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文学 《马可波罗游记》(第二卷)...

《马可波罗游记》(第二卷)(3)

分享

 

【新三才讯】
契丹的其它地方与永定河及其桥梁
我们在介绍了大汗的政府、契丹省的治安、汗八里城大汗的宽宏大量等情况之后,现在将进而描述帝国的其它部分。你们应该知道,大汗曾派遣马可到帝国的西部出任专使。他离开汗八里后,向西方前进,足足走了四个月。我们现在要将他在来往途中所见的一切事件讲述出来。

离开都城走十英里,来到一条叫白利桑干河(永定河)的河旁,河上的船只载运着大批的商品穿梭往来,十分繁忙。这条河上有一座十分美丽的石桥,在世界上恐怕无与伦比。此桥长三百步,宽八步,即使十个骑马的人在桥上并肩而行,也不会感觉狭窄不便。这座桥有二十四个拱,由二十五个桥墩支撑着,桥拱与桥墩都由弧形的石头砌成,显示了高超的技术。

永定河上的卢沟桥,西方称马可·波罗桥
桥的两侧用大理石片和石柱各建了一道短墙,气势十分雄伟。桥的上升处比桥顶略宽些,但一到桥顶,桥的两侧便形成直线,彼此平行。在桥面的拱顶处有一个高大的石柱立在一个大理石的乌龟上,靠近柱脚处有一个大石狮子,柱顶上也有一个石狮。桥的倾斜面上还有一根雕有石狮的美丽的石柱,这个狮子离前一个狮子一步半,全桥各柱之间都嵌有大理石板。这与石柱上那些精巧的石狮,构成了一幅美丽的图画。这些短墙是为了防止旅人偶然失足落水而设置的。

涿州城
过了这座桥,向西前进三十英里,经过一个有许多壮丽的建筑物、葡萄园和肥沃土地的地方,到达一座美丽的大城市叫涿州,偶像崇拜者在这里有许多寺院。

这里的居民大都以商业和手工业为生,他们制造金丝织物和一种最精美的薄绸。这里还有许多大旅馆供体面的旅客食宿。

离城一英里,就是大路的分岔处,一条向西,一条向东南,向西的路经过契丹省,向东南的路通往蛮子省。从涿州城向西走十日,经过契丹,到达大因府,沿路经过许多美丽的城市和要塞。这里的制造业与商业十分兴盛,并有许多葡萄园与耕地。契丹省内地不生长葡萄,所以都从这里运去。这里又有很多桑树,桑叶可供居民养蚕并取得大量的丝。这个地区的所有居民与附近无数市镇有着频繁的交流,所以可以在居民中间传播文明。一些商人不断地往来于这些市镇之间,每逢各市镇定期的集市,他们就把货物由一个城市运到另一个城市。

大同府
在前面所说的十日路之外,再走五日路程,据说还有一座美丽的大城市,叫大同。大汗狩猎的范围就一直扩展到这里,在这个范围以内,除掉皇家的王公和在大鹰师处注册的人外,没有人敢打猎。一旦超出这个界限,一切有官位的人都可以自由行猎。

不过大汗很少到这一带游猎,所以,许多野兽,特别是兔子,繁殖得极多,有时甚至将省内一切生长的谷物都毁掉了。大汗得到这个消息,便率领整个宫廷人员前往狩猎,最后满载而归。

这里的商业十分发达,各种物品都能制造,尤其是以武器和其它军需品见长,它们从这里直接提供给皇家卫队使用,十分便利。葡萄园为数甚多,所以可以生产大量的葡萄。其它果实也很丰富,桑树及养蚕业也很发达。

离开大因府,向西走七日,经过一个十分美丽的区域,这里有许多城市和要塞,商业和制造业十分发达。这里的商人遍布全国各地,获得巨大的利润。穿过这个区域后,到达一个很重要的大城市,名叫平阳府,城内同样有许多商人和手艺工人,丝的产量也很丰富。不过,我们对这个地方就不再多说,在进一步叙述开昌府这个著名的城市之前,先说说一个名叫泰津的壮丽城堡。

泰津堡
在平阳府的西方有一个美丽的大要塞名叫泰津,据说是在遥远的时代,由一个叫作金王(The Golden King)的君主建造成的。在这个要塞的城墙内有一座装饰美丽宏伟的王宫,所有古代统治这里的著名王公的肖像都挂在殿中,构成了一个十分庄重的纪念馆。

