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三地 石家庄纺织工人停机事件

石家庄纺织工人停机事件

【新三才网讯】3月12日中午11点,石家庄市常山纺织股份有限公司棉三分公司轰鸣的机器突然安静下来,本应在机器前工作的职工纷纷往外走。值班长在门口不断地告诉他们,有事好商量,回去干活吧。没有人吭声,也没有人回头。车间办公楼的楼道很快堵满了人, 他们罢工了?“约有百十来号人吧。”目击者告诉记者。

下午4点多,中班来换班,根本没有上楼,而是一群群地站在工厂大院西侧和车棚下。停工在继续。纺织厂一般分前纺、细纱、准备、整理和南北布机六大车间,每个车间又分常日班和运转班,常日班主要对机器进行检修维护,运转班进行生产。在棉三这次停工中,职工告诉记者,几大车间的运转班基本都关了机器。

无奈的选择

在石家庄市的一条主干道和平路上,棉一、棉二、棉三、棉四一字排开,这4个棉纺织厂和略远的棉五一起,构成了常山纺织股份有限公司的分公司,平时,在非上下班时间,这些工厂的大门口只偶尔有人匆匆走过,而在3月14日,这些工厂的大门口长时间堵满了人。“有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和平路都有点堵,后来工人发现堵了路,便纷纷让开,聚在了厂门口。”当日路过的出租车司机说。

3月14日,当棉四来上班的职工把自行车放到存车棚的时候,遇到了特意赶过来的已经停工的棉三职工,“大家心里都有怨气,所以棉四也跟着罢工了。”有职工骑车转了一圈,发现从棉一到棉四,都有停工的工人聚集在厂门口。棉五因为略远,没有看到,但是“听说也是这样。”因为六大车间是一条龙作业,一道工序停了必然导致后面的工序无法继续,这次机器停开,直接间接造成起码五六千人甚至上万人停工。

“大家都是自发的,没有喊口号,没有拿横幅,也没有工人代表。”有职工这样形容这次事件。原因是工资太低、劳动强度太大,因为怨气已经日积月累,所以一触即发。

“其实在棉三开始停机之前几天,棉四已经有过一次短暂的停机。主要是前纺车间,由运转班丙班开始,先是机器关了一两个小时,后来夜中班都不扛纱。”有职工告诉记者,他认为,这次没有弄出多少声响的小事件是引发棉三情绪的导火索。

3月17日,各分公司都贴出公告,称恢复上班的工人每人发50元钱,并会开始实行绩效工资制。50元钱,现在只能买三斤多猪肉,却差不多是纺织工人两天的收入。虽然公告除了50块钱并没有实质性的东西,虽然结果和初衷离得很远,但工人们还是陆续恢复了正常工作。

并不复杂的停工过程,很简单的停工原因,采访起来却异常困难。“厂里派人到家里做工作,让不要乱说。”有职工这样告诉记者。在接受采访的人中,没有一个人愿意表露真实姓名,他们说自己害怕,怕丢了工作,怕单单不给自己涨工资,怕被整……而这些接受采访的人,其实已经很勇敢,更多的人是在辗转接到记者的采访要求后婉拒,由第三者转告记者自己不敢说、不想说或者并不知情。最糟糕的一天,记者在楼下等,一名愿意接受采访的职工上去敲同事的家门希望他们能出来一起接受采访,他敲了五六家的门,但最终没有人下来。

“我并不赞成罢工,这对工厂和工人都有损失,但我愿意让工人们通过这次行动让企业的主管领导认识到企业问题的严重性,并尽快去解决它,让企业能更好更快发展,让工人不再在社会的最底层徘徊……”

这是纺织工人的“心声”,他们“没有人真的愿意罢工”,“我们不是罢工,是维权,生存都成问题了。”李先生这样说。虽然这次事件中涉及的停工人数多达数千人,但其实这并不是一次有声势的罢工,用职工的话说是“草草收尾”。

这是一次无奈的停工。

距离上次停工已经一个月了,但到记者截稿,涨工资的具体方案并没有下来,有职工告诉记者,《常山快讯》连发了4期,主要是让大家好好干,说涨工资方案正在拟,预计5月份出台。公司已让各级传达新的分配改革方案,其中包括推行全新岗位绩效工资;岗位工资会有所提高,也会照顾到老职工的利益;公司承诺,不管新方案何时出台,从将从2008年3月1日起执行。

