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史话 瘟疫 — 摧毁...

瘟疫 — 摧毁帝国的因由 (二)

【新三才首发】另一幅名画同样取材于《黄金传奇》关于圣徒塞巴斯蒂安的故事 – 「圣塞巴斯蒂代瘟疫灾区向神祈祷。」

[尼德兰]若斯‧列菲林西(Josse Lieferinxe),《圣塞巴斯蒂安代瘟疫灾区向神祈祷》(Saint Sebastian Interceding for the Plague Stricken),1497年作,美国巴尔的摩市沃尔特斯艺术博物馆藏。

圣塞巴斯蒂安曾是戴克里先皇帝时期的禁卫军队长,因信仰基督被戴克里先下令乱箭射死,行刑者都佩服于塞巴斯蒂安的为人,故意躲开了要害部位,使他活了下来。康复后的塞巴斯蒂安又去面见皇帝,他站在皇帝必经的楼梯旁,痛斥皇帝对基督徒的残忍行为。戴克里先在震惊之余,下令抓住塞巴斯蒂安,用棍棒将其殴打致死,并将他的尸体扔进了公共下水道。

一位名叫露西娜 (Lucina) 的圣女在收到神的启示后找到尸体,私下将尸体埋葬在了卡利克斯图斯 (Calixtus) 墓地入口处的地下墓穴中,也就是今天圣塞巴斯蒂安大教堂 (Basilica of St. Sebastian)的所在地。

圣徒塞巴斯蒂安殉道故事中

大瘟疫接近尾声的公元680年,罗马市民敬捧圣塞巴斯蒂安的圣骨游行,并虔心忏悔,罗马城的大瘟疫由此停止。这一神迹得以广传,很多国家纷纷请求敬奉圣塞巴斯蒂安圣骨。

自黑死病盛行的14世纪起,圣塞巴斯蒂安作为染瘟疫者的代祷圣人就经常被描绘。15世纪尼德兰画家列菲林西的作品则呈现了罗马帝国第四次大瘟疫中的场景。画面上方,圣塞巴斯蒂安正请求上帝能网开一面,身上的乱箭表示了他在人间被行刑时遭受的苦难与折磨。

公元1575年米兰与1599年里斯本两地的大瘟疫中,诚心忏悔的居民亦敬捧圣骨绕市而行,瘟疫由此停止。可见人的命运中也有变量,当人能诚心改过,上天就会赋予人悔过迁善的机会。

在科技发达的今天,人们在物质层面的上下求索产生了各式各样应对突发事件的方法,但都没有真正成功的预防或消灭瘟疫。现代科技带来的医药在人类的生活中已变得不可缺少。面对瘟疫,西方以大规模种植疫苗,而应对短期的免疫力,疫苗必须紧跟病毒的变异,一代又一代地更新,但似乎总也追不上病毒变异的速度。人们要不时的被注射疫苗的更新版才可维持日常的工作与生活。 在中国大陆,政府高压的隔离,把泱泱大国的经济切断了3年,民怨沸腾。 但刚一解封,疫情就大肆泛滥,导致医疗与殡葬系统瘫痪,社会动荡混乱,人民苦不堪言。

通过品读以罗马大瘟疫为背景的经典画作,不难发现,西方传统中对瘟疫的理解超越了病毒与医药所存在的物质层面,本质上是无法超越来无影、去无踪的瘟疫的。

2023传播世界的新冠疫情也进入了第四个年头。种种现实不得不让人思考:面对瘟疫,世界上究竟会不会出现能在未来阻止其肆虐的高科技呢?虽然瘟疫的死亡人数在减少, 但瘟疫带来的巨大社会问题却等待着人们 – 通货膨胀、市场疲软、人工短缺等。如果政府处理不当,不难想象这些世界超级大国也许会重蹈覆辙,步入似罗马帝国的覆灭之旅吧!

(作者:王琦玮,李英,柏兴)

(新三才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