现在来说一说历史上关于这个金王的记载。他是一个很有权势的君主,宫廷中养着许多极美丽的女子,供他使唤。当他要到王宫各处行乐时,就由这些女子拖车。车的体积很小,所以她们完全可以胜任。她们专门替他服务,凡是能够增加他的舒适或娱乐的事,全都一一照办。他在政府中很有力量,在统治上也是恩威并施的。

金王的画像
据当地的居民说,这个城堡十分坚固。不过,金王的王国是王罕的封区,因为他妄自尊大,所以时刻想要背叛王罕。王罕知道这件事后,十分忧虑,但因为这个要塞十分坚固,不能进行正面攻击,所以这种情形持续了一段时间。后来他的随从中有十七个骑士来到他的面前,表示他们愿意去将金王活捉回来。王罕允诺事成之后一定给予重赏,这更使他们欢欣鼓舞。

于是这十七名骑士离开了王罕,投奔金王。他们说自己是从远方而来,愿为他服役。他们在服役期间尽忠职守,既能干又勤勉,受到了新主人的器重,得到了极大的恩宠。

有一天,金王出猎,渡过一条河,和没有过河的随从暂时分开了。这些骑士看见时机已到,正好可以实行他们的计划,于是立即抽出剑来包围了金王,强迫他来到王罕的领土内,使他不能获得自己子民的任何援助。

王罕对俘虏金王的待遇
当他们到达王罕的朝廷时,王罕命令他的俘虏穿上最卑贱的衣服,并为了故意侮辱他,专门派他去看管家畜。

金王在这种可怜的情况下度过了两年,而且始终被严密监视,不能逃走。等两年过后,王罕下令将他再带到自己的面前。金王诚惶诚恐地想着,自己将会被处死,但事情恰恰相反,王罕在警告他不得妄自尊大和骄矜后,就赦免了他,并下令让他重穿君主的衣服,又用一个很威武的卫队送他归国。从那时起,金王就始终保持着自己的忠贞,并且与王罕长期友善相处。以上所述就是传说中有关金王的故事。

壮丽的喀拉摩拉河
离开泰津要塞,向西走二十英里,来到一条大河,叫喀拉摩拉河(黄河)。此河既深且广,所以无法在上面建造一座坚固的桥梁。这条河一直向东流入大海,河的两岸有许多城市与城堡,里面住着大批的商人,从事广泛的贸易。邻河的区域生产姜和大量丝绸。

这里的鸟雀多得令人难以相信,尤其是雉,一个威尼斯银币可买三只。此外还盛产一种大竹,有些竹子的周长有一尺,有些则达一尺半,当地的居民将竹子用于生活的各个方面。

过了这条河,再走三天,来到一座名为开昌府的城市,这里的居民是偶像崇拜者,他们所经营的商业范围十分广泛,并从事各种制造业。这里出产大量的丝、姜和我们的世界几乎不知道的许多药材。他们编织金丝的织物和各种绸缎。我们在下面将要说及京兆府省的京兆府城。

京兆府城
离开开昌府,向西走八日,连续看到许多城市和商业市镇,经过许多果园与耕地。这里有大量的桑树,十分有利于丝的生产。居民大多崇拜偶像,但也有聂斯托利派的基督教徒、土库曼族人和萨拉森人。

这个地区的野兽能提供给游人一个很好的游猎机会,各种鸟雀也足够人们射取。

走了八日后,就到达了京兆府城。这个城市是一个很有势力的大王国的都城,是许多君主的长驻之所,该城以制造武器著称。大汗现在将这里的统治权交给他的儿子忙哥剌(Mongalan),让他负责治理。

这里是一个大商业区,以制造业著称。盛产生丝、金丝织物和其它绸缎,军队所需的各种物品也同样能够制造。各种食物也都十分丰富,并能用中等价格购得。居民大多崇拜偶像,但也有些基督教徒、土库曼族人和萨拉森人。

离城五英里的一个平原上有忙哥剌的一座宏伟的王宫,王宫内外有许多泉水和小溪点缀。此外还有一个美丽的花园,周围高墙环绕,上面还有墙垛。花园面积达五英里,园中畜养着各种各样的野兽与禽鸟,用来供君王娱乐。花园的中央是宽敞的王宫所在之处,王宫的整齐与美丽无以复加。宫中有许多大理石建造的大殿和房间,装饰着图画、金箔和最美丽的天蓝色。忙哥剌能够继承父志,用公平的手段治理国家,所以深受人民爱戴。他也喜欢打猎和放鹰。

