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文学 《马可波罗游记》(第二卷)...

《马可波罗游记》(第二卷)(完)

分享

【新三才讯】

雄伟富丽的京师城
离开吴州,走三日,途经许多人口众多和富裕的市镇、城堡与村落,居民们丰衣足食。第三日晚上便到达了雄伟富丽的京师(即杭州)城,这个名称就是“天城”的意思。这座城的庄严和秀丽,的确是世界其它城市所无法比拟的,而且城内处处景色秀丽,让人疑为人间天堂。
 

杭州,又称“天城”
马可·波罗时常游历这座城市,对于这里的一切事情,都详细地进行了考察,并且一一记录下来。下面细致的描述就是从中摘录下来的。按照通常的估计,这座城方圆约有一百英里,它的街道和运河都十分宽阔,还有许多广场或集市,因为时常赶集的人数众多,所以占据了极宽敞的地方。这座城市位于一个清澈澄明的淡水湖与一条大河之间。湖水经由大小运河引导,流入全城各处,并将所有垃圾带入湖中,最终流入大海。城内除了陆上交通外,还有各种水上通道,可以到达城市各处。所有的运河与街道都很宽阔,所以运载居民必需品的船只与车辆,都能很方便地来往穿梭。
 

据说,该城中各种大小桥梁的数目达一万二千座。那些架在大运河上,用来连接各大街道的桥梁的桥拱都建得很高,建筑精巧,竖着桅杆的船可以在桥拱下顺利通过。同时,车马可以在桥上畅通无阻,而且桥顶到街道的斜坡造得十分合适。如果没有那么多桥梁,就无法构成各处纵横交错水陆的十字路。
 

城外,在靠河的一面有一道宽沟环绕,长约四十英里。沟里的水就引自上面提到的那条河。这道沟是当地古代的君主挖掘的,为的是在河水泛滥时,将溢出的河水排泻到沟内。同时它还是一种防御措施。从沟中掘起的泥土就堆在护城河的内侧,形成许多小山,围绕此沟。
 

城内除掉各街道上密密麻麻的店铺外,还有十个大广场或市场,这些广场每边都长达半英里。大街位于广场前面,街面宽四十步从城的一端笔直地延伸到另一端,有许多较低的桥横跨其上。这些方形市场彼此相距四英里。在广场的对面,有一条大运河与大街的方向平行。这里的近岸处有许多石头建筑的大货栈,这些货栈是为那些携带货物从印度和其它地方来的商人而准备的。从市场角度看,这些广场的位置十分利于交易,每个市场在一星期的三天中,都有四、五万人来赶集。所有你能想到的商品,在市场上都有销售。
 

此处各种种类的猎物都十分丰富,如小种牝鹿、大赤鹿、黄鹿、野兔,以及鹧鸪、雉、类雉的鹧鸪(franeolin)、鹌鹑、普通家禽、阉鸡,而鸭和鹅的数量更是多得不可胜数,因为它们很容易在湖中饲养,一个威尼斯银币可买一对鹅和两对鸭。
 

城内有许多屠宰场,宰杀家畜——如牛、小山羊和绵羊——来给富人与大官们的餐桌提供肉食。至于贫苦的人民,则不加选择地什么肉都吃。
 

一年四季,市场上总有各种各样的香料和果子。特别是梨,硕大出奇,每个约重十磅,肉呈白色,和浆糊一样,滋味芳香。还有桃子,分黄白二种,味道十分可口。这里不产葡萄,不过,其它地方有葡萄干贩来,味道甘美。酒也有从别处送来的,但本地人却不喜欢,因为他们吃惯了自己的谷物和香料所酿的酒。城市距海十五英里,每天都有大批海鱼从河道运到城中。湖中也产大量的淡水鱼,有专门的渔人终年从事捕鱼工作。鱼的种类随季节的不同而有差异。当你看到运来的鱼,数量如此多,可能会不信它们都能卖出去,但在几个小时之内,就已销售一空。因为居民的人数实在太多,而那些习惯美食,餐餐鱼肉并食的人也是不可胜数的。
 