但公司职工李先生(采访中唯一一名愿意透露真实姓氏的人)认为:“没有实质内容,尤其是第一条,弹性很大,因为厂务不公开,职工不掌握企业实际利润,绩效工资随意性很强。”“工人情绪不稳定,有人怀疑说预计5月出台不过是在拖延时间。”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职工这样对记者说。

挣扎在最低工资标准线上

常山纺织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生产、科研、贸易为一体的大型纺织上市公司,是石家庄市建设全国重要纺织基地的龙头企业,根据常山纺织股份有限公司的官方网站上的资料,常山股份公司自成立以来,经济效益一直保持全国同行的前列,2004年在全国同行业中,常山股份实现利税排名第三、销售收入排名第七。主要产品为国家免检产品。产品以外销为主,直接、间接出口达80%以上,远销世界60多个国家和地区,尤其棉坯布系列产品在国内外市场享有盛誉。

在这样一个企业中,纺织厂的职工工资到底有多少?采访中他们告诉记者,很多工龄有30多年的老工人,一个月只能挣八九百,青年工人则更低,以前不少人只能拿四五百。今年2月1日,石家庄市的最低工资标准涨到了680元,而在此之前,常山股份各分公司中,常日班的很多工人达不到这个标准,为了能达到最低标准,他们终于涨了工资,但名义上够680元的工资,经过各种名义的七扣八扣,拿到手的一般只有550~570元。

而运转班的工人几乎天天上班没有休息日,工资也才720元左右。有的工龄很长的三班倒老职工,加上夜班费等所有补助,能拿到1000出头,这差不多是纺织厂普通职工的最高收入了,常日班是肯定到不了1000的。让工人们气愤的是,工资已经很微薄,却还没有加班费。三班倒每天都加班,却从来没有加班费,年轻工人一个月28、29个工作日加上中夜班费月工资才700多元。

采访中工人们告诉记者,因为效益不太好,常山纺织股份有限公司下的几个分公司纷纷实行工资下浮,最高下浮幅度高达18%。后来虽略有上调,但直到现在,纺织厂工资依然比应拿的工资下浮4%到9%不等。因为行业不景气。

而常山股份(000158)2007年度报告显示,2007年常山股份营业利润47,976,268.73元,利润总额55,447,089.20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45,881,492.01元。报告显示,2005年、2006年、2007年3年的利润是递增的,虽然增幅不大。

到底哪种情况是真的,无从知晓。

“物价像胡子一样长个不停,而工资却像眉毛一样原地踏步,这就是纺织工人的现实生活!谁来关注我们苦难的纺织工人!”这是纺织工人在网上论坛的留言。工人们表示,现在物价这么高,如果是双职工,夫妻俩一个月加起来才挣1000多块钱,根本没有办法生活,而孩子上学、老人看病又是一笔大开销。老职工还好,起码赶上了福利分房,用很少的钱买到了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年轻一点的职工却要完全靠自己买商品房,这基本上是不可能实现的。

一些年轻职工虽然已婚,却不但不能孝敬父母,给父母生活费,还天天在父母家蹭吃蹭喝,只为了省几个钱。买不起房子的,婚后只能和父母挤在一起。他们小心翼翼维持着艰辛的生活,努力让日子过下去。而近一年来的物价飞涨,打破了他们使劲维持的平衡。

在采访中,记者不断听到一个重复的故事,其真实性已经无可考证,但每个人都讲述得栩栩如生。停工期间,有上级领导来安抚:纺织厂的工作的确比较累,休息时间也太少,但是你们的工资可不低,一个月工资少的1300到1400元,多的有1700到1800元,你们挣多少钱,我们每个月都会收到报表的。工人听后很是纳闷,拿出工资条给领导看,赫然只有700到800元。这其中,存在着被遮起来的部分吗?

春节后,据媒体报道,中国纺织名镇佛山西樵镇的纺织工人平均工资已经达到每个月1600元至1700元,比去年上涨了20%以上。

随着中国贫富差距日益扩大,在GDP飞速增长的同时,纺织厂的工人被抛下了。

三班倒的“白毛女”

纺织厂的工人劳动强度有多大?

