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新创 老八路真实回忆:那个17岁...

老八路真实回忆:那个17岁小妓女我终生难忘(1)

分享

本文是作者《老红军讲故事系列》之《令我终生难忘的小妓女》——本系列共计数十篇,均来自作者采编的曾经当过红军参加过抗战的老人的真实口述或转述,经编辑加工撰写,更具有可读性。内容包括当年中共早期根据地生活、长征、抗日、内战和1949年之后的部分经历,跨越了中国从民国初年到改革开放六十余年的历史。

 我们得到消息比国军晚了一步,当我们小分队赶到县城花月楼的时候,门前一片狼藉,三十来岁的老鸨儿吴姐,抖着丰满的胸部和两只哭得跟桃似的的肿眼泡儿,着实让小分队的战士都有些激动。

激动之后,队长还是用手枪顶在吴姐肥硕的胸脯上,逼她说实话。这才得知,刚刚来过一队人马,二十来个人,自称是国军的留守支队,把只有十七岁的妓女薛萌萌带出花月楼,架上一辆马车,往东门而去。

“追!”队长田青一声令下,我们撒丫子就往东门跑。出东门一口气狂奔了近三十里,傍晚时分,赶到了马儿岭上,才看见那队人马正在林边儿休息。见我们追上来,呼拉一下散到林子里,依靠林木的掩护,把枪拴拉的哗哗响。我们只好远远地瞄着,停了下来。

田队长对着岭上喊到:

“把人留下,各自无事”

“你们是干什么的?”

“我们是八路军的游击队!”田队长回答。

“呵呵,八路兄弟们,你们人多,这小嫚儿忒家嫩了,架不住你们折腾,还是让我们带走吧,你们回去找吴姐,她那两只大奶子,保准能喂饱你们!”

“少说废话,把人留下,否则你们一个也走不了。”因为我们枪多,田队长少有的牛气。

“奶奶的,一个妓女,值得你们拼命吗?有本事你们就上来试试。”因为占着地势的有利,对方一点也不示弱。

“上!”田队长见大家基本缓过气来,就指挥大家冲上去。

十几名战士冲在前面,刚刚越过岗子,对方一排枪打了过来,就有三、四个人倒下了。其他人只好赶快趴下。其中一个回头对田队长说:

“不行,队长,我们这里太显眼了。”

“那就在这里打!”

于是我们四十多人都趴在地上朝对方开枪。对方却没有一点声音。

看来我们遇到了对手。

田队长只好命令大家停止开枪。

“呵呵,八路兄弟,继续啊,放枪给老子下酒!”林子中传来对方的声音。

“喂,国军兄弟,你们要那小嫚儿干什么?为个妓女送死不值得!”

“先说你们有什么用?你们不也是为了这小嫚儿拼老命吗?”

“她是汉奸,我们要杀了她,用她的头祭我们死去的战友!”

“真新鲜啊,她怎么成了汉奸了?”

“她是鬼子的姘头,跟很多鬼子睡觉,还不是汉奸?”

“跟鬼子睡觉就是汉奸,去你妈的巴子吧!”

“我们听说她还告诉鬼子很多情报,鬼子就凭着这些情报,前天杀了我们很多人。”

“没有,我没有,你们胡说!”从林子里突然传来一声清脆的女子的声音。

……两边都静默了片刻,似乎都被这女子清脆的嗓音惊呆了。

山野里回响着女子“没有——我没有”喊声。

“你说没有就没有啦,你跟鬼子睡觉是假的吗?”我们这边不知道谁这样反问道。

突然对方打过来了一阵枪,树叶哗拉拉地掉下来许多。田队长急忙低下头来。

“喂,别开枪!说说你们为什么要这小嫚儿,说得有理就放你们走!”田队长向对方问道。

“我们队长看上她了,听说日本人要把她送到济南去,就派我们把人抢回来。怎么样,八路兄弟们,给个面子,让我们走人吧!”

“那不行,她是汉奸,必须正法!”

“操,正你妈个屄!有本事上来领人!”

“好,劲你娘,老子看你怎么走,敢出林子就全灭了你们。”

“操……耗着!”

我们双方就这样耗着,一直到天快亮的时候,突然林子里传来唱歌的声音,正是那小妓女薛萌萌的声音:

小小嫚儿要回家

掐朵花儿插头发

褂儿花花花儿

裤儿花花花儿

见了当家的

把我抱回家

……

“呵呵,唱得好,萌萌再唱一段!”林子里传来一阵的喧哗。

田队长正在睡觉,被吵醒来,立时火起,拨出手枪朝林子里就是一枪:

“奶奶的,唱个熊!”