这十个方形市场都被高楼大厦环绕着。高楼的底层是商店,经营各种商品,出售各种货物,香料、药材、小装饰品和珍珠等应有尽有。有些铺子除酒外,不卖别的东西,它们不断地酿酒,以适当的价格,将新鲜货品供应顾客。同方形市场相连的街道,数量很多,街道上有许多浴室,有男女仆人服侍入浴。这里的男女顾客从小时起,就习惯一年四季都洗冷水浴,他们认为这对健康十分有利。不过这些浴室中也有温水,专供那些不习惯用冷水的客人使用。所有的人都习惯每日沐浴一次,特别是在吃饭之前。
 

在其它街上有许多红灯区。妓女的人数,简直令人不便启齿。不仅靠近方形市场的地方为她们的麇集之所,而且在城中各处都有她们的寄住之地。她们的住宅布置得十分华丽,她们打扮得花枝招展,香气袭人,并有许多女仆随侍左右。这些妇女善于献媚拉客,并能施出种种手段去迎合各类嫖客的心理。游客只要一亲芳泽,就会陷入迷魂阵中,任她摆布,害得失魂落魄,流连忘返。他们沉湎于花柳繁华之地,一回到家中,总说自己游历了京师或天城,并总希望有机会重上天堂。
 

在一些街上住着医生和星相家。他们教人读写和其它多种技术。他们在围绕方场的街道上也有住所。每一方形市场的对面有两个大公署,署内驻有大汗任命的官吏,负责解决外商与本地居民间所发生的各种争执,并且监视附近各桥梁的守卫是否尽忠职守,如有失职,则严惩不怠。
 

前面已经说过,城市中主要街道是从城的一端直达另一端的,这条街的两侧有许多宏大的住宅,并配有花园。附近有工匠的住所,他们是在自己的铺子里从事劳作的。众人为了维持自己的生计行业,来来往往,川流不息。任何地方要供养这许多人口,维持他们的生活,似乎都是一桩不可能的事。但就我观察,每到集市之日,市场中挤满了商人,他们用车和船装载各种货物,摆满地面,而所有商品都能够找到买主。拿胡椒为例,就可以推算出京师居民所需的酒、肉、杂货和这一类食品的数量了。马可·波罗从大汗海关的一个官吏处得悉,每日上市的胡椒有四十三担,而每担重二百二十三磅。
 

这个城市的居民是偶像崇拜者,通用纸币。男子与妇女一样,容貌清秀,风度翩翩。因为本地出产大宗的绸缎,加上商人从外省运来绸缎,所以居民平日也穿着绸缎衣服。
 

在此处所经营的手工业中,有十二种被公认高于其余各种,因为它们的用处更为普遍。每种手艺都有上千个工场,而每个工场中都有十个、十五个或二十个工人。在少数工场中,甚至有四十个人工作。这些工人受工场老板的支配。这些工场中富裕的手工业主人并不亲自劳动,而且他们还摆出一付绅士的风度,装模作样地摆架子。他们的妻子也同样不事劳作。前面已经说过,她们都非常美丽,并且从小娇生惯养。她们的绸缎衣服和珠宝饰品都贵得令人难以想象。古代帝王的法律虽然规定每个人都必须世代继承父业,但是只要他们有了钱,便能雇佣工人经营祖业,而不必亲自劳动。
 

居民的住宅雕梁画柱,建筑华丽。由于居民喜好这种装饰,所以花在绘画和雕刻上的钱数十分可观。
 

京师本地的居民性情平和。由于从前的君主都不好战,风气所致,于是就养成他们恬静闲适的民风。他们对于武器的使用,一无所知,家中也从不收藏兵器。他们完全以公平忠厚的品德,经营自己的工商业。他们彼此和睦相处,住在同一条街上的男女因为邻里关系,而亲密如同家人。
 

