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生活 淫心害人 永无解脱

淫心害人 永无解脱

分享

全如玉是渤海人,虽然家贫,却时常行善做好事;见他人做善事,必奖励鼓舞赞许,自始至终从不倦怠。有闲就勤力抄录有益世道人心的书,以广流传,化导世人,使人心趋于完美。有知己朋友见他劳苦,就劝他稍加休息,何必辛苦?全如玉答道:“我之所以要劝人为善,并非想求得功劳虚名;只是如此做,我心中方能愉快,假若我稍存偷懒怠惰,就会于心不安,既决定做,就应尽力做好才是。”

有一天全如玉在海上泛舟游玩,忽然起大风,将船吹至一山边,全如玉就顺著山路攀登至山顶,远望海天一色心中十分畅快,忽然有一和尚穿僧袍、棕鞋、古貌长须,从树林内走出,对全如玉说道:“世人皆崇尚虚伪,而佛菩萨却喜真实,你生平劝人行善,写录善书,皆是真心从事,而不期望旁人知道,你的功绩最伟大了。”全如玉谦虚应对不敢承当,和尚又说:“一般儒者,读圣贤书,有聪明才智,却不用在阐扬圣贤义理上,而把精力放在编造淫书词、艳曲上;使天下万世长受其害,此等人将堕入地狱中,受无穷痛苦,永无出头之日;我带你去看,你就明白他们的罪孽无限,而你功劳的伟大了。”于是牵著如玉的手,行于云雾中,不多时,见一城,榜曰酆都,守门的军役外貌奇形怪状,他们见了和尚都伏地叩头。继续前行,到一大厅,两旁侍卫林立,也恭敬的行礼叩头,大厅门首题著:“森罗宝殿”,两旁大柱上有一对联写著:“尔既如斯、任尔奸、任尔诈、任尔作恶、少不得庭前勘问。我诚无奈、尽我法、尽我理、尽我奉公、又何须堂下哀求。”正朗读间,一位王者,头带冠冕身穿朝服,从门内出迎,态度十分恭敬有礼。和尚道:“淫词、艳曲,最易使人身心受其害,而作此邪说者,必遭惩罚,可派人带全先生前往看个明白,以便回去晓喻世人,转淫心而回正道、这就是最大的功德了。”随即有二役带引全君,见有数人正受刀砍之苦,或负犁耕地,或受碓臼,或受油煎等罪,惩罚结束,个个很快都恢复原形。全君问:“这些是什么人?”二役回答说:“这是作金瓶梅、浪史、肉蒲团、浓情快史等淫书艳曲作者。”全又问道:“他们的罪有解脱的时候吗?”卒役回答:“作邪说害人,罪大恶极,将历万代也不可能解脱得救,想转生投胎为蛆虫,也不可得。”全君睹物见人,心中恐惧,想要回去,不想再看,二役就带回到大厅,和尚指著王者对全君说:“此王是明朝杨忠愍公也,在世时忠贞正直,上书揭发严嵩的五奸十罪,佛菩萨嘉许他的义行,特授与今日的尊位。你回到世间也要宣扬,使世人知道上天赏罚善恶,公正无私,毫厘不差。”全君告辞王者。和尚又牵著全君的手,回到山顶。

此时风平浪静,全如玉即告别和尚,扬帆返家,从此逢人就诉说他的所见所闻,殷勤劝勉世人行善去恶。无奈人心迷惑,非但不相信,反而有人笑他说鬼话,全如玉也只是沉默而不与人争辩。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