突然,我们身后枪声大作,我身边的几名战士立时倒了下去。田队长因为刚才发火,立起了身,这时竟然也向前扑在地上。我郝然看见他后心上两个血洞。

田队长被打死了。

我们回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大队鬼子涌了上来。

政委李勤忠急忙命令队伍向岗子上撤退,我们这边一露头,林子中就是一排枪打了过来。可现在我们没得选择,没有一个人退却,还是硬冲了过去。没等对方第二排枪打过来,我们付出五六个人的代价,硬是冲到了林子里。

他们抵挡不住我们的进攻,带着那女子向山上退去。我们正要追,他们又缩了回来。那个领头的冲我们大喊:

“日本人把我们包围了,妈个屄!我们中国人别打了!”

“把人给我们!”政委端着枪瞄准着对方。

“好说好说,鸟操的,人领走吧。”他一边说,一边把那小嫚儿推向我们。这时,鬼子从两面压来,那些国军士兵都向林后的山地溃散了。我们架着这个小嫚儿,也向后山跑,可那些国军向我们开枪,阻止我们跟在他们身后。

就晚一步,我们失去了逃出去的最佳机会,全部被日军火力压在林地中间的一片洼地里,抬不起头来。

鬼子继续逼近,我们都被这逼近的死亡压得透不过气来。我暗忖,小命就留这儿了,他妈的,就是为了一个妓女,真不值。身边又有人中枪,还有人开始啜泣,一个战士竟然站起身发疯似地向外跑,大喊大叫的。转眼他的身体就成了马蜂窝儿。

就在这时,薛萌萌突然站了起来,我眼看着她身上中了一枪,晃了两晃,向另外一个方向奔去。鬼子的枪声停顿了一下,趁这个机会,我们立刻起身,集中火力,从林中杀条血路冲了出来。我头也不回,没命地向山后跑,连枪都扔掉了。

等我完全听不到枪声的时候,才站住了脚,回头看时,身边没有一个人,也不知道跑到了什么地方,感觉脚下非常痛,低头看时,才发现两只鞋子也不见了,脚上全是被石头划开的口子。突然觉得喉咙里发咸,一口鲜血涌出,立时晕了过去。

后来据那位房东讲,我醒来已经是第四天早晨了。不过我身体恢复很快,当天就能走动,晚上还给房东挑了一担水。

可就在我把扁担靠在廊下时,从屋后传来一阵歌声:

小小嫚儿要回家

掐朵花儿插头发

……

歌声虽然少了那天早晨小妓女的野巴巴,调儿,韵儿和嗓音还是一个样儿。我很疑惑,便猫着腰,来到后院。

褂儿花花花儿

裤儿花花花儿

……

坐在院后树下的,赫然正是那让我们全军覆没的小妓女薛萌萌。她竟然没有死,只是一条胳膊吊在脖子上,看来她的伤不重。

她正在择一些带着露水的野荠菜,她倒是很得意呀,唱个不停:

……

见了当家的

把我抱回家

……

想起这次行动的任务,想起政委传达任务的时候告诉我们,这小妓女是个大汉奸,上次第七分队被包围,一个没跑出来,就是因为她给鬼子通了情报,所以上级决定,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除掉她,替战友报仇。奶奶的,这回全队战友遭到日军包围,全部战死,只有我侥幸拣了条命,都是这小娼妇惹得祸。我不由的怒火中烧,没有再想许多,操起一根木棍,摸到她身后,劈头盖脑就是一棍,她嘤咛一声,扑在地上。

几十年过去了,我对此一直追悔莫及。

原来薛萌萌小小年纪,却是刚烈至极的奇女子,为了抗日,舍身去做了妓女,为国军提供很多情报。我现在才明白,为什么只有一河之隔的那支国军留守支队,那段时间打了那么多胜仗,也明白他们为什么要冒险到鬼子盘踞的县城救走她。可我永远都不会明白的是,队长和政委从哪里得到的情报,说她是汉奸?我心中太多的疑惑,都因为她被我突然打死,再也无法弄明白。

我悲伤之极,陪伴着她的遗体,度过两个昼夜,依然痛不欲生,恨不得立时杀死自己才好,善良的房东怕我出事,竟然也天天陪着我,直到我决定,要杀鬼子替她报仇时,房东才放下心来。

第三天早上,我和房东把她下葬之后,房东望了望对着那块小小的石碑泣不成声的我说:

“是她把你背回来的……”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