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文学 《马可波罗游记》(第一卷)...

《马可波罗游记》(第一卷)(2)

分享

【新三才讯】科贝姆城和它的制造业
科贝姆是一个大城市,居民遵守穆罕默德的法律。他们能制造一种光泽华丽,面积很大的铜镜。境内出产大量的锑和锌。从中可提炼一种混合物——此物可用制造一种疗效良好的眼药膏——和斯坡的阿姆(Spldiam)。它的制造程序如下。从含有这种混合物的矿脉中开采出粗坯矿石,然后把它放入一个烧红的熔炉中,并在炉上方放一块铁制的格子板。烧红的矿石升腾起来的烟或汽,凝结在格子板上,冷却后变成固体,这就是上述的混合物,同时不能升起的粗渣就留在了炉内,形成了斯坡的阿姆。
 

从科贝姆到波斯边界的蒂莫全的行程和奇异的树
离开科贝姆,经过一个八日行程的荒原,沿途要受尽缺乏饮用水的痛苦,既没有水果,也找不到树木,即使能发现水,也是苦涩难咽。所以旅客途中所需的水,必须自行携带。至于他们的牲畜只能饮用荒原中所能找到的水。必要时,旅人会将面粉和入水中,用以减少苦味,力求使它稍能入口。
 

太阳树,基督徒称之为“无果树”
到第八日的晚上,便可到达蒂莫全王国。该王国位于波斯的北部边界,有许多城镇和防备坚固的要塞。这里有一个广阔的大平原,以产一种太阳树而著名,基督徒称它为“干树”或“无果树”。它的特征是,树干十分高大,树叶的表面为绿色,背面是白色或浅色。此树结有一种硬壳果和栗子类似,但它的里面并没有果肉。这种树的质地十分坚硬,呈黄色,类似黄杨。在一百 英里以内没有其它树木,只在一块方圆十英里的地方发现了一些树木。据当地的居民说,马其顿王亚历山大曾和德里厄斯(Drrius)激战于此。
 

境内所有的城镇,生活必需品都十分丰富。并且这里气候温和,不太热也不太冷。人民信奉回教,是一个漂亮的种族,尤其是妇女,据我的看法,是世界上最美丽的。
 

山中老人和他的宫室、花园
描述完这个国度后,现在来讲山中老人。山中老人所住的地区叫穆列特,在萨拉森人的语言中这是指异教徒的聚居地,他的人民称为穆列黑台特,或异教教义的保持者,和我们用帕达利尼去称呼基督教徒中的某些异教徒一样。关于这个首领的事迹,是马可·波罗从好几个人那里听来的。
 

山中老人名叫亚洛丁(Aloadin),信奉回教。他在两座高山之间的一个美丽的峡谷中,建造了一座华丽的花园。所有的奇珍异果,鲜花美卉,园内都应有尽有。同时各处还建有大小不一,结构各异的宫室。宫室内装饰着金线刺绣、绘画和各种富丽堂皇的家俱。而且还安装着各种管子,可看见美酒、牛乳、蜜糖和清水在各处流淌。
 

住在宫室里的都是些文雅美丽的妙龄女郎。她们对于唱歌、演奏、跳舞等艺术无不精通,尤其善于调情和迷惑男人的手段。这些女子浓妆艳抹在花园和亭阁中游戏行乐。服侍她们的女侍都深锁宫中,不准抛头露面。这个首领造此迷魂夺魄的花园的目的是:穆罕默德曾经对服从他的意志的人许诺,准许他进 入极乐园,享受人间至乐,在美丽神女的仙境中,尝尽耳目之好和肉体的欢娱。因此山中老人也要自己的追随者相信,他也是一个先知,同穆罕默德一样,对于他所喜欢的人,也有准他进入极乐园的权力。
 

他为阻止一般人未得许可,擅自进入这个幽雅的区域,特在峡谷的关口建造了一个坚固无比的城堡,入口处是一条秘密的道路。他在朝中又豢养了一批少年,年龄从十二岁至二十岁,都是选自附近山区的居民,这些人受过一些军事训练,并具有勇敢的气质。山中老人每天和他们讨论先知所宣布的极乐园和他自己也具有允许进入这个乐园的权力等问题。在某些时候,老人会用一种麻药把十或二十个青少年麻醉,等他们昏迷后就将他们搬到花园中的各个宫室里去。
 

