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三地 南京金桥市场发大火百多间仓...

南京金桥市场发大火百多间仓库烧毁

分享
 

2007年7月15日13时30分,南京市金桥市场发生火灾,消防队员正在全力扑救

 zh2
南京市金桥市场发生火灾,消防队员正在全力扑救

zh3 
消防队员正在全力扑救

昨天下午1点10分左右,南京建宁路金桥市场西楼仓库发生火灾,过火面积约1500平米。南京市政府在下午5点40分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火灾情况、扑救过程,目前起火原因尚在调查之中。

南京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市政府新闻发言人曹劲松介绍,昨天下午1点10分左右,金桥市场西楼仓库突然起火,被发现后启动应急预案,组织了50多人扑救,紧急疏散2000多经营户和顾客2万多人,目前无人员伤亡。据悉,金桥市场西楼仓库总面积2000多平方米,这次过火面积约1500平米。事故发生后,市领导高度重视,蒋宏坤市长要求组织各方力量全力扑救,确保群众和经营人员生命财产安全,将火灾损失降低到最低限度。市委副书记、常务副市长陈家宝亲赴现场,指挥调度,组织扑救。

金桥市场总经理崔兴无表示,该仓库主要是经营户用于存放百货、箱包、服装、办公用品等,着火的仓库有100多间,每间20平米左右。

不到2小时扑灭明火

南京市公安消防支队在下午1点35分接到报警,迅速调集了8个消防中队,出动30多辆消防车,300多名消防官兵投入扑火。第一个消防中队在接警后10分钟赶到现场,展开火情侦查、内部搜救,并出水灭火;2点15分,增援中队相继到场,现场成立了火灾指挥部,组织疏散人员,进入内部灭火,并在内部搜救人员、进行侦查。

灭火中遇到的主要困难是浓烟较大,由于起火是在仓库内部,而且仓库是一间一间的,消防人员8支水枪一起出水,将火控制在顶楼,没有向下、向外蔓延,然后由外至内一间间灭,直到3点30分,明火被扑灭。

但仓库内堆放的都是易燃物品,明火扑灭后,还必须对火场进行全面细致的检查,消除余火和阴燃,防止复燃。此后消防人员又强行在楼顶破拆,从上往下出水,一间一间仓库消除阴燃点,截至记者昨晚8点半发稿时,消防人员还在现场没有撤离。

员工不懂消防延误救火?

火灾是如何被发现的?崔兴无说,一开始是市场值班人员看见有烟从仓库冒出,考虑到其中存放的都是易燃品,马上引起重视,于是发现了火灾。发现后先组织了自救,市场里的50多个工作人员一边疏散人员,一边灭火,市场内的消防器材都第一时间发挥了作用。

对于崔兴无的说法,现场就有记者提出质疑,表示在采访中有人反映,金桥市场的工作人员不懂消防知识,甚至有人不会使用灭火器,才错过最佳的救火时间,让火势蔓延变大的。崔兴无解释说,火势变大有两个原因,一是火灾发生在顶楼,从楼下跑到楼上灭火需要时间,另一个原因是发生火灾的仓库位于最西面,正是风口,因为风力大致使火势一下变大了。

崔兴无还表示,金桥市场一直是很重视消防的,每年都会组织人员进行培训,还会组织两次消防演习,市场内100多员工都经过消防培训,在演习中各自分工不同,有灭火的,有疏散人员的,有报警的,业主也都知道如何逃生,这次火灾起来时,也是按照消防预案进行操作的。不过崔兴无也说,金桥市场此前从没发生过这样大的火灾,毕竟这是第一次,也可能会有人手忙脚乱,不过记者提出的情况要事后去核实。

起火原因尚在调查中

对市民最关心的起火原因,市安监、消防部门表示,已经成立了调查小组,目前火灾原因尚在调查之中,至于什么时候会有结果,还不好说。曹劲松表示,一旦有结果,会及时通报。

因起火原因不明,目前经营户的损失认定及赔偿工作还无法展开。崔兴无说,金桥市场本身进行了保险,但经营户有没有给自己的物品保险,就不清楚了。快报记者 陈英

[火灾回放]