至于家庭内部,男人对自己的妻子表现出相当的尊教,没有任何妒忌或猜疑。如果一个男人对已婚的妇人说了什么不适宜的话,就将被看成一个有失体面的人。即使是外地来的商旅,他们也竭诚相待,请入家中,以示友好,对于其商业上的事务,也给予善意的忠告和帮助。另一方面,他们不愿意看见任何士兵,即使是大汗的卫兵也不例外,因为一看见他们居民们就会想起死去的君主和亡国之恨。
 

在我所说的湖的周围有许多宽敞美丽的住宅,这都是达官贵人的寓所。还有许多庙宇及寺院,寺中住着许多僧侣,他们都十分虔诚可敬。靠近湖心处有两个岛,每个岛上都有一座美丽华贵的建筑物,里面分成无数的房间与独立的亭子。当本城的居民举行婚礼或其它豪华的宴会时,就来到这两座岛上。凡他们所需的东西,如器皿,桌巾台布等这里都已预备齐全。这些东西以及建筑物都是用市民的公共费用备置的。有时,此处可同时开办一百桌婚丧喜庆的宴会,但里面的供应依然井井有条周到齐全,每家都有各自的房间或亭子可以使用,不会相互混杂。
 

除此之外,湖中还有大量的供游览的游船或画舫,这些船长约十五至二十步,可坐十人、十五人或二十人。船底宽阔平坦,所以航行时不致于左右摇晃。所有喜欢泛舟行乐的人,或是携带自己的家眷,或是呼朋唤友,雇一条画舫,荡漾水面。画舫中,舒适的桌椅和宴会所必需的各种东西一应俱全。船舱上面铺着一块平板,船夫就站在上面,用长竹竿插入湖底——湖深不过一、二寻(fathom)——撑船前进,一直到达目的地。这些船舱内油彩艳丽,并绘有无数的图案;船的各处也同样饰以图画,船身两侧都有圆形窗户,可随意开关,使游客坐在桌前,便能饱览全湖的风光。这样在水上的乐趣,的确胜过陆地上的任何游乐。因为,一方面,整个湖面宽广明秀,站在离岸不远的船上,不仅可以观赏全城的宏伟壮丽,还可以看到各处的宫殿、庙宇、寺观、花园,以及长在水边的参天大树,另一方面又可以欣赏到各种画舫,它们载着行乐的爱侣,往来不绝,风光旖旎。事实上,这里的居民在工作或交易之余,除掉想和自己的妻子或情人在画舫中或街车上休闲享乐之外,别无所思。至于这种街车是怎样成为居民的一种消遣手段的,这里也应略加描写。
 

京师大城其它详细情形
首先,大家必须知道,京师的一切街道都是用石头和砖块铺成的。从这里通往蛮子省的所有主要大路,也全都如此,所以,旅客行走各处,不会被污泥弄脏双脚。但是大汗的驿卒如要策马疾驰,就不能走石路,因此道路的一边是不铺石头的。
 

城内大街用石头和砖块铺砌,每边十步宽,中间铺着沙子,并建有拱形的阴沟,以便将雨水泄入邻近的运河之中,所以街道保持得十分干净。街车就在这种街道上往来驰骋。这种车子是长方形的,顶上有盖,四周挂有绸幔,并且配有绸制的坐垫,能容六人乘坐。那些喜欢游乐的男女常常雇它代步。因此,时常有大批的车子在街道上经过。他们中有些人是专门去游花园的,他们一到园中就被那些管理花园的人引到荫凉的洞穴去休息。这是管理人员专门为游人设立的。男人们带着妇女在这里游玩终日,直至晚上才乘马车回家。
 