老人惯于训练暗杀者
等这些青年人从迷幻的状态中苏醒过来,觉得四周都是曾经描写过的,令人欢喜的景致。每个人都被可爱的少女包围着,既歌且舞,又用最勾魂夺魄的接吻与拥抱爱抚他们;供给他们佳肴美酒,让他们在真正的牛乳和酒的小溪中尽情享乐陶醉。此时他们相信自己的确是在极乐园中,觉得不愿意抛弃这里的欢乐。
 

等这样生活四五天后,他们再次陷入一种麻醉状态,被送出花园。当他们被带到老人的面前,问他们曾经在何处,他们的回答是:“在极乐园,这是由于大王的恩赐。”于是在惊骇异常的全朝廷人的面前,讲述他们曾经眼见的情景。
 

这个首领便乘机向他们说道:“我们的先知保证,凡拥护他的主人的人都将进入极乐园,你们如果诚心服从我的命令,这种幸福的生活便在等待你们。”所有的人都被他的这些话所鼓舞,一旦得到主人的命令,便十分快乐,并勇敢地为他服务,至死不辞。
 

这个方法的后果是:凡邻国的王公或其他人如果侵犯了这个首领,便会被他的训练有素的暗杀者所杀。这种人只要能够履行他们主人的意志,即使牺牲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因为他们已把生命看得很轻。因此老人的专制变成了邻近所有国家恐怖的源泉。
 

老人派了两个代表,一个驻在大马士革的附近,一个住在库尔德斯坦。他们在那里执行他的训练青年刺客的计划。无论怎样有势力的人,一旦与山中老人为敌,都免不了被暗杀的命运。
 

老人的下场
这个老人的疆土恰好在蒙哥大汗的兄弟旭烈兀的领域内。旭烈兀曾经得到过关于老人凶恶残忍和纵容人民抢劫过路旅客的报告,于是在一二五二年,特意派遣一支军队去围攻老人的城堡。但是由于老人拼死抵抗加上城堡的坚固,整整围了三年,竟丝毫不能得手。最后由于堡内弹尽粮绝,老人才被迫投降。山中老人被俘后,被处死刑,他的城堡被解除了武装,极乐园也被夷为平地。自此以后,便没有山中老人了。
 

经过一个六天路程的富饶平原和一个八日路程的荒原到达萨普甘城
离开这座城堡后,有一条道路直通一个大平原,然后到达一个山谷纵横的国家,这里青草茂盛、水果丰富,所以旭烈兀的军队能够长期在此驻扎。该国的距离有六天的路程,境内有许多城市和要塞,居民信奉回教。穿过该国又进入一个荒原,荒原长约四、五十英里,没有一点水草。旅客在出发前,必须备足清水,牲畜在经过荒原时,由于缺乏水源,必须迅速行走,以便到达一个有水的地方。
 

等到第六日晚上,到达一个叫萨普甘的市镇。这里物产丰富,特别是以出产一种世界上最优质的甜瓜而著称。它的保存方法如下,将甜瓜切成盘型薄片,和我们切南瓜一样,然后晒干,大批地送往邻近各国出售。顾客非常欢喜这种甜瓜,因为它们和蜜糖一样甜。这里还有极多的飞禽走兽可供游人猎取。
 

离开这里后,我们将介绍另外一个宏伟的城市巴拉芝。
 

巴拉芝城
巴拉芝城在古代非常宏大,后来因为鞑靼人的屡次侵袭,毁灭了它的部分建筑物,使城市受损不小。城中有许多大理石建造的宫殿,现在虽仅存残骸,但宽阔的广场仍旧历历在目。据居民讲,亚历山大大帝曾在这里娶德里厄斯王的女儿为妻。回教在这里很有势力。
 

东方鞑靼人君主的疆域扩展到了这里,波斯帝国在东北方 的边境也到达了此处。
 

离开巴拉芝,沿着一条道路走十二天,经过一个没有人居住的地带。因为无法无天的抢劫者遍布各地,打家劫舍,所以人们为求平安,都逃到山中防御坚固的地方去了。这里有广大的水草牧场和各种各样的猎物。狮子也生长在这里,它们身躯庞大,为数颇多。但在十二天路程的山地中,食物稀少,旅客必须携带充足的物品,以供自己和畜牲的需要。
 

