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三地 广东300多中学生被违规组...

广东300多中学生被违规组织到深圳打工

分享

广东茂名300多中学生被违规组织到深圳打工,从7月10日入院到7月27日死亡,16岁的梁晓雯在生命最后的17天里几乎一言不发。她怕光,不让别人拉窗帘或者开灯。她怕响,不让人靠近她,她对病床前一遍遍呼喊自己名字的母亲说出的唯一的一句话是,“妈妈,你愿不愿意借钱让我读书?”  

今年6月开始,茂名市300多名中学生经当地一家名为“华南机电工程学校”介绍后组织前往东莞、深圳等工厂做暑期工。

据在东莞做工的一些学生反映,他们每天工作时间至少在11小时左右,从不休息,每小时工资3元。由于高强度劳动,很多学生出现感冒、发烧、哮喘等症状,学生梁晓雯更是倒在了东莞普笙塑胶厂的工作台旁。

记者调查后发现,一些做工的学生不满16周岁。

学生每人被中介收165元

梁晓雯,茂名市第十一中学初三学生。其父瘫痪在床,母亲谭月华靠每月打零工挣来的200多元支撑全家。

6月下旬,中考刚结束。“有一个叫华南机电(工程学校)的学校来学校招暑期工,组织我们去东莞打工,说一个月可以赚900多元。”梁的同桌兼好友陈海茵说,“晓雯立刻就报了名,她想打工给自己赚学费。”

6月24日晚,梁晓雯和她的30多名同学一起坐上了开往东莞的班车。在车上,机电学校的一名老师向每个学生收取了165元,“他们说85元是车费,80元是学校收取的劳务介绍费。”学生们告诉记者。

6月26日,梁晓雯和同学们一起进入东莞普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塑胶厂上班。“没有培训,也没有说注意事项,就让我们直接进喷漆车间。”梁晓雯的同学梁春梅说,“简单地看了一会工人劳动后,我和晓雯就上了流水线,我负责清洁机器零件,她打砂,我上白班,她上夜班。”

“周六周日从都不让休息”

按照学生们的说法,他们的白班和夜班工作时间分别是这样的:

白班时间:8时至11时20分、11时50分至16时45分、17时45分至20时20分。

夜班时间:20时20分至23时20分、24时至3时、3时20分至8时。

如此计算,学生们每天的工作时间都在11小时左右。“每天都必须加班3个小时,这是学校招工时明确规定的,最多的一天我加了6个小时。”梁春梅说,“周六、周日从来都不让休息。”如果遇上生病等特殊情况需要请假,工厂也很难批准,“我们请10次只能批个三四次。”梁春梅说。

学校招生时许诺,每月工资900多元,随后改为824元。“这是包含加班费的,如果请假还要扣。”机电学校校长梁正声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我们是按工作一小时3元来计算的,不分8小时内外。”记者随之提出,1小时3元明显低于国家规定的最低工资标准,“那是因为我们扣除了吃和住的费用,我们算过,如果加在一起是差不多的。”梁正声说。

“身边几乎每个同学都病了”

学生们说,没有人交待注意事项,也没有人分发口罩等劳保工具,他们就开始了打工生活。“车间里面有很多塑胶制品,刚进去的时候觉得很难闻,喘不过气来,后来似乎慢慢也适应了。”梁春梅说。

苦难随之而来。先是几名同去的男生因为无力搬运笨重的音响,工作几天后便要求换岗。随后很多同学出现感冒、发烧、胸闷等情况。“我去了几天后就感冒了,然后咳嗽,好不容易请假去看病,才知道得了支气管炎。”梁春梅说,“我从来没有得过这样的病,然后我就发现身边几乎所有的同学都病了。”

但病症最严重的还数梁晓雯——从最初的感冒、发烧,一直到7月8日,她全身缩成一团倒在了流水线旁。慌作一团的同学们赶紧把她扶回了宿舍,带她去看病,直到两天后她的姐姐赶来把她送进了医院——这时,连续三天高烧不退的梁晓雯已经神志不清,全身抽搐,经东莞市横沥医院检查确诊为病毒性脑炎。“她怕光,怕响,我们想靠近一点都不行,只是一个人缩成一团。”陈海茵说。

