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文学 琼瑶系列-《还珠格格》第二...

琼瑶系列-《还珠格格》第二章(2)

分享

 

 

小燕子冲出慈宁宫,就没命的往前飞奔,一面还要回头张望,看看紫薇逃出来没有。这样跑着跑着,就没看到迎面走来的晴儿。晴儿是刚刚去马车上,把太后的衣服首饰收拾好,带着几个宫女,抱着衣服,正要进慈宁宫,没料到小燕子直冲而来,两人都闪避不及,撞了一个满怀,双双跌倒在地。

“哎哟!这是谁?这么火烧眉毛的?”晴儿喊着。

小燕子急忙扶起晴儿。一看,是张生面孔,不认识。

“你是谁?”小燕子问。

“我是晴儿!”

小燕子生怕有人追出来,没时间多问,就急急的说:“不管你是‘晴儿’还是‘雨儿’,你一定是新来的宫女,我没时间跟你多说!你要小心……”指指慈宁宫:“那里面有个很难缠的老太太,正在找我麻烦!我逃命要紧!你也最好逃开,免得被我连累,我这个人别的本事没有,连累别人的本事数第一!你快走!快走!”

晴儿睁大眼睛,稀奇的看着小燕子。

正说着,乾隆、皇后、令妃、太后、容嬷嬷、桂嬷嬷和宫女太监们纷纷跑出门来。紫薇跟在最后面,惊慌失措的看着小燕子。

乾隆真的怒不可遏了,大吼道:“来人呀!给我把还珠格格抓起来!赛威,赛广!”

就有侍卫大声应着,赛威赛广也应声而出。
 

“喳!奴才遵命!”

 
赛威、赛广就飞身去抓小燕子。
 

小燕子一看情况不对,拔脚就跑。赛威、赛广紧追在后。
 

小燕子在假山上面,跳上跳下,到处飞窜。她一边跑着,膝盖上的“跪得容易”就一边掉落。后面,侍卫成群追着,赛威、赛广跟着跳上跳下,宫女太监全部跑出来看热闹,整个御花园里,闹得天翻地覆。
 

乾隆、皇后、太后等一行人看得目瞪口呆。晴儿也看得津津有味。
 

小燕子边跑边喊:“皇阿玛!你说过,我可以不守规矩,可以不要‘三跪九叩’,你怎么不守信用?每次你说话都不算话,我们到底要不要相信你?”
 

太后气得发抖: “反了!反了!这种野丫头,怎么会变成格格的?”
 

皇后胜利的看着太后,说道:“老佛爷,这种场面,还是小场面!您离开的这段时间里,更大的场面,时时刻刻在演出呢!”
 

这时,永琪、尔康、金锁……也都惊动了,从漱芳斋奔出来。
 

永琪和尔康一看到这种状况,两人全都傻住了。
 

“怎么会这样?不是教了半天吗?怎么还会变成这样?”尔康惊问。
 

小燕子已经跳到一棵树上,高喊着:“皇阿玛!你也不帮我?你也不救我?太后一回来,你怎么就变了一个人?”
 

永琪忍不住大叫了: “小燕子!你不要胡闹了!赶快下来!”
 

赛威、赛广也飞身而上,去抓小燕子。小燕子不愿被抓,又飞身而下。赛威赛广跟着飞身而下,紧追不舍。小燕子就和两人打了起来。赛威、赛广哪里敢真正和格格交手,有所顾忌,不能伤到格格,闪避的时候多,还手的时候少。三人在御花园里,就演出了一场闹剧,忽上忽下,忽追忽打。
 

太后见所未见,实在看不下去,对乾隆厉声说道:
 

“皇帝!这成何体统?”

乾隆不能不管了,大喊:“赛威!赛广!不要跟她客气了,把她捉过来!”
 

永琪生怕小燕子吃亏,急忙喊:“皇阿玛!我和尔康去捉她!” 永
 

琪就和尔康飞窜过去,抓住了小燕子。永琪在小燕子耳边,低声警告:
 

“太后面前,连皇阿玛都要忌讳三分,保护不了你,你不要再闹了!”
 

小燕子还要挣扎,尔康也低声警告:“快过去!不要弄得不能转圜,那就严重了!”  

