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文学 歐陽奮強《記憶紅樓》第二章...

歐陽奮強《記憶紅樓》第二章 进大观园(5)

【新三才网讯】王导还问了我其他情况,我的出身,年龄,哪年上学,哪年毕业,拍过什么戏,演过什么角色,兄妹几个,看过几遍《红楼梦》等。王导问我这些问题的时候,李耀宗双手搭在我的肩膀上从不同的角度看我,可能是在看我的脸部线条。

周 岭:我们去成都的时候,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剧组就等着一个演宝玉的男孩儿出现;也希望张玉屏推荐的欧阳奋强是我们希望出现的奇迹。当王导接到欧阳 奋强来到宾馆的电话之后,马上通知我们去他的房间看看这个演员。说实话,第一眼看到欧阳奋强的感觉就是失望,他穿得很随便,可能也因为胆怯,王导问他话的 时候也比较紧张,这样一看怎么看都是一个毛头小伙子,不是贾宝玉。但在他和王导的谈话过程中,发现他的优势了——眼睛很有神,年龄感也比较好,就是比较 小,才二十岁,个头也不高,还演过电影和拍过电视剧。这个年龄感和个头很重要,因为其他女演员的年龄都偏小,个头也不高,那么演宝玉的演员不能太高。

等到 欧阳奋强走了之后,我们马上商量,尽量从他的身上找优点。

李耀宗:当第一次见到欧阳奋强的时候,就觉得在这之前见过很多的宝玉人选里面,他 是最接近的。我就开始琢磨他——因为欧阳奋强是四川人,有南方人的特点,就是下巴有点儿方,有点儿短;如果是他演宝玉,得想办法避开他的下巴。其实作为摄 像的我来说,《红楼梦》选的演员都不是那么完美,但是他们身上的气质和特质是我要通过摄像机来挖掘和表现的。

等欧阳奋强走了后,我对王导说:“他八九不 离十,把他带回北京再说吧!”

王导和蔼地对我说,“你有时间到北京来参加试镜吗?”

“我7月份都在外景地,时间挺紧张的……现在需要看一下我的表演吗?”我提心吊胆地问,我是最憷做无实物小品的人。

王扶林:看到欧阳奋强后,又简单问了他一些情况,觉得他符合我的条件:一是他是娃娃脸,个头不高;二是受过戏曲的训练;三是演过一两部电视剧。我觉得欧阳奋强很有希望,就对他说:“你呀,在这儿(成都)不用试戏了,你坐飞机过去(到北京)试一试。”

要去试贾宝玉的戏我倒不兴奋,要坐飞机去北京让我兴奋——我还没有坐过飞机,没有去过北京呢!那时飞机不是随便可以坐的,有一定级别的人才能坐,要先在单位开具介绍信。一般剧组都是只报销火车票的。

坐飞机去北京这么好的事情,选不上我演贾宝玉我也要去。

当我告别他们的时候,走出门外,王导又追了出来,叮嘱我:“欧阳,你一定要来,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回到北京后,王导马上调来了电视剧《杨小亮》,和监制阮若林一起看了这部戏,觉得我的表演还可以,就等着我去北京试戏了。

1984年7月12日,我穿着一双塑料凉鞋,上身是军衬衣,下身是一条蓝色的确良裤子,坐飞机飞往北京。

在办理登机牌的时候,我要人家给我一个靠窗口的位置,我要看看蓝天和白云。

去了“红楼”剧组,又来了许多从全国各地选来的贾宝玉候选人。

到了北京我很兴奋,街道那么宽阔,天空湛蓝,就像我的心情一样晴朗。

心情晴朗得没有把要试镜演宝玉的事情放在心上,张玉屏和也是拍《虹》认识的魏力陪我在北京到处逛,第一站就是天安门、人民英雄纪念碑、人民大会堂和故宫,第二站是香山和长城。

直到第三天,就是1984年7月15日,我早早和化装的郑大姐来到北京南菜园——大观园的修建处试戏。不一会儿,筛选出来试宝玉的二十四个小伙子陆续到来,他们都打扮得很时髦,和他们相比我就是一个土鳖——上身是皱巴巴的背心,下面是短球裤,一双拖鞋。

剧组的一个女同志问:“你就这样来的啊?”

我点头,心想这是选演员,又不是选美,花那么多时间打扮自己干吗?

在导演、摄像、编剧、制片主任都一一到齐之后,试镜开始。

我头天晚上酝酿的情绪,在这时全没了,脑子一片空白,要命的是情绪走了,紧张来了。

郑 大姐仔细给我化装、戴上头套,镜子里面出现了一张清秀、俊气的脸,那是我吗?眨巴了几下眼睛,没错,就是我;再仔细看着自己的时候,感觉也慢慢回来了,再 回头看其他演宝玉的人选,一种难得的自信也来了。这种自信把我的忐忑和紧张一扫而光,我起身轻松走到水银灯下,和张玉屏搭戏。我头天晚上看《红楼梦》的连 环画,看到“宝黛读西厢”,觉得这个不错,就和张玉屏演了几次。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