英雄的比賽粘合在一起,比如女神瑞亞讓堤坦神們比賽,將保護新生兒宙斯的任務交給優勝者,使他不被瘋狂的父親克洛諾斯吞食。這些新生的宙斯神的保護者們進行跑步比賽,優勝者佩戴上野橄欖枝環。這個神話被西方研究者們以不可理喻為由永久地打入冷宮。他們之所以無法理解是因為神話中的比賽獎品令人迷惑,居然是一根毫無用處、毫不起眼的野橄欖枝。同時,他們很難相信體育文明的起源一下子往前推了這麼多個世紀,這樣的龐然大物竟然不是某個具體人的創造物,而是自己突然誕生。

宙斯就是在摔跤比賽中,戰勝了自己的父親:克羅諾斯的。

在這一點上,我們理當自然而然地想起,當初西方的歷史學家和考古學家們是如何固執地拋棄“金碧輝煌的邁錫尼”的,堅持認為這只是希臘人哄孩子入睡的神話傳說,直到有一天,偉大的施利曼(德國考古學家,特洛伊黃金的挖掘者)推翻了一切懷疑,證明邁錫尼和特洛伊是真實存在的,神奇的邁錫尼文明是一種純正的希臘文明,是今日西方文明的先驅,將希臘文明的歷史往縱深推了幾個世紀。

同樣,我們也理當喚起另一沉睡的記憶:當初線形文字B絕不可能是希臘語的觀點一度流行,致使破解邁錫尼文字的進程曾停滯不前到令人可怕的程度!直到1953年,邁克爾•文特里斯在《希臘研究》雜誌上發表了一篇標題十分謙遜的論文—《邁錫尼文獻中希臘方言的證據》,同年6月24日他在倫敦的一次演講中正式宣布成功破解了線形文字B,從而再一次推翻了所謂的“不容懷疑的定論”,令希臘的歷史又延伸了好幾個世紀。

回到主題,我們必須提及,公元2世紀,希臘東正教大主教尤西比奧•龐菲洛曾清楚地講述,早在公元前776年以前已經舉行了27屆古奧運會,史料記載的第一屆古奧運會實為第28屆。他認為,古奧運會始於公元前884年。

宙斯和阿爾克墨涅的兒子,著名的大力神赫拉克勒完成12件偉業後舉行運動會慶祝。現實世界中,伊利亞國王伊菲多斯以值得敬仰的方式組織了首屆古奧運會,為以後的數個世紀打下了堅實基礎。在與所有的伯羅奔尼撒人達成共識後,他宣布伊利亞為聖地,實行神聖奧運休戰。

神聖奧運休戰就是在奧運會舉行的前後兩個月內停止戰爭及一切敵對狀態,以便運動員和觀眾能順利前往古奧林匹亞參加奧運會並安全回到自己的城邦。通過這種方式,規定伊利亞為聖地、和平地帶,古奧運會比賽不得延期,哪怕在戰爭情況下。因此戰爭必須為古奧運會讓步。

信使宣布神聖奧運休戰開始後的兩個月內,運動員和觀眾可以暢通無阻地通過敵對的城邦。從那時起直到公元393年,古奧運會從未中斷過。1277年間總共舉行了320次。

公元394年,羅馬皇帝狄奧多西斯一世在位第十年,認為古奧運會比賽是偶像崇拜儀式予以廢止,並禁止了希臘教育的組成部分—任何形式的體育活動。

顯而易見,體育比賽絕不是偶像崇拜儀式,也不是很久以後歐洲研究者眼中的下葬儀式,或是墳墓邊的比賽;既不是為了紀念某一高興的或是難過的事件,也不是為了安撫某位死去的英雄的靈魂。

此處,我們必須強調的是,古奧運比賽絕不僅僅局限於每四年一次在古奧林匹亞競技場舉行,而是每一天每一刻,古希臘大地上每個角落都在舉行,不管是戰爭還是和平年代,從小亞細亞沿岸一直到今天的直布羅陀,從黑海和南歐沿岸一直到北非海岸。這一震撼所有希臘人心靈,多少個世紀中一直決定著他們命運的創造物到底是什麼呢?

羅馬人第一次目睹希臘人在古奧林匹亞競技場舉行比賽時,他們驚呆了!

羅馬人很納悶:他們究竟在做什麼?這邊,一群人拼盡全力,瘋子一樣地奔跑,只是看誰的胸部先撞到一條拉緊的帶子。那邊,人們將身子綳得像琴弦一樣緊,為的是躍過一根橫杆。

遠處,一些人像獅子一樣喘氣,比賽誰能將鐵餅投擲得更遠;還有一些人則在比賽誰能在沙坑裡跳得更遠,他們對測量結果是否精確的重視程度令人難以想像!!

