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文学 歐陽奮強《記憶紅樓》第一章...

歐陽奮強《記憶紅樓》第一章 童年(7)

HongLou0910BaoDai

 

【新三才网讯】尤其是方舒,她是童星出身,演过《烈火中永生》的小萝卜头。人家是童星还考上了大学,我怎么不去考大学呢?我自问。

拍这部电影的空隙,我就从桂林去了重庆,穿着戏里角色的军装去看望我的班长周建。周建已经考上了军医大,是一名真正的军人;我是戏里的军人,但也算是军人吧!都是有一腔抱负的好青年,我们见面就是畅谈未来的理想,感觉这个世界就是我们年轻人的。

聊着聊着那个问题又来困扰我了:我为什么不去考大学?

我知道我是娃娃脸,身高也不够高,属于特型演员,总不能演一辈子别人的弟弟、别人的儿子吧?

只有考大学才是我的出路。

这个出路不好走,也就只能安心演戏了,只要有角色我就去。

峨影的导演李家模去潇湘电影制片厂拍摄电影《虹》,就打电话给演员剧团的团长说要我去演一个主要角色江豪。正在峨眉山给长影的《我不是猎人》跑龙套的我,一听是主要角色,兴奋地打电话问李家模导演是什么样的角色。

导演说:“不是主要角色,是男主角。

”拍了那么多的戏,都是配角,现在可以演主角了,说什么我也得去。

第二天早晨,我就披着月色、迎着朝霞从剧组住地洗象池逃跑了,来到峨嵋火车站乘上火车回到成都,到峨影宿舍取东西准备马上奔赴长沙。在厂门口我遇见了峨影副厂长徐连凯。他看见我,脸一沉:“你马上回《我不是猎人》剧组,把戏拍完。”原来剧组告状告到了厂里,没办法,我征尘未洗又回到剧组。回到剧组,导演和所有人没有责备我,接着拍我的戏,用十多天把我的戏拍完了——他们是在赶拍我的戏,好让我去潇湘厂拍《虹》。

在电影《虹》中我演女一号的弟弟,剧中我的姐姐由张玉屏扮演,她比我大一岁,我们的关系就像戏里姐弟感情一样好;男一号是爸爸,我是男二号,演我同学的是高亮、魏力。拍完这部戏,我们各自回到自己的城市,互相保持着通信。我写信给张玉屏,说:“阿姐,如果有机会,你也推荐我上戏,不管戏份多少,都没有关系,就算到北京耍了一次。”到北京是我最大的梦想,那里有天安门、人民英雄纪念碑、故宫、颐和园和长城。她给我回信,说有机会一定向导演推荐。

在峨影演员剧团的几年,我是板凳演员:每天早早的我就主动去剧团打扫卫生、灌好开水,有人不想来团里报到就叫我给他们打个钩。现实摆在我面前,让人心灰意冷,就想到了改行;峨影厂也有工人,比如照明车间、置景车间,我不想当工人,我想当编剧,我爱好文学。

只要有时间我就会去峨影的图书馆看书,在图书馆我遇到了武汉儿童艺术剧院的东方闻樱。东方是到峨影拍摄电影《台岛遗恨》的,她在电影里扮演哑女,戏份不多,就有很多时间在峨影的图书馆看书。一来二往我们熟悉了,聊起以后的路,我说我不想做演员了,做演员太被动了,以后去做编剧。

东方说:“我不做编剧,我要去做导演。”她要做导演的理想把我着实吓了一跳,要知道做导演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得有多大的学问啊!她坚决地说:“我以后就是要做导演。”拍完《红楼梦》之后我改行做导演是和东方闻樱分不开的,原动力是来自于东方闻樱的。当时没有想到的是,我们在《红楼梦》剧组一起拍摄了三年的戏。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