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生活 一月內兩位浙商企業家相繼自...

一月內兩位浙商企業家相繼自殺令人扼腕

分享

就在7月19日,溫州泵閥廠老闆朱吉光因不堪承受“非法擔保”帶來的還款壓力,服毒自盡。不到一個月,就有兩位浙商企業家自殺!再往前追溯,4月29日,曾經叱吒中國資本市場的湧金系掌門人魏東在北京家中高樓一躍而下;3月13日,華縣知名企業家——陝西華乾工貿有限公司董事長段民乾自殺身亡……這不得不讓人關注這個群體的自身心理問題,壓力導致的焦慮、苦悶,正在成為企業家這個精英階層的隱形殺手。

近二十多年來,以階層式崛起的中國企業家群體,因被主流經濟文化逐漸認同為“經濟脊樑”,成為了財富、事業、名譽的象徵,也理所當然地被人們認為是活得最幸福的人。直到近幾年,越來越多的企業家自殺身亡,人們才覺察到他們也有非常脆弱的一面。文/周潔瓊

企業家自殺現象令人堪憂

中國企業家因不堪心理重負而自殺的現象,近年來日趨嚴重。世界經理人網站統計,今年以來有21位浙商企業家自殺。來自北京心理危機研究與干預中心的資料表明,最近20年我國至少已有1200多名企業家因種種心理障礙走向了自殺之路。

從鄭亞津、朱吉光的這些自殺案例來看,起因都是企業發展遇到了困境。而困境可能是今年大多數企業都在面臨的——能源、電力與原材料價格飆升壓縮了盈利空間;銀行信貸的大門幾乎向大部分民營企業關閉;民營企業向民間借貸市場融資,融資利率越來越高;股市暴跌,公司和個人投資者都損失慘重……競爭的激烈和殘酷讓許多企業家心理負擔過重。

廣東省年僅29歲的麵粉廠老闆馮永明,在企業經營過程中壓力過大患上重度抑鬱症,其遺書中留下了這樣一段話:“現實太殘酷,競爭和追逐永遠沒有盡頭……我將在另一個世界尋找我的安寧與幸福。”

一新制藥股份有限公司是蘭溪的明星企業,2000年以後公司從事多元化經營,涉獵範圍過廣,導致公司效益一直走下坡路,董事長鄭亞津心理負擔越來越重,才最終選擇走上了不歸路。



但是,除了自殺難道就沒有其他辦法了?

浙江大學心理與行為科學系博士徐青表示,面對“社會精英”的角色期望,面對市場殘酷的競爭機制,許多企業家往往“載不動,太多愁”,精神的弦總是處於緊繃的狀態,內心不堪重負。由於受傳統觀念的影響,企業家往往對看心理醫生有著根深蒂固的誤解,覺得這是很不光彩的事。加之企業家群體處於社會上層,領導著成百上千的員工,需要維護自己的權威形象,因此更加不願就診。而這就留下了一個很大的隱患:負情緒一天天累積,直到有一天爆發釀成惡果。

中國企業家壓力居全球企業家之首

浙江大學心理與行為科學系博士徐青教授分析說,綜觀這些企業家不堪心理重負而自殺的現象,“壓力過大”是普遍原因,壓力過大就會導致連鎖反應。比如魏東在遺書中,就說到自己受到失眠、抑鬱、強迫症的長期困擾,不願再拖累家人。

浙江省立同德醫院心理科副主任徐方忠博士接待過許多企業家的諮詢,幾乎每一位都說到自己“壓力過大”,覺得自己肩上“擔子過重”、“社會責任太重”,有幾千名員工要自己養活,所以總是感到“力不從心”,不少企業家說自己每天工作時間都超過12小時。從他接觸過的企業家來看基本形成一個共識:一個人一旦選擇了辦企業,就意味著他的一生從此將與壓力、競爭、勞累和焦慮結伴而行。

《國際商業問卷調查報告2007》調查結果顯示,平均每十名中國內地企業家中,就有超過八名(84%)面對比去年更沉重的壓力,遠超全球平均指數56%,位居全球企業家之首。起碼一半以上的中青年企業家存在不同程度的心理健康問題,除了深感工作繁忙,心理壓力過重,身心疲憊外;還有相當部分企業家劣性情緒增加;許多企業家有強烈的“親情減少引起的心理失衡”感受;許多企業家覺得朋友減少,內心孤獨感加重;不少中年企業家缺乏安全感,心理承受能力下降;很多中年企業家對工作產生厭煩感,甚至想乾脆“退出社會”。

心理學家認為剖析企業家的壓力主要來自這幾方面:社會、經濟體制的劇烈變革、激烈的市場競爭、人際關係的困惑、家庭的變故和不幸、傳統偏見及貧富差距的不斷擴大。

一次小型調查中

一成企業家覺得“有人想害我”

浙江省立同德醫院精神科和心理科專家曾為浙商提供了一份專業的PHI測試(心理健康測驗),對浙商和浙江大學EMBA中心部分企業家學員一共53人做了測試,竟然30.8%的人缺少自信,有9人(占17.3%)認為“人生沒有價值”,還有6人(占11.5%)覺得“有人想害我”,8人(占15.4%)覺得“有人想暗算我”,甚至有9人(占17.3%)“怕自己會發瘋”,12人(占23.1%)認為“似乎沒有一個人瞭解我”。