大约四五年前,纺织厂大多实行四班三运转,就是干两个白班,两个中班,两个夜班,之后休息两天。干6天,歇两天。那时的工人一个月可以歇上六到八天,工资是600到700元。后来厂里开始搞减员增效,把四班三运转改成了三班三运转,即三班倒,但是工资并没有涨。由于纺织厂工作太累,钱越来越少,近几年,棉纺厂人员流失严重。因为人员匮乏,纺织厂一些班又改8小时为12个小时。

粉尘密度大,对肺很不好,而棉纺厂车间里总是棉絮翻飞,每个人的头上都粘满了棉絮而成为“白毛女”。 因为机器轰鸣声巨大,在车间里说话,必须揪着对方耳朵喊,否则根本听不见,耳病的发病率在纺织女工群体里尤其突出。

挡车工在织机前要一刻不停地来回走动,检查织机,防止断线出现次品。除了中午吃饭可以停半个小时的机器,剩下的7个半小时挡车工只能一刻不停地忙碌。据估算,一名挡车工一天要走近20公里路。整理车间的女工每天要猫着腰把十几块八九十斤的布搬来搬去。腿部静脉曲张或者腰椎间盘突出等症状在老纺织工人身上非常常见。

网上有网友留言:我的妻子是棉纺二厂的一名普通工人,一个月辛辛苦苦才能拿600多块钱,还一回到家累得就想先睡一觉。她休完产假后上班的第一天回来说饿了,我就问她中午没吃饱么,她说中午没吃饭,我问她为什么,她说不为什么,再问妻子却掉泪了,说是没时间吃饭。当时我的眼睛就湿了。

有职工告诉记者,现在他们有时还会有一些额外的活,比如常日班,因为现在的棉花往往掺有杂质,于是有的分公司让常日班工人做完自己分内的工作后去拣棉花,最高时规定每人负责拣一包,最初还给10块钱补助,后来不给钱了,完全就是额外白干。2套机器包括2节粗纱机和4节併条机,原来人员配备是一个擦车组长,3个牵身,一个擦车后,一个检修,后来去掉了一个牵身。诸如此类的看上去很小的细节,却一层层加重着工人的劳动强度。

“我不知道企业高层运行这个企业有多难,花费有多大,但作为一个基层工人,我知道我们一直有干不完的活儿。我不知道我们的产品卖多少钱,我只知道7年来我们从没有因产品卖不出去而停过机……”纺织工人如是说。

以前,纺织厂工人有一项福利很让人羡慕,那就是到青岛等地疗养,因为在纺织厂长年累月工作会损伤身体,到一定年龄一定工龄的职工都可以排队去疗养。劳动强度在加大,这项福利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取消了,一些40年工龄的老工人到退休也没能享受这项福利。

有职工认为,不仅仅是工资和劳动强度问题,工厂改制以来存在很多问题,这几个厂现在面临着搬厂解散,但工人的安置等问题都没解决,再加上可能存在的腐败,这次事件是多年积压的矛盾的总爆发。

1984年,长春电影制片厂拍了一部颇有知名度的片子《街上流行红裙子》,讲述的就是当时纺织女工的生活。那是纺织行业的辉煌时期,那时,纺织厂的工资比钢厂、药厂等其它工厂略高,但是工作却更轻松和干净一些。在很长的一个时期内,棉纺厂工人的收入和当时主管部门纺织工业局的干部几乎相当,能进纺织厂工作是让人羡慕的。更有纺织厂女工自豪地称自己为“织女”。而现在,在石家庄比较大的购物中心北国商城和东方城市购物广场,一个纺织女工一个月的工资收入,基本买不到一条漂亮的裙子。日益繁重的工作强度,更让她们无心关注漂亮衣服。昔日纺织女工幸福浪漫的生活早已是明日黄花,如今她们只知一日日在生活的重压下像陀螺般转个不停,隐忍而卑微。

