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文学 《还珠格格》-第九章

《还珠格格》-第九章

分享

其实。清朝的格格们是不上书房的。上课,是阿哥们的事,不是格格的事。乾隆虽然嘴里说,满人对女儿和儿子的教养差不多,不会拘束女子。事实上,女 儿和儿子的待遇是绝对不一样的。女儿念不念书没关系,儿子就必须都是文武全才。但是,格格们都有妃嫔们自我要求,自我教育。乾隆是个琴棋书画,样佯精通的 人,格格们当然也个个都是出口成章的人物。所以,乾隆对于小燕子,居然没念什么书,觉得是个大大的缺陷,他自己常说,人如果不读书,就会粗鄙,而他,最受 不了的就是粗鄙。

  所以,还珠格格是第一个走进书房的格格。

  这天,乾隆为了慎重,也为了要看看纪晓岚如何“教育”小燕子,特别带着小燕子到书房。一群阿哥们,和伴读的王公子弟们,见小燕子来了,万绿丛中一点红,把书房带来了一份活泼的气氛,不禁个个都有些兴奋。但是,看到乾隆坐镇,大家又都惴惴不安了。

  纪晓岚看着小燕子,关于小燕子的种种脱序行为,早已传遍宫中。看到小燕子正襟危坐,如临大敌,大眼睛不住左顾右盼,而尔泰和永琪,一边一个,频频给她使眼色,觉得有些稀奇。心想,乾隆亲自督阵,这个“师傅”,责任重大。不管怎样,先试试小燕子的程度再说。

  纪晓岚就清清嗓子,微笑的说:

  “今天是格格初次入学。臣想,不妨抛开那些又厚又重的书本,做些轻松有趣的事儿,格格以为如何?”

  小燕子一听不碰书本,不由喜逐颜开,忙不迭的就连连点头。

  “咱们先来一个文字游戏,来作“缩脚诗’,总共四句,第一句七个字,第二句五个字,第三句三个字,第四句只有一个字,四句里头,格格随意接那一句都行……”便看着阿哥们说:“那一位先帮格格开个头?”

  小燕子苦着一张脸,听得完全莫名其妙,什么“缩脚诗”,还叫伸头诗”呢!看样子,自己得找一个地洞,到时候,来个“地洞诗”,钻下去算了!正在想着,永琪已经大声的接了口:

  “我先来!”便看看小燕子,又看看尔泰,朗声念:“四四方方一座楼!”

  “挂上一口钟!”尔泰就刻接口,看小燕子,表示已从七字,降为五字。

  “撞一下!”永琪见小燕子一脸糊涂,赶快接了三个字的,现在只要接一个字就可以了,永琪把茶杯倒扣,拿折扇做撞击状,暗示着。

  小燕子瞪大眼睛看着,本能的就接一声:

  “嗡……!”

  永琪、尔泰、阿哥们不禁热烈鼓掌叫好:

  “哈哈……!对了对了,就是这样!”

  小燕子惊喜莫名,不相信的问:

  “真的吗?我真的接对了吗?”

  “接得好极了,接得妙极了!”永琪首先赞美。

  乾隆笑着摇摇头。

  “这不是接出来的,这是蒙出来的!不能算数,师傅再另外出题吧!”

  纪晓岚出了第二个题:

  “接下来,咱们来填诗,我提下半句,听好啊‘圆又圆,少半边,乱糟糟,静悄悄。’格格要用这几个字,填成一首诗!五阿哥!我看你跃跃欲试,你就再给格格示范一下!”

  永琪想了想,看着小燕子,不能用字太深,要浅显,要是小燕子能够了解的。就念了出来:

  “十五月儿圆又圆,初七初八少半边,满天星星乱糟糟,乌云一遮静悄悄!”

  “晤!填得不错!”纪晓岚点头;心里,可不怎么满意。太口语了!还没来得及要小燕子作,尔泰已经忙不迭的接口:

  “我也示范一下!”看着小燕子,心想,永琪说的还是“太诗意”了,应该从生活中取材,还要是小燕子能了解的生活。就念了一首:“一个月饼圆又圆,中间一切少半边,惹得老鼠乱糟糟,花猫一叫静悄悄!”

