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三地 四川綿陽強制拆遷致6人被埋...

四川綿陽強制拆遷致6人被埋孕婦死亡

分享

●一半左右的房屋被視為“違法建築”零賠償清除。綿陽市有關領導指出:綿陽會客廳的拆遷安置,已是綿陽歷史上最優惠政策

●事發兩周後,在拆遷中被埋的6名民工,除一名孕婦被證實死亡、一男子在重症監護室停留9天逃出鬼門關外,仍有4人生死不明、下落不明

7個民工壓住了6個 官方確定的死亡者是一名當時正在參加拆樓的孕婦

“我們全家人都還在屋子裏吃住,他們就在上面拆房子” “三層以上的屬於違法建築,要先被拆除,一分錢的賠償沒有”

綿陽會客廳

2007年,綿陽城市在跨越發展的壯美歌聲中正實現著驚人的撐杆跳:大力引進有實力的開發商,合力打造宜居名城,全面推出“綿陽印象”,建設新的城市區域———綿陽會客廳。 綿陽會客廳建設指揮部本著“以民為本、讓利於民”的原則,在多次調查摸底、聽取意見、反復研究的基礎上,擬訂了拆遷安置方案,並經市委常委會多次集體研究討論後,最終出臺了綿陽歷史上老百姓得實惠最多的《綿陽會客廳範圍內征地拆遷補償安置實施辦法》。

2007年7月26日,綿陽會客廳拆遷安置工作全面啟動。

2007年10月30日上午9時09分,隨著市委書記譚力的一聲令下,會客廳建設率先在涪濱路、綿鹽路拉開序幕。

———摘自綿陽日報《大手筆拓展城市新空間我市推進綿陽會客廳建設的回顧與思考》發表日期: 2008-1-15

在四川省綿陽市中心醫院外科大樓的重症監護室(ICU)裏,36歲的石先紅已經停留了一周多。3月11日上午9時,這位從三台縣鄉下來的農民在綿陽市郊區一處房屋的拆除勞動中,不幸被垮塌的樓房砸傷。

“肋骨斷了幾根,頭部外傷很嚴重,身上也有多處外傷。”綿陽市中心醫院胸外科病區主任何樹松說,如果情況不是很壞,15日下午就可以轉到普通病房。可是,事發一周後,這位農民仍然昏迷在ICU裏,直到3月20日,他才脫離了生命危險,離開了重症監護室,轉到了普通病房。

3月11日上午9時,綿陽市涪城區石塘鎮紅星三社村民邱某正在家中做活路。“我聽到有人喊,砸住人了,忙往外跑。”邱某跑出家看到,一輛皮卡車正在將一個傷者裝上車,“只有一個人護送,那人喊我上去。”邱急忙跳上這輛綿陽市交警二大隊的車,將這個名叫石先紅的傷者送到了醫院。

村民張豔親眼見到了紅星三社村民蔡二娃的樓房倒塌的一幕。“我看到兩男一女被從廢墟中抬了出來,女的是一個孕婦。”張豔的家就在倒塌房屋的一側,“很快,員警就來了,我很擔心這家房子裏的主人和孩子還在裏面,他們幸虧躲了出去。”

另外一位村民看到,當時是7名三台籍民工正在蔡二娃家樓房的第五層拆房子。“已經拆完了第六層,磚頭壘放在五層的樓板上,可能是磚頭的重量壓垮了樓板,一層層壓垮了樓房。”據目擊者描述,整座樓房當時並沒有全部垮塌,只是垮了一間房大的面積,7名民工恰在那個角落幹活。“只有一個人跳了下來,其他6人都被壓住了。”

張豔所見到的三個被抬出的人,是剛剛從廢墟中掏出來的。“另外三個人不知去向。”據記者後來在綿陽市各大醫院查詢的結果,也無處顯示這些人的急救記錄。“我們只接受了石先紅的急救,其他的人什麼情況不要問我,我也不知道。”胸外科病區主任何樹松說。

張豔很快被隨後趕到的員警清除出場外,垮塌樓房被圍起的警戒線、一批批趕到的員警和參與紅星村拆遷的幹部職工圍起來的人牆擋在了視線之外。

等到張豔和她的老公等村民被允許回到自己家房子時,已經是當天深夜23時,這時,他們所看到的那處倒塌的六層樓房的廢墟已經快被清除完畢。“沒有倒塌的那一大半也被拆掉了,到淩晨兩點我才睡著覺,所有的廢磚塊都清理得差不多了,成了一塊平地。”

可是,整個清理過程中,圍觀的村民沒人見到另外被掩埋在廢墟中的三個民工,他們是死是活、去向如何,在記者多日的查詢中,無人知曉。

據記者從綿陽市市委得到的消息,6人中有1人已死亡。記者核實,官方確定的死亡者是一名當時正在參加拆樓的孕婦,即村民張豔親眼見到的被抬出的3個民工中的一名。而至記者發稿時止,在房屋倒塌中被砸的6名民工,除該名孕婦被證實死亡、石先紅被證實在重症監護室停留9天逃出鬼門關外,仍然有4人生死不明、下落不明。

大拆遷打造“會客廳”

事故發生時,綿陽市委書記正帶領一干黨政領導在100米外視察

數千農戶的房屋被納入拆遷範圍。自2007年7月26日,綿陽進入“拆遷時代”

就在6名民工被垮塌的樓房掩埋於瓦礫之間生死難料時,中共綿陽市委書記譚力正帶領綿陽市、涪城區一干黨政領導在事故發生地不到100米遠的地方視察。“還有市里的記者跟隨採訪,有人喊‘砸死人了!’”多位目睹了當時情景的知情人說。

據當地媒體3月12日的報導,當天隨同譚力視察的還有市委副書記薛康,市領導左代富、李煒、張貴乾、李亞蓮、胡鋼等人。這些市級領導組成的是一個名為“建設綿陽會客廳領導小組”的臨時機構,在因事故發生中斷了對紅星村的視察後,他們轉身赴游仙區的另一個拆遷現場,召開了“檢查亂搭亂建整治工作並召開現場辦公會”。

“對亂搭亂建的拆遷整治工作既要堅持公正、公平的原則,依法拆除,又要切實保護人民群眾的生命財產安全,儘量把群眾的損失減少到最低程度,為全市整治亂搭亂建工作提供成功範例。”據當地媒體的報導,這個辦公會是如此強調的。

2006年,綿陽市委、市政府邀請國內外規劃名家編制《綿陽城市總體規劃(2006-2020)綱要》。在該市新一輪城市規劃中,涪江、安昌河、芙蓉溪三江匯合區域被定位為投資、旅遊、宜居的城市新區,專家建議將此打造成為“綿陽會客廳”。

這個“會客廳”此後被提上綿陽市黨政議事重要日程,2007年正式啟動。按規劃設計,“綿陽會客廳”將建成全國最大面積的“城中湖”,要開發周圍21平方公里的面積建設,跨該市涪城、游仙二區,總投資將達千億以上。為此,綿陽市請來了周幹峙、鄒德慈、英國科學院院士彼得‧霍等知名專家進行設計,試圖打造集會展、旅遊、商貿、居住于一體的景觀新城。

“綿陽會客廳”建設啟動後,涪城區石塘鎮、塘訊鎮,游仙區小梘溝鎮等多個村莊數千農戶的房屋被納入拆遷範圍。為此,綿陽市專門召開會議,要求各級部門進行“依法拆遷、陽光拆遷、滾動拆遷、和諧拆遷”。

綿陽的主城區為涪城、游仙二區,自2007年7月26日,綿陽進入“拆遷時代”。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