塔伊罕城堡盐山和斯卡森王国
走过这十二天路程后,来到一个城堡,叫塔伊罕。因为它位于一个美丽肥沃的国中,所以成为了谷物交易的大市场。塔伊罕南面的山都十分高峻,它们都是由白盐构成的。周围的人们经过三十日的路程,来此取盐,因为此处的盐被视为世界上最清洁的。不过这些白盐极为坚硬,不用铁锄就不能取得。盐的数量极其惊人,足以供世界上一切国家的需要。其它各山出产杏仁和阿月浑子。土人把白盐作为一宗很大的商业。
 

离开塔伊罕,继续向东北方走三日,进入一个居民甚多,果实、谷物和葡萄丰富的美丽国度。这里的人民是回教徒,残暴奸诈,又淫荡好酒。他们所产的优质甜酒足以鼓励他们沉湎于酒色。他们的头上除盘着一条七八尺的绳子外,不戴其它东西。他们是敏捷的捕猎者,能够猎取许多种野兽。他们的衣服和鞋子都是兽皮所制。所有人都习惯于制革。在三日的路程中,要经过许多城市和城堡,末了到达一个叫斯卡森的王国,该国被一个首领所统治,他的头衔和我们的伯爵相当。他在各山中还拥有其它市镇和武装地带。在斯卡森国中有一条河横穿而过,容积颇大。此处产豪猪,当猎人放猎犬追逐时,它们就卷成一团,极为愤怒,张开刺毛来抵抗猎人和猎犬。
 

这个国家的人民自有其独特的语言。看守畜牲的牧人住在山中,以洞穴为室。建造这种房室并不是一种困难的工作,因为这里的山都是土质的,而不是由岩石构成的。
 

离开此地后,再走三天,沿途看不见任何一种建筑物,除水外,也找不到旅客所必需的任何食物,不过却有茂盛的草场可以饲马。所以凡路上所需的一切物品,旅人必须自行携带。到第三日晚上到达巴达哈伤王国。
 

巴达哈伤王国和君主所有的宝石妇女所穿的服装
巴达哈伤王国的人民是回教徒,自有其特别的语言。这是一个辽阔的王国,全境约十二日的路程,受世袭君王的统治。他们都是亚历山大大帝和波斯王女儿的后裔。在萨拉森人的语言中他们都保持着朱尔卡南(Zulkaren)的称号,即“亚历山大”,这是表示对亚历山大大帝的敬仰。
 

这个地方出产宝石,用国名命名的巴拉斯红宝石,质美价高。宝石出产在高山峻岭中,但是只从一座名叫锡基南的山里开采。国王下令在此山中开矿,和开采金银一样,只有经过这个矿脉才能开采宝石,除非他特别恩准允许私自开采,否则开掘者都将处以死刑。
 

国王有时将这些宝石作为礼物,送给过境的外国人,因为他们不能从别人那里买到这种宝石。没有国王的允许,谁也不能私自带这种宝石出境。这些限制的目的是为了使国内的红宝石——他以为自己的荣誉和宝石有关——保持它们的尊贵和高价。因为如果随意由人开采,任何人都可以购买并运出国去,势必造成数量大增,而宝石价值必定下降。国王的宝石有些是作为礼物送给其他君王与王公,有些是作为贡品献给他的君主,有些则作为商品与人交换金银,在这项买卖中此种宝石是可以运出国的。
 

还有一些山中蕴藏着青金石,这种矿石可以生产天青色的绀青,是世界上最佳的产品。此外银矿和铅矿的产量也极为丰富,国内的气候颇为寒冷。
 

这里豢养的马匹十分优秀,奔跑如飞,它们的蹄子坚硬异常,不必再钉铁掌。在其它牲畜不能或不敢跑的斜坡,土人就会乘着此种马驰骋往来。据当地人说,不久以前,王国中仍有亚历山大的名马标寒法拉斯(Buapha)的遗种。这种马一生下来额头上就有一种特别标志。但全部马都在君主的一个叔父手中,因为不肯让给他的侄儿,而被处死刑。王叔的寡妻被这种惨杀所激怒,竟将所有马都毁了,因此这种名马就此绝种了。
 