  尔泰这样的诗,惹得阿哥们情不自禁的大笑。纪晓岚和乾隆相对一看,明知永琪和尔泰在千方百计的帮小燕子,两人也不表示什么。纪晓岚就催着小燕子说:

  “格格!该你了,试一试吧!”

  小燕子一震,为难的说:

  “不试不行吗?”

  “要试要试,这没有什么好难为情的!”纪晓岚鼓励着。

  “那……要是填得不对、不好……”

  “没有关系,不对可以更正,不好可以修饰啊!”

  小燕子看看永琪他们,两人都对她点点头,鼓励着。小燕子知道赖不掉了,只得吸了一口气,豁出去了。

  “好吧!试就试!”就看着纪晓岚,大声念着:

  “师傅眼睛圆又圆……”一句话刚刚出口,阿哥们窃笑四起。小燕子硬着头皮继续念:“一拳过去少半边……”满堂的窃笑立刻变成了哄堂大笑,大家笑得东倒西歪。小燕子四面看看,完全就地取材,念了第三句:“大家笑得乱糟糟……”

  这一下,大家实在忍不住了,笑得前俯后仰,气都喘不过来了。课堂上从来没有喧闹成这样子过,何况乾隆在场!纪晓岚气得吹胡子瞪眼睛,急得又咳嗽又拍桌子,满屋子的笑声就是无法控制。乾隆又好笑、又好气,不得不板起面孔重重一哼:

  “哼!”

  阿哥们顿时收住笑,小燕子瞅了乾隆一眼,可怜兮兮的接完最后一句:

  “皇上一哼静悄悄!”

  大家又迸出大笑声,有的胆子小,拼命憋着笑,憋得脸红脖子粗。

  乾隆哭笑不得,只有化为一声长叹:

  “唉!”

  小燕子看看乾隆,又看看纪晓岚,忽然间灵机一动,想起紫薇曾经教过她一副对子,当时觉得好玩,就记住了。现在,不妨拿出来试一试!当下,就又委屈。又不服气的,朗声说:

  “皇阿玛别叹气呀!书上这些文诌诌的玩意儿我是外行,可是外头活生生的世界我可内行了,不相信,我也来出个对子,只怕你们谁都对不出来!”

  乾隆顿时大感兴趣。

  “哦?好大的口气,晓岚!你听见没有啊?”

  “臣听见了,请格格尽管出题!”纪晓岚看着小燕子。

  “好,听着啊!‘山羊上山,山碰山羊角,咩!’”最后一声羊叫,惟妙惟肖。

  纪晓岚一呆。这是什么东西?怎么对?

  阿哥们纷纷窃窃私语。

  连乾隆也露出了困惑之色。

  眼看大家讨论、思考、皱眉、抓头,表情不一而足,小燕子真是好不得意。

  “怎么样啊?”小燕子笑嘻嘻的问大家。

  阿哥苦笑的苦笑、摇头的摇头。

  “纪师傅?”小燕子得意的看纪晓岚。

  纪晓岚涨红了脸,不得不拱拱手说:

  “请教格格!”

  “这下联嘛!就是……”小燕子笑嘻嘻的接了下联:“水牛下水,水淹水牛鼻,眸!”最后的一声牛叫,也惟妙惟肖。

  乾隆不禁抚掌大笑:

  “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纪晓岚也笑了出来,明知道小燕子不可能对出这样的对子,一定是什么文人的游戏之作,但是,看到乾隆那么高兴,就也凑趣的说:

  “真所谓教学相长也,还珠格格!今日,我算是服了你了!”

  阿哥们都鼓掌起来,轰然叫好。永琪和尔泰相对一看,与有荣焉。

  小燕子眼睛发光,脸孔也发亮,笑得好灿烂,心里却在叽咕着:

  “还好,跟紫薇学了这么一招,把师傅也唬住了!”

  乾隆听到纪晓岚赞美小燕子,更乐了。

  “哈!博学多才的纪晓岚,居然也有甘拜下风的一天啊!哈哈……!”