京师人在子女降生时,马上将年、月、日、时记下来,然后请一个算命先生推算婴儿的星宿,算命先生的答复也同样详细地写在纸上。当婴儿长大后,如果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如经商、航海、订婚等等,就拿着这个生辰八字到算命先生那里,经过他详细推算之后,预言事情的成败。当事者对这个极为重视。因为算命先生操术精湛,所以预言也有灵验的时候。市场上的每一个地方都能遇到大批的算命先生,或着说是术士。任何婚姻,在没有得到算命先生的意见前,是决不会举办的。
 

任何达官显贵和富人大户死后,都必须遵守以下的仪式,这也是他们的风俗。所有死者的家属及亲友都必须穿起粗麻布衣服,伴送死者直到坟地。送葬的队伍伴以乐队,沿途吹吹打打,还有僧侣之类的人高声念颂经文。到达坟地后,人们把许多纸制的男女仆人、马、骆驼,金线织成的绸缎,以及金银货币投入火中。他们相信死者在阴间也可以享受这些东西,并且相信那些假人与贡物都会在阴间恢复原来的状态,即使货币、绸缎等也是如此。等这些东西烧完后,他们立刻奏响所有的乐器,声音宏大喧嚣,经久不息。他们认为这样的仪式,可以使他们的偶像接引那尸体已化为灰烬的死者的亡灵。
 

这个城市的每条街上都有一些石头房屋或阁楼。这主要是因为,街上的房屋大多是木材所建,很容易着火。所以,一有火警,居民可将他们的财产移到这些阁楼中,以求安全。
 

依照大汗的规定,每一座重要的桥梁上都驻有十个卫兵,五个人负责白天,五个人负责夜间。每个守卫都配有一个木制的报时器(木梆),一个铜制的报时器(铜锣),再加上测定昼夜时刻的计时仪。当夜间第一个时辰到来时,一个守卫就在木器和铜器上各敲一下,这就是向邻近街道上的居民宣布一更已经到了;当二更时,就敲两下;随着时间的推移,敲击的次数也随着增加。守卫是不准睡觉的,必须时刻处于警戒状态。到了清晨,太阳一出来,又和晚间一样,重新敲一下,这样一个时辰一个时辰地递增。
 

还有些守卫专门巡逻街市,检查是否有人在规定的宵禁时间之后,还点着灯。一经发现,他们就在这户人家的大门上作一个记号,第二天清晨也把主人带到官署审问,他如不能说出正当的理由,便要受到惩罚。如果发现有人在戒严的时候,仍然逗留在外,守卫便马上将他逮捕监禁,第二天清晨再将他带到同一官署中审问。他们如果发现一个残疾人或其他患病而不能作工的人,就会把他送入慈善堂。像这样的慈善堂,城中每一地区都有几个,是由古代的君主创办的。当病人痊愈后,就必须让他从事某种职业。
 

如遇上火警,守卫就敲击木器发出警报,于是一定距离内的守卫就会立刻赶来救火,并将此地商人和其他人的财产,移入前面所说的石屋中。货物有时也装入船中,运到湖中的岛上。即使在这种情况下,除了货物的主人与前来帮忙的守卫外,其他百姓也还是不能在夜间出门的。不过,尽管如此,现场人员也不下一二千人。
 

居民中如发生骚动或叛乱,这种巡逻兵的作用就显得更加重要了。但除他们外,大汗还在城中及其郊区常年驻有庞大的步兵和骑兵,并且以最能干的军官统率。
 

为了晚间守备,城中每隔一英里的地方便设有一个土墩,上面放置一个木架和一块木板,由守卫用木槌敲击,声响可以远远地传播开去。火警的时侯如果没有这种防预措施,那就有烧毁全城一半的危险。在民众暴动之际,它们的用处也十分明显,当警报发出后,各座桥上的守卫就立刻武装起来,奔赴出事的地点。
 

