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音乐 艾爾加–威風凜...

艾爾加–威風凜凜進行曲 – Pomp and Circumstance Marches No.1

分享
2008-12-28-elgar
Sir Edward William Elgar, 1857 – 1934)

{mp3}Music/Traditional/elgarmarches{/mp3}

 

英倫地區自十六世紀以降,文學巨匠備出,詩人雲集。其中莎士比亞堪稱開山祖師,他的三十多部劇作洞悉人性百態,為偉大的文化遺產。至十九世紀,華茲華斯、拜倫、濟慈等偉大詩人相繼領軍,成就更是非凡。只是,當英國文學家在世界文壇打下一片天時,於音樂上卻讓歐陸韓德爾、孟德爾頌二人的領風騷近百年,本土音樂家反之毫無建樹,直到艾爾加的出現,才讓向來自傲的英國人在音樂天際重新看到一線希望。

艾爾加在1897年首度展現他掌握節慶氣氛的作曲手法,成功為女皇創作「帝國進行曲」(Imperial March)之後,便開始計畫創作一組大型進行曲。他並借用沙士比亞四大悲劇之一「奧賽羅」(Othello)第三幕第三場景的著名台詞「威風凜凜」(Pomp and Circumstance)為標題。最後,艾爾加總寫了五首「威風凜凜」進行曲。其中以第一號最著名。

由於艾爾加才在1899年完成一部重量級作品「謎之變奏曲」,因而曾有人批評這第一號「威風凜凜」創作水平偏低,但艾爾加回應指出,「我知道有很多人喜歡在慶典時使用音樂,而這首樂曲正是獻給他們的作品」。果然,百年以來,這庶民風格強烈、精彩而熱鬧的「第一號威風凜凜進行曲」一直是艾爾加最受歡迎、也是最偉大的作品。 

 
很難說是島國根性所使然。但是,與其龐大國力與國際影響力相比,英國對歐洲古典音樂發展的貢獻,可說極不相稱。愛樂者如細數在英國土生土長,而還有國際知名度的音樂家,可能前前後後就一位普賽爾而已。在歐洲大陸翻翻滾滾,與時俱變的音樂思潮,並沒有給英國音樂太多衝擊。而作為歐洲最早的現代國家之一,英國似乎也對浪漫音樂,甚至國民音樂的潮流無知無感。直到愛德華.艾爾加的出現,他不但在外來音樂的衝擊下,尋找出自己的音樂驕傲;更讓以其音樂為中心的「大英風格」登上國際舞台,得到主流音樂社會的認同。

艾爾加 1857 年出生於博得海斯的烏斯特夏,是管風琴師與音樂經紀人之子。他自幼受到中產階級的音樂教育,有深厚的音樂素養,也拉得一手小提琴,但並未接受任何正式的作曲訓練。在全力投身音樂事業之前,艾爾加在倫敦的律師事務所上班,閒時便指揮管樂隊,並在教堂擔任管風琴師。但工作的不順加上強烈愛好的驅使,使他在 1892年決定轉行作曲,回鄉發展,並以宗教音樂為出發,陸續創作許多優秀作品,如神劇「生命之光」等。他在1896年創作管弦樂主題與變奏曲「謎」,其模糊飄移的節奏與和聲,若隱若現,若有還無的主題,不但精確地呼應音樂的題目,也讓他開始受到國際樂界的重視。而艾爾加乘勝追擊的力作,神劇「老人的夢」,其綿綿不斷,華格那樂劇式的曲風,一新以往神劇宣敘與詠嘆的區別,也奠定其於國際樂壇的地位。由於嘉獎其對發揚英國音樂的貢獻,艾爾加在 1904 年被冊封為爵士,並於次年擔任伯明罕大學的音樂教授,來自世界各地的榮譽與獎勵也蜂擁而至。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時,艾爾加也以音樂回報祖國,寫下不少激勵士氣的音樂,包括最出名的合唱曲「大英帝國精神」。

但時至戰後,其妻子的去世,悲痛之餘,讓艾爾加創作力大減;對戰爭對生命摧殘的反思,讓其曲風轉為深沈。在當時他已經名利雙收,一無所求,是宗教與人道的情懷,好友蕭伯納的鼓勵,支持他在晚年為美好的世界與人性繼續創作。他的傳世名作 E 小調《大提琴協奏曲》,其沈重的旋律與和聲,大提琴如泣如訴的嗚咽,似乎呈現了戰爭下人民的呼聲與哀悼。艾爾加於 1934年在烏斯特平靜地逝世,如其所願地葬在家鄉教堂妻子的身邊,留下未完成的《第三交響曲》、《鋼琴協奏曲》與一齣歌劇。

艾爾加是英國音樂「文藝復興」的代表,對當代英國作曲家有深遠的影響。雖然他的部份作品仍不脫當時歐洲新古典樂風與浪漫風格的影響,但其中蘊含著的,來自英國民間的旋律與和聲進行,在在為其後繼者立下典範。正如他為變奏曲「謎」所作的說明一樣,艾爾加的音樂,或者說英國的國民音樂,其實是個「發現自我」,永無止盡的解謎過程。雖然不見得可以找到最後的解答,但是在追尋過程中,英國音樂與作曲家找到了自我。撇開以上嚴肅討論不談,愛樂者往往直接為艾爾加作品中的乾淨、明朗所著迷。不只是其提琴小品「愛的禮讚」與歌曲集「海景」,甚至是進行曲「威風凜凜」的中段慢板,都讓人有置身英倫海濱,面向無盡大海,迎著舒爽海風,心胸開闊,神清氣爽之感。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