  在一片哄闹声中,小燕子飘飘然着,永琪和尔泰用力鼓掌,都满眼激赏的凝视她,书房中难得这样热闹,大家兴奋,其乐融融。

  小燕子上书房的趣事,几乎立刻就轰动了整个宫廷,更是大臣们茶余酒后的笑谈。大家对于这个毫无学问,却能让乾隆开怀大笑的“民间格格”,传说纷坛。对于她的来历,更是揣测多端,各种说法,莫衷一是。

  不管大家的议论如何,小燕子还是心心念念要出宫。出不了宫,见不到紫薇,难免心浮气躁,觉得当格格越来越不好玩了。

  同一时间,紫薇已经下定决心,让小燕子的格格当到底,她要彻底“退出”了。

  这天,尔康走进紫薇的房间,发现紫薇把一叠洗得干干净净的衣裳放在床上。她和金琐两个,打扮得整整齐齐,正准备出门。

  尔康一惊,急急的问:

  “你们要去哪里?”

  “正要去大厅,看福大人,福晋,和你们兄弟两个!”紫薇说。

  “有事吗?阿玛去拜访傅六叔了,还没回家;尔泰进宫了,也还没回来!”

  “啊!”紫薇一怔。

  “什么事呢?告诉我吧!”

  “我是要向大家道谢,打扰了这么多日子,又让大家为我操心。现在,情势已经稳定了,我想我也应该告辞了!我把福晋借我穿的衣裳,都洗干净放在床上了……”

  尔康一震,看看收拾得纤尘不染的房间,着急的问:

  “为什么急着走呢?难道我们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吗?”

  紫薇摇摇头,赶紧说:

  “没有没有!就因为你们太周到了,我才不安心!

  真的,打扰得太多了,我也该回到属于自己的地方去了!”

  尔康凝视紫薇,忽然间,就觉得心慌意乱了。一急之下,冲口而出:

  “什么是‘属于你自己的地方’?你是说那个大杂院?还是说皇宫?还是你济南老家?什么是属于你的?能不能说清楚?”

  一句话问住了紫薇。她的脸色一暗,心中一酸。

  “是,天下之大,居然没有真正属于我的地方!

  但是,‘不属于’我的地方,我是很清楚的!”

  尔康看了金琐一眼。

  金琐就很识趣的对尔康福了一福,说:

  “大少爷,我先出去一下!您有话,慢慢跟小姐谈!”

  金琐走出门去,关上了房门。

  紫薇有些不安起来,局促的低下头去。尔康见房内无人,就一步上前,十分激动的盯着紫薇。

  “紫薇,我跟你说实话,我不准备放你走!”

  紫薇大震,抬头看尔康。

  “为什么?”

  “因为……我们大家,包括五阿哥在内,都或多或少,给了你很多压力,使你不得不委委屈屈,放弃了寻亲这条路!我们每个人都明知你是金枝玉叶,却 各有私心,为了保护我们想保护的人,把你的身世隐藏起来,我们对你有很多的抱歉,在这种抱歉里,只有请你把我们家当你的家,让我们对你尽一份心力!”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其实,你们一点都不用对我抱歉,是我自己选择放弃这条路,我也有我想保护的人!你们全家对我都这么好,我会终生感激的!

  但是,它毕竟不是我的家,我住在这儿,心里一直不踏实,你还是让我走吧!”

  尔康情急起来。

  “可是,你的身分还是有转机的!说不定柳暗花明呢?住在我家,宫里的消息,皇上的情况,甚至小燕子的一举一动……你都马上可以知道,不是很好吗?何况,我们还在安排,要把你送进宫,跟小燕子见面呢!”

  “我心里明白,混进宫是一件很危险的事,说不定会让福晋和你们,都受到责难!看过小燕子的信以后,我已经不急于跟小燕子见面了!只要大家都平安,就是彼此的福气了!”

  “可是,可是……你都不想见皇上一面吗?”

  紫薇一叹:

  “见了又怎样呢?留一点想像的空间给自己,也是不错的!”

