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文学 半生缘(四)-2

半生缘(四)-2

分享
 

他这样发作了两句,就气烘烘的跑到自己房里去了。他母亲也没接碴,只说:"陈妈,你送两盆洗脸水去,给二少爷同许家少爷擦把脸。"叔惠搭讪着也回房去了。沈太太便向大少奶奶低声道:"待会儿翠芝来了,我们倒也不要太露骨了,你也不要去取笑他们,还是让他们自自然然的好,说破了反而僵得慌。"她这一番嘱咐本来就是多余的,大少奶奶已经一肚子火在那里,还会去跟他们打趣么?大少奶奶冷笑道:" 那当然啰。不说别的,翠芝先就受不了。我们那位小姐也是个倔脾气。这次她听见说世钧回来了,一请,她就来了,也是看在小时
候总在一块儿玩的份上;她要知道是替她做媒,她不见得肯来的。"沈太太知道她这是替她表妹圆圆面子的话,便也随声附和道:"是呀,现在这些年轻人都是这种脾气!只好随他们去吧。唉,这也是各人的缘分!"

叔惠和世钧在他们自己的房间里,叔惠问他翠芝是什么人。世钧道:"是我嫂嫂的表妹。"叔惠笑道:"他们要替你做媒,是不是?"世钧道:"那是我嫂嫂一厢情愿。"叔惠笑道:"漂亮不漂亮?"世钧道:"待会儿你自己看好了。──真讨厌,难得回来这么两天工夫,也不让人清静一会儿!"叔惠望着他笑道:"喝!瞧你这股子骠劲!"世钧本来还在那里生气,这就不由得笑了起来,道:"我这算什么呀,你没看见人家那股子骠劲,真够瞧的!小城里的大小姐,关着门做皇帝做惯的吗!"叔惠笑道:"'小城里的大小姐',南京可不能算是个小城呀。"世钧笑道:"我是冲着你们上海人的心理说的。在上海人看来,内地反正不是乡下就是小城。是不是有这种心理的?"

正说到这里,女佣来请吃饭:说石小姐已经来了。叔惠带着几分好奇心,和世钧来到前面房里。世钧的嫂嫂正在那里招呼上菜,世钧的母亲陪着石翠芝坐在沙发上说话。叔惠不免向她多看了两眼。那石翠芝额前打着很长的前刘海,直罩到眉毛上,脑后蓬着一大把鬈发。小小的窄条脸儿,眼泡微肿,不然是很秀丽的。体格倒很有健康美,胸部鼓蓬蓬的,看上去年纪倒大了几岁,足有二十来岁了。穿著件翠蓝竹布袍子,袍叉里微微露出里面的杏黄银花旗袍。她穿著这样一件蓝布罩袍来赴宴,大家看在眼里都觉得有些诧异。其实她正是因为知道今天请她来是有用意的,她觉得如果盛妆艳服而来,似乎更觉得不好意思。

她抱着胳膊坐在那里,世钧走进来,两人只是微笑着点了个头。世钧笑道:"好久不见了。伯母好吧?"随即替叔惠介绍了一下。大少奶奶笑道:"来吃饭吧。" 沈太太客气,一定要翠芝和叔惠两个客人坐在上首,沈太太便坐在翠芝的另一边。翠芝和老太太们向来没有什么话可说的,在座的几个人,她只有和她表姊比较谈得来,但是今天刚巧碰着大少奶奶正在气头上,简直不愿意开口,因此席面上的空气很感到沉寂。叔惠虽然健谈,可是他觉得在这种保守性的家庭里,对一个陌生的小姐当然也不宜于多搭讪。陈妈站在房门口伺候着,小健躲在她身后探头探脑,问道:"二叔的女朋友怎么还不来?"大少奶奶一听见这个话便心头火起,偏那陈妈又不识相,还嘻皮笑脸弯着腰轻轻地和孩子说:"那不就是么?"小健道:"那是表姨呀!二叔的女朋友呢?"大少奶奶实在忍不住了,把饭碗一搁,便跑出去驱逐小健,道:"还不去睡觉!什么时候了?﹄亲自押着他回房去了。

翠芝道:"我们家那只狗新近生了一窝小狗,可以送一只给小健。"沈太太笑道:"对了,你上回答应他的。"翠芝笑道:"要是世钧长住在家里,我就不便送狗给你们了。世钧看见狗顶讨厌了!"世钧笑道:"哦,我并没说过这话呀。"翠芝道:"你当然不会说了,你总是那么客气,从来没有一句真话。"世钧倒顿住了,好一会,他方才笑着问叔惠:"叔惠,我这人难道这样假?"叔惠笑道:"你别问我。石小姐认识你的年份比我多,她当然对你的认识比较深。"大家都笑了。