昨天下午1点多,建宁路金桥大市场西楼内顾客络绎不绝,突然有人大声呼喊:“起火了,大家赶快疏散!”不久110警车和119消防车就接踵而至,繁忙的建宁路不得不为救灾让道,疏散的顾客和商户挤满了宽阔的大马路,只见金桥大市场西楼顶部浓烟滚滚喷薄而出,烟由灰色变为黑色,渐渐的里面有火舌伸出,洁净的天空顿时如同黑云覆盖,蘑菇云般的黑烟顺着强劲风势直飘向东南方向,几公里外都可以闻到刺鼻的焦糊味,沿路城区各个方向的消防车朝着金桥市场狂奔而来,一场紧急救援开始了……

  
[紧急疏散]

13:10

交警看见冒青烟

下午1点10分左右,正在金桥市场门口执勤的交警六大队民警刘晓飞突然发现市场西楼楼顶冒出一股青烟。“当时烟很小,完全没有想到会是一场大火!”

又过了几分钟,他再次抬头观察时,却发现,西楼4楼上好像烟又大了,他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于是,赶紧拨打大队值班领导电话赶来增援。

13:20

“货品压着一小团火”

市民蔡先生说,他是较早知晓金桥市场西楼着火的少数人之一,下午1点20分前后,他就已上至西楼4楼仓库,滚滚浓烟正不断向外喷涌,“我赶紧下到1楼,站在台阶上大声呼救,可周边七八个保安,就是一动不动,前后起码有10分钟!”

浙江人周先生是金桥市场西楼的业主。下午1点多,周先生前往西楼4楼仓库,“刚进库房大门,当即就闻到一股焦糊味,已经明显腾起烟雾了!”当时4楼除了三四名业主外,还有七八名管理人员,大家一起跑向起烟的库位。周先生说:“那间库位面积约10个平方米,火起于靠墙的一个角落,当时火光只是边角的一小团,由于货堆得很高很密,火团被货品压着,腾着浓浓烟雾。”

13:30

员工自救灭火器够不着

1点30分,周先生和七八个人四散着去找泡沫灭火器,“仓库200多间库位,灭火器每间都有!”周先生就地举起一只泡沫灭火器,却不会使用,慌乱着又按又抠,由于着火的库位大门一直紧锁,其他拿着灭火器的管理人员也只能隔着门,向里面喷射,“根本触及不到一直着火的角落!”周先生说,一名商场负责人想打开消防栓用水灭火,可水压却远远不够。

“一名商场管理人员怕楼内电路也被引燃,又慌忙着去拉电闸,4楼仓库顿时一片黑!”周先生赶紧下1到楼,在众多营业柜台上拿起七八个电筒又跑回楼上,“这时4楼里的烟气已经大范围蔓延开,滚滚青烟呛得人睁不开眼,管理人员说这里已经不能再进人了,赶紧走!”

14:00

消防员奋力扑救

下午2点,从中央门桥向西望去,滚滚浓烟正掠过玉桥市场的高大房顶,顺着风势,压向东面,浓烈的黑烟已遮盖住蓝天。金桥市场西楼顶楼,发红的火焰正在剧烈喷涌,吞舔着坚固厚重的楼板,发出“劈里啪啦”的碎响。救火车一辆接一辆地呼啸驶来,消防队员已从西面上至失火的西楼顶楼,从楼顶的防护层上打开缺口,插入水枪,奋力喷射……

15:30

明火扑灭,周边市场关闭

3点半左右明火基本扑灭,记者来到金桥市场西侧的鑫桥市场,所有的大门都已经关闭,已经断电,金桥东侧的玉桥市场也是一样断了电。

在金桥市场的中楼和东楼,记者看到大门也都已经关闭,除了管理人员从紧急通道出入外无人进出。实习生 陈芳超 快报记者 陆鸣 孙玉春 田雪亭 陆鸣

消防员劈开楼顶朝里喷水

消防官兵戴面罩冲进火场

下午1点50分在起火大楼四周,已停着多辆消防车,众多消防人员架起水枪向楼顶猛冲,并不断有消防车呼啸着疾驰而来增援。

“过来几个人,跟我上楼支援。”一辆消防车进入市场内刚停稳,几位消防官兵便跳下车来,提着防毒面罩,背着氧瓶顺着起火大楼西侧的通道向里跑。

跟随消防人员来到大楼的北楼梯口,记者看到有消防人员正在接水管,许多水顺着楼梯“哗哗”向下流淌。在4楼库房入口,见多位浑身湿漉漉的消防人员从仓库出来,站在门外的消防人员迅速戴上面罩,随即冲了进去。