  尔康见讲来讲去,紫薇都是要走,不禁心乱如麻。

  “那……你是走定了?”

  “走定了!”

  尔康盯着紫薇,见紫薇眼如秋水,盈盈如醉,整个人就痴了。顿时真情流露,冲口而出的说:

  “所有留你的理由,你都不要管了!如果……我说,为了我,请你留下呢?”

  紫薇大震,踉跄一退,脸色苍白的看着尔康。

  尔康也脸色苍白的看着紫薇,眼里盛满了紧张,期盼和热情。

  这样的眼光,使紫薇呼吸都急促起来,她哑声的问:

  “你是什么意思?”

  “你这么冰雪聪明,还不懂我的意思吗?自从你在游行的时候,倒在我的脚下,攥住我的衣服,念皇上那两句诗……我就像是着魔了!这些日子,你住在我家,我们几乎朝夕相处,你的才情,你的心地,你的温柔……我就这样陷下去,情不自禁了!”尔康一口气说了出来。

  紫薇震动已极,目不转睛的看着尔康,呆住了。

  两人互看片刻,紫薇震惊在尔康的表白里,尔康震惊在自己的表白里。

  尔康见紫薇睁大眼睛,默然不语,对自己的莽撞,后悔不迭。敲了自己的脑袋一下,退后了一步,有些张皇失措。

  “我不该说这些话,冒犯了你!尤其,你是皇上的金枝玉叶,我都不知道你会怎样想我”紫薇愣了片刻,低低说:

  “我郊在还算什么金枝玉叶呢?我说过了,我只是一个平常的老百姓,一个没爹没娘的孤儿,甚至连一个名誉的家庭都没有……真正的金枝玉叶是你,大学士的公子,皇上面前的红人,将来,一定也有真正的金枝玉时来婚配……我从小在我娘的自卑下长大,不敢随便妄想什么!”

  尔康听得非常糊涂:激动的说:

  “如果你可以‘妄想’呢?你会‘妄想’什么?”

  紫薇大惊,再度踉跄一退。

  尔康见紫薇后退,受伤,懊恼,狼狈起来。脸上青一阵,白一阵。

  “是我脑筋不清,语无伦次!你把这些话,都忘了吧!如果你决定要走,待我禀告过阿玛和额娘,我就送你回大杂院!”

  尔康说完,不敢再看紫薇,就伸手要去开门。

  紫薇心情激荡,一下子拦了过去,挡在门前,哑声的说:

  “我留下!”

  尔康大震,抬头盯着紫薇:

  “你脱什么”紫薇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尔康,自从来到福府,对尔康的种种感激和欣赏,此时,已参融合成一股庞大的力量。她无法分析这股力量是什么,只知道,她的心,已经被眼前这个徇徇儒雅的男子,深深的打动了。她清晰的说:

  “为了你最后那个理由,我不走了,我留下!”

  尔康太激动了,一步上前,就忘形的握住紫薇的手。

  紫薇脸红红的,眼睛水汪汪的,也忘形的看着尔康。

  两人痴痴的对视着,此时此刻,心神皆醉,天地俱无了。到这时候,紫薇才知道,尔康常说,紫薇和小燕子的阴错阳差,是老天刻意的安排。她懂了,失 之东隅。收之桑榆!如果她顺利进了宫,就不会进府!和尔康的这番相知相遇,相怜相惜,大概就不会发生了!她定定的看着尔康那深邃的眸子,突然间,不再羡慕 小燕子了。

  这时的小燕子,确实没有什么可羡慕的,因为,她正陷在水深火热中。

  到底,皇后用什么方式,说服了乾隆,小燕子不知道。她只知道,忽然间,乾隆不止对自己的“学问”关心,对于自己的“生活礼仪”,也大大的关心起来。而且,他居然派了和小燕子有仇的容嬷嬷来“训练”她,这对小燕子来说,是个大大的意外,更是个大大的灾难!

