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三地 公安创收 稀奇古怪

公安创收 稀奇古怪

分享

2007年3月,安徽省亳州市出了一件大事——当地九家网吧集体聘请老李出任他们的全权委托代理人,起诉该市 公安局谯城区分局。 17Tech 05月02日消息:2007年3月,安徽省亳州市出了一件大事——当地九家网吧集体聘请老李出任他们的全权委托代理人,起诉该市 公安局谯城区分局。该案已于2007年3月9日在亳州市谯城区人民法院正式立案。由于该案非“必要的共同诉讼”,故谯城区人民法院决定分别审理,开庭时间 为2007年4月9日至4月13日,每天上午下午各对一个案子开庭审理。这也就意味着,从2007年4月9日至4月13日,谯城区公安分局将连续九次出现 在被告席上。同一行政机关,一次被九家网吧同时提起行政诉讼,这无论是在安徽省还是全国,都是前所未有的。那么,是什么原因使得这九家网吧敢于冒天下之大 不韪,执意要将公安局送上被告席呢?这其中有些什么鲜为人知的隐情呢? 一、猪年的噩梦 按照中国传统习俗的解释,猪年是丰收之年、祥和之年。但对于安徽省亳州市谯城区的网吧业主们来说,猪年给他们带来的不是丰收与祥和,而是至今挥之不去的噩梦。 2007年2月26日晚十时许,鞭炮声还在耳边炸响,空气中火药味儿还十分浓郁,人们还沉浸在春节的快乐之中,而就在这时,网吧业主们的噩梦开始了。亳州市公安局谯城分局治安大队全体出动,同时对甲壳虫网吧、E情网吧、梦雅网吧、无名网吧、可乐园网吧进行了所谓的“执法检查”。下边,让我们来看一下一位网吧业主本人对当时场景的生动描述吧……我网吧门前突然停了一辆无牌桑塔纳车,车上下来10多个人,身穿便衣,到网吧内便大声哄撵上网人员,有个人让我把证(营业执照)和上网登记本拿出来,我拿出来交给了他,他又大声喊:把主机卸下来!我问,为什么?他们根本置之不理,自己动手把光纤转换器拆下,把服务器拆下,并搬上车,还喝令我和他们一起走。我问去哪?他们说不用问,到地方你就知道了。过了一会儿,车停在一个大院里,下车后才知道这是谯城区公安分局治安大队。过一会,有人把我带到一个办公室问话,说我违反规定,登记上网人员不详细,回去等候处理,还要罚款5000元,限3天交齐,然后就让我走了。过了一天,我没去交钱,结果第二天又来一辆车,来人说,你们还不去交罚款,我们要把你的机器全拉走!我一听吓坏了,赶紧说,我马上去交,我马上去交!他们这才没搬机器。我随即打车去治安大队交了5000块钱,领回了被扣物品……有几家规模较小的网吧业主感觉5000元罚款实在太多了,试图找人给治安大队的大队长范新立说说情,能不能少交点,可无论是领导说情还是亲友说情,均遭到了严词拒绝,没有任何通融的余地。还有几个业主找到范队长本人诉说自己的困难,更是被兜头一顿训斥:你们不要给我说这个,你们做违法的生意就得罚钱,再说这些就罚一万五!其声音之大,态度之凶,一副铁面无私严格执法大义凛然的气势,令人望而生畏。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五家网吧业主含恨忍泪交上了所谓的5000元罚款,收到了一张盖有亳州市公安局谯城分局治安警察大队公章的收据(其中有二家业主还是事后去要来的收据)。 此事在亳州市传开后,其他网吧业主在气愤之余,还庆幸自己躲过了这一劫。可没想到的是,仅仅过了四天,治安大队卷土重来。20007年3月3日晚十时许,治安大队再次出动,对梦想网吧、网上飞网吧、牛牛网吧、阳光网吧等四家网吧进行“执法检查”,其过程与四天前对前述五家网吧的查处如出一辙,还是撵人、扣机器、扣证、把人带到治安队作笔录、索要5000元罚款这一套。其理由也都是借口网吧上网登记不详细,所以要处罚。 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九家网吧连续遭到“查处”,这下引起了业主们的恐慌。其中有个业主在到治安大队交涉时,有个警察对他说,你们不要有幻想了,快交钱吧,谯城哪个网吧也跑不了,所有的网吧我们都得查一遍!这句话引起了这位业主的警觉,经过深入了解,治安大队针对网吧的一个惊天的计划浮出水面,消息传出,舆论大哗。 二、范队长的“百万创收计划” 据消息人士透露,治安大队范新立大队长是由谯城区某派出所所长升任治安大队大队长的,年前刚刚履新,而对网吧进行执法检查则是其新官上任三把火中的第一把火。