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艺方圆 围棋的魅力

围棋的魅力

分享

 

去岁,某报编辑约我写了篇《棋外谈棋》的文章,发表时题目被改成《为什么喜欢围棋?》却一言惊醒梦中人。尽管论文章之道,我是“傻子过年看街坊”。但谋食于棋道久矣,围棋已是我生命的一部分,因此,关于围棋的话题自然喜欢津津乐道。  

《老子》有句名言:“玄之又玄,众妙之门。”围棋就是这样,有人形容棋手下出的每一步棋,就像向浩渺的太空发出的信号。围棋又好比太空中的一个无边无底的金矿,让地球上的人来挖。这个金矿是我们尧帝开发的,距今大约四千六百多年。棋史上曾经这样描述过,尧帝怕他儿子丹朱太愚,拿来训练儿子头脑用的。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现代的父母教孩子学围棋,就是和尧帝的想法相同,和尧帝差不多伟大。
   

围棋被视为“木野狐”。狐者,美女妖妇也,“忽然一笑千万态,见者十人八九迷”。可见它太迷人了,一旦爱上就乐此不疲。因为它是一项老少咸宜的活动,从黄毛小儿到耄耋老翁,只要入门,不论到什么程度,都会自认为颇有见地,兴趣盎然,且从棋盘上看到人生百态,世间万象,真个趣事多多,“棋味无穷”。可是,愈往前走,便如同身临其境,愈能得到更高层次的精神享受。古人讲“性相近,习相远”。性近了,就喜欢,我在11岁时初次接触围棋,就如同铁遇到磁石一样,立刻被吸引住了。学棋后对其他游戏一点也没兴趣了。后来有人问我为什么要当职业棋手?一言足以蔽之,太喜欢围棋了,学棋一年后便获得河南省少年冠军,越进步越觉得好玩,以至今生今世再也离不开棋盘。
   

上个世纪90 年代末,我受中国棋院委派赴北美辅导围棋,一位美国朋友就风趣地说:“棋唯一的坏处,就是太迷人。烟酒皆可戒,唯有围棋无法戒,一个人一旦学会下棋,就等于找到一个不可分居的情人,她将伴你快乐地度过终身,你却无法抗拒。”难得老外也有这样的情怀!真是诚则斯言。近代曾国藩嗜棋如命就是一个印证。曾国藩认为下围棋“最耗心血”,多下后“头昏眼花”,有时“眼蒙太甚”。“明知旷工疲神,而屡蹈之”。甚至还曾发誓戒棋,说再下棋便“永绝书香”。有时为了戒棋而只观战,结果仍“跃跃欲试,不仅如见猎之喜,口说自新,心中实全不真切”。戒棋的结果是愈戒瘾愈大,终于成了一个不可救药的大棋迷。
   

不说曾国藩这样坚忍不拔毅力超群之人都不能免俗,实际上连神仙鬼狐都喜欢博弈。据《晋书》记载,有王质入山斫木,见二童下棋,坐观之,“及起,斧柯烂矣”。质归故里,已及五百岁,无复当时之人。蒲松龄有一名篇《棋鬼》,写一书生在阴间为棋所迷,连重新回到阳世的机会都耽误了。围棋之魅力由此可见一斑。
 

毋庸置疑,“没有底线”无穷无尽的变化乃围棋魅力之源。穷尽智慧,研究几千年,还不懂的地方多的是。围棋之神(假定有)看来,目前超一流棋手之着法,可能也幼稚地使他发笑。就连藤泽秀行这样的一代宗师也只敢说:“棋道一百,我只知七。”看来这黑白的精灵,实在是无止境的尤物。
   

总之,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也许每个爱好者都有过自己怎样被围棋所迷的体会。“青山不厌千杯酒,白日惟消一局棋”。虽“胜敌无封地之赏,获地无兼土之实”,但清茶一杯,孤棋相伴,忘忧清乐,消此永昼,不亦快哉!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