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生活 延误半世纪的婚约(图)

延误半世纪的婚约(图)

【新三才网讯】半世纪以来,她一直把他的照片放在皮夹里随身携带,这张黑白照片中的波兰男子年轻英俊,还有着忧郁的眼神。

普萝菲(Elvira Profe)与马基维兹(Fortunat Mackiewicz)出人意表的爱情故事,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甫结束的混乱世局中萌生。当时获胜的同盟国重划波兰疆界,数百万德国人被驱逐遣返。

就在德国人与波兰人互相怒目仇视,并经历上世纪最大政治动荡之际,两人的爱情花朵乍然绽放,并历经冷战的长期分隔而弥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开战70年与柏林围墙倒塌20年之后,他们终为爱情战胜一切险阻,结为夫妻。

1946年1月时,普萝菲成为少数在纳粹战败后被改归波兰小镇的德国人。在西伯利亚苏联劳动营中强迫劳役一年后,她营养不良,气息奄奄。马基维兹则由已划归苏联的波兰东部原世居地迁移至此。

他们首次相见时完全不是一见钟情。

这位原本家境优渥的工厂老板掌上明珠,当时已瘦成体重只有33公斤的纸片人。她的背部已因长期作苦工而受伤,原本应是花样年华的20岁时即已滋生白发。

普萝菲结束西伯利亚劳役,回到原本名叫贝瓦德(Baerwalde),现已改名为米斯科维斯(Mieszkowice)的小镇后,一家人已沦落到必须沿门乞讨面包和牛奶。某天在家人差遣下,她到马基维兹家敲门。因为已听说她的父母从未亏待波兰人,马基维兹家的人也善待普萝菲。

当时25岁的马基维兹第一次见到普萝菲时,他的感觉是强烈的同情。

他最近回忆当时,还比着一只手指,“她简直就像根牙签。”

而他第一次吻她也是在额头,代表同情。

他们的爱情步调缓慢。她整天在他家帮忙,挤牛奶、搬干草,一天结束后再由他陪着走路回家。马基维兹说,“我们一开始只是朋友,好朋友,互相信任。到后来才是爱。”

而他们缓缓滋长的爱情,却马上要面临戛然而止的噩运。而将他们活生生拆散的,则是要结婚的决定。

当马基维兹到镇公所申请结婚许可时,官员们都惊异不止。普萝菲的爸爸不但是德国人,还是德国资本家,这在波兰共产主义官僚眼中是双重罪恶。

他们下令普萝菲一家搬离小镇。

普萝菲和马基维兹在她爸爸原来的工厂前道别时,他们互相交换了照片。

他把她的照片随身携带了好几年,直到1960年另娶时,才交给爸爸保管。

她则一直在皮夹中随身携带他的照片,从不忘怀,并一直保持单身。她把精力消耗在帮忙家里在德国新设的工厂,后来在柏林投入残障儿童照顾工作。

然后,曾拆散他们的历史巨轮又继续转动,这次却提供他们追回过往的机会。

1989年11月10日早上在汽车收音机里听到柏林围墙倒塌的消息后,普萝菲立即产生找回消失恋人的冲动。

她说,“我把他的照片带了半世纪,所以这个念头自动产生。”“围墙一倒,我就想,现在我可以回家了。”

1990年初前往波兰时,普萝菲爸爸旧工厂的经理错误告诉她马基维兹已经过世。但她最后终于找到他的一个堂兄弟,获知他住在姆利纳利(Mlynary)。马基维兹在这个波兰北部小镇开设一个农机修理厂。

她写信给他,他也回信,两人约好见面。

1995年两人依约在波兰一个火车站停车场见面时,瞬间穿透数十年的时空分隔重新连结。

普萝菲说:“我们相隔5公尺,马基维兹问,‘普萝菲?’我问,‘马基维兹?’我们立即四臂交缠紧紧相拥,仿佛半世纪的阻隔刹那间消融无踪、完全不存在。”

那时他已75岁,她70岁。

现在他们已经结婚,共享他们在两人初见小镇亲手打造的整齐白色住家。屋中墙面拼贴木板,以重温她小时住家回忆。

坐在家中餐桌上接受访问、现年89岁的马基维兹,回想到初见那位来家里敲门,来自杀了几百万波兰同胞的敌国女子所感受到的同情时,忍不住流下眼泪。他说:“是真爱情,就会至死方休。”

刚起身去端咖啡的普萝菲连忙过来摩颊安抚马基维兹。

他们会并肩携手在庭院中散步,到爸爸老工厂的车程中她会把手放在他的膝头。他所保存的她的黑白照片,框得好好的摆在家中墙架上…两人间的感情在各个小动作中表露无遗。

马基维兹的首任妻子后来移民美国追寻幸运人生,20年不曾返国。他们没有生过小孩。

在普萝菲重新回到他的生命中后,马基维兹写信给前妻要求离婚,但起初被拒绝,两人被迫延后婚期。前妻后来同意后,普萝菲和马基维兹才终于在2005年完成延误半世纪的婚约。

来源 中央社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