两人把小燕子拉到乾隆等人面前,三个人全部跪落地。永琪磕头说道:“老佛爷!皇阿玛!小燕子来认错请罪了,请开恩!”
 

紫薇急忙走过来,也一齐跪下。
 

太后看着小燕子和紫薇,不敢相信的说:“这样的两个格格,真是匪夷所思,让我大开眼界!”
 

紫薇磕下头去,含泪说道:“老佛爷!紫薇代小燕子向您认错!请您不要再追究了!小燕子和我,进宫不久,对于宫里的规矩,难免生疏。不是有意冲撞,请您网开一面,紫薇给您谢恩了!”
 

乾隆见紫薇楚楚可怜,心里好生不忍,对太后婉转说道:“皇阿玛别生气了!这两个丫头确实该打,但是,看在她们才入宫不久,规矩都还没有闹清楚,就让她们好好去反省吧!”就低头看紫薇和小燕子,大声说:“你们两个,还不磕头认错,回去学规矩!”
 

紫薇忍着泪,磕下头去。
 

“紫薇知错了!紫薇给老佛爷磕头了!”
 

尔康和永琪,拼命拉小燕子的衣服,示意她认错。

 

小燕子却怒气冲冲的挺直背脊,就是不肯磕头认错。

太后气坏了,指着小燕子:“我不管你这个‘格格’有多少人在撑腰,我今天非处罚你不可!来人呀!给我把‘还珠格格’拉到慈宁宫,我要亲自管教这个丫头!”
 

这一下,永琪、紫薇、尔康全部磕下头去,恳求的喊着:“老佛爷请息怒!高抬贵手啊!”

 

情况眼看不可收拾,晴儿笑嘻嘻的走了过来,把太后的胳臂一挽,清脆的说:“老佛爷!您才回宫,就闹了个人仰马翻!您累不累呀?我看这个还珠格格挺好玩的,在这假山上面跳上跳下,引得大家看热闹,宫里几时这么好玩过?老佛爷,您就当这是还珠格格别出心裁,在想法儿迎接您,逗您开心,好好的笑一笑不好吗?难道还真跟她生气不成?您也知道,只要您老人家一生气,整个皇宫上上下下,就没有一个人能够心安,大家都会跟着难过,您何必呢?”
 

晴儿叽叽喳喳,说得轻松愉快,小燕子和紫薇看着听着,傻了。尔康永琪也看着她,都有意外的惊喜。
 

太后一怔,抬眼看晴儿,脸色立刻柔和起来。
 

“哦?晴儿的意思,不要追究了?”太后问。
 

“老佛爷,当然不要追究了。”晴儿应着:“瞧,把人家两位格格,吓成这个样子,人家到底是新来的,对您了解不深,不知道您是为了她们好,还以为您不慈祥呢!您那份慈悲心,那份菩萨心肠,她们说不定就误会了!那,您不是得不偿失吗?”
 

太后看了晴儿一会儿,竟然笑了:
 

“算了!算了!晴儿说了一大车话,就是在帮你们两个说情!看在晴儿面子上,我只好饶了你们了!好了!别跪在这儿了,都去吧!”
 

大家好惊讶。没料到一场风波,就这样轻易解决,都呆呆的看着晴儿和太后。
 

乾隆赶快见风使帆,故意大声喝道:“还不赶快谢恩,回去闭门思过!”
 

紫薇、永琪、尔康都连忙磕头,齐声说道:“谢老佛爷恩典!谢皇阿玛恩典!”
 

只有小燕子,依旧直挺挺的跪着,不肯磕头。
 

太后不再看他们,扶着晴儿的手,转身去了。乾隆和众人急忙跟随而去。
 

晴儿临行,对尔康投来深深的一个注视。
 

尔康怔忡着。太后回眼一看,再看看晴儿,心里若有所悟了。
 

小燕子一回到漱芳斋,就纳闷的喊:“这个晴儿,到底是个什么来头?小小一个宫女,怎么在太后面前那么吃得开?太奇怪了!”
 

