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三地 独身老人遭入室抢劫 劫匪竟...

独身老人遭入室抢劫 劫匪竟是外孙

分享

黑瘦的脸,1.5米的个子,充满稚气的眼神,让人很难把他与入室抢劫犯罪嫌疑人联系起来,而且他抢劫的对象不是别人,正是自己已76岁高龄的外婆。

5月24日,面对民警的讯问,16岁的姜一在审讯室里泣不成声:“我对不起亲戚朋友和老师同学……”

报警

76岁独身老人遭入室抢劫

4月30日凌晨3时,南溪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报警铃声骤然响起,“110吗?我们村刚才有人遭入室抢劫了,被抢走现金将近5千块钱。”

接到报警后,南溪县公安局领导高度重视,连夜组织刑警大队会同林丰乡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开展案侦工作。林丰乡是南溪县较偏远的一个乡,办案民警赶到现场时,天已蒙蒙亮。现场位于一个小山坳,被抢的吴老太的家是四间瓦房,由于子女都已成家不在身边,她独身居住,女儿家就在对面不远的山坡上。看到警察来了,吴老太老泪纵横地给民警讲述了她遭抢劫的经过。

4月29日这天,由于持续高温,天气比较闷热,同往常一样,吴老太忙完家务活,吃过晚饭已是晚上9点钟,就准备休息了。睡觉前,她习惯性地检查了大门和平时放钱物等贵重东西的木柜锁没锁好,一一检查完后才放心地关灯睡觉。

吴老太因为白天劳作有些疲惫的缘故,夜里便睡得有些沉。下半夜时,她迷迷糊糊好像听到屋外有响动,起先她以为是风吹动的声音,但随后“吱———嘎”一声让吴老太顿时警觉起来,一种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大门被打开了,有人进来了。”吴老太脑海中浮出这样的意识。借着窗外的月光,她看到两个个子不大的人影从窗前经过直奔里屋的寝室,他们熟练地摸进里屋的寝室将房门掩上。吴老太本能地问了一声:“是哪个?”屋内没有任何反应,吴老太又喊:“有贼啊,捉贼!”话音刚落,屋里的灯光突然亮了一下,还没看清是什么人,老人的嘴便被捂住,眼也被蒙住,随后手脚被两人用一根麻绳绑上。

将老人控制住后,两人直奔放在床另一头的柜子,借助微弱的光线,用早已准备好的起子撬开挂锁,将柜里的衣服和其它东西翻了个遍,“找到了!”两人突然都停住了,他们终于找到了想要的东西———老人的4500元救命钱。来不及多想,顾不得掩上房门,两人转身就往外跑,消失在夜幕中。

20分钟后,老人想尽办法挣脱了绳子,取出了堵自己嘴的毛巾,径直奔出门外喊家住对面不远的女儿名字,为挣脱绳子早已用尽力气的她一遍遍微弱的声音早就被风吹得无影无踪。没办法,她又叫开了邻近的一个村干部家门,上气不接下气地诉说了刚才所发生的一切……

侦查

目标锁定受害人外孙

该案发生在“五一”即将来临之际,性质恶劣,在当地造成了很大的社会影响,为了争取时间早日破案,南溪县公安局迅速成立了专案组,由副局长曾圣斌担任组长,抽调了刑警大队和林丰乡派出所民警专人负责侦破。

5月1日,专案民警以老人房屋为中心,辐射到整个村,延伸到相邻的村社,围绕对受害者情况比较熟悉的人员,以及周围的刑释解教人员、高危人员进行了认真排查。通过一一核实,但都排除了当晚作案的可能性,眼看一天过去了,侦查工作没有大的进展。

5月1日晚,刑警大队长曹兴通召集专案组对案情进行分析,重新对吴老太提供的线索和排查了解的情况进行梳理。从木柜撬锁痕迹照片分析来看,一把老式生了锈的挂锁四周有很多起子留下的撬动痕迹,有的民警分析嫌疑人力气不大,不像成年人作案。顺着这个思路,专案组重新确定了案侦方向,通过走访林丰中学部分老师和村社干部,了解到一些异常学生情况。“听别人说她那个读初三的外孙偷过她的存折!”有的群众向民警反映了这一重要情况,随后,受害人外孙姜一逐渐浮出水面,综合其家庭情况和平时的生活习惯,最终确定姜一具有重大作案嫌疑。