烧这把火的真实意图来自范队长上任伊始即制订的2007年创收一百万元的宏大的计划。客观地说,范队长这个计划是具有可操作性的。因为据不完全统计,谯城区加上郊县共有网吧一百七十余家,按每家一次罚款五千元计算,就是八十多万元,如果每家罚两次,罚款总额突破一百万是绰绰有余。还有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网吧近年来形象不佳,个个被整的服服贴贴,只要执法人员进门便吓的噤若寒蝉大气也不敢出,如同文革时期的四类分子,只敢老老实实,不敢乱说乱动,收缴罚款一向十分容易,从未出现过“抗法”的现象,交了罚款甚至连收据也不敢要。网吧业主们从来都是甘心认罚,充其量是找人说个情,想法少交点儿罚款而已。因此,范队长想当然地认为,只要自己“秉公执法不徇私情一碗水端平”,这创收一百万的计划简直是扳倒树摸老鸹__手拿把掐的事。至于行政处罚法规定的“……实施行政处罚必须以事实为依据,与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社会危害程度相当”的原则,至于执法部门必须依法行政即依据法律法规的授权范围依照法定程序实施行政处罚履行职责的原则,至于治安大队有没有对网吧的经营活动进行执法检查的法定职权,,则完全被范队长扔到了九霄云外。所以在他的具体领导下,才出现了本文开头时谈到的尤如土匪抢劫般的绑票式执法,才出现了对说情风大义凛然的严词拒绝。而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确保“百万创收计划”的顺利实施。 令范队长意想不到的是,该计划实施不到百分之十即遭遇阻力。而更令范队长意想不到的是,一向被整的服服贴贴的网吧业主被这个百万创收计划彻底的激怒了,要奋起抗争了! 被“查处”的网吧业主,以及更多的还没有被“查处”的网吧业主们在网吧协会的协调下集合在一起,经过讨论,大家达成共识:1、治安大队这次所针对的,不是哪一个网吧而是全体网吧。2、如果这次不依法用法律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只能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网吧今后将永无宁日。3、全体网吧业主共同参与支持被“查处”的网吧提起行政诉讼,聘请有网吧第一人之称的老李担任诉讼的全权委托代理人。 2007年3月5日,即范队长的第二次执法检查后的仅过了一天,老李便一天数次接到了亳州网吧业主们的求助电话。2007年3月6日,迫不及待的业主们驱车一千三百公里,将老李接到亳州。 震动全国网吧行业的安徽亳州九网吧起诉公安局集体诉讼案,就此拉开序幕。与当年老李的网吧第一案一样,这也是个全国第一,可以称之为“全国网吧集体第一案”。无论此案的结局如何,亳州网吧业主的这次依法行动,都将永远地载入网吧行业的史册,并推动我国法制的进步。 三、一天立了九个案 老李来亳州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和网吧业主们见面,详细了解治安大队两次对网吧进行所谓“执法检查”的详情,并收集了相关证据。在初步掌握了全部情况后,老李的感觉只有四个字:深感震惊!接下来,老李针对此次治安大队的执法行为向业主们谈了自己的观点: 1、治安大队对网吧的所谓执法检查,其主体是不合法的。为什么呢?治安大队,顾名思义,其职权只能是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的授权,处理相关的治安案件,任何法律法规都没有赋予其对网吧行业经营活动进行监管的职权。从治安大队此次查处的内容来看,无一例外都是针对网吧“上网消费者登记事项”。《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第三章的标题是“经营”,其中第二十三条规定网吧应当对上网消费者身份进行登记核对。也就是说,上网消费者登记事项属网吧日常经营活动的内容。