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文学 我的尼日利亚行——(二)概...

我的尼日利亚行——(二)概况

分享

【新三才讯】我们97年来到尼日利亚时,正是军人独裁者阿巴查当政的最后一年。我们所到之处,无论是宾馆大堂,政府办公室还是学校教室,到处都在最中心的位置悬挂着这位伟大领袖身着笔挺的军服、佩戴着闪闪发光的勋章的照片,这场面让我彷佛回到了童年。

阿巴查是豪萨族人,伊斯兰教徒。在他统治期间,古兰经几乎成为了国家法律。这里男人可以娶四个老婆,不满意还可以离婚再娶,一生不知有多少孩子,一个家庭四十多口人是常事。

因为中国使馆的代办处经常停电,我们后来不得不住在阿布贾的喜来登酒店,不远处就是国家大清真寺。每天清晨4、5点钟,清真寺的铅笔塔里就传来粗壮 的喊声,呼唤教徒们来做礼拜。平时走在街上,一到特定时间,人们也会马上放下手里的事,三五成群的在地上铺上毯子,向麦加下拜。

尼日利亚人酷爱足球。在名教头米卢蒂诺维奇的带领下,94年获得非洲杯冠军,并第一次晋级世界杯。96年获得奥运会冠军,98年世界杯击败强队以小组第一的身份出线,尼日利亚国家队被誉为「非洲雄鹰」。

当我们97年来到这里时,尼日利亚的足球如日中天。无论是在我们的旅途中,还是在大城市里,经常可以看到一群孩子们在荒草萋萋的空地上飞奔着踢球,球门经常是两根粗树杈儿上架着一根木棍儿。热带的暴雨说来就来,但孩子们无所畏惧,仍然象狮子追逐猎物般的在雨中踢球。

因为曾经去过尼日利亚,后来我对尼日利亚的事格外关注。98年6月法国世界杯,正赶上伟大领袖阿巴查突然逝世,尼日利亚足球队全体球员都在胳膊上绑了一根黑布条以示哀悼,看上去好像尼日利亚队满场跑的都是队长。我强烈建议他们改为每人胸前佩戴一朵小白花儿。

原来在1998年6月8日,就在阿巴查准备出国进行国事访问之前,他忽然心血来潮,离开了用大理石砌成的国家宫,让司机送他去附近的一幢别墅。结果54岁的他就在那里一命呜呼。官方向外界公布死因是心脏病突发。

没有举行国葬,第二天,曾经不可一世的阿巴查就被无声无息地埋掉了,甚至都没有验尸。有消息称,是“伟哥”要了他的命。一个多星期后,他的遗孀玛丽 亚姆来到机场,说要去圣地麦加为死去的丈夫祈祷。她托运了38个大皮箱。机场警方感到可疑,一检查,发现里面塞满了一沓沓的现金。于是,一桩震惊世界的腐 败巨案浮出水面。

阿巴查死后,被阿巴查以捏造的罪名关押的奥巴桑乔获释,并在大选中取胜。尼日利亚人惊愕地发现,国库里有数百亿美元不翼而飞。难怪在阿巴查5年的军 事独裁时期,这个西非最大的产油国一贫如洗。为了追回被阿巴查侵吞的庞大财富,尼日利亚民选政府从1999年年初起与美英等国合作,在全世界范围内展开了 一场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贪污洗钱案追踪行动。

一贫如洗的国家的飞机是二手货,空难频出。2002年5月4日,尼日利亚体育部长阿库原定去观看国家队在国内的最后一场世界杯热身赛,但他搭乘的班 机在途中坠毁。飞机落在了民宅上,消防队员及时赶到,但现场没有消火栓,也没有可用的水源,只能看着人与飞机一起化为灰烬。这是体育史上的一次著名空难。

没想到三天后,中国体育界突然跟随了此次空难。5月7日晚,中国北方航空公司的一架麦道飞机在大连海域失事。机上三名大连籍的足球教练罹难。因为两 场空难都牵扯到世界杯热身赛,为了稳定球员们的情绪,原定于5月11日尼日利亚和中国国家队在昆明的世界杯热身赛被两国取消。阿库遇难后,尼日利亚足球队 一蹶不振。 在尼日利亚时我们就得知尼日利亚的飞机安全性没有保障。我们在访问卡杜纳的一家中国建筑公司时,一位工作人员给我们讲了尼日利亚航空公司的状况。一 个“经济靠援助”的国家买不起飞机,所以这里的飞机基本都是其它国家退役的二手飞机。机场几乎不按时间表运作,乘客赶上哪架飞机就坐哪架。只要还有人要上 飞机,飞机就等着。一次这位中国人乘坐的飞机马上要起飞了。旋梯已经开始驶离飞机,一位先生拎着箱子,挥着手急匆匆跑过来。于是旋梯又开回来让他上去。这 听起来怎么就象当时北京马路上招手即停的小巴?