  事有凑巧,乾隆带着皇后和容嬷嬷来漱芳斋那天,小燕子正趴在地上,和小邓子、小、明月、彩霞四个人,在掷骰子,赌钱。四个宫女太监,全都听从小燕子的命令,趴在地上,正玩得不亦乐乎。

  谁知道,乾隆等一行人,会忽然“驾到”呢?门口又没派人把风,等到乾隆的贴身太监小路子,一声“皇上驾到,皇后驾到”的时候,乾隆和皇后已经双双站在小燕子面前了。

  小燕子吓了一大跳,慌忙从地上跳了起来。

  小邓子、小卓子、明月、彩霞全部变色,吓得屁滚尿流,仓皇失措。大家纷纷从地上爬起来。还没站稳,抬眼看到乾隆和皇后,又都“噗通噗通”跪下去。这一起一跪,弄得手忙脚乱,帽子、钗环、骰子、铜板……滚了一地。

  小燕子倒是手脚灵活,急忙就地一跪。

  “小燕子恭请皇阿玛圣安,皇后娘娘金安!”

  皇后见众人如此乱七八糟,心中暗笑。

  “格格在做什么呢?好热闹!”皇后不温不火的说。

  乾隆皱着眉头,惊愕极了,看着满地的零乱。

  “小燕子,你这是……”看到骰子。气不打一处来,对小邓子四个人一瞪眼,大声一喝:“是谁把骰子弄进来的?”

  小燕子生怕四人挨骂,慌忙禀告:

  “皇阿玛!你不要骂他们,是我逼着他们给我找来的,闲着也是闲着,打发时间嘛!”

  乾隆听了,简直不像话!心里更加不悦,哼了一声。瞪着太监和宫女们,大骂:

  “小邓子,小卓子!你们好大胆子!好好的一个格格,都被你们带坏了!”

  小邓子、小卓子跪在地上,籁籁发抖。

  “咱们……奴才该死!”

  皇后眉毛一挑,立刻接口:

  “什么叫‘咱们奴才该死’?谁跟你们是,‘咱们’?”

  小燕子又急忙喊:

  “是我要他们说‘咱们’,不许他们说‘奴才该死’!皇阿玛,皇后,你们要打要骂,冲着我来好了,不要老是怪到他们头上去!”

  乾隆看了皇后一眼,气呼呼的点点头:

  “你说对了!小燕子不能再不管教了!”便转头对小燕子,严厉的喊:“小燕子!你过来!”

  乾隆的脸色这么难看,小燕子心里暗叫不妙,只得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从明天起,你双日上书房,跟纪师傅学写字念书;单日,容嬷嬷来教你规矩!容嬷嬷是宫中的老嬷嬷,你要礼貌一点,上次发生的那种事,不许再发生了!如果你再爬柱子,再打人,朕就把你关起来!君无戏言,你最好相信朕的话!”

  容嬷嬷就走上前来,对小燕子行礼。

  “容嬷嬷参见格格,格格千岁千千岁!”

  小燕子蓦的一退,脸色惨变,急喊:

  “皇阿玛!您为什么这样做?”

  “朕知道什么叫‘恃宠而骄’,什么叫“爱之,适以害之’!不能再纵容你了!”

  乾隆一用成语,小燕子就听得一头雾水,心里又着急,想也不想,就气极败坏的喊着说:

  “什么‘是虫儿叫’,什么‘暖吱暖吱’?皇阿玛,你不要跟我拽文了,你不喜欢我赌钱,我不赌就是了,你把我交给这个容嬷嬷,不是把鸡送给黄鼠狼吗?下次你要找我的时候,说不定连骨头都找不到了!”

  容嬷嬷面无表情,不动声色。

  皇后摇摇头,一股“你看吧”的样子,注视着乾隆。

  乾隆听到小燕子的“是虫儿叫,暖吱暖吱”,简直气得发昏。对这样的小燕子,实在忍无可忍,脸色一板,厉声一吼:

  “朕已经决定了!不许再辩!朕说学规矩,就要学规矩!你这样不学无术,颠三倒四,让朕没办法再忍耐了!”便回头喊:“容嬷嬷”“奴才在!”容嬷嬷答得好清脆。

  “朕把她交给你了!”

  根本是“有力”的!

