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百科 大长今的倒仓法

大长今的倒仓法

 

韩国电视剧《大长今》第41集里有个情节,长今用“倒仓”法治好了户判大人公子的顽疾。什么是“倒仓”?观众可能比较陌生,网上可以查到一些解释,倒仓:将堆积在肠胃里的异物消除。“肠胃为积谷之室,倒者,推陈致新也”,中国古老的观念把脾胃、大肠、小肠等等视为仓廪之本。倒仓就是清除肠胃里的异物,这一点是说对了,但还不是电视剧创作人员设计这一情节的本意。  

“倒仓”法,在中国元代名医朱丹溪的《格致余论》里有记载,这本书里这样写道:“以黄牡牛肉择肥者,买一、二十斤,长流水煮糜烂,以布滤出渣滓取净汁,再入锅中,文火熬成琥珀色则成矣。每饮一盅,少时又饮…… (省略)”电视剧里的长今是这样说的,“杀一头肥大的黄牛,将它的四肢与前背肉剔除筋与膜,把肉切成象栗子般大小的块状,放入大锅中熬炖……”编剧在写剧本时可能参考了医学著作,用牛肉熬汤来治病这一点和医学上的论述相吻合。  

有人也许会问,牛肉不是食物吗?怎么能用来治病呢?电视剧里,户判大人、朴将校,姜德久也提出了类似的疑问。“怎么可能光用牛肉来治病呢?我实在无法相信。”–户判;“大人不是要她煮牛肉汤,而是要她治病啊!”- -姜德久,“你说的对,为什么老是切牛肉呢?”,–朴将校。如果牛肉能治病,用猪肉或者羊肉行不行呢?一定要用牛肉吗?电视剧这种体裁限制了它不能去大篇幅议论、说理,因此没有解答这个问题,而是把它留给了观众。  

《格致余论》里的《倒仓论》是这样说的,“牛,坤土也,黄土之色也,以顺为德,而效法乎健,以为功者,牡之用也。肉者,胃之乐也,熟而为液,五行之物也,横散入肉络,由肠胃而渗透肌肤,毛窍、爪甲,无不入也。积聚久则形质成,依附肠胃回薄曲折处,以为栖泊之窠臼,阻碍肠胃气血,熏蒸燔灼成病,自非剖肠刮骨之神妙,孰能去之?又岂合勺铢两之丸散,所能窍犯其藩墙户牖乎?……”  

这里涉及的观念很复杂,简单说一点,就是中国古人把家畜划分了五行属性,牛属土,猪属水,鸡属金等等。而对人体,也有心属火,肺属金,脾胃于土的划分,其中,又把脾胃视为后天之本,主肌肉,因此,“肉者,胃之药也”。用五畜(牛)的土(肉又属土)来治疗人体的中土(脾胃)的疾病,也就顺理成章了。户判大人的公子自七岁起,一直吃不下去饭,长今认为是由吃食引起的,因此她决定用“倒仓”的方法进行治疗。剧中人物不了解这一点,因此对用牛肉熬汤来治病感到很惊奇。  

长今说:“我所熬炖的牛肉,经过公子的肠胃之后,有如洪水泛滥,在肠胃中翻滚,将堵在肠胃内堆积在肠胃内以及肠胃内所有的秽物清除干净,一扫而空。在所有的秽物排除之后再用处方,公子就会药到病除了。”这一点也和《格致余论》的记载吻合,“肉液充满流行,无处不到,如洪水泛涨,浮莝陈朽,皆顺流而下,不得停留。凡属滞碍,一洗而空。泽枯润槁,补虚益损,宁无精神焕发之乐乎? ”长今洪水泛滥的比喻,与医书记载如出一辙;公子经治疗后说道,“小儿全身舒畅”,又和“精神焕发”的记载相同,可见编剧对此是用了心的。

还有一个细节,《倒仓论》提到“长流水煮糜烂”,编剧也顾及了这一点。剧中,长今熬炖牛肉用的水是从河边舀来的,对此,朴将校的反应是,“又让我去提河水呀,这水还不是都一样?”河水与井水有什么不同呢?明朝名医李时珍说,“流水者,大而江河,小儿溪涧,皆流水也。其外动而性静,其质柔而气刚,与湖泽陂塘之水不同……则其入药,岂可无辨乎?”不难看出,流水的“外动性静,质柔气刚”这一特性,正好适合“倒仓”这一用途。“外动”可清除“浮莝陈朽”,“性静”与坤土相合;“质柔”适合久病,“气刚”可祛邪。公子喝了牛肉汤后引起了呕吐的反应,但是牛肉是补脾胃的,不是专门用来吐下,是“以补为泻”,“饮之既满而溢”,发汗、呕吐、泻下,都有可能,视病的具体情况而定。

古人对水的认识不同于今人,也许有人觉得可笑,但是日本江本胜博士的研究结果表明,水并不简单,水和水并不一样(参见《有感知的水》)。那么,究竟哪种认识是真相?符合真理呢?古人一定愚昧吗?也不见得。只是有些人太固执,只愿意相信符合自己观念的东西,事实摆在那里了,也不想承认。加上中国的教育被党文化控制的,党说他不对就不对。其实呢,党说的不一定对。《大长今》里这一情节不就是这样吗?中医里精华的东西,现在是被批判的,但通过这个电视剧人们却看到,原来在现代科学之外,还有另一种科学,有另外的对宇宙、生命的认识的路。这就打破了僵化的观念,开拓了人们的思路。这些东西本来就是中国的,只不过现在中国人不承认了,那韩国人把他拿出来了,你相信不相信呢?自己没点主见吗?非得看外国人怎么说吗?  

长今能治好公子的病,还离不开公子的配合。在很多人怀疑、反对甚至威胁的情况下,如果没有公子的坚持,长今是不可能有所作为的。长今对于公子能够确信自己能治好他的病,也感到疑惑。对此,户判的解释是:公子熟读四书五经,甚至精研周易。他对人或世界的看法不同于一般人,因此他不敢忽视公子的看法。如果不是这样,长今的做法早就被阻止了。公子最后告诉长今说,你以后要多研读周易,因为他预测长今以后要救很多人。这是后话了,在此不提。但是剧中处处渗透出的东方文化气息,让人们有一种久违了的感觉。长今与公子的关系,是一种基于人的善良本性和一种共同的文化(人文场)的信任,这是长今能治好病的关键。为什么华佗治不好曹操的病呢?因为曹操不相信,曹操和华佗,他们不是在一个层面考虑问题。  

关于“倒仓”还有一些问题,如传自西域,服后禁忌等,也与医书记载吻合,这里不再讨论。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