山中有一种隼叫萨克尔,是一种优秀的猛禽,善于飞翔;还 有一种隼叫作兰列,为数甚多。此外还有一个短翼鹰种和鹞。该国的居民都长于猎取禽兽。国内还出产优良的小麦和一种没有籽苞的大麦。他们虽没有橄榄油,却从某些硬壳果和一种叫作胡麻子的东西中榨出油来。这种胡麻子除掉颜色较鲜明外,很像亚麻子,但是它所产的油质量较高,比其它任何油的味道都好。鞑靼人和此地其他居民都用这种油。
 

这个王国内有许多狭隘的关口和要塞,可以用来抵挡任何外国强敌武装侵入。居民是优良的弓箭手和灵巧的猎人,通常以野兽皮为衣,因为其它衣料比较稀少。冈峦起伏的群山成为无数羚羊的草场,它们四、五百甚至六百为一群,都是野生的,虽然大批地被捉获宰杀,但数目并不见少。
 

这里的山都非常高,要到达顶峰,就得从早到晚走个不停。群山之间有草木茂盛的广大平原,有岩石裂缝中涌出的最清洁的溪流。这些水流中有鲟鱼和其它多种优质的鱼。山峰上的空气非常清洁卫生,凡住在市镇、平原和山谷的人如患热病或其它炎症都可移居山顶上,住三四天,即可恢复健康。马可·波罗证明,他对于这种清洁空气的效能有过亲身的经验,因为他在这里生病将近一年,有人劝他移住山顶,换一换空气,不久,果然痊愈了。
 

在上等阶层的妇女中流行一种特别的装束,她们腰以下所穿的衣裙像裤子一样剪裁,依照自己的财力,用八十或六十厄 尔精致的棉布,重重折叠包住自己的臀部。臀部最臃肿的人,就算最漂亮的人。
 

南方的巴西亚王国居民的容貌与金耳饰
离开巴达哈伤之后,向南方走十日,到达巴西亚王国。这里的居民说一种特殊的语言,十分崇拜偶像。他们的皮肤略带暗色,性情粗暴,擅长巫术和招鬼术,而且还在继续孜孜不倦地研究此道。他们的耳朵上带有镶着珍珠和宝石的金银耳环。该国某些地方的气候非常炎热。居民的食物是肉和米。
 

东南方的喀什米尔王国擅长巫术的居民和教士阶层
喀什米尔是一个王国,距巴西亚有七日的路程。居民也说一种特别的语言。他们比其它所有的民族更加精通巫术。他们的偶像虽然是天生的又聋又哑,但是他们却能使它说话。他们同样能使白天变成黑夜,并且还能变化出许多其它幻术。他们对偶像崇拜的热情超过了其它民族。这里是偶像崇拜者的发源地。
 

这个国家有一条河流直接流入印度洋。
 

当地人的皮肤暗而不黑,妇女的肤色虽暗,但却十分细腻光滑。他们的食物是肉、米和其它谷物。这里民风淳朴,气候温和。除都城外,国内还有许多市镇和要塞。大片的森林、荒地和山中的险要关隘都足以保证居民防御敌人的入侵。他们的君主不附属于任何强国。
 

居民中间有一个特殊的阶层,他们在一起共同生活,对于饮食起居和两性关系都有严格的限制,并规定不得享有任何肉欲的快乐,不然,就是亵渎了他们所崇拜的偶像。这种人的寿命十分长,他们自己拥有几个寺院,寺院内的长老享有我们修道院长的权力。人民对这些人都十分敬重。这个国家的本地人从不杀生,也不伤害任何动物,如果他们想吃肉,就必须请住在他们中间的回教徒操刀,从欧洲带来的珊瑚在这里可以卖到高于世界任何地方的价格。
 

如果我们向同一方向前进,必将介绍到印度,但我认为把印度放到第三卷中描写更为适宜。因此,让我们还是回到巴达哈伤,从这里直接谈到契丹(中国),不过不会像本书开头那样,只介绍途经的各国,现在还将叙述沿途的左右邻国。
 