契丹与蛮子的疆界
从忙哥剌的居所向西走三日,经过许多美丽的市镇和城堡,这里的居民以工商业为生,并出产大量的丝。走完三日路程后来到一个山谷地带,这就是汉中。

不过,这一带并不缺少居民,他们崇拜偶像,从事农耕。这里大多属于森林地带,所以他们又以打猎为生。森林中有许多野兽,如虎、熊、山猫、黄鹿、羚羊、赤鹿以及其它许多动物,这可以使居民获得很好的收入。这里整个的范围有二十日的路程,所有路程完全在大山、峡谷和树林中,但沿途有许多市镇,这能给游客带来很大方便。

蛮子省
这样向西走二十日,到达一个地方叫阿克八里蛮子,意思是指“蛮子境内的白城。”这里地面平坦,人口众多,居民以商业和手工业为生,还出产大量的姜。商人将生姜运往契丹全省各处,获得丰厚的利润。这里还盛产小麦、米和其它谷类,价格也十分便宜。

这个平原上人烟稠密,继续向西走两个驿站后,又会遇着山谷和树林。再向西走二十日,又可以看到人烟,他们也是偶像崇拜者,以农产品和猎物维持生活。这里除出产上面所讲的各种野生动物外,还有大批的麝。

成都府省与大江
在山区中走过二十个驿站的行程之后,到达蛮子省境内的一个平原,那里有一个地区叫成都府。它的省城是一座壮丽的大城,也用同一个名称。以前,这里是许多有财有势的君主的驻扎之地。城的周围有二十英里,但现在该城分割如下:

已故的老国王有三个儿子,他希望在自己死后,他们都能执政,于是他将全城分为三个地区,城市虽然是由一个城墙围着,但内部已经用墙隔离开了。

这三兄弟因而都变成了国王。他们父亲的疆域本来就十分广阔富饶,所以他们各自分得不小的一部分。但自从大汗征服此地后,便废去了这三个国王,并将他们的遗产收归己有。

有许多大川深河发源于远处的高山上,河流从不同方向围绕并穿过这座城市,供给该城所需的水。这些河流有些宽达半英里,有些宽两百步,而且都很深。城内有一座大桥横跨其中的一条大河,从桥的一端到另一端,两边各有一排大理石桥柱,支撑着桥顶,桥顶是木质的,装饰着红色的图案,上面还铺着瓦片。整个桥面上有许多别致的小屋和铺子,买卖众多的商品,其中有一个较大的建筑物是收税官的居所。所有经过这座桥的人都要缴纳一种通行税,据说大汗每天仅从这座桥上的收入就有一百金币。

这些河和城外的各支流汇合成一条大河,叫作长江。此江的水道在东流入海之前,约有一百日的路程。

在这条江的两旁和邻近的地方有许多市镇与要塞。江中的船舶川流不息,运载着大批的商品,来往于这些城市。省中居民是偶像崇拜者。离开这里后,一半沿着平原,一半穿过多个峡谷,走五日,可以看见许多上等的住宅、城堡和小市镇,居民以农业维持生活。城市中有各种制造业,特别是能织出美丽的布匹、绉纱及薄绸。这个地方和前面说过的各地区一样,是虎、熊及其它野兽聚集之所。到了第五日晚上,就到达了西藏的荒原。

西藏省
当蒙哥汗到西藏省来征战的时候,这里真是荒凉满目。在二十日路程的距离中,只能看见无数市镇和城堡的废墟。因为人烟稀少,各种野兽,尤其是老虎成群结队,出没无常,使得商人和其他旅客在夜间面临很大的危险。

商旅们不仅必须携带粮食,并且在到达投宿地后,还必须极其小心,采取以下的防御措施,以保护他们的马匹免遭吞噬。在这个地方,特别是在各条河的附近,有很多竹子,高约十步,周长三手掌,每节的距离也长三手掌。旅客们将几根青竹绑在一起,到了晚上,放在他们营地的附近,点起火堆,用火烧青竹。火的热力足以使竹节爆开,发出很大的声音。这种声音大约可传到二英里以外,野兽听了十分害怕,于是纷纷逃避。

商人们还得准备铁铐锁住马腿,否则,马被这种声音所惊,也会脱缰而逃。有许多人因为没有采取这种防御措施,所以白白失去了自己所带的牲畜。就这样走二十日,穿过一个荒原,既没有旅馆,也没有食物,也许三四天才可得到一个机会,补充一些必需品。商旅们要到这段路程的的最后,才能看见有少数的城堡和武装的市镇建筑在岩石的高处或山巅上。从此以后,才渐渐进入到一个有人烟和耕作的区域,而不再有猛兽侵害的危险了。