而该条例第一章总则中第四条明确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文化行政部门负责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经营单位的设立审批,并负责对依法设立的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经营单位经营活动的监督管理。显然,属于网吧日常经营活动内容的上网消费者身份登记事项,依法应当由县以上文化行政部门负责监管。治安大队对此横加干涉胡乱插手,没有法律依据,这种行为轻一点可说是越权执法,重一点说可说是滥用职权违法行政行政乱作为。 2、治安大队对网吧的执法其程序是违法的。从法理上说,实体正义与程序正义是同等重要的,没有程序正义,实体正义无法存在。行政处罚法也明确规定,程序不合法,行政处罚不能成立。假定治安大队具有对网吧经营活动的执法检查主体,其程序也是严重违法的,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1)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七条规定:行政机关在调查或者进行检查时,执法人员不得少于两人,并应当向当事人或者有关人员出示证件。而治安大队进入网吧时没有出执法证件。另外,《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六十七条规定:为了收集违法行为证据、查获违法嫌疑人,经县级以上公安机关负责人批准,可以对可能隐藏违法嫌疑人或者证据的场所进行检查。检查时,须持有检查手续,并表明执法身份。治安大队对网吧的所谓执法检查,对上述两条均未做到,这就导致程序违法,其检查只能非法的,其处罚也当然是非法的和无效的。(2)扣押物品程序违法。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第八十五条规定:在案件调查中发现的可用以证明案件事实的物品和文件,适用先行登记保存不足以防止当事人销毁或者转移证据的,经公安机关办案部门以上负责人批准,可以予以扣押。假定治安大队具有检查网吧的主体资格,其扣押网吧物品的行为也是非法的。因为,治安大队扣押的营业执照、光纤转换器、电脑主机等物品并非“证明案件事实的物品”,与要查处的上网消费者登记事项没有任何关联性。而且,这种扣押行为是仅是由在场的民警决定的,根本没有经过“办案部门以上负责人批准”。更为严重的是,治安大队在扣押这些物品时甚至连清单也未当场出具,而是事后业主去索要来的,从这些清单的内容来看,也没有领导审批的内容。还有就是,扣押了光纤转换器、网吧服务器主机,直接导致网吧经营活动中断,实际构成了网吧停业,这更是严重违反了行政处罚法第四十二条的规定和行政许可法第六十三条的规定。(3)罚款程序违法。罚款是行政处罚之一种,只要超过五十元,就必须经过法定的检查、立案、告知、听证、处罚决定书下达、到指定银行交纳罚款这些法定的程序。治安大队没有经过这些程序,就强行索要并收取巨额罚款是严重违法的。行政处罚法第四十六条规定:作出罚款决定的行政机关应当与收缴罚款的机构分离。除依照本法第四十七条、第四十八条的规定当场收缴的罚款外,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行政机关及其执法人员不得自行收缴罚款。当事人应当自收到行政处罚决定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到指定的银行缴纳罚款。银行应当收受罚款,并将罚款直接上缴国库。治安大队违法法定程序私自收取罚款,是一种严重违法行为,应受到法律制裁。 3、治安大队收罚款违法。治安大队本身不是行政机关仅是行政机关的派出机构,本身没有行政处罚权,其收取罚款后为业主出具的收据上加盖的竟是治安大队的公章,这真是天下奇闻。这让人不能不怀疑,如果业主对此不予追究,这些罚款能不能进入国库?还有个令人生疑之处是,这些收据是第二联,其背面竟没有复写纸透过的痕迹。这说明,或者这是个用大头小尾方法开出的收据,或者这收据本身就是假的,其目的是为了把这些所谓的罚款中饱私囊或者进入小金库。治安大队私收罚款这种行为,其性质是相当严重的,应受到法律的追究。 4、治安大队的执法检查违反了《关于控制对企业进行经济检查的规定》。国家为了制止对企业的乱检查乱罚款,早在1999年7月即颁布了这项法规,其中第六条规定:同一行政机关对同一企业的经济检查每年一般不得超过一次。