服堪王国 上山三日到达一高山 山顶处火的效力
离开巴达哈伤王国,向东北与东之间的方向前进,经过两岸的许多城堡与居民点——属于这里君主的兄弟。三日行程之后,到达一个叫作服堪的王国。这个地方宽广各有三日路程的距离,居民为回教徒,有一种清晰的语言。人民态度文明,勇敢善战。他们的首领所管辖的土地是巴达哈伤君主的封地。
 

他们用各种方法捕捉野兽。离开这个国度后,仍向东与东北之间的方向再继续走三日,终于到达一座大山的顶巅,此山高 耸入云,完全可以使人相信它的山峰是世界最高的地方。在这里的两个山脉之间可以看见一个大湖,有一条河发源于此,流经一个广阔的平原。平原上有丰富的青草,草质非常优美,既使最瘦的畜牲在这里吃草十日,也一定会变得膘肥体壮。
 

这个平原有大批的牲畜,特别是绵羊最多,羊体肥大,羊角长达三、四掌,有的甚至长达六掌。牧羊人用这些角制成勺和器皿,用来盛放食物。还用这种羊角替羊织成篱笆,防止狼的侵入,据说这一带到处都是野狼,吞噬了许多野绵羊或山羊。绵羊的角和骨头的数量众多,堆在路旁,可以在积雪的季节引导游客,以免他们迷路。
 

这个高原名叫帕米尔高原,沿高原走十二日,看不见一个居民,因此出发前必须准备好一切路上所需的食物。此处群山巍峨,看不见任何鸟雀在山顶上盘旋;同时因为高原上空气稀薄的缘故,点起火来,不能产生与低地同样的热力,对于烹煮食物也难以产生同样的效果,这种现象虽然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但却是被事实证实了的。
 

走完十二天路程后,仍须向同一方向再走四十日,经过连绵不断的山峰和沟谷,穿过许多河流与荒地,看不见任何住所或青草,每种食物必须自行携带。这个地方叫作柏罗罗。但在这高耸入云的群山之中,却住着一个桀骜不训和崇拜偶像的野蛮部落,以能够猎取的一切野兽为食,服饰也用兽皮做成。
 

喀什噶尔城及其居民的商业
终于我们到达一个叫喀什噶尔的地方,据说这里从前是一个独立的王国,但现在隶属于大汗的版图。居民信奉回教。这个省十分辽阔,有许多市镇和城堡,喀什噶尔是其中最大的和最重要的。居民的语言是他们所特有的。他们以商业和制造业为生,棉织业尤其发达。他们有美丽的花园、果园、葡萄园,棉花、亚麻和大麻的产量都十分丰富,国中的商人遍布世界各地。实际上,该国的居民是一群污秽而可怜的人,食品粗糙不堪,饮料质量尤其低下,居民除回教徒外,还有一些聂斯托利派的基督教徒,他们按自己的法律生活,并有自己的教堂。全省的面积为五日的路程。
 

叶尔羌城和圣约翰教堂奇妙的石柱
叶尔羌是一个宏伟壮丽的城市,城内有美丽的花园,周围有盛产一切果实的平原。居民一部分为基督教徒,一部分为回教徒,受大汗的一个侄儿的统治。不过大汗与这个侄儿的关系并不好,他们彼此不断地争斗,甚至发展为战争。这个城位于东北方,据说,在这个地方曾经发生过一个奇迹。不久以前,当时统治这里的大汗的亲兄弟察合台亲王改奉了基督教,此事使当地基督教的居民大为兴奋,他们在这个亲王的帮助与保护之下建造了一座纪念圣徒约翰的教堂。
 

这座教堂的构造是圆形的,屋顶的一切重量都集中在中央的一根石柱上,他们在石柱底下安置一块方石头作为基础。这块石头是经过亲王的允许,从回教徒的一座清真寺中取来的,当时因为回教徒惧怕亲王的势力,不敢加以阻挠。但察合台死后,继位的新主却无意信奉基督教,于是回教徒又恢复了庞大的势力,他们从新主处取得一道命令,令基督教徒将以前取去的石头归还给他们。基督教徒提议愿用重金来赔偿,但遭到拒绝,因为回教徒希望因为石头的移动而使整个教堂倒塌。
 