这些地方的人民不愿娶保持童贞的青年女子为妻,竟然要她们婚前与许多男人交合过,才算合格。这种丑陋风俗的盛行,只能说是盲目崇拜偶像的结果。他们认为这种行为是神所喜爱的,并且相信一个没有男伴的女子是毫无价值的。

因此,每逢商旅的骆驼队来到,等到他们搭好帐幕预备过夜时,那些有女儿待嫁的母亲就领着自己的女儿来到这里,要求生客接受自己的女儿,并且在此地逗留时,与她长期相处。一些最美丽的女子自然会被选中,但其余的便不免失望而归了。被选中的女子与旅客同居一处,一直到他们离开为止。临行时商旅再将这些女子送还她们的母亲,从不企图带她们同行。不过她们所希望的,也不过是商人能给她们一些装饰品、戒指或其它纪念品,让她们带回家中。

她们将所有的装饰品都戴在脖子上或身体的其它部分。凡赠品数目最多的女子,就被视为最惹男子注目的人,因此最受求婚的青年男子的喜爱。在婚嫁之日,她将这些赠品陈列出来,她的男人就认为这是他们的偶像使她能取悦于男子的证据。但是婚后,她就变成了人家的妻子,无人再敢加以侵犯。这种规矩是从不破坏的。

这些崇拜偶像的人奸恶残酷,并不把抢劫看成一种罪恶。他们是世界上最大的盗匪,同时他们还靠猎取禽兽和采集水果维持生活。

这里出产麝,而且数量很多。麝每月分泌一次麝香,和前面已说过的一样,在它的近脐处凝成一种脓肿或疖子,里面充满了血液。这种动物到处都是,所以麝的香气四溢,充满整个地区。在本地的语言中,这种动物被称为谷得利(Gudderi),是用狗去猎取的。

这里的人民不用钱币,就是大汗的纸币也不用,他们用盐作为通行货币。他们的衣服质朴,是用熟皮、生皮或粗布制成的。他们的语言是这个邻近蛮子省的西藏省所特有的。

关于西藏更进一步的讨论
西藏从前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国家,所以被划分为八个王国,拥有许多城市和城堡。它的境内有很多河流、湖沼与山岭。各河中有大量的金沙。这里的珊瑚的需求量很大,妇女用它来作项饰,并且还用它来装饰偶像。驼毛布和金线布都可在此织造。这里产药材,但却从未输送到我们的国家。

在这些人民中,可以找到最好的巫师。他们使用巫术,能变出许多最奇怪和虚幻的奇迹,都是前所未见,闻所未闻的。他们可以召来暴风雨,并加以闪电雷霆,他们还可以表演其它许多奇事。

总的说来,他们是一个贫苦的民族。他们的狗有驴子那样大,极为强健而凶猛,可以猎取一切野兽,特别是猎取野牛。有些最好的兰隼在这里繁衍,还有一种萨克尔隼,飞行十分迅速,土人习惯带它一同狩猎。

和前面所说的其它一切王国和省份一样,西藏省属于大汗。它的旁边是建都省。

建都省
建都是一个位于西方的省份,从前受它自己的王公的统治,但自从归入大汗的版图以后,就受大汗所任命的长官的管辖。但是我们不要认为建都是在亚细亚的西部,只不过因为我们从东北方走来,所以它就好像位于西方。建都境内有许多城市和城堡,省会位于省的入口处,也叫建都。在它的附近有一个大咸水湖,盛产珍珠,颜色洁白,但不是圆形。珍珠产量极其丰富,如果大汗允许每个人都去采集珍珠,那么它的价值必定变得微不足道,所以只有得到特许的人,才能从事捕鱼采珠的工作。邻近有一座山,盛产绿松石,同样,没有得到大汗的允许,这种矿也是不能开采的。

这里的居民有一种可耻可憎的习惯。所有经过的旅客和他们的妻子或姐妹发生肉体关系,他们毫不为耻。相反,当生客来到时,每家的主人总是设法把他们中的一个领到家里。并把家中的所有妇女都托付给他,让他作临时的主人,自己却离家出走。当生客在家时,男主人就会在窗台上作一个记号,如把他的帽子或其它物品放在上面。当这种记号存在的时候,做丈夫的就留在外面,不回家来。这种风俗盛行于全省。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出于敬奉他们的偶像。他们认为,对旅客如此和善的行为,可以得到神的祝福,从而获得五谷丰登的回报。

