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艺方圆 目睹中国围棋之九大怪现象

目睹中国围棋之九大怪现象

分享

此帖早已在心中构思,但迟迟未下笔,皆因心中总对中国围棋充满善良期待。然眼见中国围棋些许光芒之后,又在国际大赛中连连失手(最近的是富士通和LG),其中的一些败局甚至令人匪夷所思,于是顿生不写而不快之感。


说明:本人35岁之前对围棋的了解仅限于陈祖德、聂卫平、马晓春的名字,连最基本的死活都不懂。一年多前,6岁的女儿受小伙伴影响嚷嚷要学围棋,于是给她请了一个家教,间或也陪同在京城几个围棋学校(道场)听过课。耳濡目染,竟也稍懂了一些围棋下法。〔女儿目前棋力:业余1段。本人目前棋力:同女儿下,稍占优;同一位同事的小孩(业余2段)下,输的多,赢的少;对业2以上的,不好意思下。〕

由“陪公主读书”到略略知道一些围棋,本人对咱国围棋界的动态也深切关注。基于本人观察,富士通惨败和LG折翼,其实都非偶然。本人目睹的以下怪象,如果不能得到纠正,相信中国围棋难获可持续发展:

怪象一:中国围棋的最高领导人竟然是外行

一个叫刘思明的人身任国家体委棋牌管理中心的主任,掌管着中国围棋发展的命脉。此人新闻记者出身,棋力据说是业余5段。从本人的了解来看,业5是个很含糊的概念。在京城各大道场中数以百计的冲段孩童中,强业5和弱业5之间棋力的差距可以达让两子。因此,刘主任的棋力到底如何,实难判断。

刘主任是强业5还是弱业5(或许还是伪业5),问题并不大。真正的问题是:对于高度专业化的围棋而言,业5几乎等同于外行。在各个棋校(道场),业5一般能胜任的,也就是入门班孩子的教练。那么,一个业5又如何能够掌管中国围棋的发展大计呢?且不说重大的战略问题,就是涉及各主要棋手、棋院主要领导成员的能力的基本判断问题,本人认为刘主任也是没有起码判断能力的。

也许有人会说,刘主任之下,还有华院长负责具体事务,因此出不了大乱。可本人要问:那还要这个刘主任干嘛?

本人坚定的认为,刘主任不去职,中国围棋更惨的境遇值得期待。(对刘主任个人而言,在这个位置上养老是不值得的,因为,同所有竞技运动一样,围棋最终是要用成绩来说话的。)

怪象二:中国棋院的总教练形同虚设

据说,马晓春是中国棋院的教练组组长,相当于总教练。可奇怪的是,在多数重大国际比赛的场合,竟然很少见到马教头的身影。本人认为,总教练的职责不仅是组织平时的训练,还需要观察队员及对手在比赛过程中的、起起伏伏、点点滴滴,从而能够制定出更具针对性的训练计划。

更加令人奇怪的是:马教头不到场也就罢了,经常到场的竟然是基本看不懂棋的刘主任。这是为什么呢?

马晓春是否合适当总教练,本人没有发言权。但是,既然他是总教练,他就必须出现在比赛现场。

怪象三:“大嘴风格”代代相传

聂卫平是一位值得爱戴的棋手(棋圣),但一句“崇山峻岭”也召来网友的众多耻笑。说实在的,即便本人崇敬聂棋圣,对他的自吹自擂也绝对不敢苟同。

这几天,聂棋圣的“大嘴”又遗传给了马晓春。面对LG的16强赛,马教头居然把韩国棋手称为“虾兵蟹将”,结果却是自己的队伍成了虾兵,马教头本人成了蟹将。

赛前,当得知古力的对手是韩国初段,马教头言“古力断不会输给韩国小孩的”。然而,赛前有一天空闲,教练组让古力看了“小孩”的棋谱从而做了一些针对性的准备了吗?本人相信没有。

马教头在战略上、战术上均藐视敌人,焉能不败?


怪象四:元老棋手不懂自爱

聂棋圣经常说:俺要不是出昏招,棋力乃天下第一。聂棋圣又说:俺时常出昏招,是因为俺心脏有毛病。

本人相信聂棋圣的身体一定不算好,他自陈心脏有病,当也非骗人。可是,稍有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心脏病患者最忌讳的,一是烟,二是酒。而恰恰是这烟和酒,是咱们的聂棋圣的最爱。

棋手如此不懂得自爱,实际上难道不是等于自虐吗?如此,棋能下得好吗?

