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彩丹青 读开选兄胡同风情画展感(图...

读开选兄胡同风情画展感(图)

分享

如果说唐人刘禹锡的著名诗句:“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是在感叹时政的变迁,那么著名胡同派画家姜开选先生的有如泼墨般的胡同风情画卷,则是对老北京的皇城文化和宣南市井民俗文化的一种美好的回忆。

点评姜先生的书画作品,我自认没这个能力。但有幸拜读了他的个人画展后,却总有一种冲动,总有一种欲说还休,欲罢不能的感觉。在姜先生的笔下,北京城的胡同无论是春和景明,还是落木萧萧,都刻意渲染了一种凝重而苍凉、古朴而厚重的视觉效果。那错落有致,由无数个三角和斜面所构成的古老的清式瓦房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一砂一石,都在姜先生的笔下凝聚出了无限的情思。在姜先生的思维世界里,清式瓦房不仅是断壁残垣,就连门楼两侧的石头狮子都是断了头的,且落笔细腻传神,构思乖巧入微。而胡同中的大树却苍劲挺拔,气势雄浑,落笔恍如泼墨,挥洒狂放自如,从而折射出了老北京胡同的悠长历史和艰辛岁月,更把读者带入了那清心寡欲、平淡无奇的市井生活。“天街夜色凉如水,卧看牵牛织女星”,平民百姓的生活安谧、和谐,而且自得其乐。这一点,姜先生准确而传神的抓住了胡同文化的神韵。

在姜先生的画作里,北京城的连天飞雪如烟似梦,晶莹剔透,既细腻传神,又不失酣畅淋漓之大气。彰显出了作者丰厚的生活积累,敏锐的捕捉能力,奇特的构思和精湛的画作技巧。自古以来,文人墨客们赞咏雪的诗句有很多,且大都属口角噙香,文字乖巧之类,极少有毛泽东的咏雪诗词所展现出的那种大开大合的气魄。像唐人韩愈的“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宋人杨万里的“落尽琼花天不惜,封他梅蕊玉无香”。读起来很美,就是缺少些纵横之气。而姜先生笔下的雪,扬扬洒洒,漫天飞舞着飘落于京城胡同的每一个角落,既给人以天地合一的感觉,又能让人朦朦胧胧的感觉到,古老的胡同曾经饱经沧桑,曾经拥有过的年轮,曾经承受过的岁月的风霜刀剑。姜先生充分运用了色调对比,光线搭配等技巧,从而使整个画面或明或暗、或开或合、或隐或现,层次极为分明。读罢姜先生的胡同咏雪图,确有一种“胡同巧织连天雪,窗花反衬火炉明”的市井文化生活意境。在姜先生的作品中,胡同里看似无人,却处处皆人,因为胡同养育了人,养育了古老的文化。满纸画作不仅充溢着浓郁的生活气息,同时也向世人诠释了“此时无声胜有声”的诗境。

说起来我不仅是宣武人,而且久居胡同几十年。那窄小的马路,昏暗的路灯,破旧的清式瓦房,西风起处,古老的极富韵味的吆喝声时断时续,悠远而绵长,所有这些我是再熟悉不过。然而尽管我看了它这么多年,却依然没把它看清楚。大约是因为这条条胡同属于历史,属于文化,属于它积存已久的丰厚的年轮吧?江先生的胡同风情画,能否使我顿开茅塞,从此对老北京的胡同文化产生一种“柳暗花明”的感觉,余却因愚钝所致,故不得而知也。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