他们所用的货币,其制法如下:将金子熔成小条,不经过任何铸造,就按重量使用。这是他们较贵重的货币,至于面值较小的,制法却有所不同。因为这里有许多盐井,所以当地居民就从盐井中取出盐水,用小锅把水煮出盐。当水沸腾一小时后,就会变成糊状,然后把它制成小饼,每枚价值二便士。这种小饼下平上凸,放在近火的热瓦上,很容易干燥。这种盐币上印有大汗的印记,不是他任命的官吏,不能铸造。像这样的八十个盐饼就可值一个金币。但是当商人们将盐饼带到山中和其他游客很少到的地区时,按照土人的落后及远离市镇与安居本土的程度,可用六十、五十,甚至四十个盐饼换得一个金币。

这些商人还同样在上面所说的西藏省的多山地区和其它区域进行贸易。盐币在那里也是一样通用的。商人们从那里获得的利润非常大,因为这些土著人的食物中要用盐,并认为食盐是必需品。而城市的居民仅将盐饼破损的小块用在食物中,至于整个盐饼则当作货币流通。

这里也有大批的麝,所以麝香也很多。同时湖中出产各种鱼类。此外,如虎、鹿、大鹿和羚羊也都是当地的特产,还有各种各样的鸟雀数量也很多。至于这里的酒,则不是由葡萄酿成的,而是由小麦、米和香料制成,实属佳品。

这个省区也同样出产丁香。丁香树较小,它的枝叶与桂树一样,不过较长、较窄罢了。丁香树的花,白而小,和丁香本身一样,但一成熟,便变为暗色。姜也是这里的特产之一。最后这里除了盛产多种药材外,肉类也很丰富,只不过没有多少能带到欧洲。

离开建都城,向本省相对的边界走十日,沿途中可见许多精美的住宅、防地以及捕猎禽兽的地带。居民的风俗习惯和曾经描写的一样。第十日的晚上,就到达一条大河叫不鲁郁思,这是本省的天然疆界,出产大量的金沙。该河直接流入大海。这条河没有值得注意的地方,所以就不多说了,现在我们将讲到哈剌章省。

哈剌章省及省会押赤
渡过上述的那条河后,便来到哈剌章省。这个省面积很大,所以分成了七个行政区域。该省位于西方,居民是偶像崇拜者,隶属大汗的版图。现今大汗让自己的儿子也先帖木儿做这里的君王。他是一个富有、宽宏而有权势的亲王,天性聪明,道德高尚,所以他的统治十分公正。沿河再向西走五日,经过的地区人烟稠密,并有许多城堡。居民以肉类和水果维持生活。他们有自己的一种特殊的语言,而且很难学会。在这里繁殖着最好的马匹。

到第五日晚上,便到达省会押赤,这是一座宏伟壮丽的大城市。城中有大量的商人和工匠。这里居民成份十分复杂,有偶像崇拜者、聂斯托利派基督教徒、萨拉森人或伊斯兰教徒,但偶像崇拜者的人数最多。这里盛产米、麦,但人民认为小麦制成的面包有害健康,所以不吃面包而吃大米。他们还用其它谷类加入香料来酿酒,酿出的酒清澈可口。至于货币,是用海中的白贝壳充当,这种贝壳也可制成项链。八十个贝壳可兑换一个银币。这里有许多盐井,居民所用的盐都来自这里。盐税是大汗的大宗收入。

土人并不把自己的妻子与别人通奸看成是一种羞辱。这里有一个大湖,方圆近一百英里,出产各种鱼类,其中有些鱼的个头颇大。

这里的居民有生吃禽鸟、绵羊、黄牛和水牛肉的习惯。他们是用下列方法储存生肉的:他们将肉切成小块浸在盐水中,再加入几种香料,这是上等人的制法;至于较贫苦的人,则将肉切碎后,浸在大蒜汁中,然后取出食用,其味道好像烹调过的一样。

哈剌章省的另一部分
离开押赤城,向西走十日,便到达哈剌章省的一个主要城市,这里也隶属于大汗,由他的儿子忽哥赤(Kogatin)在此行使皇家的职权。该处的每条河道都出产金沙,金沙有的是分散为一小堆一小堆的,有的则是大量聚集在一起的。山中也有储量丰富的金矿。因为黄金储量很大,所以一个金币只能兑换六个银币。居民也同样用贝壳作为货币,不过这不是由本地出产的,而是由印度输入的。我在前面已经说过,这些居民是从不娶处女为妻的。

