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文学 我的尼日利亚行——(三)形...

我的尼日利亚行——(三)形形色色的尼日利亚人

分享

【新三才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黄山、张家界等中国的名胜,秀丽挺拔,云雾缭绕,中国人也有着道骨仙风般飘逸的神仙气质。尼日利亚的山不多,最著名的当属一座黑 石头山,它在阿布贾附近,地处尼日利亚版图的重心,与其说是一座山,还不如说是一块圆溜溜的大黑石头,简单质朴,看上去感觉就像是尼日利亚人。

我们遇到的第一位尼日利亚人是我们的司机,跟他相处的时间也最长,但却从始至终没有听他说过一句话。他是一位豪萨族青年,非常内向,一路上开车时一 直放着“这个阿,那个阿”的豪萨语广播,我们连一点尼日利亚的国家机密也没听到。旅途中我们吃饭时,他总是不知去向,躲到看不见的地方去吃他的尼日利亚 饭。到了该上路的时候,他又总是按时出现,继续头也不回地开他的车。在我的印象中只有他的背影。

听中国公司的人给我们讲过更多有意思的尼日利亚人。尼日利亚人的思维方式非常简单直接,就好像是一根直线,在思维复杂的中国人看来这些人简直就是“一根筋”。

一位在中国公司的驻地干杂活的尼日利亚人每次用胶皮管子浇完花后,一定要把管子放在地上拉成一根直线,再从一头把管子抬起来,一点点地抬起下面的一 段,一直抬到管子的另一头,确保把管子里的水都倒出去了,再把管子卷起来。在中国人看来,只要站着把管子直接卷起来就可以自然把管子里的水控出去,根本不 需要三个步骤。但那位尼日利亚杂工每天还是按他认为对的方式一丝不苟地做着同样的事。

一次一位中国公司的工作人员到一家五金店去买50米铁丝,他告诉店主,只要量一下铁丝卷的直径,用圆周率就可以算出周长,再数数匝数,相乘就可以算 出铁丝的总长度。店主很怀疑这个中国人是要骗他们,他还是按他自己的办法来丈量铁丝。他的雇员飞跑着把铁丝一直拉出去很远,然后用尺一点一点地量出了50 米,把铁丝截断。之后,他又把这50米铁丝卷起来,按中国人说的办法量直径,算周长,数匝数,算总长,结果证实这个中国人没有骗他们,才把铁丝卖给了他。

虽然在数学和逻辑方面尼日利亚人显得太简单,但他们在语言和舞蹈方面却表现出巨大的天份。一次我在一个市场里看中一件木雕,想叫我的同事一起来看, 我回头喊了一声同事的名字,没想到那个摊主马上跟着我喊我同事的名字,紧接着,边上摊位上的尼日利亚人也跟着一起喊这个名字,他们每个人竟然都是字正腔圆 的北京音。

我们在喜来登酒店住的时候,因为不能出门,就天天在一起打牌,每人每天都收获十几头“猪”,但是陪同我们的外交部的小刘年纪轻轻,耐不住寂寞,听说 尼日利亚人的舞蹈功夫实在了得,就独自跑到酒店的舞厅里去看看。刚一坐下,就有一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子凑了过来。那女子直截了当地要求跟小刘去客房。小 刘说他不是一个人住一间,是跟一个“朋友”合住。那女子马上说,她可以叫上一个她的“朋友”一起去。小刘回来后告诉我们这件事,简直把我们给笑翻了,小刘 的同屋不是别人,正是我们公司带队的老头儿。老人家一听小刘差点给他带个小姐回来,吓得不停地唠叨:“这还得了!这还得了!”那些拉客的女孩很多是大学 生,为了挣些外快跑来干这种营生,收费200奈拉,相当于20元人民币,按当时的汇率也就两块多美金。为了这点钱,人竟然变得如此轻贱。尼日利亚也因此成 为了艾滋病最泛滥的国家。

在宾馆里住着很多尼日利亚的上流人物,无论男女都身材高挑,不胖不瘦。男人们穿着尼日利亚的传统服装——头戴花帽、身披图案精美、里外几层的大袍, 好不气派。贵妇们穿着优雅的洋装,剪裁合体的衣裙衬托出她们的婀娜身姿,面料往往是如同蕾丝般镂空的织物,在她们黝黑的皮肤衬托下显得格外美丽。据说他们 的家里,浴室的水龙头是黄金做的,要购物就坐飞机去巴黎。可是另一方面,大多数尼日利亚人却“穿衣服一块布”。我们在公路旁甚至见过身上连一块布都没有的 人。很庆幸尼日利亚是热带国家,人的肤色也比较深,这些没有布的人也可以生活。

经过一段时间的现场设计,我们要向阿布贾的土地局申报设计了。当地的土地局相当于北京的规划局。三秘和我两个人同去,我抱着一迭图纸,他拎着一个皮 箱。到了土地局,从大门口的门卫开始,三秘用清凉油来打点,以后礼物逐渐升级,一路过关斩将,我们终于走进了一位官员的办公室。这位官员衣着笔体,表情庄 重。讲明来意,我开始向他介绍方案。这是我在尼日利亚第一次用到了英语,那位官员听得很认真,用英语严肃的提问。

讲 完以后,三秘把他带来的皮箱往办公桌上一放,打开箱子一看,满满全是钱。这是我有生以来头一次见到这么多钞票,我真怀疑身边的三秘是刘德华扮演的。土地局 的官员立刻笑逐颜开,满口称是。在国内,向规划局递交设计时,往往要在图纸里夹一个白信封,规划局的工作人员拿到图纸后,一挥手,白信封就不见了,工作人 员的表情仍然严肃认真,事情却在悄悄地起变化。这样的事要是发生在加拿大,除非是谁想主动丢掉工作。而在尼日利亚,在巨贪领袖阿巴查的带领下,小人小贪, 大人大贪,而且是 堂而皇之地贪,快快乐乐地贪。

设计结束,我们返回拉格斯,度过了在尼日利亚的最后一周。在拉格斯时,除了安排我们出去参观购物外,我们还是在宾馆里“拱猪”。一天正在打牌,一位 宾馆的服务生进来收拾房间。他的身高大概一米八几,属于当地的中等个,他非洲人特有的紧致身材显得很提拔。他认认真真地干完活,看我们玩得热闹,跟我们搭 上了话。他英俊的面容,雪白的牙齿和轻快的笑容一下就吸引了我们。他说着我们能听懂的英语,告诉我们他叫阿加利,正在读大学,他希望将来能够去“阿美丽 卡”(尼日利亚人把R读成L)留学,所以他现在在学习的同时,在宾馆打工,攒钱为将来的留学生活做准备。他纯真的笑容让我们觉得亲切而可信,他的眼神里闪 烁着光芒,让我们看到他对未来的憧憬。我们全都鼓励他好好学习,好好工作,尽快实现自己的愿望。

阿加利走后,我们仍然在热烈地讨论他,虽然他干的只是一份简单的工作,但他活的有尊严。这才是非洲裔人本来应该有的精神面貌:乐观,积极,勤恳。我们都祝愿他的“阿美丽卡”梦成真!(待续)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