“真的有人想害他或暗算他嗎?”徐方忠參與了這份調查,他認為這些就是典型的心理障礙。在壓力、競爭、勞累、焦慮之中,企業家容易比普通人更加身心疲憊,有時候也更害怕失敗,所以把自己弄得像個刺蝟,動不動就豎起一根根尖刺提防著外界的一切,內心的天平就難免失衡。據他對調查結果的分析顯示,這群受訪企業家心理疾病顯示一項以上指標陽性的高達59.6%。有20人(占38.5%)甚至存在兩項以上心理障礙——抑鬱、焦慮、敏感、脫離現實。給重壓之下的企業家一個建議:

別把自己看得太重要

省立同德醫院心理科副主任徐方忠經常給那些被重重壓力所累的企業家一個建議:放低自己,別把自己看得那麼重要。“你辦企業賺了錢,結果錢卻沒能改善自己的生活,沒能讓你變得更快樂,反而活得更辛苦,那你辦企業又有何意義?”

至於那些社會責任感太重的企業家,徐方忠開導他們,社會責任感和個人的心理素質與個性特徵都有著親密聯繫,心理素質未能達到一定標準,就不能過大地去承擔社會責任。他比喻人就像一根彈簧,當拉力過大時,彈簧就無法再縮回去。如果自己所承擔的責任過大,就會超出自我調節限度,心理的失衡會由此產生。

在許多人看來,企業家總是強大而光鮮的。這種認同感無形成為企業家的壓力。浙江大學心理與行為科學系博士徐青接待過的企業家,更多方面涉及的是子女教育和家庭關係問題,真正涉及到自身的反而不多,即使有企業家真的到了自己無法走出心理困境,而找上徐青時,也會對他千叮囑萬叮嚀“一定要保密”,有時甚至連他的家人也不要說起。

徐青認為,如果企業的成功要以企業家透支精力和犧牲個人幸福為代價,那麼這種成功是可怕的,也是脆弱的。難以想像一個身心疲憊、生活失衡、終日困於重重壓力下的企業家能夠真正經營好一家具有價值的企業。企業發展的高度與人格發展應該是一致的,人格的缺陷最終也會反映到企業經營上來。所以徐青認為,要辦好企業首先就要把自身的心理調節好,要學會放低自己。

家屬要承擔潤滑劑的作用

浙江一新制藥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鄭亞津的自殺早有預兆。其家人在悼念詞中提及,“你答應過家人不會走上這條路,並親口保證過,但你還是食言了。那天家裏人都等著你回來,想不到等到這樣一個消息。”而且鄭亞津在自殺前當晚,也曾發了一條短信給一位好友,“我真的受不了了。”

這就說明,鄭亞津的家人和朋友之前已經知道他有過自殺的念頭。

徐方忠對這樣的結局深表遺憾。他認為,既然鄭亞津已經向家人、朋友表露過自殺的想法,家裏人不該再掉以輕心,不能以為簡短幾句安慰就能把他的心結打開,而是應該直接把他送到醫院接受系統心理治療。

徐方忠瞭解過,面對壓力,只有一成多的企業家會選擇尋求心理醫生的幫助,38%的人選擇“將壓力全部壓在自己心裏”,而一半的企業家會選擇向親友、家人傾訴。

“所以,有時候企業家的家人要承擔潤滑劑的作用,一旦發現他有情緒不定、發呆、焦躁等現象,就要及時給予安慰,一起出去旅遊散心或做些體育鍛煉,讓他的生活和工作重回良性迴圈。”

培養一種能滿足四個條件的愛好

令人欣慰的是,國內目前已有不少企業家推崇一種樂活的態度,他們看似太想得通願意暫時放手企業,其實是以一種更負責任的態度尋求事業與生活、物質與精神的最佳平衡。比如深圳萬科集團董事長王石、萬通集團董事長馮侖等企業家每年都會花大量時間沉浸在走出去的樂趣中,他們還成立了一個由200多名企業家組成的滑雪俱樂部,定期聚會散心。

“雖然不是每個企業家都可以空出大段時間去外面遊歷,但至少可以建立並保持穩定的業餘愛好和興趣。”徐青說。這是給許多企業家心理處方的重中之重。當然,這種業餘愛好最好能同時滿足四個條件:這種愛好是你生命中真正喜愛與嚮往的;這項愛好需要軀體活動的參與,比如定期的登山和釣魚;愛好是長期甚至伴隨一生的,不能三天打魚兩天曬網;這種愛好最好是有一個群體參與的活動,不是一個人獨自的業餘生活,如能參加一些俱樂部和社團最好。

[後記]在國外,心理諮詢專家幫助企業家克服精神危機、擺脫心理障礙已司空見慣。有一句流傳很廣的話說,成功企業家背後有兩股力量在支撐,一是法律顧問,再就是心理醫生。但在國內,這樣的認同可能還需要一段時間。心理學家認為,企業家的心理問題在某種程度上是社會問題的反映,解決這一問題必須標本兼治,社會方方面面要盡可能地為企業家營造寬鬆、愉快的工作環境。針對企業家們存在的不良心理問題,有關方面應對其普及心理健康知識,定期不定期地進行心理健康測試;通過專家講課,針對性地採用集體心理輔導、個體心理諮詢等措施提高企業家的心理素質,從而為企業家緩解壓力。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