这里还出产蛇和巨蛇(鳄鱼)。巨蛇体长十步,周身长达十手掌,接近头的地方有两只短腿,每只腿上有三个爪子,眼睛比四个便士还要大,闪闪发光。两颚很宽,可以吞下一个成人,牙齿大而锋利,它们的整个体形十分可怕,无论人或其它动物,只要靠近它们,没有不感到恐怖的。其它蛇类体积较小,仅长八、六或五步。

捕捉巨蛇的方法是这样的:巨蛇因为白天太热,所以只呆在洞中,到了夜间,才出来觅食。无论是什么动物,只要被它碰到的,它都能擒而食之。吃饱后,它便会爬到湖边、井边或河边饮水。它们的身体很重,所以它沿岸爬行时,便会留下一道很深的痕迹,好像一根笨重的木材在沙地上拖过一样。当捕蛇的人发现它们时常经过的地方后,便将几根木条插入土中,再在木条上面装上锐利的铁矛,然后用沙子盖上,不露出任何痕迹。当巨蛇爬过这些常走的道路时,便会被这些武器戳伤,并且迅速死去。

鸟鸦发现巨蛇死后,便会噪声大作,这就是捕蛇者的信号。他们会马上跑到这里,将巨蛇皮剥开,然后小心翼翼地取出巨蛇胆,它在医药上具有很大的价值。如被疯狗咬伤,只需将一便士重的胆汁掺入酒中服下,就能治痊;孕妇临盆时,它还可当作催生剂;将少量的胆汁涂治面疱、脓疱或其它疹类,可使之立即消除;对于治疗其它许多病痛,此物也很见效。

这种巨蛇的肉售价也很高,因为人们认为它的滋味比其它肉类要鲜美,所以都视其为珍品。这个省区的马十分肥大,它们在未长成前就被运往印度出售。居民喜欢将马的尾巴切去一节,这样一方面可以免去尾巴向两边摇摆,另外残存的也可以向下垂直,因为他们认为马行走时尾巴左右摇摆是一种坏习惯。

居民骑马时使用长马镫,同法兰西人一样。而鞑靼和其他人使用的都是短马镫,所以当他们射箭时,容易在马背上站起来。这里的人用水牛皮制作全副甲胄,所用的武器是矛、盾和弓矢。他们的所有箭头都是有毒的。

有许多人,特别是那些心怀鬼胎的人,身边常带有毒药,一旦有被捕和受苦刑的危险时,就服药自杀。有人告诉我,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他们宁愿毁灭自己,也不愿受任何折磨。但是他们的统治者察觉了这种诡计,时常预备狗屎,强迫服毒的人吞服,以引起呕吐,将毒药清除。这样的一副解毒剂是随时准备用来对付那些可怜虫的诡计的。

在他们受大汗统治前,有这样一种残暴的风俗:如有品行高尚、机智勇敢的人偶然投宿到他们的家中,他们便会在夜间将这个人杀死。这并不是谋财害命,而是他们希望才智双全的死者的灵魂留在自己的家中,使他们的一切事业兴旺发达。所以,能在这种风俗中,占据一个贵人灵魂的人,都被视为幸运者,而许多人却因此丧失了自己的生命。但自从大汗开始统治这个区域以后,就采取种种手段来消除这种可怕的习俗。因为实行了严酷的刑罚,这种风俗已不复存在了。

匝儿丹丹省和永昌城
从哈剌章省西行五日,便到达了匝儿丹丹省,此省隶属大汗的版图,省会为永昌。这个地区的货币是黄金,有时也用贝壳。一盎司金子可兑换五盎司银子,一萨吉金子兑换五萨吉银子。因为这里盛产黄金,但却没有银矿,所以所有向这里贩入银子的商人都能获得巨大的利润。

这个省区的男女有用薄金片装饰他们牙齿的习惯。这种装饰物按照牙齿的形状镶得十分巧妙,可以长期套在牙齿上。男子又在他们的手臂和腿上刺一些黑条纹,其刺法如下:将五口针并拢起来,刺入肉中,直到见血为止;然后再用一种黑色染剂在刺孔上磨擦,这样便能留下一个不可磨灭的痕迹。身上刺有这种黑条纹,是被看作一种装饰和有体面的标志。