在检查时还应当出具报同级人民政府指定部门备案的检查通知书。国务院近年亦多次强调要求严格执行这项法规。但治安大队的检查却完全置国家的这项法规与不顾,擅自到企业进行检查,违反了该项法规第三条、第五条、第六条、第八条、第十二条的规定。因此,这种检查不仅是违法和无效的,其当事人还应当依法受到行政问责和处分。 5、网吧对上网消费者身份进行登记核对是否合法值得商傕。2002年11月颁布实施的《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第23条规定网吧经营者应当对上网消费者身份进行登记核对。但这条规定与2004年1月1日生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法》(以下简称身份证法)相抵触,应属无效。因为《条例》规定的登记核对上网消费者身份实际构成对公民身份证的查验,而根据《身份证法》第十五条,查验公民身份证这种行为,只能由人民警察来实施,网吧经营者不具有查验居民身份证的权力。从法律位阶上来说,《条例》是行政法规,《身份证法》是基本法律,法规应当服从法律;相对于《条例》,《身份证法》还是上位法,下位法应当服从上位法。从时间上看,《身份证法》于2004年1月1日生效,而《条例》是2002年11月15日生效,身份证法是新法,而旧法应当服从新法。另外,条例中关于消费者身份登记是一般规定属一般法,而身份证法是专门规定公民身份方面的专门法律,即特殊法,而一般法服从特殊法。此外,身份证法也并没有规定登记部门核对登记公民身份证不详细则要处以罚款的罚则,相反,对违反规定查验公民身份证倒是规定要给予行政处分或者追究刑事责任。因此,网吧强行登记上网消费者身份其合法性值的怀疑,对此行为处以巨额罚款更是与法无据。 另据该条的规定,对于上网消费者身份,即使警察进行查验也是不合法的,因为消费者在网吧内上网无论其登记还是未登记或者登记不详细,并不违法,即并非身份证法规定的警察可以查验身份证的四种情况中的任何一种,治安大队以例行检查为由到网吧查上网消费者身份证,实际构成违反规定查验居民身份证。总之,《条例》规定网吧经营者强行登记上网消费者身份,并制订巨额罚则,不符合身份证法的立法本意,也违反了《立法法》第五十六条。那么,既然网吧经营者登记核对上网消费者身份这种行为是否合法都成了问题,既然警察查验上网消费者的身份登记也不具有合法性,那么治安大队对网吧登记上网消费者事项进行检查又有什么合法性可言? 听了老李从法律角度对治安大队“执法检查”的分析,业主们如梦初醒,纷纷表示今后真得学学法律,用法律来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才是惟一可行的。 随后老李根据业主们提供的证据及相关情况,起草了起诉书。2007年3月8日星期四上午,老李在几位业主的陪同下,来到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庭。老李以为,按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释,因为有九家业主同时起诉,而被告均为亳州市谯城区公安分局,这应视为“社会影响较大的共同诉讼”,可由中级法院管辖。但亳州中院行政庭答复:本案非“必要的共同诉讼”,被告对原告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也不尽相同,故应当由谯城区法院受理。在对诉状略加修改后,当日下午老李又来到亳州市谯城区法院立案厅打算立案。但没想到谯城区法院在集中学习,不办公,告知下周一再来。无奈之下,老李一行人找到分管院长,提出:学习当然是必要的,但不能影响工作,我们这么多案子,能不能先受理?分管院长是位女士,看了诉状很重视,马上分别打电话给行政庭长和立案庭长,指示他们先行受理。老李一行又回到立案庭,顺利地交上诉状。按法律规定,案件受理后,法院可在一周内决定是否受理,如果不受理的,应下达不予受理裁定书,当事人可以上诉。2007年3月12日星期一上午,老李和几位业主再次来到谯城区法院立案庭,李庭长告诉我们,本案经过合议庭合议,决定立案受理。随即业主们交纳了每案180元合计共1620元诉讼费。老李也办妥了委托代理的手续。