7月18日,梁的病情愈加严重,无力承担治疗费用的家人只得将其转到茂名市人民医院做保守治疗。“我们争取了很久,他们说我女儿只上了十几天班,随后给了135元工资。”谭月华哭着告诉记者。

7月27日,茂名市人民医院宣布梁晓雯死亡——“病毒性脑炎、呼吸麻痹、肺炎”,诊断书上写道。

事件凸显法律监管空白

茂南区劳动局副局长苏世新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目前对于暑期工招收的监管,权益的保护等方面法律法规确实存在一定空白。”记者查阅了《劳动法》及广东省制定的相关劳动条例,发现其中对于暑期工的规定仍有待完善。比如,暑期工与工厂究竟是否构成“劳动关系”,暑期工的基本权益如何得到保护,对招收暑期工的组织或者机构是否有明确的资质如何认定和审批,“这些都还没有很明确的规定”。

有律师表示,对于暑期打工的学生族来说,最应该重视的是和企业之间合同的签订,一定要在合同中注明各方面的情况,这样才能最大程度地保护自己的权益不受侵害。

政府表态 中介学校确实违规招工

本周一,记者首先以一名普通访者的身份来到了华南机电工程学校的一个招生点。学校校长梁正声表示,他们已经先后组织了当地300多名学生前往东莞、深圳等地打工。“每天至少要工作11小时,没有休息,你要是找人来可以给你3到十几个点的提成。”梁校长说,“我们是茂南区劳动部门批准的正规企业,没问题的。”

记者随后在茂南区劳动局获悉,该学校确实在劳动部门注册过,“但招收外校暑期工这一块没有向我们报批,就这一点看确实是违规。”茂南区劳动局副局长苏世新说。而在苏副局长办公室,当记者向梁正声亮明身份后,他随即表示,学校绝对没有从暑期工身上拿过一分钱,“学生交的钱都给了老师”。

据悉,招收暑期工必须获得学生所在地的劳动部门、教育部门和工厂所在地的劳动部门批准,而当记者就此三点询问梁校长是否通过审批时,他毫不犹豫地大声回答,“没有”、“没有”、“没有”……

针对学生暑假工中有童工的说法,梁正声矢口否认,一再表示自己绝对不会招未满16岁的童工。

学生说法

晓雯病倒后工厂辞童工

“他们规定只有1991年7月前出生、满16周岁的才能打工,可好多人在身份证复印件上造了假都混了过去,没人查原件。”学生陈海茵说,“我是1991年7月5日出生的,他们说差几天没关系。”

Dagong-1

有学生告诉记者,自己是1991年11月份出生的,报名时未满16周岁,后来按照别人的主意作假“复印件上的‘11’月盖住其中的一个‘1’,复印出来就是1月份了,学校没有查过原件,就混过去了。”还有学生承认,他们在使用了自己姐姐的身份证复印件后也得以通过。

学生们回忆,就在梁晓雯病倒在工厂后,工厂突然在一天将数名未满16周岁的学生辞退。“带队把我喊出工厂,在大门外把工资给了我,说让我回家。”因未满16岁被辞退的梁春梅说,“我问老师为什么,她说我自己心里清楚。”  

与梁春梅有同样遭遇的至少还有3名学生,他们在主动写的情况证明中均写道,“可能是因为未满16周岁被发现,工厂辞退了我”。

法律人士

按法律未成年工禁上晚班

据代表梁晓雯和有关方面交涉的一名律师说,由于梁家和学校、工厂方面达成了私下和解,所以现在已经停止了法律程序。这名律师说,从现在掌握的证据上看,尚不能确定梁晓雯的死亡和工厂的生产环境有直接关系,但有关方面的疏忽对梁的治疗延误有一定的影响。

该律师说,从性质上看,机电学校的行为已经属于劳务中介性质,其组织学生打暑期工必须得到学生所在地的劳动部门、用工方所在地的劳动部门的合法手续。这些学生属于未成年工(大于16周岁小于18周岁),按照法律规定他们只能上白天班,而且一天上班时间不能超过8小时,而童工(小于16周岁的)更是不能招收。

中介进入学校招工如何运作?由谁监管?本报将作追踪报道

消息来源 新快报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