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三地 江蘇浙江再拉警報:太湖藍藻...

江蘇浙江再拉警報:太湖藍藻將大暴發

 

雖然經過多日雨水的稀釋,但前日陽光下,湖州南太湖邊的水面上,一層綠膜仍泛著油光。“這些就是藍藻。”一位元漁民告訴記者。

湖州白雀鄉小梅口,是太湖邊的一個漁民聚集區。記者順著剛鋪好的沙子路走向湖邊,遠遠就望見一片綠色。走近後發現,在肉眼所及的範圍內,湖面上儘是綠油油的藍藻,囂張地漂浮在水面上,隨波蕩漾。

去年藍藻大暴發引起無錫自來水危機,太湖一度成為全國關注的焦點。然而,記憶還未退去,“綠魔”又再次悄無聲息地襲來。據新華社報導,太湖西南部的部分水域再度出現大面積藍藻。據氣象部門預測,今年太湖仍有藍藻大面積暴發的可能性。

藍藻又來了,它對江浙兩地沿太湖群眾的生活有何影響?人們對此又抱有怎樣的心態?記者為此展開了沿湖調查。

“雙手入水:好像塗了一層綠漆”記者目擊湖面藍藻氾濫

從小梅口沿太湖岸邊,近20分鐘的車程內,向太湖裏望去,記者看到大片的藍藻,濃度不一,薄如膜,厚如漆。隨著波浪起伏,緩慢地向岸邊漂來。

最誇張的一處,由於一艘廢棄漁船擋住了風浪,大片藍藻密集聚攏在一塊,似綠色濃漿一般,微風吹來,紋絲不動。把一根灰褐色樹枝浸下去,拿上來猶如從染缸中取出,整根都成了綠色。岸邊的石頭也染成了綠色,上面還堆積了一層有近3釐米厚的藍藻。記者抓了一把,竟像泥漿一般粘稠。把雙手插入水中,再提起時,就好像塗了一層綠漆。

在長興夾浦鎮太湖大堤上,我們碰到一位姓楊的青年農民,他身著皮衣,背著電瓶,正到大堤內側的小河溝裏去捕魚。他告訴我們,十多年前,湖邊有好多魚蝦好抓,吃起來味道也很鮮美。現在湖水太髒了,沒什麼魚好抓,即使抓到一些,味道也沒有小河溝裏好。

得知記者專程來看藍藻,他有些不以為然地說,每年這個季節就會出現藍藻,大家都習慣了。現在還好,是活的,到七八月份,水溫一高,就會死亡腐爛,“南風一起,臭味四處彌漫,那個味道很嗆人!”

“一般來說,五六月份太湖藍藻開始較大面積暴發,不過就目前情況看來,今年似乎是稍稍提早了些。”在採訪中,湖州市水質監測站有關工作人員態度比較謹慎:“作為一種自然生物,太湖藍藻年年都有。今年情況會怎麼樣目前還不好說。我們也在密切關注。”

“水成這個樣子,還怎麼打魚氨漁民擔心沒了收成

對於夏天藍藻的厲害,自小生活在小梅口的蔣大林算是深有體會。他今年63歲,一直住在太湖漁船上以打魚捕蝦為生。自去年藍藻危機後,當地政府部門著手“漁民上岸工程”,目前小梅口100多戶船家都已上岸過渡安置,蔣大林一家也是其中之一。當記者問起藍藻的情況時,他拿著手中的飯碗朝記者晃了晃:“(藍藻暴發)去年厲害的時候去湖裏隨便一舀,就是滿滿一碗的藍藻,你說多不多!”

老蔣說他很擔心今年的藍藻比去年的還要厲害。“都說去年的藍藻多,可去年天冷的時候,水面上看不到的,都在水下呢;現在不一樣了,大冷天藍藻還飄在湖面上。真不知道等夏天的時候,會有多嚇人呦!”說到這,老蔣抱怨起去年的藍藻讓他的魚蝦收成幾乎全部打了水漂。他告訴記者,藍藻覆蓋整個湖面,水裏沒有充足的氧氣,恐怕魚蝦都會活不下去,“抓上來,都是死的,怎麼賣啊,我們全家還靠這個過日子的。”

記者看到,由於漁船遮擋,在一些風浪較小的角落裏,藍藻顯得更厚。但還好這時的藍藻還聞不出腥臭味。老蔣說,天熱時臭得窗都沒法打開,“比豬圈還難聞,那個味道都不知道怎麼形容!”老蔣皺了皺眉,直搖頭。