又过了一天,法庭送达了开庭传票并向老李送达了出庭通知书。至此,这起由老李全权代理的(特别授权)轰动业内的全国网吧集体诉诉第一案,正式进入司法程序。 4、立案过程中及以后的几个小插曲 其实自从老李来到亳州,治安大队方面即已经觉察,随之也开始作出反应。当几个没有拿到罚款收据或者扣押物品清单的业主到治安大队索要收据及扣押清单时,治安大队方面即开始采用一向十分奏效的恐吓政策,当面或者通过其他与业主较熟悉的人对业主说:不要跟着他们瞎搅和,有你们什么好处?以后你们还干不干了?就算这次罚的不对,那以后我们可以按正规程序照样罚你们!与此同时,治安大队还意识到自己在执法程序方面漏洞百出,试图补正程序,把受到处罚的业主找去在一些法律文书上签字,此举当然遭到了业主的拒绝。恼羞成怒的范大队长拍桌子砸板凳:就算我不能罚你,可我和网监、消防关系都很好,我可以让他们来罚你,让你们开不成网吧!待老李将起诉书送交法院后,治安大队方面强硬的态度有所缓和,其中有个业主通过一个朋友得到治安大队方面的意思:不要跟着搞了,如果嫌罚款多,可以退一部分吗,或者说你们觉得应当罚多少都可以商量。态度转变的速度令人吃惊,简直从天上掉到地下。可该业主早已被治安大队的行政乱作为弄的伤透了心,拒绝了治安大队的这个“意思”。 2007年3月15日,老李返回济南,在电话里接受了安徽新安晚报何克难记者的采访。新安晚报何克难记者同时也采访了治安大队范大队长,范队长对记者表示:治安大队的行政行为完全合法,“网吧业主起诉是他们的权利,但我们的执法行为在职责范围之内,没有任何问题。”范大队长还说,治安大队是按照《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有关规定对网吧进行检查,主要是为了在新学期开学前集中清理整治公共娱乐场所环境,而且在检查过程中出示了相关证件,相关处罚也严格按照法定程序。范大队长同时表示,此案正由谯城区公安分局积极准备应诉,相信法院最终能给出公正的裁判。2007年3月16日,新安晚报发表了《九网吧告公安局“违法行政”》的署名文章。随即,人民网、新华网、网吧黄页网站、网吧渠道网站、天下网吧网站、搜狐、腾讯等各大网站都进行了转载,在网吧业内造成了轰动效应。 看了何记者文章中范队长对记者一番义正辞严的表白,不明就里的人可能以为治安大队对网吧的执法行为是无懈可击的,这几个网吧业主倒是不服从管理的刁民。但事实并非如此。文章见报后的第二天,老李便接到消息,治安大队通知梦想网吧、网上飞网吧、牛牛网吧、阳光网吧这几家被扣押物品的网吧,称“起诉是你们的权利,但东西你们还是先拿回去吧,不要耽误生意”。态度好的不得了。阳光网吧的业主接到通知后开车到了治安大队,几个警察把原来扣押的电脑主机、光纤转换器等物品主动抬出来给放到车上,然后就跑了。气的这位业主直打哆嗦——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另外几位业主坚决不去领东西,结果治安大队把东西直接送了回来,也是放下就跑。气得这几位业主要把东西再给治安大队送回去。老李在电话里对这几位业主说:算啦,既然送回来就不要送回去了,这也算是好事,行政机关在诉讼期间主动纠正不当的具体行政行为,这也是法律所允许的。但这并不妨碍我们的诉讼。 又过了二天,老李又得到消息,安徽省公安厅看了新安晚报的报道后很重视,派省公安厅网监总队的几位领导来亳州调查,要求亳州市公安局作好矛盾的化解工作,争取与起诉的业主达成和解。可据说亳州市公安局谯城分局还不同意,坚持要上法庭、当被告。 还有消息称:治安大队又通过关系对梦想网吧、网上飞网吧、牛牛网吧、阳光网吧这几家业主说:东西退给你们了,也没罚你们的钱,还跟着瞎搅和什么,还是撤诉吧。这个“建议”也理所当然地遭到了这几位业主的拒绝。 又有消息称:亳州市公安局祁局长出国前将范大队长叫了去训斥一顿,并下了三条指示:1、退还罚款。2、退还扣押的物品。3、赔礼道歉。…… 距开庭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在这期间还会发生什么故事呢? 无论如何,此案如果真的开庭,还是挺吸引眼球的:五天之内,同一行政机关连续九次坐上被告席,真可说是难得一遇的奇观,相信届时大批媒体会云集亳州。古城亳州将因这起九网吧诉公安局的行政诉讼案而名动一时。 