“里面烟太大了,根本看不清情况,扑救十分困难。”一位消防人员气喘吁吁地说。

切割墙体放烟,接水强攻

在4楼楼顶,金桥市场工作人员正在紧张地帮助消防人员接水管。站在天台上,记者看到天台南侧的仓库上方,黑烟更加浓烈,不时有大火冲出房顶向上扑腾。

“大火是从仓库南端燃起的,火势太猛,正向北蔓延。”一位消防人员边用对讲机汇报火情,边指挥几位消防人员爬上仓库北面房顶,用水枪向南喷射。

因水枪的水源是从楼顶的消防水管接出,水压很小,喷出的水很难起作用。于是,多位消防人员让市场工作人员加大送水压力,并有消防人员拿着太平斧跳下天台,接近起火仓库西侧外墙,挥斧劈墙体,准备从劈开的洞口,向里喷水。

“大家不要追火打,一定要堵截火势。多开洞口,有利于放烟出来,也有利放水进去控制火势。”片刻后,多位消防指挥人员来到楼顶,查看火势后,当即部署消防人员调用切割机上阵,两队消防人员手持切割机切割仓库两侧外墙,一队消防人员爬上房顶,切开房顶的彩钢瓦。见有洞口被切开,紧跟在后的消防人员,对准洞口就向里喷水。

紧急堵截控制蔓延

随着“轰隆”声不断,仓库的南端房顶不断塌陷。此时,大火逐渐向北蔓延而来,热浪也随之而来,楼顶的救援气氛顿时更加紧张。

看到楼顶的消防人员难以控制火势向北蔓延,一位消防指挥官调度楼下的消防力量向北转移,加大水枪分布密度,击中兵力压住火势。

在楼顶扑救大火的消防人员,刚把仓库北面的彩钢瓦挡板割开,突然间滚滚黑烟顺着洞口扑了出来,一位消防人员被冲得险些摔倒滑落。

“外围灭火要顶住,里面还要加大力量,只有内攻,才能更及时扑灭大火。”一位消防指挥官话音未落,站在其旁边的一位指挥人员表示,马上安排特警队员增援到仓库内灭火,“我们一定会控制火势蔓延,力争在天黑前解决扑救工作。”

接着,多位消防人员又奔上楼顶,换过已累得筋疲力尽的战友,站在起火仓库与天台之间的库房上端,集中水枪严防大火继续蔓延。3点半,明火被扑灭。

七八个消防员分三块烧饼

晚上7点钟,从云梯车上下来两位操作手,浑身湿漉漉的,还没有下到地面,两人就在控制台上迫不及待地喊:“哪里有水,渴死了!”下面的队员找了一下,只有一瓶水还剩一点点,一个操作手拿到手里像宝贝似的抿了一口,又转身递给了战友。

不一会儿,又走过来一批消防员,外面一层厚衣服脱掉以后,里面的短袖衬衫和长裤都湿透了,脱掉雨靴后,消防队员脚上还有一层厚袜子,衣服拧得出水。他们在一个烧饼摊上找到了最后的三个烧饼,一个队员拿着烧饼走回车边时,记者看到七八个队友一下子全围了过去。实习生 陈芳超快报记者 陈泓江 孙玉春

[救火现场]

“什么?金桥市场起火?”昨天下午1点40分,立交桥派出所值班民警刘汉云突然接到报警。“这可不得了!”昨天是周末,金桥市场的购物市民肯定多得吓人,真发生火情,后果不堪设想。刘汉云当即向值班教导员宋闽东汇报,来不及核实真伪,宋闽东当即带上一个警组的五名民警,迅速赶往现场。

3分钟后,民警便赶到了现场,此时,金桥市场门口仍然是人山人海,不少购物市民已经发现了四楼铁皮房子上正在冒着的浓烟,开始往马路上撤。“刘汉云、周璟,你们对市场内部情况比较熟悉,赶紧上楼,重点是疏导群众;胡曰红、郁长衡,跟我一起留在楼下,将路口群众疏散出去,留出消防通道!”布置完毕后,宋闽东便和同事一起劝导群众撤至安全地带,不到5分钟,位于金桥市场西楼和主楼之间的通道便被清空,赶来增援的消防车从通道顺利进入院中。