蛮子省一直到被大汗征服前,都是一个统一的王国,但大汗征服之后,将它分成九个辖区,每一辖区任命一个王公或总管来统治。
 

这些总管每年都要向大汗的专使汇报收入的总数和司法上的大小事情。三年任期结束后,他们一律迁换,这和其他所有官员都是一样的。
 

这九个总管中有一人驻扎京师,并在这里开府建衙,管辖着一百四十个富裕的大城市和市镇。大家对于这个数字不必惊讶,因为整个蛮子省所包含的城市和市镇不下一千二百个,其中绝大多数的人民都十分勤勉和富裕。大汗按照每一城镇的面积和具体情况,派驻军队。有些地方驻兵一千,有些地方驻一万或二万,这都是根据当地人口数量而定的。不过大家不要误会,以为一切军队的士兵都是鞑靼人,相反,他们大多是契丹省的土著居民。鞑靼人全都是骑兵,他们只能驻扎在这一个地区中坚固干燥的地方,来从事适当的操练,而不能驻在地势低下潮湿的地方。大汗对于后面这种地形所派遣的驻防兵都是契丹人和蛮子省应该服军役的人。因为大汗习惯每年从他的百姓中挑选出一批最适于当兵的人,但不让他们在本地的城市服役,而是将他们派到相距二十日路程的地方驻防,服役四、五年后,复员回家,再由别人代替他们。这种规章对于契丹人也同样适用。
 

各城市向大汗的国库上缴的款项的绝大部分都花在维持这种驻防军制度上。居民因为一时气愤难平,而起来叛乱或是因为酒醉而暗杀他们的总管的事常有发生。一旦某城有变,邻近城市的驻防兵立即前往,以便平息一切动乱。为此,京师城经常驻兵三万人,而其它地方兵最少也有一千人。
 

现在还有一个地方有待介绍,那就是法克佛从前所居住的豪华王宫。他的祖先圈了十英里的地方来建造王宫,并将整个王宫分成三个部分。王宫中央有一座高大的宫门以供进出,门的两边,在平地上各有一个宏伟的大殿,大殿的屋顶由几排石柱支撑着,而这些圆柱则是用美丽的天蓝色和金黄色装饰的。面对大门,离王宫稍远的地方也有一个大殿,比那两座更加恢宏,其屋顶装饰得也更富丽,石柱是镀金的,里面的墙饰有表现前代各位君主功绩的历史图画,精美绝伦。
 

法克佛每年在此召开朝会,并赐宴给重要的贵族、各大官员和京师的著名人物。在这大殿中可以容纳一万人同时就餐。这种宴会往往要持续十日或二十日。席间绸缎、黄金和宝石所表现的富丽堂皇,超出了众人的想像,因为每个宾客都竭尽所能来表现他们的豪华奢侈,在服装上也力求华丽。
 

在前面所说的大殿或大门前的大殿与内宫仅一墙之隔,向后走,经过一个大院子,即可直达国王及王后所住的各种房间。由大院还可以到达一个有屋顶的走廊,这条走廊六步宽,可以直达湖边。大院的每一边有十个入口可直接到达十个狭长的院子中。每一院子有五十间房子,分别设有花园,里面住着一千宫女,服侍国王。国王有时由王后陪伴,有时则由一些少女服侍,坐在绸缎覆盖的画舫中游湖玩乐,并游览湖边的众多寺庙。
 

这个王宫的其余两部分建有小树林、人工湖、载满果树的美丽花园,以及饲养着各种动物的动物园。这些动物是供游猎用的,有羚羊、鹿、赤鹿、家兔和野兔。君主也同样带着妃子在此寻欢作乐,妃子们有些坐车,有些骑在马背上。其它男子是不可以参加这些活动的。妇女们也习惯用狗追逐前面所说的各种动物。当她们对这些运动感觉厌倦时,就退入湖边的小树林中,脱去衣服,裸体跳入水中游泳,她们有的游向这方,有的游向那方,而国王则在旁边观赏,大饱眼福。她们游泳后便回到王宫去了。国王有时下令在小丛林中野餐,那里的大树枝繁叶茂,荫凉宜人,那些妃子也同样在这里侍候他人。于是国王完全沉湎在妇 女们的艳丽的春光中,对于军事毫不过问。结果,他这种腐败的生活使大汗能够夺取他的大好江山,并逼他退位,正如前面所讲的一样。
 