在湖的另一邊,江蘇宜興市丁山鎮湯莊村有個林莊港(當地稱“河”為港),直通太湖。昨天晴天,湯莊村的漁民們都搬了小凳子出來,邊曬太陽邊織網,為9月份開始的捕魚抓蝦做準備(每年2月1日至8月30日,為保護太湖漁業資源,太湖漁管會實行為期7個月的禁漁期。)。

老陸是個老漁民,當記者問起關於太湖藍藻,內向的他憨厚地“呵呵”笑,偶爾抬頭回答兩句:“年年都是這樣的,習慣了,今年不知道收成怎麼樣……”每次提到“收成”,一直低著頭織蝦網的老陸妻子就會斜著眼看他一下,低聲說:“是埃”

老陸家隔壁,剩下的都是女人和小孩,“水成這個樣子,還怎麼打魚啊,索性都出去打工了!”左手抱著小孩的一名中年女人用空出的右手朝記者揮了揮,“禁漁期的時候不能打魚,到了能打魚的時候也抓不到什麼魚,全是綠綠的一片藍藻,人都臭死了,不要說靠水活的魚?”據瞭解,村裏許多男人嫌打魚收成不好,都外出打工了。

“客人哪還有胃口”小飯館的生意被拖了後腿

老李的家就在太湖邊,他前幾年充分利用“地理優勢”開了一家小飯店。“客人很多,來了直接點我們從湖裏抓捕到的魚蝦,不是親眼看見從湖裏抓的客人還不要。現在不一樣了。”老李指著家附近湖面上的藍藻說,“喏,就這個綠綠的,客人看見了哪里還有胃口。每次來了都問我們是不是從這下面抓的,是的話就不要吃了,嫌髒!”老李歎氣,現在的生意反而被“地理優勢”拖了後腿。

78歲的老漁民王秒林告訴記者,由於太湖水受污染,“太湖三寶”之一的“水晶蝦”(太湖白蝦)現在越來越寶貝了。

老王說白蝦對生存環境要求很高,水質不好就存活不下去。“我們家裏人多,以前一天可以捕到五六斤白蝦。前幾年,一網上來,90%多都是白蝦;現在倒過來了,90%都是雜蝦,剩下的才是白蝦,而且活得也不多。可見水有多髒。”說到這,老王的聲音變大,顯得有些激動。

清《太湖備考》上有“太湖白蝦甲天下,熟時色仍潔白”的記載。用白蝦做的“醉蝦”放在桌上,蝦還在蹦跳,吃在嘴裏,奇嫩異常,鮮美無比。老王的侄子說,要是太湖污染再這麼下去,“早晚有一天,太湖白蝦都吃不到嘍。”

“太湖的水還怎麼喝”村民只能自己打井或引山水

湖州與太湖相接的一些河道口,藍藻也已繁殖成片。一位元居民向記者連連感歎:“以前我小時候沒有自來水,喝的都是太湖水埃可是現在你看看,還怎麼喝,太噁心了!”

不過,他有些無奈地說,村民對此已經習以為常了。在他們村,吃的是山上引下來的水,村民們也主要以種地為主,不靠湖吃湖了。

宜興市丁山鎮湯莊村林莊港吳大媽也告訴記者,太湖的水不能喝了,家裏自己打了井,“乾淨些”。但是記者嘗了一口,發現裏面還是夾帶著一些沙粒,可能是沒過濾透徹。“山上的水好喝,乾淨,我女兒嫁過去的地方就喝山上的水。”吳大媽輕輕地說,一臉羡慕。

而湖州市自來水公司工作人員表示,目前的情況不會影響湖州市民的飲用水。

“我們天天在河上撈”自救:河口築網撐船打撈

丁山鎮湯莊村的內河上,喬小妹和曾瑞寶這對老夫妻撐著家裏的船在打撈藍藻。這些日子,他們每天都忙著這個活。

“喏,我們從那邊過來了,撈了很長一會了。”曾瑞寶用手指了指船尾方向。記者順手看過去,跟其他內河和水塘比較起來,前方水面上果然乾淨很多。喬小妹說,村裏和大隊每年都會找一些村民做打撈工作,年底還會給些微薄的報酬。“錢是不多,可這水是直接關係生活的。”曾瑞寶一邊說著,一邊把著長長的手柄,用網兜在水面上輕輕舀著,然後再把藍藻倒在船上。曾瑞寶說,這些處理後沒有藍藻的水是換到魚塘裏面養魚的,“我們有空了就撐船出來打撈,村裏其他人也跟我們一樣的”。

曾瑞寶打撈藍藻的地方再過去就是太湖了。記者注意到,在太湖和村裏內河的中間攔著一張網。曾瑞寶說,這是為了減少太湖藍藻漂進內河。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