  小燕子的灾难,就从这一天开始了。

  容嬷嬷教小燕子“规矩”,不是一个人来的,她还带来两个大汉,名叫赛威,赛广。两人壮健如牛,虎背熊腰,走路的时候,却像猫一样轻悄,脚不沾尘。小燕子是练过武功的,对于“行家”,一目了然。

  知道这两个人,必然是大内中的高手。

  容嬷嬷对小燕子恭恭敬敬的说:

  “皇上特别派了赛威、赛广兄弟来,跟奴婢一起侍候格格。皇上说,怕格格一时高兴,上了柱子屋檐什么的,万一下不来,有两个人可以照应着!”

  小燕子明白了,原来师傅还带着帮手,看着赛威、赛广那两人像铁塔一般,些心里更是暗暗叫苦。

  她看着容嬷嬷,转动眼珠,还想找个办法推托。

  苦思对策。

  “容嬷嬷,我们先谈个条件………”

  容嬷嬷不疾不徐的接口:

  “奴婢不敢跟格格谈条件,奴婢知道,格格心里,一百二十万分的不愿意学规矩!奴婢是奉旨办事,不能顾到格格的喜欢或不喜欢。皇上有命,奴婢更不 敢抗旨!如果格格能够好好学,奴婢可以早点交差,格格也可以早点摆脱奴婢,对格格和奴婢,都是一件好事!就请格格不要推三阻四了!”

  容嬷嬷讲得不亢不卑,头头是道;小燕子竟无言以驳,无奈的大大一叹:

  “唉!什么‘格格’‘奴婢”的搞了一大堆,像绕口令似的,反正,我赖不掉就对了!”

  小燕子第一件学的,竟是“走路”。容嬷嬷示范,一遍又一遍的教:

  “这走路,一定要气定神闲,和前面的人要保持距离!甩帕子的幅度要恰到好处,不能太高,也不能太低,格格请再走一遍!”

  “格格,下巴要抬高,仪表要端庄,背脊要挺直,脸上带一点点笑,可不能笑得大多!再走一遍!”

  “格格,走路的时候,眼睛不能斜视,更不能做鬼脸!请再走一遍!”

  小燕子左走一遍,右走一遍,一次比一次不耐烦,一次比一次没样子。帕子甩得忽高忽低。容嬷嬷不慌不忙的说:

  “格格,如果你不好好学,走一个路;我们就要走上十天半月,奴婢有的是时间,没有关系!但是,格格一天到晚,要面对我这张老脸、不会厌烦吗?”

  小燕子忍无可忍,猛的收住步子,一个站定,摔掉手里的帕子,对容嬷嬷大叫:

  “你明知道我会厌烦,还故意在这儿折腾我!你以为我怕你吗?我这样忍受你,完全是为了皇阿玛,你随便教一教就好了,为什么要我走这么多遍?”

  容嬷嬷走过去,面无表情的拾起帕子,递给小燕子。

  “请格格再走一遍!”

  “如果我不走呢”“格格不走,容嬷嬷就告退了!”

  容嬷嬷福了一福,转身欲去。小燕子不禁大喊:

  “慢着!你要到皇阿玛面前告状去,是不是?”

  “不是‘告状’,是‘复命’!”。

  小燕子想了想,毕竟不敢忤逆乾隆,气呼呼的抓过帕子。

  “算了算了!走就走!那有走路会把人难倒的呢?”

  小燕子甩着帕子,气冲冲迈着大步向前走,帕子摔得太用力,飞到窗外去了。

  小邓子、小卓子等六人,拼命忍住笑。

  容嬷嬷仍然气定神闲,把自己手里的帕子递上,不温不火的说:

  “请格格再走一遍!”

  小燕子第二件学的是“磕头”。和“走路”一样,磕来磕去,磕个没完没了。

  “这磕头,看起来简单,实际上是有学问的!格格每次磕头,都没磕对!跪要跪得端正,两个膝盖要并拢,不能分开!两只手要这样交叠着放在身子前面,头弯下去,碰到自己的手背就可以了,不必用额头去碰地,那是奴才们的磕法,不是格格的磕法。

  来!请格格再磕一次!”