马可·波罗在京师时,曾遇见一个年迈的富商,他曾是法克佛的亲信仆人,深知法克佛生活中的每个细节,上述的所有情况都是他告诉马可·波罗的。他还了解王宫的原状,并想带马可·波罗前去参观。这个王宫现在还是大汗总管的官署,所有大殿仍保持着原来的样式,但妇女们住的房间都已经毁坏了,仅留下一堆废墟,供人凭吊。围绕果园和花园的墙也同样破败不堪,动物与树木都不复存在了。
 

离城二十五英里的东北方就是大海,这里有一个极好的港湾,是从印度输运商品的船只的停泊之所。
 

马可·波罗在京师的时候,正好碰上大汗的钦差在这里听取该城的税收和居民数目的报告,因此有机会了解杭州的人口数目。当时上报的有一百六十个托曼(Toman)的炉灶,所谓炉灶就是指住在同一间屋子里的家庭,一个托曼就是一万,所以全城有一百六十万户人家。
 

每家的父亲或家长必须将全家人的名字,不论男女,都写好贴在门口,马匹的数目也一样要载明。如有人死亡或离开住所,就将他们的名字勾去,如遇添丁,就加在名单上。本省的大员和各城的长官,靠这个方法,随时可知居民的确切数目。契丹省也和蛮子省一样,都要遵循这个规定。所有客栈和旅馆的老板也同样要将投宿的客人的姓名写在一个簿子上,注明他们来去的日期和时间,这种簿子每日须交送一份给驻在方形市场的那些官吏。贫穷阶层的人民因不能维持家中的生活,便将自己的子女卖给富人,从而使孩子获得较好的教养,这也是蛮子省的风俗。
 

大汗的收入
我们现在将说到大汗从京师城,以及京师所属各地方——即九个区或蛮子王国——所收取的岁入。第一是盐税,盐是这里出产最多的东西,大汗每年可收得八十个金托曼的税,每一托曼为八万萨吉,每一萨吉足足等于一个金佛罗林(florin),最后总数达六百四十万德克(ducat)。这项产业之所以如此庞大,是因为本省距海甚近,盐湖或盐泽的数目也不少,一到夏季湖水蒸发而结晶,因此可取得大量的食盐,足够供应本省所属的九个地区。
 

这里盛产制糖的原料,并且出产了大量的食糖,和其它一切杂货一样,这种糖必须付出百分之三又三分之一的税。对于粮食酒也征收同样的税。我们曾经说过那些拥有上千工场的十二种工匠,以及在京师和内地往来买卖的商人,或海外商旅也同样要支付百分之三又三分之一的税。但是从遥远的国家或地方运来的货物,须付百分之十的税。本国的一切土产,如家畜、农产品和丝绸等都要向君主纳税。
 

这项统计是马可·波罗亲眼所见的,所以他有机会了解大汗的收入,除掉上述的盐税外,大汗每年还可收到二百一十托曼或六千零八十万德克。
 

太平府及其它城镇
离开京师城,向东南走一日,沿途随处可见房屋、别墅、和爽心悦目的园圃——这里的各种蔬菜十分丰富——最后到达太平府,这是一座美丽的大城,属京师管辖。居民崇拜偶像,使用纸币,对于死者实行火葬,是大汗的百姓,以商业和手工业为生。我们对于这里不打算作任何较详细的描写,而想进而叙述婺州城。
 

从太平府向东南走三日,到达婺州城,再沿同一方向,继续走二日,沿途各种市镇、城堡和其他居民点,连绵不绝。在一个外客看来,简直像一个巨大的城市。它们都受京师管辖,居民是偶像崇拜者。这个区域的生活必需品十分丰富。而所有的竹子,周长约四指距,高度达十五步,比前面所说的还要长。
 

