翩翩起舞 访谈黄豆豆:传承中国舞蹈 ...

访谈黄豆豆:传承中国舞蹈 舞出中国风

分享

【新三才讯】

向艺术大师们学习

记者:看过您写的自传《豆志飞舞》,觉得您能有今天的成就,与2005年去纽约学习的经历有关。

黄豆豆:我当年和妻子粟奕一起拿了奖学金去纽约学习,我们到谭盾老师家去拜访,他跟我说:你只需要做两件事,第一,花光你所有的钱去看演出。第二,跟每一个你碰到的人说英语。我完全按照他的要求去做了。我尽量多去看世界各国优秀艺术团体的演出,看大师们的艺术作品,你如果要问我今天看完,明天会产生什么帮助,我说不出来,但会潜移默化,是一种厚积薄发的积累。

我现在有两个身份:一个是舞蹈者黄豆豆,一个是编舞者黄豆豆,有时同时出现,有时单一出现。决定我作品艺术质量的是每天要不断汲取新东西,所以我珍惜每一次学习的机会。

2006年受美国大都会歌剧院邀请,我和谭盾老师、张艺谋导演合作歌剧《秦始皇》时,担任舞蹈设计和首席领舞,剧院给我配了一个现场翻译,但我觉得很多时候翻译并不能准确了解我想表达的意思,于是我就壮着胆子用当时非常蹩脚的英语跟大家交流,后来慢慢真的能跟大家沟通并交流顺畅了。第二次排练时我就不再需要翻译了。我能有机会跟国外的艺术家合作,能在国际团队中创作,可能是我可以用英语跟演职人员们交流工作,再者我自己的竞技状态维持得比较好,排练时我可以给演员做示范,能让演员准确地明白我的要求吧。

记者:和谭盾、张艺谋、贾彰柯这样一些艺术家的合作也让你获益不浅吧?

黄豆豆:我很幸运能和他们合作。

其实我读书时是一个很调皮的孩子,非常好动,有时很难静下心去学习。那时正需要吸收新思想新知识的我,很幸运地遇到了真心教我的艺术大师们,而他们教给我的都是超越舞蹈之外、但又在艺术之内的。他们对待艺术和事物的一些方式,人格魅力,都会影响到我,他们从各自不同的艺术领域引领我进入一个艺术创作者的世界。

记者:能为读者推荐一些当前你认为高水平的大师级的作品吗?

黄豆豆:最近两三年里面,世界舞蹈界相继有三到四位最顶级的大师去世。正好是时候静下心去好好系统整理他们的作品,从中重新思考中国的舞蹈在世界大背景下怎样走自己的路。

皮娜·鲍什(Pina Bausch),莫里斯·贝嘉(Maurice Bejart),罗兰·佩蒂(Roland Petit),莫斯·肯宁汉(Merce Cunningham)去世了,20世纪最伟大的舞蹈大师们为我们留下了许多里程碑式的作品,以前没有机会看到,而由于他们的去世,最近在国外对他们的作品进行重新整理、演出,大师们的作品被制成DVD光盘发行,一些舞蹈团体开始排练大师们留下的代表剧目。我自己一方面会欣赏大师们的作品,同时也会在思考当代中国舞蹈的发展之路,思考自己能为中国舞蹈的世界性传播做哪些事情。

《李小龙》还在修改完善中

记者:您和百老汇合作的《李小龙》现在进展如何?

黄豆豆:我在这个剧中担任编舞,两年前我们在美国百老汇做了workshop,这两年里再继续创作并做修改和调整。

百老汇的制作公司给予我们主创人员很大的创作空间和工作时间,他们更多考虑的并不是如何最快地让这个戏跟观众见面,而是如何能让一部戏演五年十年甚至更长时间,同时他们关心的不单单是现在的观众要看什么,而是将来的观众要看什么。我们这个创作团队,从导演到编剧到作曲,都是目前在百老汇非常著名的艺术家,都是曾经多次获得托尼奖(托尼戏剧奖是美国权威戏剧奖,是戏剧界的“奥斯卡奖”)的获得者,和这么高水准的制作团队合作,能学到很多东西,但他们都太忙了,很难找到大家都有空的时间来一起共同创作。比如前年有一个月时间,去年可能只有两个星期。我们大家并不担心公演时间,关心的是怎样让这个戏更有质量,更受观众喜爱。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