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新创 母親的報復(图)

母親的報復(图)

 

我們兄弟倆小的時候,父親很懦弱,經常受到村裡人的欺負。母親縱然剛強,也無法改變現實。欺負我們最凶的是對門的鄰居,他們好像和父親結下了冤讎,經常找我們的茬,父親有時也想辯解兩句,鄰居兩個鐵塔一般的兒子往前一站,我父親就敗陣而回了。  

那一次,鄰居的狗丟失了,我心裡暗自高興,他們卻找上我們家了,認定是父親偷的,原因是那條狗咬過我父親,一定是我父親懷恨在心,打不過他家的人,就拿他家的狗出氣。我父親還沒有卑鄙到這種地步,當然不承認自己沒做過的事,最終的結果,鄰居把丟狗的惡氣都撒到我父親身上,兩個鐵塔把父親暴打一頓。那一年,我哥哥15歲,我也10歲了。我們都咽不下這口氣,哥哥拿上了廚房的刀,要領着我和他們拚命。

我們還沒走出院門,就被發現情況的母親攔下。母親把我們攬在懷裡,哭泣着說:「孩子,不能去呀,這仇我們早晚得報,不過不是現在呀。」

我和哥哥都愣住了:「都欺負咱到這地步了,啥時才是時候啊?我們長大了嗎?」

母親點頭又搖頭,拿手和我們比劃:「打架不是硬沖,拳頭只有往後縮,發出的力量才會更大。」

我們倆都不理解,母親又嘆着氣說:「你們這個年齡,正是攢力量的時候,只要好好讀書,一定會有出人頭地的那一天。到那一天我們再報復他們,還會不贏嗎?」

這一次,我們兄弟都重重點頭,鄰居之所以這樣橫,還不是因為他們家在外地工作的二叔啊。

經歷了這件事,我們懂事多了。我們將仇恨埋在心裡,學習非常勤奮,鄰居仍時不時欺負我們,我們都忍下了。我們堅信母親的話:「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後來出現了奇蹟,我們那個小村出了兩名大學生,那就是哥哥和我。哥哥上了醫學院,我畢業後當了一名教師,岳父是縣裡的一名領導。我們有出息了。雖然父母變老了,可再也沒人欺負他們了。相反,兩個「鐵塔」見了我父母,總是低着頭。經過歲月的磨礪,我們也漸漸成熟,那埋藏在心裡的仇恨也變得風輕雲淡了。

忽然有一天,我接到了母親的電話,她很急切地要我回去,並且帶上2000元錢。一定是家裡出了什麼事,我不敢耽擱,急忙往家趕。迎接我的是笑吟吟的母親。她接過我的錢才說:「對門周大伯家出了禍事,大龍被汽車壓斷了雙腿,二龍前年因為偷東西進了監獄,沒人幫他們,你們兄弟就替媽媽幫他們一把吧。」然後母親又指着同時趕回來的哥哥說:「你是醫生,給他們找一個好的醫院和大夫。」

我一聽,火就湧上來了,大龍二龍就是鄰居家的「鐵塔」,母親該不是老的昏了頭吧。

我和哥哥都沒動,母親又拿出以前的口吻對我們說:「讀了這麼多年的書,還不如我這個老婆子。你們想,沒有鄰居他們一家,你們兄弟倆能這麼有出息嗎?我當年要你們報復他們,就是要你們有出息了找機會感化他們啊。」

看着母親慈祥的眼睛,我恍然大悟。是的,鄰居一家儘管傷害過我們,可那種傷害不是早讓母親化為我們爭氣的動力了嗎?這樣想來,我們還應該感謝他們呢。正像母親做的,我們何不用關愛這另類的「報復」方式,來融化鄰裡間的堅冰呢?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