  “格格错了!手不能放在身子两边……再来一次!”

  “格格又错了,双手要交叠,请格格再磕一次!”

  小燕子背脊一挺,掉头看容嬷嬷,恼怒的大吼:

  “你到底要我磕多少个头才满意?”

  容嬷嬷温和却坚持的说:

  “磕到对的时候就可以了!”

  小燕子就跪在那儿,磕了数不清的头。

  小燕子第三件学的事,居然是如何“坐”。

  “所谓站有站相,坐有坐相。这‘坐’也有规矩的!要这样慢慢的走过来,轻轻的坐下去。膝盖还是要并拢,双手交叠放在膝上。格格,请坐!”

  格格请起,再来一遍!坐下去的时候。绝对不能让椅子发出声音!”

  “格格请起,身子要坐得端正,两只脚要收到椅子下面去!请再来一遍!”

  “格格请起,头要抬头,下巴不能下垂,两只脚不要用力!请再来一遍!”

  于是,小燕子又起立,又坐下,整整“坐”了好多天。

  小燕子终于爆发的那一天,是练习了好久的,“见客”之后,好不容易,到了吃饭的时间。她累得脚也酸了,手也酸了,脖子背脊无一不痛。看到吃饭, 如逢大赦,高兴得不得了。坐在餐桌上,她吃着这个,看着那个,狼吞虎咽。一面忙着自己吃,还要一面忙着招呼小邓子、小卓子等人。

  “哇!总算可以吃饭了,我现在吃得下一只牛!”

  稀哩呼嗜的喝了一口汤,满意的喘了口大气,再含着一口菜,回头说:“大家坐下来一起吃吧!我相信大家都饿了,都累了,这一桌子的菜,我一个人怎么吃得下?来来来!吃饭!吃饭!累死事小,饿死事大小燕子话没说完,容娴嬷清脆的接口:

  “格格,请放下筷子!”

  小燕子一怔,抬起头来,气往脑袋里直冲。

  “干嘛?规矩已经教完了,我现在在吃饭呀!难道你连饭也不让我好好吃?”

  “这‘吃饭”也有规矩!嘴里含着东西,不能说话!更不能让奴才陪你吃饭,奴才就是奴才!格格身分高贵,不能和奴才们平起平坐,这犯了大忌讳!格格拿筷子的方法也不对,筷子不能交叉,不能和碗盘碰出响声!喝汤的时候,不能出声音!格格,请放下筷子,再来一遍!”

  这一下,小燕子再也无法忍耐了,“啪”的一声,把筷子重重的往桌上一拍,跳起身子,大叫:

  “我不干了!可以吧!这个还珠格格我不当了!

  早就不想干了!什么名堂嘛?坐也不对,站也不对,走也不对,跪也不对,笑也不对,说也不对……连吃都吃不对!我不要再受这种窝囊气!我受够了!我走了,再也不回来了!”

  小燕子一面喊着,一面摘下了“格格扁方”,往地上一摔,扯掉脖子上的珠串,珠子啼哩哗啦的散了一地,小燕子就冲出房去。在她身后,小邓子、小卓子、明月、彩霞、容嬷嬷嘴里喊着格格,拼命的追了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乾隆、皇后、令妃,带着永琪和尔泰走进漱芳斋的院子。

  小燕子像箭一样的射出,嘴里乱七八糟的喊着:

  “帽子,不要了!珠子,不要了!耳环,不要了!

  金银财宝,都不要了!这个花盆底鞋,也不要了……”就伸脚一踢一端,一双花盆底鞋子飞了出去。

  乾隆惊愕的一抬头,只见一只花盆底鞋,对他脑门滴溜溜飞来。乾隆大惊:

  “这是什么?”

  永琪出于直觉反应,跳起身伸手一抄,抄到一只鞋子。

  乾隆瞪大了眼睛。皇后、令妃、永琪、尔泰都是一阵惊呼。小燕子嘴里还在喊:

  “不干了,总可以吧!什么‘还珠格格’,简直成了‘烤猪格格’……”

  乾隆惊魂未定,怒喊:

  “小燕子!你这是干什么?”