因为飞机质量不好,尼日利亚空难频繁,经常是飞机还没有坠毁,就已经在天上烧成了火球。一次,他乘坐的飞机正在飞行时突然失控,垂直坠落了几百米,幸好人都系着安全带没有飞出去,但他衣服口袋里的墨镜等东西全都飞了出去。

更可怕的是他曾经目睹机场工作人员是怎样修理飞机的。一次上飞机后他坐在机翼旁边,向窗外一看,坏了!飞机翅膀上有一条裂缝!他心想这怎么飞呀?只 见有两个机场工作人员急急忙忙地跑过来,一个搬着个梯子,另一个爬了上去。我惊讶地问:“他们要现焊呀?”“哪呀,那人从兜里掏出一卷胶条,把裂缝粘上 了!”“啊?!”

既然飞机是二手的,汽车就更不知是几手了。街上看到的小汽车很多都是前面两个洞,代表曾经有过前车灯,后面两个洞,代表曾经有过后车灯。车经常熄 火。进加油站不得不把发动机停下来,加完油后,司机就开着驾驶室的车门,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推着车,一路小跑跑出加油站,等到把车推着了,再一纵身跳上 座位,关上车门赶快开车。

看到这样的车况,再想想尼日利亚的家庭人口数量,我们来之前看到的国内官方数据上说的“平均每家一辆汽车”应该是一个正确的数字。

在几个大城市,我们参观了一些宾馆。很多宾馆外都有一个室外游泳池。在热带的阳光和蓝天映衬下,在淡黄的花格墙和棕榈树的环抱中,那一池碧水显得格 外清新。但是每个泳池上方中间的位置都拉着一根绳子。我们问三秘绳子是做什么的,他告诉我们一边是白人的游泳区域,一边是黑人的。我们很惊讶,想不到尼日 利亚人在自觉实行种族隔离!那我们要是去游泳,应该在哪边呢?三秘说应该和白人在一边。这更惊讶了,我们不是应该和“亚非拉”站在一起吗?不过我们谁也没 有被拉下水,不是因为我们拒绝和“帝国主义”混为一潭,而是我们知道那悬在空中的一根绳子阻挡不了恐怖的热带流行病。听过当地的中国公司的人给我们讲他们 的同事得传染病的状况,真是让我们对那池碧水望而生畏。

新都阿布贾位于尼日利亚的中心,是一座新建的城市。城市规划是请日本著名的建筑大师丹下建三设计的,我们去的时候,城市的道路等基础设施已经建成, 很多地块还是空的。在已经建成的地块里耸立的几乎都是最现代化的建筑,一看就是西方的建筑事务所设计的。所到之处我们不停的拍照,那些新颖的立面构成,光 洁的材料等在当时的中国还很难看到实物。

卡杜纳是尼日利亚重要的石油城市,为尼日利亚赚了大笔的钱。那里经常发生石油泄漏。每次泄漏,很多居民就会去现场采集原油,一旦失火,满地的原油马上就会变成一片火海。自从我去过卡杜纳,每当又听到漏油现场失火的消息,我都心中发紧,彷佛看到那些熟悉的身影在烈焰中挣扎。

除了石油外,当地还有丰富的土特产。尼日利亚的木材除了红木、乌木等名贵木材外,还有一种最为奇特的木材,树干的中心是黑色的,外围是发红的木本 色,好像天然把红木和乌木结合在一起。当地的能工巧匠利用这样的木材制作了大量的木雕制品,有些女子雕像一半黑一半红。我买了一个雕刻精美的贝宁王面具, 两边是红色,正中一道黑,在贝宁王庄严的面容上实在是酷。用鳄鱼皮和各种动物皮革制成的箱包,沙发和坐垫虽然没有巴黎的制作精美、工艺考究,但式样和色彩 都蕴含着自然纯朴的风韵。

所有的土特产里最美的当属象牙。为了保护大象,我们没有买任何大象制品。不过每到一个市场,就会有摊主对我们用中文喊“象骨象牙!”象牙的质地绝不 是塑料那样清一色的象牙白,而是有着一道道波浪一样的纹理,散发着柔和的光晕,非常迷人。用象牙雕琢的贝宁美人,头上高高挽着各式发髻,鬓边插着琳琅满目 的珠翠,柳眉凤眼,嘴角含着淡淡的微笑,加上象牙那透着淡黄的暖白色调,一个个就象是中国古代的菩萨塑像和宋朝的侍女图。

在尼日利亚过去的贵族家庭中,还保留着一些贝宁古国的遗风。那些贝宁古国的贵族后裔的女子们平时总佩戴着手绢,谈笑间会用手绢摀住嘴,和中国古代的 女子一样笑不露齿,可见中华文明曾经通过贸易等和平的方式远播到这里。一个曾经那么文明的国度如今却充斥着暴力和贫困。历经几次不同的外族入侵,这里的人 们彷佛已经忘记了自己生命的本源,自己真正是谁。古国曾经的辉煌只能残存在人们的记忆中。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