沿同一方向再走三日,就到达了衢州镇,如仍旧朝东南走,还会遇见许多人烟稠密的市镇,那里的居民同样是以商业和农业为生的。在蛮子省的这一地区,看不见绵羊,但有许多公牛、母牛、水牛和山羊,至于猪更是广为饲养。走至第四日晚上,到达常山城,此城位于一条河流的中央,河水因此分为两支,好像是绕它而行。这两条支流的流向恰恰相反,一条流向东南,一条取道西北。以上各城市同样属于大汗的版图,受京师管辖。人民崇拜偶像,以经商为生。乡间的鸟兽猎物十分充足。再走三日,到达处州,这是一个壮丽的大城,也是京师所管辖的最后一个城市。经过此城后,就进入了蛮子的另一王国,或总管区域,叫作福州。
 

福州王国及其首府福州
离开京师管辖的最后一座城市处州后,便进入了福州王国,其主要的城市叫福州城。向东南方向走六天,越山翻岭,穿峡涉谷,沿途经过许多市镇和乡村。这里物产丰富,人民生活富足,野外的狩猎活动也很频繁。尤其是鸟雀,种类特别多。此地的居民都是大汗的臣民,从事商业和手工业。
 

这一带有许多体格庞大、性情凶猛的老虎。姜和药材的产量极高,尤其是姜,用相当于一个威尼斯银币的价格可以买八磅。还有一种植物具有番红花的一切特征,连味道与色泽也一样,但却不是真正的番红花。这种植物极其珍贵,因为它是不可缺少的佐菜调料,所以价格十分高昂。
 

此地的人偏爱吃非因病致死的人肉,认为人肉比其它任何肉都要好吃些。当他们出征打仗时,就把头发打散,披在耳朵上,并且将脸涂成淡蓝色。他们用矛和剑作为武器,除了首领骑马外,其他人一律步行。他们是一个很野蛮的人种,一旦在战场上杀死了敌人,便迫不及待地吮吸敌人的鲜血,然后再分食人肉。我们现在来介绍建宁府。
 

经过六天的行程,便到达建宁府。该城面积广大,有三座建筑美观的桥梁,桥长一百步,宽八步。这里的妇女非常漂亮,而且生活奢华安逸。此处还盛产生丝,并且能将生丝织成各种花色的绸缎。棉布则是由各种颜色的棉纱织成的,行销蛮子省各地。居民从事商业,他们将大量的生姜运往外地。据传闻,这里有一种家禽没有羽毛,身上所披的黑毛和猫一样,但我却从没有看见过,如能亲见,这必定是一个奇观。它们和其它家禽一样生蛋,肉也十分鲜美可口。这里的老虎肆虐,游人若不结伴同行,就难保性命无忧。
 

候官城
离开建宁府,前行三日,来到候官城。沿途经过许多市镇和城堡,这里的居民是偶像崇拜者,盛产生丝,并且大量输出。
 

此地以大规模的制糖业著称,所产的糖大多运往汗八里,专门供给宫廷。这里在纳入大汗的版图前,居民是不懂得高超的制糖工艺的,制糖手段十分落后。那时所制的糖,冷却后,竟呈一种暗褐色的糊状。在大汗统治期间,刚好有些巴比伦人来到帝都,并且被派到了这个城市,于是他们教授居民用某些木炭精制食糖的方法。
 

沿着同一方向再走十五英里,就是福州城。这座城是蛮子省的九大区域之一的福州王国的总管的管辖区。此处驻扎着许多军队,一旦发生叛乱,他们就可以随时镇压。
 

这个城市的中央有一条河横贯而过,河面宽一英里,两岸都建有高大豪华的建筑物。在这些建筑物前面停泊着大批的船只,满载各种货品,特别是糖,因为这里也出产大量的糖。有许多商船来自印度,装载着各种珍珠宝石,一旦售出,即可获得巨 大的利润。这条河离刺桐港不远,河水直接流入海中,因此印度来的船舶可以直接到达这个城市。这里的各种食物都很丰富,并且还有许多令人赏心悦目的果园,出产优质美味的水果。
 

