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彩丹青 藝術的形與意(1)

藝術的形與意(1)

分享

【新三才首發】幾十年前一件新事物出現,要經過很長一段時間的資訊流動大眾才能知道或接受,現在的人所能接收到的信息量大而快,正面或反面的聲音都會給人更多的思考,有助於人們的正確判斷。外星人、UFO、人的靈魂、神佛世界等已經被大眾認知和接受了。都知道中國古時被稱為神州,中國的文明史似乎與神學很近,被中國人引以自豪的國粹中那些“說不清、言不明”,或將信將疑的部分都有著神學的烙印,幾千年文明歷史的長河跌宕而又綿長,人一生幾十年的學習研究精力,即便使出全身解數,也只能是在此擷取幾朵浪花而已。

中國的修煉文化中有很多宇宙觀、自然說的描述,道家易學認為這個世界是對立、統一又可相互轉化的循環運動集合體,蘊藏在自然規律背後的陰與陽,是推動自然運動變化的根本,是事物產生、發展、成熟、消亡的原動力。在信神的環境下,人們會相信陰陽律動的循環往復,使得這個世界生生不息;可是今天我們瞭解到的古人敬天拜地,在自然面前不敢造次的敬畏行為,多半有了迷信、藝術加工,甚至有了愚昧的味道;現代人自譽掌握了科技,不再迷信和具有能夠改造自然能力的同時,都感覺到了一種說不清的失落,這種失落感讓人們意識到歷史走到今天,人類的文明確實衰落了,要恢復還沒有完全跌落的文明,智慧的人們又不約而同地投向了中國傳統文化中“陰陽”與“虛實”等曾被遺棄的遺產文化中。

傳統文化中,見得著、摸得到的物質性資產,即 “陽”的文化被繼承的很多,如武術的招數動作,中醫的藥材藥方,中國畫的筆墨技巧……,但好多“虛”的文化則被遺忘或被拋棄,致使這個宇宙縮影般的陰陽律動失衡了;如武術運動中只重“術”,不重視心法提高,使得肌體的生物性機能的極限,不會使運動著有質的改變;中醫望、聞、問、切等技術手段後的心法是靠師父帶徒弟的方式延續著,並沒有留在書本上,也沒有真正流傳下來;中國畫的歷代繪畫大師們,帶徒弟傳授技法後面的技巧或心法也沒有健康地延續……,人們享受著物質利益帶來好處的同時;那些看不見、摸不著,又在生活中揮之不去,還能維繫社會、人類、宇宙正常律動的“陰”和“虛”的部分則被漠視和遺棄了,今天的東西方社會動盪,人心浮躁,要扭轉這個局面的理學家、社會學者、人類學家們再一次將目光投到了古老中國的“道德”二字上。

歷史的步伐似乎在加快,五十歲以上的人對“虛”的文化較為能接受,是因為其成長經歷中有這個影子,幾百年來人類傳統文化被破壞一路下來至今,加快了的歷史步伐也讓人們加快了遺忘的速度,不同年齡段的代溝在加深,對世界及人之為人看法的距離在加大,以前確信的事情慢慢變成了神話或不會存在的傳說。記得上世紀七十年代中期,筆者看到一人用食指對著一塊磚發力轉動,一會兒這塊轉就被轉透;2003年筆者在黃海中一個小島的廟裡畫畫,我將離開廟外出時,島外距此百餘海裡的一個人就會知道,會匆匆趕來入廟,後來聽在此我的學生說,這個五十多歲的男子在廟裡到處大吵大叫,隱隱約約能聽明白幾句,說誰動了他的什麼,他來要重新召喚回來……,我還在回島的船上將回到廟裡時,他便匆匆收拾東西離開……,超出常人能力的現象很多,今天慢慢成了不可信的假像或神話,如:不接觸對方身體就會將對方擊倒,百步穿楊、金鐘罩、鐵布衫;根據一根纏繞在患者腕子上的細細紅線,就會診斷出患者的病情;依據與形又不拘泥於形所產生的中國畫畫意比較攝影和寫實繪畫的“真和像”,有了另一種韻味兒……,這些漸漸被當成了神話。