大火是从4楼烧起的,最先受到影响的,是3楼的业主和购物市民。在简单将注意事项跟1楼2楼的楼层管理员安排完毕后,刘汉云和周璟直奔3楼。“现在4楼发生火情,请大家不要慌,先把东西整理一下,将帘子拉上,然后跟我走!”50多岁的刘汉云威风不减当年,扯着洪钟般的嗓子大声安慰业主和购物市民。

毕竟没有看到火,大厅内的业主并没有太慌张,在民警的引导下,他们排队赶往北门,依次从北门撤至地面。在此期间,民警要求楼层管理员不能脱岗,在将群众疏散完毕后,刘汉云又和周璟再次返回3楼,和楼层管理员一起,逐个摊位检查,在确定没有剩余人员后,将大门锁上后进入2楼,如此这般,直至将三个楼层全部检查完毕并锁好后,刘汉云和周璟才又折上3楼,并沿着楼梯爬上了4楼。

“烟太大了,我和周璟拿着强光应急灯,但什么都看不见,面对面我们都没有办法看清对方的脸!”刘汉云说,他和周璟摸索着走了一会,但一直没有发现明火,实在无法继续往前走,将情况及时向上级领导汇报后,撤回地面。

整个疏导过程,仅用了20多分钟,没有发生一起人员伤亡事故。

百名交警引导分流

1点35分左右,南京交管局指挥中心协调周边交警大队后,决定对金桥市场周边采取交通管制措施:只出不进,分流车辆。于是,西起建宁路钟阜路路口、东至龙蟠路黄家圩路口、北至中央北路公铁立交桥口、南至中央路黑龙江路口的范围内,禁止包括公交车在内的一切车辆进入,只允许消防、警车等救援车辆进入。

交警五大队在福建路、许府巷等路段设置了提醒告示牌,提醒过往车辆提前绕行;交警一大队在新庄广场设置了分流点,劝导前往中央门立交桥的车子选择从玄武湖隧道一线绕行;而交警七大队也在红山路、和燕路等处设置了分流点,疏导车辆绕行。

据悉,昨天,交管部门一百多名警力值守在金桥市场及周边。快报记者 田雪亭

[悲情篇]

[记者调查]

相关新闻

十多年的积蓄全完了

在西楼后面的一排平房前,业主们一个个像热锅上的蚂蚁,大家互相打听着各自的存货情况,记者了解到,西楼的一楼、二楼、三楼分别是文具、箱包百货、布料营业厅,业主至少有两三百户,老牌的经营户一家就有三四个仓库在顶楼,存放的货物价值上百万元。

一个红衣女子捂着脸哭泣,引起了众人围观,她的丈夫用肩膀支撑着妻子,脸上却也透出失望。他家是三楼795户业主,在顶楼存放的布料价值两三百万元,由于仓库位置偏西南,是最早着火的地方,此时大火熊熊燃烧了近两个小时,“完了,十多年的积蓄全完了!”

一位二楼的女业主说,下午1点10分,我们突然听到很多人在惊呼:“顶楼失火了!”当时大家一听都放下生意,拼命往楼上冲,可是到了顶楼转了一圈,没有人拿东西,就又全部撤下来,然后就集中到了楼下,来得及带出的只是营业款和账本而已。“上面烟太大了,呛得人受不了,货物再值钱还是保命要紧啊!”

一家都有几十万元的库存

“再后来消防队员也到了,我被要求从大楼内走出,那20多万元的货可还留在仓库里,一点没动啊!”业主周先生回忆说,他是浙江台州人,在金桥市场做文具用品生意已经两年多了,到今年年初,本钱已收回了大半,“眼下刚开始小小的盈利,仓库就失了火!”

从下午2点一直到4点,周先生一直坐在金桥市场对面的门面房前,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马路对面的烟雾腾起,火光冲天,“我的那些货品成本价就有20多万,现在全没了!”在周先生身旁,一名50多岁的妇人一直失声痛哭着,她那100多万元的货已剩不了多少了!

关于整个仓库在火灾中的损失,业主王先生估计道,“一间10平方米的库位,堆放价值20万元的货品是起码的了,一般都在30多万以上,整个4楼有200多间库位,现在100多间被烧,直接损失至少3000万元!”