陷入困境中的基督教徒除了含着眼泪,毕恭毕敬地祈求显赫的圣约翰的保佑外,已别无它法了。到了他们应交还石头的那一天,奇迹出现了,因圣徒的保佑,石柱竟自行升起,离基石有三掌高,这样易于移动石头。教堂在这种状况中,没有任何一种支持,一直保存到今天。
 

我们对于这件事已经讲得够多了,现在让我们讲一讲卡尔堪省。
 

卡尔堪省及其居民的腿肿、甲状腺肿大病
离开这里后,即进入卡尔堪省,该省面积约五日路程,居民绝大部分为回教徒,一小部分为聂斯托利派基督教徒,隶属于大汗。此处的物产十分丰富,棉花也很多。
 

居民是一些熟练的工匠。这里流行着一种腿肿病和甲状腺肿大的疾病,主要是因为他们所饮用的水质不洁净。这个国家再没有其它事件值得考察了。
 

富庶的和阗城
向东南和东方之间的方向前进,就到达了和阗,全省的距离为八日的路程。此省是在大汗的版图之内,人民是回教徒。省内有许多城市和要塞,但主要的城市是和阗,省的名称也与城名相同叫和阗。一切人民生活所必需的东西,这里都极为丰富。同时此处还盛产棉花、亚麻、大麻、谷类、酒和其它物品。居民经营农场、葡萄园,并有无数花园,他们以商业和制造业维持生活,但并不是勇敢的战士。我们现在要说及的是贝恩省。
 

贝恩省及其境内河流中的玉髓、碧玉与结婚的奇俗
贝恩是一个省份,全省面积约为五日路程,位于东与东北之间。它也属于大汗的版图,有许多城市和要塞,其主要的城市也叫作贝恩。省内有一条河流经过,河床中有许多名叫玉髓和碧玉的宝石。居民的一切物品都用它们来换取。棉花也是这里的特产。
 

这里的居民以商业和制造业为生,他们有一种奇特的风俗,凡结过婚的男人离家外出二十日,他在家的妻子就有改嫁的权利;男子也同样可以到别处另外娶妻安家。前面提到的一切省份,如喀什噶尔、和阗、贝恩以及罗布荒原都在土耳其斯坦的境内。以下将介绍沙昌省。
 

沙昌省居民在鞑靼军队行近时逃往荒原中
沙昌也是土耳其斯坦的一个省份,在东与东北之间。从前是一个物产丰富、繁华热闹的地方,但现在已被鞑靼人弄得满目荒凉了。人民是回教徒,主要的城市也叫沙昌。省内有几条河流,也产玉髓和碧玉,大多运往契丹出售,数量十分巨大,是这里的主要商品。
 

从贝恩到这里,沿途是一大片沙漠,在某些特别地方虽然也有清泉,但大部分水是苦的,不能入口。当鞑靼人的军队经过这里时,居民如与之为敌,他们就抢劫居民的货物;如与之为友,也要宰杀并吃掉他们的牲口。因此居民一听见有军队来,就带着家眷和畜牲,狂奔两日,逃到沙地的荒原中某些有淡水的地方,得以活命。出于同样的理由,他们又将所积的谷类藏在沙地的洞穴中,每月只取出食用的数量,除他们自己外,没有人知道藏谷的地方,因为他们的足迹旋即就被风扫平了。
 

离开沙昌后,在沙地行走五日。该处的水大半是恶劣的,这里没有值得注意的东西。第五日到达一个大荒原边界的罗布镇。
 

罗布镇 相邻的大荒原与经过荒原时所听到的怪声
罗布镇位于东北方,靠近一个大荒原——罗布荒原——的入口处。此镇属于大汗的版图,居民信奉回教。所有要经过罗布荒原的旅客,通常都在此处停留一段时间。一方面可以恢复体力,另一方面可以预备将来行程所需要的物品。他们将食物和商品都装在那些强壮的驴子和骆驼背上。如果这些牲畜在走完这个荒原之前,就已精疲力竭,不能前进的话,商旅就把它们杀而食之。不过这里的人用骆驼的多,用驴子的少,因为骆驼能载重物,而食量又小,比较合算。
 