纺织困局

在劳动力成本亟待提高,工人急待安抚的同时,纺织行业还面临其它巨大的压力。既有国际环境变化的因素,也有国内宏观调控政策的影响,同时也有行业内部结构调整的问题。

2008年棉纺织行业将面对国家从紧的货币政策、人民币升值、社会责任和节能减排成本增加、原材料和劳动力成本增加、出口退税率下调的风险、部分纺机进口税优惠政策的取消和过高的棉花进口滑准税等减利因素。棉纺织行业生存状况不容乐观。

因为人民币不断升值,2007年以来,企业出口换汇成本已经提高了20%至25%。油价和原材料价格不断上涨。去年下半年以来,国际油价不断攀高,直接导致作为纺织品原材料的石油化纤产品价格水涨船高,给纺织企业带来巨大的成本压力,运输费用也大幅提高。与此同时,棉花等纺织服装的原材料价格也在大幅上涨。

作为劳动密集型产业,棉纺织行业受上游原料棉花价格走势影响非常大,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棉花消费国,中国的棉花进口量直接影响国内的棉花价格,也影响着两个行业的利润:棉花经营企业希望少进口棉花,以保持行业利润;而棉纺织行业则希望多进口棉花,以便降低原料采购成本。

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三届六次理事扩大会于3月10日至12日在山东省济南市召开,来自国家发改委、中国纺织工业协会以及全国棉纺织企业及相关企业的代表近300人参加了会议。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会长徐文英指出,2007年棉纺织行业虽然保持了平稳发展,但是行业中2/3的企业实际利润率只有0.62%。会议纪要显示,由于国内2/3的棉纺织企业处于亏损边缘,棉纺织行业呼吁国家给予减免税收等政策照顾,其中包括取消棉花进口滑准税,出口退税至少保持在现有的水平别再降低等等。

纺织企业负责人希望国家能在针对行业的政策上给纺织企业一个公平竞争和发展的空间,否则2/3面临亏损的企业将会出现停产或倒闭的危险,发改委正在针对纺织行业目前遇到的问题进行调研,研究解决问题的办法。

美国发生的次贷危机已经对消费领域产生了很大影响,美国消费者的信心正在下降。次贷危机波及到纺织行业,就是成本危机、价格危机、利润危机乃至生存危机。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河北的坯布对美出口就大量减少,形势很不乐观,中国一些纺织企业对美国的出口基本陷入停顿状态,更多的企业订单大幅减少。由于未来经济走势仍不明朗,因此市场预期业内人士普遍看淡。

美方采购商对同类供应商进行比价询盘,但中方企业报的价格已经很难再压缩,利润非常薄,已经有一些做对美出口的中小纺织企业因为无利可图而停业。目前南方很多依赖对美出口的中小纺织企业已有不少倒闭。

统计数字显示,2007年我国纺织品服装累计出口额1711.7亿美元,同比增长18.88%,是2003年以来最低水平。海关总署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前两个月,中国纺织服装出口164.4亿美元,仅增长5.7%。

随着宏观政策的调整和全球经济的波动,作为中国最具代表性的劳动密集型产业,纺织品行业正首当其冲地遭遇严峻考验。2008年将是纺织行业最艰难的一年。

2007年9月,石家庄市国土部门发布了确切消息:和平路从棉一至棉五一共8个地块的土地总价为104,464.48万元。公司土地出让收入减除各项税费及应缴部分和基准地价上浮20%补偿部分的剩余,作为土地净收益,90%返还公司用于项目建设。不到两个月,常山股份公司整体搬迁、退市进郊的方案发布。在新规划中,常山股份公司计划将在未来5年内斥资58亿元,在正定城东建设一个2500亩的新工业园区,打造北方最大的纺织工业园区,加速河北纺织业的产业升级之路。这无疑是增强企业竞争力的举措,但企业搬迁涉及数万职工的安置和遣散问题。

可以说,常山股份同时面临着外忧内患。在这个历史的纠结口,对于一个企业乃至一个行业来说,也许很多问题的解决都需要时间,而一代纺织工人的幸福生活却在这段等待的时间中渐渐褪去颜色。在历史的长河中,中国的百年转型只是短暂的一瞬,但具体到一代人,则是他们的一生。如何维护底层工人的权益,不让改革成本更多地落到他们身上,是转型中国亟需解决的问题。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