记者向现场业主了解货物是否投保,几乎每个人都一脸无奈,“没有投,我们是批发市场,货物进出流量很大,大家都没有想到去投保。”

昨天,南京下关的金桥市场惨遭火灾,记者随即走访南京市几个大的商品批发交易市场发现,消防安全隐患不同程度存在。

[原因探析]

昨天下午,夫子庙大市场内顾客摩肩接踵,十分拥挤。大市场二楼门口放着两个灭火箱,里面有大小两种灭火器。其中小一点的两公斤级的灭火器注意事项一栏,表明了灭火器必须每年定期年检,测试水压等。可记者观察发现,灭火器上年检时间却是2005年11月,早该年检了。

 
大市场二楼主要是经营箱包和服装类商品。市场内店铺密集,而且整个二楼几乎是未做任何分割的,连成一大片。一旦发生火灾,将会出现火烧连营的惨剧。更为严重的是,数百平米的市场二楼,消防紧急逃生指示牌只能在市场南面一个狭窄的通道旁边可见,市场里面根本看不到。进入市场,就像是进入了迷宫,很难辨清方向。

市场三楼是业主们的仓库,仓库近千平米,里面货物堆得满满的。可仓库内灭火箱数量有限,记者粗略统计发现,仓库东面近五百平米范围,只有三个灭火箱,其中有一个灭火箱还隐藏在很难寻找的角落里。

大市场东面有个消防通道,市场内的紧急逃生指示牌,不少指向这个消防通道,可记者顺着三楼的紧急逃生指示牌,向仓库东面走去,结果发现东面的消防通道却被“铁将军”把守着。“这边是仓库,门早已封死了,走不通的。”一仓库管理员见记者迷路,做了解释。

半个月前仓库曾经失火

“大概半个多月前,西楼顶楼已经失过一次火,如果吸取教训,或许就不会发生这次火灾。”

西楼的业主张先生说,半个多月前,物管在西楼顶楼维修仓库屋顶,当时是用气瓶熔化柏油来修复房顶的防水层,由于铁皮房的底部有一定缝隙,火苗不知怎么就通过塞在缝隙里的纸板烧起来,险些蔓延到仓库里面,后来所幸被扑灭了。

不少业主表示,这一次好像也是物管维修房顶造成的,因为前几天的大雨,仓库里又出现了漏雨的现象,所以物管昨天上去采用与上次同样的方法维修,“柏油烧开温度多高啊,稍不注意就点燃了!”

“太乱了,”一位业主感叹,顶楼仓库本来就很拥挤,有一两百个隔断,每间面积都在一二十平方米,虽然各家仓库之间也是用铁皮做了隔断的,可是货物却都堆到了顶部,火在内部很容易蔓延,“而且外面的过道上也被人占用了,货物烧起来就是内外夹攻!”

记者在现场碰到一位湖北的业主,他在三楼做生意,货物本来是堆在四楼的,由于上次火灾,货物有部分被烧,他就将其余的大部分货物转移到了其他地方,结果竟然躲过了这次火灾。

施工不慎引发火灾?

“我当时施工,并没有发现燃烧,刚离开不久,才发现那里起火了,上前救火,可是火势太大了。”

“大火是如何引发的?起火点在哪里?”昨天下午2点半,在起火仓库北侧的楼顶天台上,一位消防人员不断询问金桥市场一位负责人。该负责人声称,起火点在仓库西南角,起火前,曾有工人在那里施工。

片刻后,一位身穿黑短袖的中年男子被带到天台。在消防人员的询问下,中年男子紧张地说:“我当时施工,并没有发现燃烧,刚离开不久,才发现那里起火了,上前救火,可是火势太大了。”

据这位中年男子称,他是在仓库施工防水层的,虽然使用了沥青,但烧烤沥青的火并没有掉落过。

然而,业主们纷纷表示,前段时间天降大雨,4楼不少地方漏雨严重,“这几天,一些维修工人正在楼顶加铺沥青,时常溅起火花!”

“我就说过,不能在这里面烧沥青,应该在旁边烧好了直接滴灌防水材料缝隙的。”一位男子刚小声说出这句话,旁边另一位男子连忙拉了他一下,向其摇摇头,嘀咕了一声“不要多说话”。

在消防人员的一番询问后,一位消防指挥官安排人员将中年男子带走,接受进一步调查。

具体原因有待进一步调查

“每年都对全体管理人员进行培训,大规模的演习、演练则一年举行两次。”

对于何种原因导致4楼仓库突然失火,四五个业主围聚在马路边议论纷纷,“4楼仓库楼道口一直有管理人员看守,除了各位业主,其他陌生人是上不去的!”“是啊,就是我们这些业主上仓库去,也绝不会吸烟的,干这行不是一天两天了,谁不知道这个最起码的规矩啊!”“仓库里的电路一直很好,电路故障起火也不大能说得通!”

