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厨艺 在米其林榜上的香港雲南米線...

在米其林榜上的香港雲南米線(圖)

分享

雲南米線(作者博客)

我沒有去過雲南,更別說蒙自,自然不知道雲南米線的‌‌“正宗‌‌”長什麼樣子,所以在正宗的問題上高談闊論不必找我。然而我卻可以底氣很足地告訴你哪家的雲南米線好吃極了,或者大肆吐槽哪裡的米線與圖片相距甚遠。因為我的舌頭很誠實。

嘗過許多連鎖店的雲南米線,也吃過不少小店,噱頭很多但華而不實,諸如盛裝各種配料的碟子似在列陣;又或者給你一個巨大湯勺可是完全不符合人的進食原理;沒有傳說中湯麵上的熱油,古代唯美愛情故事在這裡破滅。唉,怎麼就不好好做一碗米線呢。

終於,運氣好起來了,遇到了它——譚仔三哥。這是一個稱呼,也是店裡的金漆招牌。把雲南米線做到米其林上榜恐怕也就他一人。人頭攢動,排隊等位是司空見慣的場面,但是一眾新新時代的急躁男女甘願把時間放在它身上寸步不移。

習慣一落座就要研究起他們的菜牌,想想自己到底能承受多大的辣度——皆因他們把辣度細分到9等,而我只能吃2小辣,卻已經滿頭大汗,絕不敢奢望到達9辣的巔峰。點餐類似車仔面,想加豬肝、牛丸、牛肉的就逐樣算錢,16種配料都想嘗遍。如果凈米線只需20來塊港幣一碗,已為你免費配少量腐竹,芽菜,倒也很滿足。

我的例牌是酸辣湯底米線配雞肉、墨魚丸。據說無論你叫多大的辣度,他們都能調配出相應的酸度——感動於他們追求味覺上的平衡。米線分量足,撐死尚有餘;湯底是鎮店之寶,拿豬骨和雞骨混合幾種香料熬制一整天,一眼明了,是那種流水線上無法複製的乳白。可是這片乳白的後面卻暗藏洶湧,酸辣毫不含糊,直抵喉嚨,讓你欲罷不能。

爽口的米線,夾起還滑溜溜,但因沒有烏冬般粗大因而順利起筷。當初不知道是因為成本問題還是材料所需,他們選用的並不是雞滑肉,而是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雞胸肉。如今這雞胸肉像被施了魔法,表面還是乾柴,入口卻是另一種境界,過齒即斷,不留肉糜於齒縫間乾脆至極。一口辛辣氣,一啖堅實墨魚丸,一片入味雞胸肉,因一份濃郁的酸辣湯底而蕩氣迴腸。吃膩了再配一點點芽菜,多汁潤澤米線,在口中已分不清嚼的是菜還是米線,只覺得吃得好過癮,好想大叫:‌‌“真爽!‌‌”

老闆堅持傳統,也愛創新。最近新出了煳辣湯底,甫入口,胡椒味蜂擁而至,瞬間籠絡不少粉絲。其他的小吃諸如尖椒皮蛋是人氣首選,土匪雞翅是吃到撐死也要來上一客因為搭配米線只需7元港幣,放棄的話真的太暴殄天物。今日的香港,埋單不過是港幣三、四十,平(便宜)靚正還有食肆良心着實讓人欣慰。

每次擦擦嘴,小憩期間總疑惑,為何許多原本是我們大陸這邊傳承下來的東西,卻無法好好發光發亮,反而在香港、台灣這兩個被殖民過的地方找到它的第二春。到底是別人太努力,還是我們太健忘,健忘得把老祖宗的東西都丟了呢。

(责任编辑:文恩)

(文章来源:深夜談吃)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