  小燕子这才猛然煞住脚步,睁着大眼,气喘吁吁的看着乾隆。

  奔出门来的容嬷嬷、小邓子、小卓子、明月、彩霞、赛威、赛广噗通噗通的跪了一地,纷纷大喊:

  “皇上吉祥!皇后娘娘吉祥!令妃娘娘吉祥!五阿哥吉祥!福二爷吉祥………

  在这一片吉祥声中,小燕子却涨红了脸,瞪大了眼珠子,气鼓鼓的光脚站着,一句话都不说,也不请安。皇后一挑眉,厉声问:

  “这是怎么回事?容嬷嬷!”

  挥舞着手大叫:

  “皇阿玛!救命啊……我知错了!知错了……”

  痛得泪水直流。

  永琪急坏了,跪行到乾隆面前,磕头喊:

  “皇阿玛!手下留情呀!”

  乾隆怒不可遏,喊道:

  “说了不许求情,还有人求情!加打二十大板!”

  永琪和尔泰,再也不敢求情,急死了。眼睁睁看着板子噼哩叭啦,打上小燕子的屁股。

  令妃眼看小燕子那一条葱花绿的裤子,已经透出血迹,又是心痛,又是着急。自从小燕子进宫,令妃还是真心疼她。这时,什么都顾不得了,抓着乾隆的手,一溜身跪在乾隆脚下,哀声喊着:

  “皇上,打在儿身,痛在娘心!小燕子的亲娘,在天上看着,也会心痛的!皇上,你自己不是说过,对子女要宽容吗?看在小燕子娘的分上,您就原谅了她吧!再打下去,她就没命了呀……”

  令妃的话,提醒了小燕子,当下,就没命的哭起娘来。

  “娘!娘!救我呀!娘…娘……你为什么走得那么早?为什么丢下我……”一哭之下,真的伤心,不禁悲从中来,痛喊:“娘!你在哪里啊!如果我有娘,我就不会这样了……娘!你既然会丢下我,为什么要生我呢……”

  乾隆一听,想着被自己辜负了的雨荷,心都碎了。急忙喊:

  “停止!停止!别打了!”

  太监急急收住板子。赛威、赛广也放开小燕子。

  小燕子哭着,从板凳上瘫倒在地。

  令妃、明月、彩霞都扑过去抱住她。

  乾隆走过去,低头看了小燕子一眼,看到她脸色苍白,哭得有气无力。心里着实心痛。掩饰住自己的不忍,色厉内荏的说:

  “你现在知道,‘君无戏言’是什么意思了!不要考验朕的耐心,朕严重的警告你,再说‘不当格格’,再不守规矩,我绝对不饶你!如果你敢再闹,当心你的小命!不要以为朕会一次又一次的纵容你!听到没有?”

  小燕子呜呜咽咽,泪珠纷纷滚落,吓得魂飞魄散,拼命点头,却说不出话来。

  乾隆见小燕子的嚣张,变成全然的无助,心中侧然,回头喊:

  “赛威!赛广!去传胡太医来给她瞧瞧!容嬷嬷,去把上次回疆进贡的那个‘紫金活血丹’,拿来给她吃!”

  乾隆说完,便一仰头,转身而去。

  皇后、容嬷嬷、赛威、赛广、太监、宫女跟随,都急步而去了。

  永琪和尔泰,见到乾隆和皇后己去,就跳起身于,奔过去看小燕子。

  永琪看到小燕子满脸又是汗,又是泪,奄奄一息,裤子上绽着血痕,心都揪紧了。掩饰不住自己的心痛和关怀,低头说:

  “小燕子,你怎样?现在,皇上和皇后都已经走了,你如果想哭,就痛痛快快哭一场吧!不要憋着!”

  小燕子闭着眼,泪珠沿着眼角滚落,嘴里叽哩咕噜,不知道说了一些什么。

  “她说什么?"尔泰听不清楚,问永琪。

“她说,幸好打的不是紫薇!”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