金桥市场一负责人说,市场管理方对大楼可能出现的火患一直很重视,每年都会对全体管理人员进行培训,大规模的演习、演练则一年举行两次,因此市场管理人员应付突发火情的能力较高。至于此次失火是否因楼顶施工不慎所致,“目前,尚有待调查。”

银桥市场:灭火器严重超期服役

 
在银桥市场内,消防栓很多,2公斤小型灭火器也随处可见,但装有灭火器的玻璃门却上了螺丝栓,并且拧得很紧,如果不使用工具,费再大力气也打不开,玻璃门很小,即使敲碎了也很难将灭火器取出。

记者好不容易在3楼的一个角落里找到一处螺丝栓松动的玻璃门,取出灭火器一看,维修日期竟然是2004年5月,已服役3年未曾检修。在一些堆满杂物的角落里,有一些稍微大些的灭火器,虽然仍在检修日期内,但数量屈指可数,有些已经锈迹斑斑。

银桥市场里有一些安全通道指示牌,记者随意挑了一个指示牌,按照指示方向走,走到一半,离大门还有好长一段距离时,指示牌却没了踪影。而且这些指示牌很多只是印在木板上,即使有一些是印在塑板上,但也没有反光功能,在黑暗中很难找到。

 
记者在走访过程中,询问一些业主是否会使用灭火器,大多数人的回答是模模糊糊的“应该会用”。

润泰市场整体情况还算良好,在千余平方米的油漆厅内,基本每户业主均配备一只小型灭火器,但也有几户的灭火器不见踪影。在靠近门口的一户商家中,记者看到一只灭火器的检修日期是2004年,早应停止使用,但除了这一只外,并未发现其余过期灭火器。“我们这边前阵子刚检查过灭火器,应该没什么问题吧。”一户业主说。

在油漆厅和油漆厅对面的布艺厅,记者却找不到任何紧急逃生指示牌。油漆厅内阻隔物很少,一眼望去能看到大门,而布艺厅则是由很多隔开的小房间组成,不熟悉布局的人只能凭感觉找出口,也很容易迷路。

润泰市场:无紧急逃生指示牌

昨天下午3点20分左右,南京延龄巷影视百花园突发大火。由于正在改造,堆放在大厅的沙发等物品被大火吞噬,部分玻璃幕墙烧毁。

记者赶到现场时,4辆消防车已停在火灾现场附近,延龄巷两头已被封锁。随着“轰”的一声,一块块玻璃,从幕墙上坠落下来,顿时浓烟从玻璃幕墙边蹿出,弥漫在空中。

此时,一名消防队员从火场中冲了出来,左耳流着血。“我冲进火场后,就感到左耳朵有点发热,用手一摸,全是血。估计玻璃幕墙上的碎玻璃掉下来划的。”他告诉记者。

火场对面的延龄烟酒商行的女老板胡某说:“下午3点20分左右,我抬头一看,对面的影视百花园玻璃幕墙上冒着烟,立即拨打了119报警。”

“开始火并不大,5分钟后,火就烧了起来。”胡某说,之后,消防车就赶来了。

在影视百花园门外,记者见到当时在现场的两个民工,一个姓李,一个姓圣。李某称,事发时,他正在影视百花园三楼搬运拆下来的木料,看到一楼大厅一大堆沙发起火后,立即丢下手里的木料,赶紧跑下楼,“当时也不知道怎么起火的,等我从大厅跑出来后,火就烧大了。”

 
“幸亏我跑得及时,不然就没命了。”与李某同是老乡的圣某,说起火灾时,还有点后怕,“起火时,影视百花园水电全部掐断了,没有水源。几个民工拿着水桶,跑到附近烟酒店打水扑火。其中一名姓谷的民工在扑火时,被大火烧伤了手掌,后来自己去了医院。”

据民工们介绍,目前影视百花园正在进行改造,准备重新装修。起火前,曾有一名民工用氧气切割三楼的废铁,火星掉在了沙发上,引起了火灾。对于这种说法,现场的消防队员并没有给予正面回答,只是说,起火原因还要做进一步调查。

不过,记者看到消防队员从火场抢救出5个氧气瓶和一个液化气钢瓶。到下午5点,消防队员才从火场撤离。
 

来源:现代快报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