雨渐渐停了,翠芝便站起来要走,沈太太说:"晚一点回去不要紧的,待会儿叫世钧送你回去。"翠芝道:"不用了。"世钧道:"没关系。叔惠我们一块儿去,你也可以看看南京之夜是什么样子。"翠芝含着微笑向世钧问道:"许先生还是第一次到南京来?"她不问叔惠,却问世钧。叔惠便笑道:"嗳。其实南京离上海这样近,可是从来就没来过。"翠芝一直也没有直接和他说过话,他这一答话,她无故的却把脸飞红了,就没有再说下去。

又坐了一会,她又说要走,沈太太吩咐佣人去叫一辆马车。翠芝便到她表姊房里去告辞。一进门,便看见一只小风炉,上面咕嘟咕嘟煮着一锅东西。翠芝笑道:" 哼,可给我抓住了!这是你自己吃的私房菜呀?"大少奶奶道:"什么私房菜,这是小健的牛肉汁。小健病刚好,得吃点补养的东西,也是我们老太太说的,每天叫王妈给炖鸡汤,或是牛肉汁。这两天就为了世钧要回来了,把几个佣人忙得脚丫子朝天,家里反正什么事都扔下不管了,谁还记得给小健炖牛肉汁。所以我赌气买了块牛肉回来,自己煨着。这班佣人也是势利,还不是看准了将来要吃二少爷的饭了!像我们这孤儿寡妇,谁拿你当个人?"她说到这里,不禁流下泪来。其实她在一个旧家庭里做媳妇,也积有十余年的经验了,何至于这样沉不住气。还是因为世钧今天说的那两句话,把她得罪了,她从此就多了一个心,无论什么芝麻大的事,对于她都成为一连串的刺激。

翠芝不免解劝道:"佣人都是那样的,不理他们就完了。你们老太太倒是很疼小健的。"大少奶奶哼了一声道:"别看她那么疼孩子,全是假的,不过拿他解闷儿罢了。一看见儿子,就忘了孙子了。小健出疹子早已好了,还不许他出来见人──世钧怕传染呵!他的命特别值钱!今天下午又派我上药房去,买了总有十几种补药补针,给世钧带到上海去。是我说了一声,我说'这些药上海也买得到,'就炸起来了:'买得到,也要他肯买呢!就这样也还不知道他肯不肯吃──年轻人都是这样,自己身体一点也不知道当心! '"翠芝道:"世钧身体不好么?"大少奶奶道:"他好好的,一点病也没有。像我这个有病的人,就从来不说给你请个医生吃个药。我腰子病,病得脸都肿了,还说我这一向胖了!你说气人不气人?咳,做他们家的媳妇也真苦呵!"她最后的一句话显然是说给翠芝听的,暗示那件事情是不会成功的,但是不成功倒也好。翠芝当然也不便有什么表示,只能够问候她的病体,又问她吃些什么药。

女佣来说马车叫好了,翠芝便披上雨衣去辞别沈太太,世钧和叔惠两人陪着她一同坐上马车。马蹄得得,在雨夜的石子路上行走着,一颗颗鹅卵石像鱼鳞似的闪着光。叔惠不断地掀开油布幕向外窥视说:"一点也看不见,我要坐到赶马车的旁边去了。"走了一截子路,他当真喊住了马车夫,跳下车来,爬到上面去和车夫并排坐着,下雨他也不管。车夫觉得很奇怪,翠芝只是笑。

马车里只剩下翠芝和世钧两个人,空气立刻沉闷起来了,只觉得那座位既硬,又颠簸得厉害。在他们的静默中,倒常常听见叔惠和马车夫在那里一问一答,不知说些什么。翠芝忽道:"你在上海就住在许先生家里?"世钧道:"是的。"过了半天,翠芝又道:"你们礼拜一就要回去么?"世钧道:"嗳。"翠芝这一个问句听上去异常耳熟──是曼桢连问过两回的。一想起曼桢,他陡然觉得寂寞起来,在这雨澌澌的夜里,坐在这一颠一颠的潮湿的马车上,他这故乡好象变成了异乡了。

他忽然发觉翠芝又在那里说话,忙笑道:"唔?你刚才说什么?"翠芝道:"没什么。我说许先生是不是跟你一样,也是工程师。"本来是很普通的一句问句,他使她重复了一遍,她忽然有点难为情起来了,不等他回答,就攀着油布帘子向外面张望着,说:"就快到了吧?"世钧倒不知道应当回答她哪一个问题的好。他过了一会,方才笑道:"叔惠也是学工程的,现在他在我们厂里做到帮工程师的地位了,像我,就还是一个实习工程师,等于练习生。"翠芝终究觉得不好意思,他还在这里解释着,她只管掀开帘子向外面张望着,好象对他的答复已经失去了兴趣,只顾喃喃说道:"嗳呀,不要已经走过了我家里了?"世钧心里想着:"翠芝就是这样。真讨厌。"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