最讓觀眾席上的羅馬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戴上野橄欖枝環的獲勝者們無比自豪,觀眾歡呼雀躍!

羅馬人想啊想啊,終於得出了結論,這些神秘的希臘人在玩一些奇怪的遊戲,於是他們如釋重負。

但是他們忽視了充滿狡詐、偽裝、謊言的遊戲中所沒有的一個細節:在為勝利者歡呼的人群中,還有那些同場競技但沒有獲勝的運動員們的身影。可是,羅馬人認為這是希臘人的某種怪癖,不假思索地一笑而過。

時光就這樣匆匆流走。經歷了命運的無數次打擊後,希臘文明又一次倒在地上,飽受各類野蠻人群的嘲弄。

體育文明這個單詞被遺忘了很多個世紀。

奧林匹克運動和“憤怒小鳥”這樣的“games”有本質不同?

比如,法語中這個詞出現於1825年!但也只是塵封於詞典中,從未進入人們的日常生活。人們過去和現在所使用的一直是“sport”一詞,後者已經成為國際通用的辭彙。遺憾的是,在我們希臘人自身的漠不關心和一味忍讓之下,它逐漸驅逐並替代了“ATHLETISM”這個詞,儘管它們是意思截然不同的兩個詞。

“sport”是英語單詞,1828年以“disport”的形式首次出現,法國人將它轉變為“desport”,意為帶來各種娛樂,最後英國人將它一分為二取“sport”一詞。今天,在整個西方世界,人們以“sport”一詞統稱能帶來娛樂、輕鬆、歡快的身體活動。只要這種身體活動符合某些書面規則,便沒有任何人研究它究竟是什麼,是以什麼方式實施和完成娛樂的。這些和“ATHLETISM”一詞的意思真得匹配嗎?

體育不是娛樂。沒有人會在觀看賽跑比賽時笑出來。不管是賽跑、跳遠、投標槍、擲鐵餅、舉重、摔跤還是游泳,當一人勝出,其他人失利時,沒有人會生氣。在這裡,諷刺和憤怒沒有生存空間!體育在人類心靈中產生的作用和娛樂大不相同,其重要性不可同日而語!它是一種教育!體育是一個神奇的單詞,意味著弘揚美德、提高素質、改善社會。在一場足球比賽中,人群中的一半仇視另一半,很多時候還會導致流血衝突。而在體育比賽中,所有的觀眾和運動員都是一體的。在地球的任何經度、緯度,真正的體育比賽的舉行期間和前後,從未傳出過謾罵、威脅和諷刺。僅憑這一點,任何人都能從容地領悟到,他正在觀看的東西是與眾不同的。所有人靜靜地、入迷地、一動不動地坐著,一旦有人獲勝便一起歡呼。此時此處,所有的人都是品德高尚的君子,之後則又恢復常態。

當時,多災多難的希臘還處在後革命時期的一片混沌之中,也許這樣的創造是一種巨大的奢侈。因此有一個細節逃過了那個時代所有讀書人的眼睛,而讓如今的我們感到極度震驚:至少整整1277年(公元前884年到公元393年),在320屆有據可依、未曾中斷的古奧運會上,從未有人膽敢讓遊戲者進入體育比賽這片聖域的大門,哪怕只是產生過這樣的念頭。然而,西方人一取得奧運會的主辦權便立刻就這樣子做了,早在1900年的巴黎,奧運會首次離開希臘的土地舉行,遊戲之王—“尊貴”的足球便竄入了奧運這片聖土。

足球同樣難列奧林匹克運動門牆?

多少個世紀中,甚至可以追溯到古奧運會之前,希臘人總是以相同的方式舉辦體育比賽,從未將體育比賽和任何形式的遊戲混合。這是一種偶然嗎?一種態度幾千年如一日,還能稱之為偶然嗎?難道是希臘人不喜歡玩遊戲?恰恰相反!和世界上每個角落裡的其他民族一樣,希臘人也酷愛遊戲,過去是這樣,未來也是,而且擁有的遊戲種類很多。他們最喜歡玩的遊戲是一種叫做“菲尼達”的球類遊戲。“菲尼達”在古希臘語中意為“欺騙”,在古希臘人看來,遊戲的過程本身就是一種欺騙行為,是不能進入體育場這樣的大雅之堂的。遊戲者不能進入體育場就這樣成為一種傳統,在古希臘得到普遍遵循。但是,他們從未想過要將體育同遊戲混合。

(责任编辑:文恩)

(文章来源:网络转载)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