5、戏剧化的大结局 九网吧诉公安局一案媒体报道后,谯城公安分局方面开始比较强硬,范大队长还声称要”积极应诉”,还表示自己的执法没有”任何问题”。但事实毕竟胜于雄辩,毕竟社会进步了,毕竟法制进步了。范大队长的强硬立场也没能坚持多久,在省厅领导、市局领导的批评下,谯城公安分局开始寻求和解之路。和解当然是可以的,业主们并没有打官司的瘾,只要能达到诉讼的目的,和解对双方都是最佳选择。于是老李写了一份“和解法律意见书”: 和解法律意见书 亳州市公安局谯城分局领导: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加大行政诉讼协调和解工作力度的通知精神,现对九网吧诉贵局违法行政一案提出以下和解法律意见。 一、除治安案件外,今后治安大队及派出所不得对网吧的正常经营活动进行执法检查。 从此次贵局下属治安大队对网吧实施非法检查并进行非法罚款非法扣押网吧设备的理由来看,是认为网吧对上网消费者登记不详细。但上网消费者登记事项系由《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第三章经营当中的第二十三条所规定,显然,“上网消费者登记事项属网吧日常经营活动的内容。而《条例》第四条明确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文化行政部门负责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经营单位的设立审批,并负责对依法设立的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经营单位经营活动的监督管理。根据《条例》的上述规定,上网消费者登记事项属文化行政部门监管确定无疑,没有任何模糊不清之处。因此,治安大队对属于网吧经营活动内容的“上网消费者登记”事项不具执法检查的主体资格。 二、网吧对上网消费者身份进行登记核对是否合法值得商傕。 2002年11月颁布实施的《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第23条规定网吧经营者应当对上网消费者身份进行登记核对。但这条规定与2004年1月1日生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法》(以下简称身份证法)相抵触,应属无效。因为《条例》规定的登记核对上网消费者身份实际构成对公民身份证的查验,而根据《身份证法》第十五条,查验公民身份证这种行为,只能由人民警察来实施,网吧经营者不具有查验居民身份证的权力。从法律位阶上来说,《条例》是行政法规,《身份证法》是基本法律,法规应当服从法律;相对于《条例》,《身份证法》还是上位法,下位法应当服从上位法。从时间上看,《身份证法》于2004年1月1日生效,而《条例》是2002年11月15日生效,身份证法是新法,而旧法应当服从新法。另外,条例中关于消费者身份登记是一般规定属一般法,而身份证法是专门规定公民身份方面的专门法律,即特殊法,而一般法服从特殊法。此外,身份证法也并没有规定登记部门如果核对登记公民身份证不详细则要处以罚款的罚则,相反,对违反规定查验公民身份证倒是规定要给予行政处分或者追究刑事责任。在现行法律中,只有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五十六条规定:旅馆业的工作人员对住宿的旅客不按规定登记姓名、身份证件种类和号码的,或者明知住宿的旅客将危险物质带入旅馆,不予制止的,处二百元以上五百元以下罚款。其处罚是针对“工作人员”而非业主,而且数额也仅是200到500。另据该条的规定,对于上网消费者身份,即使警察进行查验也是不合法的,因为消费者在网吧内上网无论其登记还是未登记或者登记不详细,并不违法,即并非身份证法规定的警察可以查验身份证的四种情况中的任何一种,治安大队以例行检查为由到网吧查上网消费者身份证,实际构成违反规定查验居民身份证。 总之,《条例》规定网吧经营者强行登记上网消费者身份,并制订巨额罚则,不符合身份证法的立法本意,也违反了《立法法》第五十六条。那么,既然网吧经营者登记核对上网消费者身份这种行为是否合法都成了问题,既然警察查验上网消费者的身份登记也不具有合法性,那么治安大队对网吧登记上网消费者事项进行检查又有什么合法性可言? 