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生活 留守儿童 ——清洁工

留守儿童 ——清洁工

分享

 

记者: 彭博  摘发

 

5岁的夏美玲

 

【新三才讯】10月25日,早晨8点多钟,5岁的夏美玲就跟着64岁的奶奶文应莲在社区街道上打扫。双休日,夏美玲就跟着奶奶出来帮忙打扫社区卫生。奶奶是环卫工, 租住在社区附近帮子女照看孙儿女读书。5岁的孙女夏美玲读学前班,她的父母在广州一家制衣厂打工,常年不在家。奶奶扫,孙女撮倒,配合得相当不错。5岁的女孩 身高和垃圾桶差不多。(10月26日光明网)

这组新闻照片让不少网友感叹:“这才是真正的‘感动中国’人物”、“这孩子跟那些明星的孩子比起来真的是心痛,同样是孩子,前些日子安吉拉过生日多大的蛋糕,多好的衣服,身边一群人围着她,要什么有什么,这个小姑娘呢,却在扫垃圾,感叹啊,同一片蓝天下,命运却不同!”、“爸爸去哪儿了?妈妈去哪儿了?国家的社会保障去哪儿了?有点心酸,不过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祝福!”

跟着老人,老人吃什么她跟着吃什么,老人干什么她会帮老人干什么,这就是大众留守儿童们的生活。”

 

“留 守儿童”,这是一群被所谓“主流人群”忽略不计的孩子。他们和城市儿童,更有天壤之别的精神待遇。当城里儿童在多达六位至亲长辈的贴身关注中不耐烦时,他们却守着空空的老屋和木讷的老人,思念着父母。他们穿着脏兮兮的衣裳,攥着破破烂烂的课本,游走于城乡之间。寒暑假,他们候鸟般往返于城乡之间,为了能和父母小住上一段时间,并且时常不幸地成为城里社会新闻的隐身主角:一外来务工子弟溺水身亡,某工地外来务工子弟被构件砸伤……

“父母在远方,身边无爹娘,读书无人管,心里闷得慌,安全无保障,生活没希望。”这段顺口熘反映了留守儿童的生存现状。留守儿童群体是中国长期的城乡二 元体系松动的一群“制度性孤儿”,是农村大量剩余劳动力向城市转移过程中所带来的附属产物。据有关统计,父母双方或一方外出务工,在中国催生的“留守儿 童”这个特殊群体其人数已达5800多万,其中4000多万年龄在14周岁以下。他们的成长,可能将是中国未来的“定时炸弹”,冷漠、自卑,缺乏安全感, 且将引爆接踵而至的各种社会问题:失学、失业、失婚,家庭失和及犯罪率上升……

“一家三代,同居一屋,同聚一堂,同食一桌。”已成了乡村人们的一种奢望。但如果不是逢年过节,哪有这样的机会?一个健康的社会,应该能够维系最起码的 亲情,小孩子应该理所当然的与父母一起生活。遗憾的是,三十多年来,大批农村孩子只能无奈地留守,孤独地成长,而一旦长大成人,则又开始父辈的轮回……当 亲情被生活、乃至生存的压力挤对,迫不得已承受撕裂的煎熬时,有必要追问相关的制度环境。

未来十几年,随着农民工进城继续高速增长,农村留守儿童的问题将会被迅速放大 到整个社会。由此而必须支付的社会成本,也将迅速加大,并可能影响到这个社会的每一个人。

(责任编辑:格林)

(文章来源:《家园》)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