男人们除了醉心于骑马、行猎和使用武器及军事生活外,从不关心其它事情。至于家务管理,完全由他们的妻子负责,并且由买来的,或是战争中俘获的奴隶来做她们的帮手。这里的居民有一种奇异的风俗、一个孕妇一经分娩,就马上起床,将婴孩洗干净包好,而她的丈夫则立即躺在她的位置上,将婴孩放在身边,看护四十日。同时这一家的亲戚朋友都来向他道喜,而他的妻子则照管家务,将饮食送给床上的丈夫吃,并在旁边给孩子哺乳。

这里的居民同样吃生肉。他们用上述方法将肉调制后,和米饭一起食用。此处的酒是由谷类酿制的,添上香料后实在是一种佳品。

在这个地区中,既没有庙宇,也没有偶像,居民只崇拜家中的长者或祖宗,认为自己的生存是靠自己的祖宗,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是祖宗赐予的。他们没有任何文字,只要想到他们所居的林深叶密的山地和野蛮的情形,就不会感到奇怪了。到了夏季,这里的空气十分闷热又极不卫生,所以一般商人和其他外地人都不得不离开这里,以避免病死。

当土人彼此进行交易,为了债务或信用,需要签订某种契约时,他们的头领就会取来一块方木,在上面划一些痕迹表示数目,然后将其一分为二,双方各执一半,这种方法和我们的符木一样。当债务到期时,债务人必须如数归还,而债权人则缴出他所执的一半,这样双方都会感觉十分满意。

在这个省和建都的各城市,以及永昌和押赤中找不出一个具有医学知识的人。当一个重要人物生病的时候,他的家眷便派人到那些用祭品供奉偶像的巫师家中,将病人的症状告诉他们。

巫师于是便会奏起各种响亮的乐器,同时跳起舞蹈,唱起颂歌,敬奉他们的偶像。这种行为一直持续不断,直到魔鬼附在他们中间的一个人的身上,才停止奏乐。然后家属便向这个人询问病者患病的原因,以及疗治所用的方法。恶魔于是借此人的口答道,这种病是因为冒犯了某个神灵。巫师于是向这个神祷告,请求他赦免病者的罪孽,并许诺在病愈后,病人当牺牲自己的血以报神恩。但恶魔如果看出病人的病没有复元的希望,便宣称他冒犯了某神过于严重,任何牺牲都不能奏效。反之,当他觉得这种病大概可以治愈,便索取若干黑羊作为敬神之物,并下令要巫师和他妻子集合一起,由他们来祭神。他认为这样也许可以得到神的恩赐。

病人的亲属马上答应一切要求,于是他们亲手宰杀黑羊,将它们的血洒向天空。男女巫师则焚起香烛,让香气充满病人的全屋,他们有时还用芦荟制造出一种烟雾,然后他们将煮肉的汤和香料制成的液汁,喷入空中,同时又笑又唱又舞,意在娱神。这种仪式完毕后,他们就会将牺牲的肉以及酬神所剩的加入香料的液汁,用兴高采烈的表情来大嚼大饮。

巫师们吃过这些东西,收过酬劳费后,便扬长而去。如果承蒙上帝的眷佑,病人复元了,他们就归功于自己所酬谢的偶像;如果病人死了,他们便指责那些烹调敬神供品的人在奉神之前已经品尝过供品,致使这种仪式完全失效了。

不过,大家不要以为这种仪式是每个病人都能办得起的。其实,这种仪式只是为贵人或财主而设的,每个月恐怕只有一二次。不过在契丹和蛮子省的一切崇拜偶像的居民中,由于缺少医生,这种仪式是很普遍的。因而魔鬼就可利用这些可怜人们的盲目无知而对他们大加戏弄。

大汗征服缅与班加剌拉王国所用的方法
我们将对在此地进行的一场值得纪念的战争进行详细的描写。一二七二年,大汗派遣一支军队来永昌和哈刺章这两个地方驻防,以抵抗敌国的入侵。此时,他还没有任命皇子去主持这些地方政府。

印度的缅与班加剌的国王,他的疆土广大,人口众多,财富充实,当他听说鞑靼人的军队已来到永昌,便马上起兵进行攻击,企图歼灭这支军队,使大汗不敢再派遣军队到他的边疆上。为此,他召集了庞大的军队,军中有为数众多的大象。木制的亭子搭建在象背上,可容纳十二人至十六人。他率领这些象和大批的骑兵、步兵,向大汗的驻地进发,并在距永昌不远的地方安营扎塞,以便让自己的军队恢复体力。

