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艺术 終生難忘的廣島原爆(組图)...

終生難忘的廣島原爆(組图)

分享

【新三才編譯首發】2016年5月27日,美國總統奧巴馬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一起前往廣島,在和平公園向所有戰爭死難者獻花。

△  在日本,廣島和平紀念館收集了數以千計張廣島原爆後倖存者所畫的圖畫。畫中呈現了對那一天的種種恐怖的回憶:

△  一名女子被倒塌的柱子所困住,而身旁的火焰已經逼近。在一旁,一名女孩哭著懇求鄰居求助,可是鄰居們也搬動不了那根柱子。(畫者︰Akira Onogi)

△  一名女子在一棟燃燒的房子二樓窗口呼救。畫者說,我永遠都不會忘記那一幕。(畫者︰Chisako Sasaki)

△  一對沒有逃脫火海的罹難母子。母親的頭髮倒豎,眼睛睜得大大的,把孩子護在胸前,就像一個活生生的人。(畫者︰Mitsuko Taguchi)

△  軍人正在把擔架上孩子的屍體搬上車,準備運到一個臨時的火葬場。這些孩子在原爆後被送往軍醫院接受治療,但是很快就都死了。畫者看到露在擔架外手腳的擺動,胸口為之一震。(畫者︰Torazuchi Matsunaga)

△  一個防空洞被充當作臨時醫院。這裡呻吟聲不斷,充滿著消毒水與汗水的味道。(畫者︰Asako Fujise)

△  一個媽媽站在橋上,尖聲呼喚她孩子的名字。橋下河裡漂著許多罹難學生的屍體。(畫者︰Sueko Sumimoto)

△  原爆三天之後,畫者畫出趕回以前老家的一幕。大火仍在零星地燃燒,滿街熱浪,令人難以走過。她在厚厚的塵土堆中,挖出哥哥的骨頭,還有姐姐和一個3天大的嬰兒,她們都是葬身大火中。畫者說︰我合掌唸道「南無阿彌陀佛」,眼淚止不住,奪眶而出。(畫者︰Hiroharu Kono)

△  不是所有的圖畫都是悲慘的回憶。畫者記得軍方送來了成打的冷凍橘子。她把它們轉送給了在原爆中受上最重的親人。(畫者︰Masaru Shimizu)

△  士兵們被要求不能把水給燒傷的患者,認為這樣會加重病情。畫者記得被一群女生圍住要水時,一名憲兵大聲制止,「我很後悔當時服從了。我應該另想辦法來幫助她們。」(畫者︰Keiji Harada)

△  畫者被兩張女孩藍紫色的臉孔所震攝住,她終生難忘。她們的臉腫得很厲害,分不清眼睛是開還是閉,她們的裙子被撕裂,臉的我畫的還要黑,她們相互攙扶,肩膀相靠,兩腿無力地支撐著她們走向太田川(Otagawa River)。 (畫者︰Torao Izuhara)

△  受傷的倖存者,像牛一樣被裝入軌道車,準備載離這個已成為廢墟的城市。大多數人都已經受傷,有的燒傷者被塗上厚厚的白色藥品。他們一無所有,只剩身上的衣服而已,在烈日下等待著被載走。(畫者︰Kazuo Koya)

△  畫者很幸運,在諸多恐怖中,找到一段美麗的回憶︰「星星很漂亮!」她回憶道,「我的父親在他的工廠被燒成廢墟之中,用錫板和廢物搭建議個窩棚,工廠的高大煙囪依然矗立,還會在晚上把我們嚇得夠嗆,但是暗空中的星星閃閃發光,在四周恐怖煙囪中,美麗無比。」(畫者︰Sumie Sasaki)

 

出處︰CNN 網站

責任編輯︰汪水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