5月2日,专案民警来到姜一家中,惊慌失措的姜一满头直冒冷汗,白一块青一块的脸让民警明白了许多。“是我干的。”面对民警的询问,一开始闭口不言的姜一在强大的法律攻势面前,终于承认了自己和同班同学代军作案的事实。

当日,南溪县公安局依法对姜一和代军刑事拘留,南溪县“4·30”入室抢劫案发案仅48小时就成功告破。

私欲

懵懂少年踏上歧途

姜一家住林丰乡偏僻山区农村,父母在姜一刚上小学时就随着南下打工潮加入到“淘金”的行列,每年春节时才回家一趟,每月给姜一寄生活费。姜一从小和爷爷奶奶生活,性格内向的姜一感到非常孤独,学习成绩也一直在全班差生行列,初中毕业就到外面打工挣钱成了姜一的“理想”。

姜一的外婆住在邻近的村,由于相距不远,没事偶尔也到外婆家看一看,但通过几件事却使婆孙之间产生了一些裂痕,以至于发生开始的一幕。

2006年春节刚过,姜一看其他同学大都骑自行车上学,而自己家里因经济困难不能满足自己买自行车的欲望,回想平时舅舅和母亲时常拿一些零用钱给外婆用,再加上外婆独身一人省吃俭用,一定也存了一些钱,于是他抱着试试的心理来到外婆家。这一天的姜一特别勤快,帮里帮外忙了一身汗,沉默寡言的他话也比平时多了一些,“外婆,我想找你借点钱买辆自行车?下次我妈回来就还给你。”临走时,他终于鼓起勇气说出了自己的目的。“好多钱,你妈和爸爸晓得不?”“300块钱,不晓得。”“没钱还买车,你爹妈在外面挣点钱容易啊,给人家比啥子比!”吴老太一遍遍开导、批评,姜一一直把头低着一句话也没说。外婆嘴上虽这么说,但最终还是从柜子里取出了300块钱给外孙。

自尊心很强的姜一虽感到自己受到羞辱,但看目的达到了,也就咽下了这口气。

事隔半年,发生了一件令姜一怀恨在心的事情。2006年11月,一个存折本让姜一开始计划报复外婆。原来,吴老太临时用存折,发觉以前用过的一张信用社存折不见了,自己也不知道上面有多少钱,翻箱倒柜找了个遍可怎么也找不着,回想起半年来外孙经常大手大脚花钱,于是便问姜一拿没拿,姜一马上否认了此事。一个小时后,终于在相架夹层里找到了存折,看账上没少一分钱,吴老太也没再说什么。

几天后,姜一从一亲戚那里听说了外婆在外面说“存折是自己的外孙偷的”的话,姜一暗地里发誓总有一天找机会收拾一下外婆。

时间过得很快,新的一年,姜一自己一个人度过了16岁的生日。眼看即将面临中考,铁了心毕业后到外面打工的姜一对上课没有一点紧张的感觉,“铁哥们”代军的一件事促使两人踏上歧途。2007年放完“五一”长假,中考就要报名,提前向家里要了60元报名费的代军和“哥们”抽烟、上网早已将钱花得一干二净,心里开始慌了起来。

“马上报名了,咋个弄得到钱报名哦?不然我就惨了。”4月28日这天,代军找到姜一开始商量怎么办,姜一突然想起存折往事:“我晓得我外婆有地方藏有钱,整到钱,我们就可以放起来慢慢用了……”一阵嘀咕后,两人一拍即合,作了简要分工,定下了时间。第二天,4月29日深夜,两人趁家人熟睡,如约来到吴老太房后小山坡会合后,模仿电视里的镜头蒙上脸,先撬开厨房门,而后凭借自己对这里的熟悉,进入寝室。听到吴老太在里面喊,知道已被发觉,原计划盗窃的两人迅速拉开电灯照了一下后迅速熄灭,没等吴老太反应过来,将老人按在床上,找来毛巾堵上嘴,在地上胡乱找了一根绳子将自己的外婆绑了个严实……

回到家后,姜一把钱放到自己柜底压着,不敢开灯睡觉,总觉得别人看到了自己抢外婆的钱,自己马上就要被警察抓走,虽然案发前姜一和代军也曾作过被抓的最坏打算,但却没有现在这样真实,冒虚汗,心发慌,恐惧始终笼罩在两人心上。

案发第三天,姜一被戴上冰凉的手铐,才如梦初醒……

(文中人名除民警外均为化名) (来源:四川法制报)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