中國傳統藝術、技術領域的師者被稱為師父或師傅,師傅傳授自己一門的技法,師父更要傳授心法,即使有時是單一授業,但都得要對徒弟大負責的,這種大負責是指授業的同時要傳“道”,這種“道”後面有著嚴格的家法式的範律,這種範律又多是道德層面的可與不可,徒弟越過底線,師父(傅)有權和有能力廢除徒弟的技能,甚至生命。今天中國的有些行業,還是講師承的,越過構成其藝術的基本屬性,便不成為這門藝術。如武術、戲劇、中國畫、中醫、音樂、烹飪……。而西方的大學校式教育的師者叫老師,學者叫學生,此境狀下的老師對整體學生學業負責,多是技能技術的傳授,學生若違規老師會將學生推給社會處理。

中國畫特有的筆墨紙硯和顏色工具,尤其國畫特有的畫理畫論要求非常嚴格,儘管近百餘年的劫難,中國畫仍還在保持著自己的純潔性,外不可干。當然有些畫家學者在極力改變中國畫的屬性,如摒棄構成中國畫最本質的筆法墨法、將西方光影透視和塑形方法引入中國畫、醜陋類似冥界的形體、動物內臟似的線條和色彩……像一群餓狼圍在羔羊周圍。

如果用散點透視的方法用丙烯顏料畫在油畫布上、在宣紙上用毛筆蘸上油畫色同樣都畫不出中國畫;即使用中國畫工具,沒有中國畫理念的西方繪畫大家,一樣也畫不出真正的中國畫;如1715年來中國居住了四十多年的意大利畫家郎世寧,在大量的畫作中還是難見中國畫的韻味兒。

近三二十年,中國的傳統文化被質疑,就連土生土長的中國人也對自己祖先遺留下的、令西方人也頂禮膜拜的文化懷疑或反對了;如要用格鬥的輸贏確定太極的真偽和價值;用美國某機構的藥檢標準確定中醫中藥療效;用西方繪畫理論核准中國畫造型以及藝術價值……等等衝擊中華民族文化中精髓部分的現象越來越多,當然,傳統文化中歷來都是精華糟粕並存的,確實有打著傳統文化的招牌虛假欺騙現象的存在,這些干擾也許是傳統文化承傳中的一個劫數吧。但智慧的人們還是能從繁亂的社會現像中辨出真偽,正本清源的。

中國畫造型的準確問題,很多人有著自己的認識,任何藝術都要依據物象形體表達主觀意圖,畫的“像”是一切繪畫藝術的根本,這是習畫者走向專業化的第一道門檻,中國畫也不例外,但是中國人對“像”的理解有著另一種外延含義。現藏於臺北故宮博物院的國寶級作品很多,元代趙孟頫的《鵲華秋色圖》是少見的精品(見圖1);該畫左圓為位於濟南附近黃河北岸的鵲山,右尖者為居於黃河南岸的華不注山,兩山相距很遠,但趙孟頫在1295年將二山畫在縱28.4公分、橫90.2公分的畫上,並有機處理的看似很近,這種造像並不是臆造和淺顯的畫不像,人們對此也不會對形與地理位置的對錯、進而對其藝術性產生質疑;文人畫中的河澤、山川在現實中一般都找不到或都不像,諸如此類的藝術處理在中國畫領域比比皆是,包括人物畫。

图1:元代趙孟頫的《鵲華秋色圖》

再如山西永樂宮純陽殿的壁畫(見圖2),元代畫工們將呂洞賓一生的大事均畫在一幅畫中,多次出現呂洞賓,人體比例也不是黃種人的“立七坐五蹲三半”,用西方的焦點透視評價會說形不准,這種散點透視的浪漫處理,就是中國畫的內核。從徐悲鴻開始,王式廓、蔣兆和以及留學西方研習西方繪畫的一些畫家們一直在實踐著,要將西方的光影和比例植入中國畫,也創作過很多很辛苦的作品,結果難以服眾;熬中藥前將草藥用“X”光消毒,煎出來的湯藥藥效會改變;西方認為維生素一樣的紅蘿蔔換成青蘿蔔做藥引子,藥效可能相反;崑曲中加進巴洛克音樂的唱腔,蘇州人會認為不是崑曲。

 

图2:山西永樂宮純陽殿的壁畫

 

(作者:曹醉夢)

(責任編輯:香香)

【新三才首發 轉載請注明出處】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