“她不是宫女,她是一个格格!”永琪接口,看了尔康一眼。
 

“她也是皇阿玛的女儿吗?”紫薇一惊。
 

“她不是,她是愉亲王的女儿!”尔康回答,看着紫薇,解释着:“愉亲王在十年前战死在沙场,福晋跟着殉情而死。晴儿是愉亲王唯一的孩子,太后看她可怜,就带回宫里,一直养在身边。”
 

“原来如此!搞了半天,她是太后的亲信!”小燕子明白了。
 

“不错!不止是亲信,也是亲人,老佛爷几乎离不开她,喜欢她就像皇阿玛喜欢你一样!没什么道理,就是打心眼里喜欢!”永琪说。
 

小燕子一跺脚: “算了!皇阿玛哪有喜欢我?太后欺负我们,他也不帮咱们,我气都气死了!你还说他喜欢我!”一边说,一边气得满屋子转圈子。
 

“你不要怪皇阿玛了,他一直在护着我们,如果不是皇阿玛,我们又要挨耳光了!”紫薇脸色凄然的说。
 

“她们对打耳光那么有兴趣啊?”小燕子更气,嚷着:“那个太后也喜欢打人耳光啊?一个容嬷嬷还不够,又来一个桂嬷嬷,这些嬷嬷有病吗?打了我们的耳光,她们可以长生不老,是不是?”
 

尔康心里梗着一个疑团,着急的问: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好好地去问话,会问得鸡飞狗跳?太后为难你们了吗?什么打耳光?太后为什么要打你们的耳光?紫薇!”
 

紫薇看着尔康,想到太后的话,就气急败坏起来,伸手把他拼命往屋外推去。
 

“你走!你走!以后不要来我这个漱芳斋,给别人看到,我百口莫辩!”
 

尔康看到紫薇这样,心里更急,挣脱了紫薇,急促的说:
 

“跟我说说清楚,不要把我往外推,到底太后说了什么?”说着,就抓着紫薇的手,拼命对她脸上看去:“她怎么欺负你?”
 

“不是教了半天,怎么说话,怎么下跪,怎么磕头……难道都没用?还是都做错了?”金锁跟着追问。
 

“反正说什么,错什么!做什么,也错什么!不说什么,也错什么!不做什么,也错什么!她们要在鸡蛋里挑骨头,我们就一路错到底!错错错,就对了!”小燕子喊着回答。
 

“啊?那要怎么办?”金锁睁大了眼睛。
 

“那个太后,听不惯我说的话,也就算了,反正我的八字跟这个皇宫不合。她找紫薇的麻烦,就太过分了!”
 

“她找你什么麻烦?”尔康急问紫薇。
 

“不要说了!”紫薇哀求的:“你们两个,离开这个漱芳斋吧!五阿哥,你回你的景阳宫去!尔康,你也去朝房吧,当心皇上要找人!”
 

“皇上知道我会在这儿!我奉命保护这个漱芳斋的安全!”
 

“你再‘保护’下去,我就‘不安全’了!你如果为了我好,就不要来吵我,不要一天到晚来漱芳斋!”紫薇喊。
 

尔康深深的凝视她。
 

“我明白了,皇后又用你们的操守问题,来刁难你们了?太后跟皇后一个鼻孔出气,是不是?我就说,这个婚礼一天不办,我们大家都是夜长梦多,五阿哥,我们真的非跟皇上求情不可,要他赶快选日子,把大事办了!否则,我们两个,都没好日子过!”
 

“对对对!我明天就去说!”永琪急忙应着。
 

“你们千万不要去说,皇阿玛已经说过了,不舍得我们结婚太早……你们现在跑去说,太后一定以为我们两个等不及了,急着想嫁人,那,我们更是无地自容了!”紫薇拼命摇头。
 

“你们急什么?慢慢去等吧!”小燕子看着永琪,跟着喊:“我现在一肚子气,我看那个太后很难侍候,和那个皇后一样,跟我有仇!嫁了你要天天看她脸色,我才不要!所以,我不要嫁你!”
 

“你这是什么话?”永琪大惊:“我们好不容易才挣得今天的局面,你已经没有退路了,注定是我的人了!”
 

“那可说不定!”小燕子没好气的说。
 

永琪为之气结。金锁着急的看紫薇,追问:
 

“小姐,那个太后很厉害吗?她说了什么让你难堪的话吗?”
 