人们必须要准备能够支持一个月的食物,因为即使从荒原的最窄处穿过也需要一个月时间。倘若要穿过它的最宽部分,几乎需要一年的时间,而要携带如此多的食物,实在是不可能的。在这三十天的路程中,不是经过沙地,就是经过不毛的山峰。不过在每晚所停留的地方可以找到水,水量虽然不多,但却足够供给一百人和他们所携带的牲口之用。有三、四个停留地的水又苦又咸,但其余二十处的水却都是甜的。这一带没有任何禽兽,因为没有足够的食物可以养活它们。
 

这个荒原是许多可恶的幽灵的住所。它们戏弄商旅,使他们产生可怕的幻觉,陷入毁灭的深渊。这是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有些旅人如果在白天睡觉或被其它事情所困,落在后面,而骆驼商队却已经转过山脚,不见了踪迹。那时,他们就会突然听见有人在呼唤自己的名字,并且口音很熟。他们误以为是同伴的呼叫,就会跟着呼声走下去,而这恰恰误入了歧途,迷失了方向,最后只好坐以待毙。如果在晚上,掉队的人会听见大队人畜在道路的这边或那边行进的声音,他们又会认为这是他们同伴的足音,于是向发声地方走去。等到天一破晓,他们才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大道,陷入了一个危险的境地。这些幽灵有时在白天幻化成他们同伴的样子,呼唤他们的名字,并尽力引导他们离开正道。据说还有些人在经过这个荒原的时候,看见一支全副武装的军队迎面而来。为了不被抢掠,这些人便夺路而逃,但却困此迷失了方向,不知道往哪边前进,最后悲惨地饿死。据说,这些幽灵,有时会在空中发出乐器的响声、鼓声和刀枪声,使商旅们不得不缩短自己的队伍,采取密集队形前进。商旅们在晚上休息之前必须小心谨慎,要定下一个前进的标志,来指出第二天要走的路,并在每只牲畜的身上挂一个响铃,以便在失散后易于控制。这就是在经过这个荒原时不可避免的麻烦与危险。
 

戈壁沙漠,马可·波罗称之为大荒原的地方
唐古多省 沙州城及其风俗与埋葬死者的仪式

走完这三十日路程的荒原后,便到达一个叫作沙州的城市。它隶属于大汗的统治,是唐古多省的一部分,人民是偶像崇拜者。他们中有土库曼人,少数是聂斯脱利教派和回教徒。那些偶像崇拜者有自己特殊的语言。这个城市位于东与东北之间。居民不从事商业,而主要从事农耕,此处盛产小麦。
 

城中有许多寺院,寺中供奉着各种各样的偶像。居民对这些偶像十分虔诚,常常祭以牲畜。当他们的儿子出生时,他们就祈求一个偶像来保佑他。父亲为了敬神,特意在家中养一头羊。一年过后,遇上这个偶像的特别祭日,父亲就带着儿子和羊到神的面前,用羊作为礼物来祭祀偶像。他们将羊肉煮熟,供在神前,并进行长时间的祈祷,其内容主要是祈求神保佑自己的儿子不生病痛。他们认为在这个祈祷时间内,羊肉的气味都会被神吸收去,于是就将残留的物质带回家中,邀请所有的亲友以虔诚的态度,兴高采烈地大吃一顿。最后把骨头收集起来,用精致的器皿保存下来。偶像的祭司们也可分得头、脚、肠、皮和某些部分的肉。
 

这些偶像崇拜者对于死人也要举行一种特别的埋葬仪式。当一个有身份的人去世,等待安葬的时候,他的亲属就去拜访一些占星家,告诉他们死者出生的年、月、日、时,占星家根据这些资料来观察星宿。等到他们确定了星座或标志,知道了死者出生时的那颗行星位于某个星座后,就立即指明举行葬礼的日期。如果这颗行星那时不是上升的话,他们就要求将尸体停留一个星期或一个星期以上,有时可能要停留半年之久,然后才能安葬。死者亲属为趋吉避凶,不到占星家指定的那个适当的日期,不敢掩埋死者。
 

