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彩丹青 文革纪实美术作品 (组图)...

文革纪实美术作品 (组图)

分享

魔剪

陈永生先生,福建厦门人,曾就读于中国“厦门市工艺美术学院”。红卫兵暴乱之初,陈先生因具有绘制宣传画的专才,即首先被迫参加并担任兵卫兵小头目,因而对红卫兵暴行了解较多,对毛泽东怀恨则随之更为深切。

1968年秋季,中共大肆逮捕红卫兵,遣配农村劳改,陈先生因生命受到严重威胁,毅然逃离魔掌,投奔自由,游水抵达金门,而后在台就业。陈先生怀着 对毛泽东的深仇大恨,并感于祖国同胞的爱护盛情,决定将亲生经历的红卫兵暴乱和惨绝人寰的武斗实况,通过绘画艺术,以揭发和控诉毛泽东的滔天罪行。

生长在阶级斗争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环境里的中国大陆青年们,自幼就接受仇恨和斗争的教育,加上无知和盲动的通病,在毛泽东有计划 的策划下,斗争手段的残酷,决非自由世界人士所能想像。毛泽东再利用“串连”、“取经”的方式,使各出心裁的斗争方式普遍交流,残暴手段因而日甚一日,实 已集古今中外之大成。而陈先生所描绘的实况,仅限于厦门及其附近地区,当然不能表现当时残暴的万分之一。但是,仅就陈先生笔下真有其人确有其事的亲身经历看来,已足够使我们惊心动魄而怒发冲冠了。

“造反”岂会“有理”

1966年5月6日,红卫兵的名称虽然尚未公开宣布,实际上各地已在积极的进行,有些又以“造反队”或“战斗队”的名义出现。

在校学生们,只有别人要不要你的问题,根本没有参加与否的选择余地。在“不是同志,就是敌人”的精神压力下,谁敢不参加红卫兵被扣上“反革命”的罪名呢?

生命的琴弦断了

1966年7月,名钢琴家林诗坤(叶剑英女婿)为有名的“学术权威”之一,在文革期间,受尽凌辱折磨,红卫兵犹质问:“感想如何?”林诗坤因悲愤不能自抑,乃自断手腕,以表示无言抗议。由此可见其悲愤的心情已达到极点了。

“无声”的抗议

厦门市第一声乐家颜彩竹(印尼归侨,副市长之妹)1966年7月在厦门开明戏剧院前,遭受凌辱,当场被火烧死。但是,共产党却强迫其子,再三公开声明:“系畏罪自杀而非被杀”。

魔剪

为了维护“十六条”决定,中央文革小组提出“越穷越光荣”的口号,穿皮鞋、袜子甚至于穿着没有补丁的衣衫,一律视同“犯罪”,当场砸烂,剪破,街头上到处在“向妖头怪服开火”,实际上,无论男女,只要不是“学生头”统统给你一剪刀。

打、砸、抄、抢,家家遭殃

1966年8月,在“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借口下,红卫兵打、砸、抄、抢,为所欲为,加上红卫兵之间“你到我家来,我到你家去”的相互报复行为,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家庭,均遭到一次又一次的洗劫。

妇孺何罪 在劫难逃!

早在十馀年前即已枪毙之“反革命份子”王玛丽(据说曾为国军工作)遗有年届八旬之婆婆及女儿二人,1966年8月,在“对反革命斩草除根”的口号下,强迫婆孙二人膝行游街,尚来不及“公审”时,即已倒毙街头。

宗教自由

1966年8月,在“除四害”的高潮中,任何宗教都是清除的对象,南普陀高僧李学生,鼓浪屿三一堂牧师卢思古等宗教界领袖,被迫游街示众之后,捆绑在厦门公园挨饥受渴,原来红卫兵要试一试“有什么神会来搭救他们”?

(责任编辑:肖凡)

(文章来源:黄花岗杂志)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