刺桐港与德化城
离开福州城,渡过上述那条河,向东南方前行五日,沿途人口稠密,并有许多市镇。城堡和坚固的住宅。这里物产丰富,但道路崎岖不平,一路上都是山岭、峡谷、密林,只有一小块平原。此地的森林中多为灌木,出产樟脑。乡间的猎物也很多。居民是大汗的百姓,归福州管辖。
 

到第五日晚上,便到达宏伟美丽的刺桐城。刺桐城的沿海有一个港口,船舶往来如织,装载着各种商品,驶往蛮子省的各地出售。这里的胡椒出口量非常大,但其中运往亚历山大港以供应西方各地所需的数量却微乎其微,恐怕还不到百分之一。刺桐是世界最大的港口之一,大批商人云集于此,货物堆积如山,买卖的盛况令人难以想像。此处的每个商人必须付出自己投资总数的百分之十作为税款,所以大汗从这里获得了巨大的收人。此外商人们租船装货,对于精细货物必须付该货物总价的百分之三十作为运费,胡椒等需付百分之四十四,而檀香木、药材以及一般商品则需付百分之四十。据估算,他们的费用连同关税和运费在内,总共占到货物价值的一半以上,然而就是剩余的这一半中,他们也有很大的利润,所以他们往往运载更多的商品回来交易。
 

剌桐港
这个地区风景秀丽,物产丰富。人民是偶像崇拜者,性情平和,安居乐业。印度内地有许多富人来到这里,仅仅是因为想刺得一身美丽的花纹,因为这里的纹身技师以人数众多,技艺出众而驰名。
 

流经剌桐港的河流,河面宽阔,水流湍急,是经过京师那条河的一个支流。德化就位于该支流和主流的交汇处。这里除了烧制瓷杯或瓷碗碟外,别无可述之处。这些瓷器的制作工艺如下:人们首先从地下挖取一种泥土,并把它堆成一堆,在三四十年间,任凭风吹雨淋日晒、就是不翻动它。泥土经过这种处理,就变得十分精纯,适合烧制上述的器皿。然后工匠们在土中加入合适的颜料,再放入窑中烧制。因此,那些掘土的人只是替自己的子孙准备原料。大批制成品在城中出售,一个威尼斯银币可以买到八个瓷杯。
 

大汗从福州总管的辖区内——蛮子省九大地区之一——所获得的巨大收入和从京师所得的一样多。我们对于福州王国已经介绍完了,关于其它地区,我们不打算再行赘述,因为马可·波罗没有亲身游历其中的任何一个地区,而京师和福州王国的各城市则是他亲历过的。不过有一点应当注意,蛮子省拥有统一的语言,统一的文字。但是各地也有自己的方言,就如热那亚人、米兰人和佛罗伦萨人拥有各自的方言一样。这些地方的居民虽然各有自己特殊的语言,但他们彼此还是可以相互了解的。
 

马可·波罗的多种描述,一时之间是无法讲完的,现在我们先将第二卷作个结束,然后再开始新的一卷,描写印度的国家和省份,并把它们分成大印度、小印度和中印度。因为大汗曾有许多事务让马可·波罗经办,所以这些地方他都去过,后来又和父亲、叔父一起陪伴阿鲁浑的王后回国再次来到此地,并从这里顺路返回了家乡。
 

他将有机会描述他在那些国家中亲眼所见的许多不同寻常的事物。同时对于那些可信赖的人向他讲述的,或那些在印度洋沿岸的航海图中别人指给他看的事件,也不会略而不提。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