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科新觉 英特尔重回双位一体(图)

英特尔重回双位一体(图)

分享
20090922intel

【新三才网讯】2009 年09月22日消息,几日前,英特尔发生的一场全球组织架构变革,很多人认为“换汤不换药”。全球架构集团看上去像是一个多余的职能管理部门,似乎为了选择下任CEO而设。事实上,新变革背后,英特尔的商业模式正在发生重大变化,并直接影响了管理方式的回归,它正重拾双位一体模式。

9月15日,英特尔宣布将原各大事业部尤其主要产品部门合一,由新成立的英特尔架构集团统辖。旗下又分PC客户端(包括笔记本电脑与台式机)、数据中心(云计算等)、视觉计算(高端虚拟业务)、超移动事业、嵌入式与通讯以及数字家庭6大业务部门。其次,英特尔将旗下技术与全球制造业合并,由“科技与制造集团 ”(TMG)统筹。

此前,英特尔全球产品部门分为数字家庭、数字企业、数字医疗、移动、全球渠道平台5大事业部。

过去5年,英特尔适应了平台化策略,各项业务齐头并进。数字家庭、数字企业、数字医疗、移动、市场及营销事业部五大业务的负责人均可直接向英特尔CEO保罗·欧德宁(Paul Otcllini)汇报。

新的架构集团,则设有两位掌门人,即马宏升(Sean Maloney)与浦大卫(Dadi Perlmutter)联合管理。他们目前都是英特尔全球执行副总裁。其中,前者负责商业及日常事务运营,后者负责产品研发及架构。

既然曾经延续过30年,为何英特尔多次折腾、调整原有体制,如今又回归了呢?这与它的战略调整有直接关联。

变革前,英特尔的业务基本保持了2005年初风格。即在平台化战略下,分为数字家庭、数字企业、数字医疗、移动、市场及营销事业部。

表面看,它是根据市场需求而做的划分,实际却是适应技术、产品丰富特点,便于快速定义平台。即无论市场如何变化,英特尔总能像玩魔方一样,旋转出你要的东西。

从管理角度看,5大业务就是典型扁平化策略,各事业部负责人都可以直接向最高层汇报,这可以保证,在每条战线,英特尔最高层都能以最快速度获得前线动向,及时作出调整。

从调整的时间段看,正是AMD技术勃发、对英特尔冲击最激烈的2005年。英特尔疲于应付,那时,就连英特尔最高层也抱怨说,公司之前有点官僚气。

新调整提高了效率,但是,之前一直延续的双位一体,却要讲求管理的互补分工与平衡,它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英特尔变革效率的释放。

比如,2006年,英特尔全球副总裁兼中国大区总经理杨叙在上海就表示,他不喜欢老是坐在屋子里开会讨论。面对AMD在新架构与多核市场攻城拔寨的冲击,英特尔必须快速决策实施应对。事实上,直到杨叙重新在中国区独立掌握营销,才真正扭转了被动。

新的组织架构调整,则又需要英特尔的回归。因为它已对业务重新做了定义:进一步淡化了处理器产品尤其是速度时代的特征,强化新的应用。

架构集团下,PC客户端业务带有传统特征,但“数据中心、视觉计算、超移动事业、嵌入式与通讯以及数字家庭”6大业务,全部基于互联网与通信的应用。其中,数据中心直接定义为云计算,这是英特尔首次以业务部形式明确进军该领域。而超移动、嵌入式与通讯等显然是移动互联网与通信的融合。

这是遭遇边缘化多年之后,英特尔向互联网与通信领域的全面进军。架构集团由CMO(首席营销官)主掌运营,将更偏重应用导向,即根据用户使用模式定义产品。而此前的局面是,由于AMD技术创新更快,英特尔落入对手节奏,疲惫地跟着讲双核、多核以及处理器新架构,忽视了实际应用才是根本。

潜在风险

但是,分析人士认为,英特尔以管理回归的方式迎接新的市场,隐藏着风险。

在业务层面,它还没有在新的领域如互联网、通信领域建立起足够的影响力。截至目前,它的主要业务仍来自基于PC的市场。MID等移动终端还没有真正起来,而在上网本市场,它先挖了个坑,“前倨后恭”,在带来市场一片红海之后,突然转向,破坏了它的策略的延续性,导致移动互联网对它充满了疑问。

而它的这一举动,也让传统的巨头产生深深的警惕。从上游的架构巨头ARM到中游的德州仪器、高通、飞思卡尔,甚至到目前的Marvell、联发科、展讯,都开始对它展开应对。国际巨头们早已开始进军英特尔的优势地盘笔记本业务。

在互联网与通信融合的背景下,英特尔正在加速开拓PC与手机的中间地带,但它的努力未必比对手更快。

而从管理尤其是业务管理上看,在欧德宁与前线之间,多了一个新架构集团,这虽然将让他有时间思考长远的战略,但是一旦面临市场短期的波动,恐怕将影响他决策的效率,因为其他5大业务需要先汇报给马宏升与浦大卫。

而且,双位一体的决策要比一个人集中掌权效率要慢。在传统观念里,它无异于人为地制造内耗,在某些权力斗争激烈的公司,甚至导致同室操戈,两败俱伤,职业经理人有时也会不惜撕破脸面。

从表面来看,英特尔CEO热门人选马宏升与搭档浦大卫应不会如此。因为他们在2004年至2006年曾共执英特尔移动业务总经理职位。但后来马宏升明显受宠。他们目前都是全球执行副总裁,如果不出意外,两人都有望进入英特尔未来最高决策层。

但是,即便如此,根据近6年来英特尔全球平台化战略推行后的人事变动看,全球中高层影响更多,直接影响着英特尔的执行力。而在淡化速度之后,一旦在执行层面出漏洞,英特尔将可能在技术与市场两线备受压力。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