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史话 瘟疫 — 摧毀...

瘟疫 — 摧毀帝國的因由 (一)

【新三才首發】瘟疫在現代人的觀念中,是由細菌或病毒引發的大規模流行性疾病,造成大規模人群的感染與死亡。然而在幾千年來的現代人文類中,人們至今都無法解釋瘟疫的啟示與終結。 即便在當今科技爆發的21世紀,面對2019來自中國的新冠病毒,在長達3年多的時間裡,各國政府與科學機構花了數兆的資金,也沒有搞清楚此次病毒的來源與更有效的防疫措施。

而在人類歷史中,瘟疫無不在文明覆滅與復興中出現。從古希臘至古埃及,直至與現代文明相連的羅馬帝國,無不被瘟疫吞噬與覆滅。漫步在今日的羅馬,諸多的建築遺跡無不讓人對古帝國的輝煌而歎為觀止:神廟、城牆、廣場,雕塑、凱旋門、競技場,仍不減當時的精緻與奢華。然而,如此強大的古羅馬帝國卻隨著四次大瘟疫的降臨而最終走向滅亡。如今,從眾多傳世的經典畫作中, 我們仍然可以窺視到當年羅馬大瘟疫的慘烈場景與體會其告誡後世的啟示。

普桑所繪《阿什杜德瘟疫》(The Plague of Ashdod)又名《達貢廟中的約櫃奇跡》1630年,盧浮宮藏。

與今天的美國與中國一樣,古羅馬以其超強的經濟與軍事縱橫天下,在西元一世紀前後擴張成為橫跨歐、亞、非的龐大帝國。其全盛時期控制著大約7000多萬人口、590萬平方公里的領土。在其文明延續的兩千多年中,在政治、軍事、經濟、文化、社會等諸多方面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對後世以至當今西方社會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而以共和起家的羅馬帝國,卻在他的最巔峰時期開始迫害一些最普通的公民 – 基督徒。 這也就成為了羅馬帝國覆滅的開始。

雖然基督徒當時算是少數民眾,但基督徒對信仰的堅持與感召卻引起了當時羅馬皇帝尼祿(西元37年~ 68年)的嫉妒。 他曾在羅馬城縱火,在事後將罪名嫁禍給基督徒。為了在民眾當中煽動反基督教情緒,尼祿編造並散佈了諸多針對基督徒的謠言,說他們在拜神時殺死並吃掉嬰兒、狂飲、亂倫等,給基督教徒冠上了“邪教徒”的帽子。使得人們被謊言蒙蔽,產生了敵視與排斥基督教的社會潮流。堅持自己信仰的基督徒在社會的仇視下遭到了尼祿的殘酷虐殺。自此開啟了對基督徒長達300多年的迫害。

四年後,天譴接踵而至。先是尼祿在政變中自殺身亡,隨後,西元125年,第一場大瘟疫在羅馬帝國爆發,奪走了一百萬人的生命。

西元165至180年,瘟疫再度降臨羅馬,導致每日近兩千人死亡。連當時在位的皇帝,安東尼‧奧古斯都,也沒能倖免。這場被稱為“安東尼黑死病”的瘟疫在15年時間裡使三分之一的羅馬人口消失,首都君士坦丁堡的人口則死亡過半。據估算,約有500萬人在這次瘟疫中死去。羅馬帝國根基動搖,自此開始走向衰落。

西元250年,德西烏斯皇帝發出敕令,命令基督徒必須放棄自己的信仰,否則將被罰為奴隸,或被沒收家產;依然堅定者將被處死。同年,第三次大瘟疫在羅馬肆虐,波及了整個帝國,每天死亡約5,000人,而且一直持續了16年之久。

然而,前三次的大瘟疫並未引起羅馬皇帝的反思。西元303年,戴克裡先皇帝再次發出敕令,開始了新的也是最大的一場針對基督徒的迫害,眾多教會被摧毀, 《聖經》被收繳。基督徒們要麼選擇悔過,要麼選擇死亡。堅持信仰的基督徒們毅然決然地選擇後者,很多被殘害致死。在這之後,羅馬帝國走向了分裂。

西元542年,東羅馬帝國開始了第四次大瘟疫,瘟疫分為四波,且異常強大,席捲了整個歐洲大陸。羅馬帝國遭到重創,全境有約三分之一的人口死亡。儘管古羅馬帝國衰亡的原因有著多方面的因素,許多研究者依然認為西元二世紀末至三世紀中期發生的一系列大瘟疫是其最終滅亡的關鍵推手。

羅馬是西方文明的基石,但有多少人會去思考他覆滅的因由呢?

早在古羅馬時期,就出現了許多在歷史上流傳甚廣的經典畫作,探討了這一問題。 現今,我們仍可從一些傳世的經典油畫裡,再次體驗這些歷史的經歷與教訓。

19世紀學院派畫家居勒-埃裡‧德洛內在參拜羅馬的聖彼得鎖鏈堂時,看到了表現羅馬大瘟疫的15世紀濕壁畫。 於是他自1857年開始準備構思羅馬大瘟疫的草圖,12年後終於完成了他氣勢撼人的畫作 -「被瘟疫侵襲的羅馬城」。

[法]居勒-埃裡‧德洛內(Jules Elie Delaunay,1828-1891),《被瘟疫侵襲的羅馬城》(Peste à Rome),1869年作,巴黎奧塞美術館藏。

德洛內採取了文學化的表現手法:畫面中的天空烏雲密佈,被瘟疫奪去生命的人們倒臥在街道的兩旁,垂死者痛苦地掙扎著。一善一惡兩位天使形象鮮明,他們的現身仿佛是善惡的對比,在告誡人們善與惡的結局。

畫家從義大利修士德沃拉吉尼編寫的聖人故事合集《黃金傳奇》中擷取了古羅馬瘟疫的場景:書中寫道 「之後一位善良天使顯現,他指揮一位惡天使手持長矛戳擊各家門戶,門被戳幾下,家裡就死去幾人。」此處是在暗喻瘟疫中不是每個人都要被懲罰,上天是在選擇懲罰的物件。就像畫作中的天使挑選著應被懲罰之人一樣。

羅馬第四次大瘟疫的親歷者、史學家伊瓦 格瑞爾斯記述過:「也有一些人甚至就居住在被感染者中間,而且還與死者有所接觸,但他們完全不被感染。還有人因為失去了所有的親人而主動擁抱死亡,這些人為了達到速死的目的而和病人緊緊的靠在一起,但是,彷佛疾病不願意讓他們心想事成,儘管如此折騰,他們依然健康如故。」

畫面右側,供有羅馬醫神像的壁龕下有兩位染病者,其中的一位仰視著神龕握緊拳頭,仿佛在絕望地質問醫神為何不拯救他們。此處表現出愚鈍的人們只想逃脫眼前的痛苦,而不反思痛苦為何選擇了自己。不悔改自身的惡行,在懲罰到來時神對你也無能為力。

畫作中描繪的觸目驚心的情景中也隱藏著希望。畫作遠處,一隊白衣牧師正扛著巨大的金十字架沿著臺階向下徐行。似乎在告誡人們對自己罪惡的懺悔,聽從神的指引才是獲救的希望。

(待续)

(作者:王琦玮,李英,柏兴)

(新三才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