大汗军队的应战
大汗军队的统帅是纳速剌丁(Nestardin),他虽是一个勇敢而能干的军官,但听说缅王统率如此庞大的军队来攻,仍不免大吃一惊,因为他自己所指挥的军队还不到一万二千人,而敌人在象队外就有六万人。但他并没有显出丝毫惊慌的样子,只是让军队退到了永昌的平原,并在一个侧面有一座密林掩护的地势险要处扎营,万一象队猛攻,他的军队可以退入林中。并且可从这里安全地用弓箭扰乱敌人。

他召集军中的将领,告诉他们,胜利不在人数的多寡,而在于勇敢与纪律。因此,他要求他们在这次战役中表现的勇气,应不亚于以前的各次战斗。他又告诉他们,缅和班加刺王的军队不懂得战术,缺乏打恶仗的经验。因此他们不应该因为敌人的人数较多而感到气馁,应该相信自己的力量。最后他说:“我们的名字不仅要让眼前的敌人感到害怕,而且要让全世界都感到战栗。我一定会领导你们获得胜利。”

当敌军听说鞑靼人已经退到了平原,也随即前进到距鞑靼人约一英里的地方扎营。

缅王发出命令,率领全军勇猛地扑向鞑靼人的阵营。而鞑靼人却按兵不动,沉着应战。他们诱使缅军冲到他们的壕沟前,然后勇敢地冲出营寨准备与敌人短兵相接。但是鞑靼军队很快发现,由于自己的战马从未见过这样载着木亭的庞然大物,竟然吓得惊慌失措,掉头便跑。骑士们虽然竭力制止,但仍无济于事,因此缅王率领军队逐渐占据了优势。鞑靼人的统帅发现了这个意外的变化,但他并没有失去镇定。他立即下令改变战术,让兵士下马,把马赶入密林中拴好,然后徒步向象队冲去,开始了敏捷的射击。

同样,木亭中的敌人和缅王的其它军队也奋力回击。但由于他们射出的箭,不如臂力强劲的鞑靼人准确有力,所以逐渐抵挡不住了。同时,鞑靼人不断地用箭和其它兵器集中攻击大象,使大象受到了重创,于是它们突然退却,扭头奔向身后自己的兵士,冲乱了阵脚,使得站在象背上的人也无法控制了。

这些大象既受伤痛之苦,又被进攻者的呐喊所惊,不再听从驾驭者的指挥。它们肆意奔逃,最后由于愤怒和恐惧竟然奔入了鞑靼人所藏的密林中。结果,粗大的树枝击毁了它们背上的木亭,戳死了那些坐在里面的士兵。鞑靼人看见象队已经溃败,又重振士气,整好队伍,重新上马,将各小队联成一体,勇猛地冲向缅军,于是一场残酷的战斗开始了。

缅军也没有因此而丧失锐气。缅王亲临战阵,要求士兵沉着应战,不要因为象队的失败而害怕。然而,鞑靼人箭术高超,远非他们所能抵挡。当双方的弓箭射完后,士兵们又拿起了剑、矛和铁锥,勇敢地展开了肉博战。一时间,刀光闪烁、血肉横飞,许多人重伤倒地,断臂折足,流血成河,令人惨不忍睹。双方相互绞杀,喊声震天。

缅王作为首领,表现得十分勇敢,他经常出现在最危险的地方,鼓舞着士气,要求士兵们努力守住阵线,同时又下令用预备的主力骑兵去支援那些精疲力尽的部队。但是他最终看出已无法抵挡鞑靼人的军队了,于是只得率领残余的军队向后撤退。在后撤中又有大批的士兵被杀死。

这场战斗从早晨杀到下午,双方都损失惨重,但最后鞑靼人取得了胜利。致胜原因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鞑靼人阵地侧面森林的掩护。缅王不应该选择这个地点,而应设计将敌人引到旷野中,使他们不能抵抗象队的攻击,然后再将两翼的骑兵展开,便可将他们团团包围起来。

鞑靼人在击败敌人后,又收兵回到象群逃避的林中,准备生擒它们。但他们发现,那些从木亭上逃下来的人正在砍树断路,准备自卫。于是鞑靼人立刻杀死了他们,只留下那些惯于驾驭大象的驭手,并凭借他们,擒获了二百多头大象。

自这场战争以后,大汗军队就经常用象作战。这次胜利,使大汗夺得了班加刺和缅王的全部疆土并将其纳入了自己的版图。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