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文学 陈幸蕙散文:冬日随笔(图)...

陈幸蕙散文:冬日随笔(图)

分享

宁静

冬日下午,阳光的金线,总在不知不觉中,褪成浅浅的苍灰,整个市界遂清静无为起来。

铁线蕨点点翠叶文风不动的书房里,窗帘被收束成简单的人字形,满室经典都停止了说理,只独由髹成深棕的大型书橱,默默驮负智慧的重量,在逐渐沉寂的冬日黄昏,凸显它自己的朴实与典雅。

这是宜于独处、深思、看茶烟自杯口袅娜升起,或什么事也不做的时段;闲坐案前,从忙碌竞逐的现实中游离出来,你很容易便把自己坐成一杯沉淀完全的苦茗,或一尊线条单纯的石像。

大地的律动,暗合你的脉息,一种平静的喜悦,开始在你内心干涸低浅的河床上,慢慢涨潮;你知道,平野铺展的大地,此刻也正如你一样,是以不言不语、凝视远方的姿态,清醒地存在着;许多真正有深刻意义的事物,便在如此幽邃广大的宁静里,静静孳长、成形。纯净的孤独中,你终于听见来自心底最清越的声音。

所谓静,大地之静抑或内在生命的宁静,其实,都只是另一首歌,另一种精致的音乐形式,它只在你贴近大地或向内倾听自己时,悠悠响起。

苍茫

冬日黄昏,苍茫自屋外缓缓堆窗而入,在书房闲踱;并且善体人意地,把白昼烈亮刺目的光线,调整至最浪漫悦目的程度;空气中,逐渐浮起晚餐前独有的悠缓与安闲。

那真是世上最和平的一种入侵,最温柔的一种包围,最舒适的一种精神按摩了;疲困了一天,你是很愿意,并且很感激,一天之中,能有这样幸福的时刻,可以让你轻垂双睫,去安享生命的恬憩的。

而遥远的山谷,已是一座余烬渐冷的香炉,燃烧了一整天的太阳,此刻虽只残留些许微弱的晚霞,向人间做最后的告别;但你愉快地知道,明日破晓,那儿仍将点起赤金火焰,烈烈腾烧,去暖透这整个被冻僵的世界。

这美丽的想法,是冬日最熨贴的一只怀炉了,它不去焐暖你冰冷的手足,却当胸而存,温慰你孤寒的心,活通你凝滞的血液,令你不自觉地微笑起来。

因此是多么喜爱这自四面八方细细涌来的包围啊!

然而在冬日,苍茫总只是蜻蜓点水的过客,不肯多做停伫,暮色往往在片刻间,汨汨转浓为黑黑的暗影。窗外,光华灿然四射的灯,便宛若一朵一朵淡色的莲花,在夜的水面次第绽开;时间的另一种城池已被攻占,你遂也不免想起,几边那盏低矮的台灯,正近在伸手可及,咫尺之远的地方……

当柠檬黄的光点,终如密集的金雨,在书房角落纷纷披洒下来时,无论你多么不舍,黄昏这少女,已完全成熟为一个名唤夜的女人。

简单

喜欢过简单的生活,而冬日的寒冷,正为日子提供了一份简单与干净的感觉。

所有的浮华、缤纷、尘嚣,在冬日都安静下来了;平常藏污纳垢的人性死脚里,一份打扫不到的腐败细菌,此刻也仿佛冻结僵死了。冬日,其实是一段可爱而不应加以诅咒的年光,因为,那是人比较理智、比较清醒、比较虔诚,也比较充满爱心的季节,肃杀的天地,彻骨的凛冽,胜过一切语言文字的雄辩,再怎么浮夸的人,到了冬日,也不免变得沉默、谦卑起来。

在冬日,我原以为,生命会萎缩、慵懒、困倦的,却不想,冷,竟是一种如此有效刺激,一种如此严格的收殓,它浇息了人平日嚣张的气焰,让人从虚饰矫作的复杂中,释放出来,重反质朴单纯,并开始以一种比较庄严的心情,去过简单的日子。

而生命中的简单,该有多好啊!林肯说:“让我们拥有复杂的头脑和一颗简单的心。”──简单的心,使人活得轻松、活得怡然,使人与整个世界更能和谐共处;在这个处处复杂,心机重重的世代,我们岂不应该歌颂简单?

因此,冱寒冰封季的隆冬,我们实在不必以太多的时间,躲在室内取暖,而应比其他的季节,有更多走向屋外,走向自然,走向山林野外的机会才是─

千山鸟飞绝,万迳人踪灭;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如此的体会,如此的“绝”句,也只有在深冬大雪纷飞,感到天地岁月如此荒寒无极时,才能领略。而张岱的〈湖心亭看雪〉,记湖上影子──

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

及至到亭上──

有两人铺毡对坐,一童子烧酒,炉正沸,见余大喜,曰:“湖中焉得更有此人。”拉余同饮……舟子喃喃曰:“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使我们更有理由相信,冬,实际上是一个最能展现生之热情、率性之美,更能令人体会天地与我同在季节。

如是想来,盛夏不去海滨弄潮,暮春不登山郊赏樱,于我们有什么损失呢?但是,人迹罕至的冬日,如果我们不曾登高赴海,走进莽莽苍苍的森林,也许我们会错过许多气势磅礴的大画,会错过许多真正丰富且有意义的事物,而那对我们生命的启发来说,却是非常重要的。

所以,在归真返璞的冬日,让我们深思,让我们感受寒冷,让我们与天地同游,去拾回一份真正的清明。

──转自麦田出版《五十年来台湾女性散文 选文篇 下》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