怪象五:高端棋手还缺乏必要的公民素质

不久前,马晓春总教练酒后驾车被罚,引发了一场不大不小的舆论风暴。酒后驾车,不仅是对自身生命的漠视,也是对他人生命的漠视,其危险是公认的。然而,事后我们并没有听到马教头对社会的公开道歉,反倒是对媒体的指责。棋院的领导居然说:这是员工八小时之外出的事,我们没必要评论。

无论如何,马教头是一位社会知名人士,其个人也肩负着培养下一代棋手的重任。我们不能期待马教头在道德上的完美无缺,但在出现了如此的违法行为后,居然没有听到他真诚的道歉,本人深深地感到遗憾。

本人还认为,包括马教头在内的棋手,在公民素质上,还应该有所提升,否则于中国围棋发展的大局不利。

怪象六:一流棋手接连崩盘,惨不忍睹

古力输给韩国初段,也许不一定值得惊奇,毕竟古力刚刚经历家难,状态难免受影响。但令人惊奇的是,孔杰、常昊等几位高手,最近都接连以崩盘的方式输棋,数十子大龙横遭残杀。有时连对杀都说不上,而完全是在逃命中被砍杀,景象惨不忍睹。

这样的惨败,让本人怀疑中国围棋的一些高手似乎在计算力上出现了巨大障碍,如此下去,前景暗淡。

怪象七:顶尖棋手居然喜欢拿女棋手出气

在所有竞技项目中,男女棋手的差距都是显而易见的,围棋也不例外。真正能够和男棋手旗鼓相当的女棋手,实属凤毛麟角。因此,对女棋手的培养,应当以她们的特点为基础,进行针对性的训练。

可奇怪的是,在最近的几个场合中,本人见到聂棋圣和马教头都不约而同地对女棋手横加嘲弄。出名的,是马教头那句:看女棋手下棋,需要心理承受力。

本人很难想像,如果蔡振华以这样的态度对待女乒、陈中和以这样的态度对待女排,那么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从心理学上说,对女棋手的嘲弄,也许是对自身棋力下降的一种扭曲的反应:在对女棋手的嘲弄中,疏解自身不顺的心气。

怪象八:诸围棋道场扭曲人性,恐难善终

“陪公主读书”,本人也对目前围棋后辈的教育、培养的机制有了些许了解,对于中国围棋的未来,则更加担心。

众所周知,围棋是一项智力运动,要求的不是发达的肌肉,而是开阔、缜密的思维以及对文化的感悟。然而,目前各大道场的教育采取的都是军事化的教育方式,七八岁到十几的天才孩子被圈在狭小的空间中,从上午、下午到晚上是不停顿的训练和讲棋。知名的汪见虹俱乐部,设在一家破旧饭店的楼上;马晓春道场最近刚刚环境升级,全部设施中能够让孩子们玩一玩的,竟然也就是一张乒乓球桌而已。

天才少年在这样的环境中,看不到文字,听不到音乐,接受不到任何文明的信号。本人在各道场见到的围棋少年,均少有青春气息,精神与肉体所需的滋养都明显匮乏。如此下去,目光愈发呆滞。

如此造成的另外一个结果是:负责任的家长,很少有敢把自己的孩子送进道场学习的;而如果不送去道场,短期内在升段比赛中又难与道场的孩子竞争。而本人见到的那些道场孩子的家长,眼中闪烁的,多半是赌徒般的光芒。

(聂道场也好,马道场也好,都没有一个来自北京、上海等大都市的孩子,这个现象是说明问题的。)

从心理学说,让成长期的孩子长时间接受单一信息,几乎必然造成他们出现严重的心理障碍,包括自闭、麻木、语言能力丧失等严重现象。而目前各道场采取的教育方式,短期内可能造成孩子棋力的大幅提高,但从长期看,则几乎注定是对他们的心灵的摧残。本人坚决不信,处于这种信息封闭的环境中,那些孩子能够成长为具有广阔胸怀的大棋手。

怪象九:黑哨,居然从娃娃吹起

一年多来,通过女儿接触围棋界的表面,发现围棋界的腐败居然出现在围棋世界的最表层。一次陪孩子上围棋课,听到老师批评一位五岁多的孩子:昨天升级赛,叫你让某某某一盘,你为什么不听话?事后问这个家长,他的孩子到底是让了没有?他告诉我:小孩回家就说了,他是想让的,可就是不明白该怎么让?

也就是说:孩子还没学会如何下假棋,就被要求下假棋了。

还有一位家长告诉我,业余升段赛中居然也有黑哨。他的孩子(7岁半)从业余1级打业余1段,第一次没打过,出来后,家长问,各盘都是怎么输的,孩子说有两盘根本就没数子,裁判看了一眼就说他输了。

几个月后,该孩子再次去打升段赛,家长事前就嘱咐了:下完一定要裁判数子,如果再出现不数子就判负的情况,一定要求两名裁判到场数子。比赛中,果然,某盘比赛后,裁判又不数子就判其负,孩子不服,要求数子,而且是要求两名裁判来同时数子。裁判不同意,孩子就大哭大闹起来,比赛机构只好派人来数子,结果就是这孩子胜了。

(这里给学棋孩子的家长提个醒:黑哨在基层比赛中也许并不普遍,但也不可漠视。)

本人不想从这样的怪象去引申什么,但自陪女儿学棋起,这是本人知道的最恶心的故事。

也许,本人的一些看法是偏颇的。也许,还有更多的怪象本人没看见。凡此种种,还请各位棋友、网友批评、指正、补充吧。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