三、坚决杜绝粗暴执法、野蛮执法,按照党和政府构建和谐社会的要求,作到文明执法、和谐执法。因《条例》规定“公安机关负责对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经营单位的信息网络安全、治安及消防安全的监督管理”,故对贵局下属治安大队等单位依照法律规定对网吧属于信息网络安全、治安、消防范围的问题实施监管,网吧亦有配合的义务,但希望今后治安大队因办理治安案件经分局以上主要领导批准在法定职权范围内到网吧“执法”时,应严格按照国务院关于“依法行政实施纲要”的要求,按照国务院十部委关于《控制对企业进行经济检查的规定》的要求,依法行政,切实做到文明执法、和谐和执法,切实保证网吧正常经营活动的进行,为维护网吧的正常经营环境保驾护航排扰解难,帮助网吧建立各种治安防范措施,消除各种治安隐患,真正做到“热情服务、严格执法”,将罚款式执法变为服务式执法。我们认为,治安大队只有这样做了,才符合党和政府构建法制政府、服务型政府的要求,才符合构建和谐社会的要求,才符合国家执法人员人民公安的形象和身份。四、返还此次的乱罚款,并对近年来贵局下属治安大队、派出所等单位对网吧的乱罚款进行一次清理一并返还。 罚款是行政处罚之一种,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对罚款有明确规定,必须经过法定的程序而且必须做到作出罚款决定的行政机关应当与收缴罚款的机构分离,但长期以来,贵局下属派出所、治安大队不依法办事,置国家法律与不顾,对网吧乱罚款之事屡见不鲜,败坏了公安机关的形象,亦严重妨碍了网吧的正常经营活动,国家法律法规对乱罚款的处理亦有严格规定,故我们要求返还罚款合情合理合法,希望能得到贵局领导的支持。 五、建议贵局免去此次事件的始作俑者范新立大队长的职务。 鉴于此次我们九网吧诉贵局行政违法在全省乃至全国造成广泛影响,且此次行为的始作俑者范治安大队新立大队长对此案没有正确认识,在本案立案前后仍然多次在公开或者不公开场合对当事人威胁利诱,声称要进行报复。范队长的行为,完全失去了作为国家执法人员的资格,知法犯法,亦对我们网吧今后的正常经营活动构成潜在的威胁,故我们提出上述要求,希望贵局领导予以支持。 六、贵局所说今后治安大队查网吧要局长以上领导签字才可以,不会“随便”检查网吧的说法于法无据。 贵局领导承诺今后治安大队未经局长批准不会随便查网吧,此说于法无据。法律常识告诉我们,行政机关必须依法行政,其执法的依据是由法律确定的,而不是由领导批准的。比如说《条例》规定公安部门对网吧的信息网络安全、治安、消防有监管的职责,网吧出现了信息网络安全、治安、消防方面的问题,由公安部门按照各警种的分工实施监管当然是合法的,无须领导批准。反之,没有法律规定与授权,无论哪一级领导批准进行检查也是不合法的。 七、撤销对阳光网吧所下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此次九网吧诉贵局行政违法,仅阳光网吧一家收到了“行政处罚决定书”,但这份决定书亦是在非法扣押该网吧的设备之后当业主去索要扣押清单时才收到的,其内容和程序均不合法,故应撤销。 八、与贵局实现和解是我们九家网吧业主的共同愿望,希望能依法达成协议。 推行行政诉讼和解制度是构建和谐社会的重要举措,最高法院正在加紧起草相关司法解释,山东省高院等地方高院也制定了相关规定,因此行政诉讼和解符合法律规定,所以我们要求在法院主持下与贵局举行一次座谈,对本案的和解达成一致的书面意见,求得对本案的圆满解决。 顺致大安!甲壳虫网吧E情网吧梦雅网吧无名网吧可乐园网网上飞网吧梦想网吧牛牛网吧阳光网吧 2007年3月25日 该法律意见书于2007年3月28日交至谯城公安分局,得到的答复是基本同意。次日早九点,包括范新立大队长在内的谯城公安分局的部分领导亲自向九家网吧业主就此次违法行政一事赔礼道歉,态度非常诚恳。鉴于此,九网吧到法院办理了撤回起诉的手续。至此,这场轰动全国网吧行业的九网吧集体诉讼案落下帷幕。尽管此案最终没有走上法庭,但以和解方式结案,亦体现了法律的尊严,体现了法制的进步,亦代表了法律的胜利。相信此案的圆满结案会给全国所有的网吧业主以有益的启迪。 记者 贾森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