紫薇点点头。
 

尔康一阵心痛,往前一迈。
 

“不行!我不能让你在宫里受委屈,五阿哥不说,我要去说!”
 

“你敢说!你说了,我这一辈子都不要理你!”紫薇喊着。
 

紫薇语气坚决,尔康一呆。
 

“紫薇,你存心要让我担心害怕,是不是?你不想跟我终生相守吗?以前,你的身份不明不白,我担心得要命,现在,你的身份已经真相大白,我还是担心得要命!求求你,我们把这种担心的日子结束吧!”
 

“皇阿玛对我那么好,我就算有什么委屈,我都愿意咽下去。你那么了解我,就不要让我内忧外患,难道你都不在乎我的自尊吗?”
 

“就是太在乎了,才这样患得患失啊!”尔康转向永琪:“我们两个,怎么这样苦命啊!眼巴巴等到了指婚,还是这样牵肠挂肚!唉!”
 

永琪也忍不住长叹一声:
 

“唉!”
 

尔康、紫薇、永琪、小燕子他们这两对,并不知道,这次和太后的一场见面,确实撼动了他们的婚姻基础。
 

那晚,太后把乾隆召到慈宁宫,开门见山的说了她的看法:
 

“皇帝!这两个丫头,看起来奇奇怪怪,到底什么地方打动了你,让你对她们这么包容呢?”
 

乾隆诚恳而坦白的回答了:
 

“关于紫薇,是朕辜负了她的娘,对她有许多歉疚。再加上,那孩子知书达理,温柔娴静,实在是个非常出色的孩子!至于小燕子,她确实很离谱,说话完全不经过大脑,行为也很乖张。可是,就因为她直来直往,常常会说出心里最坦白的话,那些话,是朕完全听不到的!当久了皇帝,听惯了山呼万岁,偶尔听到一两句真心话,会觉得特别珍贵。”
 

“我懂了,皇帝有颗宽大的心,是我们大清的福气。可是,这样一个完全不懂规矩、来历不明的孩子,你把她许给五阿哥,是不是太欠考虑了?”
 

乾隆一怔。
 

“你到现在还没立太子,这永琪,也大有机会!如果永琪有一天承继大位,这小燕子将来就是皇后,你看她这样子,能够当皇后吗?大家对她的出身,会不追究吗?她这么没轻没重,能母仪天下吗?”太后句句话,都切入问题核心。
 

乾隆再一怔,脸色暗淡了。
 

“立太子的事,言之过早!”
 

“就算他不会成为太子,他总是一个亲王吧!这个小燕子,能当王妃吗?”
 

乾隆叹了口气。
 

“皇额娘说得对!这件事,确实是朕太草率,决定得太鲁莽了!”
 

“好在,还没成亲,后悔还来得及!”太后静静的接口。
 

乾隆大惊,立刻抗拒起来:
 

“这不大好吧!已经指婚了,君无戏言!朕答应皇额娘,一定把小燕子教教好,让她能够配上永琪!她今天是太紧张了,有点失常!”
 

“是吗?我听皇后说,这是她很‘正常’的表现,很‘经常’的戏码!”
 

“哼!皇后!”乾隆一怒,拂袖而起。
 

“皇帝偏爱令妃,也别忽略了皇后才好!毕竟皇后是皇后!”
 

乾隆被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敢怒而不敢言。太后严肃的,继续说:
 

“这个婚事,我们慢慢再研究!至于紫薇的婚事,也要从长计议!”
 

乾隆又是一惊:
 

“为什么?”
 

“皇帝,你忘了晴儿了?”太后直视着乾隆:“她好歹也是愉亲王留下的根苗,是个名正言顺的‘格格’!愉亲王全家就留下一个晴儿。她跟在我身边十年,任劳任怨!几年前,你亲口对我说过,要给晴儿找个好婆家,不是尔康,就是尔泰!现在尔泰已经成了西藏驸马,就剩下尔康了!”
 

乾隆大震,急忙说:
 

“晴儿的婚事,还有其他王公子弟,就是要永瑢也可以!”
 

“永瑢太小,和晴儿年龄不配!我看不看去,尔康文武双全,才华出众,我就喜欢他!”太后盯着乾隆:“为了晴儿,我跟你要了尔康这个人!”
 

乾隆张口结舌,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