因为这个缘故,尸身有时必须长时间停放在家中。为了防止尸体腐烂,他们用一手掌宽(约七、八寸)的木板制成十分坚固的棺材,再在外面涂上厚漆,并撒入大量的香树胶、樟脑和其它药物,最后才把用绸缎包着的尸体放入棺内。在棺材停留的这段时间内,供桌上每天要摆放酒食,时间为一顿饭,为的是让死者能够享受食物的香气。占星家有时会对亲属说,他们观察天象的结果,尸体不宜从大门运出,若不听从,必对家属不利。于是亲属只得将尸体从旁门运出。在很多场合,占星家竟强迫死者亲属穿墙运尸,认为如果不这么办,死者的灵魂会发怒并出来作祟,给家庭带来祸害。
 

因此当任何不幸的事情降临丧家,或丧家中有人遭遇一桩意外的事,或破败、早夭,占星家必定会说这是由于不在死者出生时的星宿上升之际举行葬礼,所以受到了这样残酷的报复,再不然就归咎于尸体没有从适当地方运出。
 

埋葬的仪式必须在城外举行,所以死者家属在沿途所经过的某些地方建造了一种只有一根支柱,并用丝绸装饰的小屋,作为临时停柩之地。每到一处他们便将酒肉置于死者棺前,如此 下去,直到坟地才作罢。他们认为这样做,能使死者的灵魂得到休息,有力气跟着行进。同时在埋葬前,还有一种仪式,就是他们预备某种树皮制的大批纸片,在上面画上男女、马、骆驼、钱币和衣服等图形,与尸体同埋在一起。他们认为死者在阴间将享有纸上所画的人和一切物品。当这些仪式进行时所有的乐器都十分嘈杂地响个不停。
 

我们说过这个城市后,将进而谈谈西北方临近荒原边境的其它城市。

哈密及其招待生客的奇异风俗
哈密是唐古多省内的一个县,隶属于大汗,境内有许多市镇和堡垒,主要的城市也叫作哈密。这个地区位于两个荒原之间,就是在上面所描写的大荒原和另一距离仅三日路程的小荒原之间。居民是偶像崇拜者,自有其特殊的语言。当地盛产水果,居民就以此作为维持生活的食品,并同时供给过往的旅客。男子们纵情声色,除按照当地的风俗习惯,摆弄乐器,唱歌跳舞,读书,写字外,不做其它事情。总之,他们只知寻欢作乐。
 

每当有生客经过,想在他们的家中住宿时,他们就格外高兴,并且要求自己的妻子、女儿、姊妹和其他女亲属招待客人,对客人的要求百依百顺。自己则离家进城,从城里送回各种各样招待客人的必需品,使客人觉得那些妇女和自己的妻子一样。他们之所以这样做,是希望从生客处得到金钱。当客人留在家中时,男主人总不回来,他们认为将家中的妇女委托给客人,使客人感到像是在和自己的妻子一起享乐,这是出于敬客之道,是 一件体面的事。因为客人长途跋涉,历尽艰辛,身心俱疲,需要舒适的享受。他们提供如此殷勤的招待,完全是符合他们的神的意志,既可增加家庭的福利与自己的收入,又能平安地获得荣誉,使自己万事如意,又何乐不为呢?这些妇女也十分漂亮,富于肉感,并且在这件事上完全服从她们丈夫的命令。
 

当蒙哥汗驻扎在这个地区时,知道了上述的那种不堪的风俗后,就下谕命令哈密的人民抛弃这种可耻的习惯,禁止私自留生客过夜,要求另外预备旅店招待游人。居民听了后十分忧愁,勉强服从了他们主人的命令。大约三年后,他们发现地上不再出产常有的水果,他们的家庭也遭受了许多不幸的事。特别是自从他们的妻子不再接待生客后,家庭的收入已经完全断绝了。于是他们决定派一个代表团到蒙哥汗那里,用全体居民的名义,要求大汗允许他们保持那自遥远的祖先那里传下来的庄严的风俗。大汗听到这个请愿后,回答道:“你们既然这样渴望保持你们自己的羞辱,那就继续卖淫罢。”代表们获得这道圣旨回去后,居民都喜不自禁。一直到现在他们仍然保留着他们祖先传下来的这种生活方式。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