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三地 广东廉江政府被指动用武警强...

广东廉江政府被指动用武警强征土地

分享

【新三才网讯】南方农村报报道: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陈锡文日前谈到,容易引发群体性事件的因素主要有四个方面:一是土地征用;二是环境污染;三是移民搬迁;四是集体资产的处置。

陈锡文表示,中央对处理这类问题的原则是非常明确的:一是必须坚持以人为本、执政为民的理念。

今年中央一号文件里就明确提出,要妥善解决好农村的征地、环境污染、移民搬迁以及集体资产的处置等矛盾和问题。二是一旦发生了突发性的群体事件,各级领导干部一定要到第一线,面对面地做解释和说服工作。除了发生打、砸、抢、烧这些不幸的情况之外,原则上不能动用警力。三是事态平息之后,要迅速地总结教训,该追究责任的要追究责任,同时要制定出整改方案,给老百姓一个满意的答复。

去年11月26日,廉江河唇镇发生了一起因征地引发的官民冲突,事态平息之后,南方农村报记者两赴廉江,试图还原该起事件的来龙去脉。

当地政府为了公共利益征收村民的土地,目的是正当的,理应得到村民的理解;而且,为了让村民在征地协议上签字,政府也做了大量、细致和长期的工作,态度值得肯定。然而,在如何保障被征地村民的当前利益和今后生活方面,政府的作为与村民的期待之间,无疑还有不小的差距,需要政府更多一点依法办事、更多一些资金投入、更多一份耐心和更多一分文明。

当然,村民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时,也应该采取理性和合法的手段。只有这样,村民才可能处于比较有利的地位,也有助于维权取得最后的成功。

新年前,20岁的廉江市河唇镇莲塘口村民钟华武被廉江市公安局放了出来。此前,钟华武在廉江市看守所熬了37个昼夜。

如今,钟华武还不时地感到胸痛、头晕,左手中指、无名指和小指严重变形,不能自由伸展。

这一切,都源于三个月前廉江市政府征地时,钟华武的“出口咬人”行为。

耕地未征先填

去年11月26日上午8时许,在警车的护送下,3台钩机驶向莲塘口村委会秧地坡村。车队的最后,是一台河唇镇卫生院的救护车。

车辆停稳后,从车上下来100多人,走在前面的,有廉江市政府办公室负责人林某、河唇镇委负责人李某、镇政府负责人陈某和派出所负责人梁某;紧随其后,是几十位手持盾牌、警棍的武警和治安联防队队员。

“我还以为有暴动,政府派人平定呢。”1月11日,一位目击者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后来才知道是镇政府到秧地坡征地。”

只见市府办负责人林某一挥手,几位工作人员手拿皮尺、标杆等工具迅速下到地里,开始丈量起来,而身后的三台钩机也同时打开了马达,不停地在地里挖掘。

这时,秧地坡村民终于明白——政府强征土地来了。

前一天上午,秧地坡村民代表被召到镇政府告知征地事宜,市府办、国土局、镇派出所等部门相关人员参与了会议。会上,镇委负责人李某一再强调“肯要征,不肯也要征”,并下令“谁出头就抓谁”。

今年1月11日,秧地坡副村长钟少金说,政府当时并未出示征地批文,目前,村里所收到的与征地有关的文件,仅有开会当天廉江市国土资源局下发的《关于河茂线小半径改造工程秧地坡地段预征土地公告》。1月21日,廉江市国土资源局副局长何耘韬向南方农村报记者证实,国土局收到的相关文件仅有国土资源部的“国土资预审字[2006]221号”,未收到上级的正式征地批文。

秧地坡村民不仅未见过正式征地批文,也没有领到征地补偿款;更有甚者,就连每户要被征去多少土地,村民也不清楚。村民唯一知道的是,根据上述预征土地公告,全村预征土地面积为35亩,土地征收补偿标准为每亩25500元(包括安置补助费和青苗补偿费)。

然而,对于上述预征土地面积和补偿标准,廉江市国土资源局却给予了否定。1月21日,记者在该局给广东省国土厅的文件里看到,秧地坡村被征土地共计20.8亩,补偿标准为每亩2.6万元,青苗补偿每亩为4000元。征地补偿和青苗补偿在征地当日核实土地面积后,已下发到莲塘口村委会。

当时,村民并不知道同一个政府部门的口径竟然自相矛盾,他们只是不愿意自己的土地被这样不明不白地征走。

田头官民冲突

11月26日,看到自己的蔬菜被践踏、土地被挖掘,村民全部围了上去,这其中就包括钟华武。

“拿征地手续看一下!”钟华武向镇委负责人李某提出了要求。

“你小孩懂什么,大人都不说。”李某大声呵斥,“你们特别傻,这地合理也要征,不合理也要征。(你们要是认为)这里人手不够,廉江还有人。”

钟华武无奈,只得走开。转过身时,钟华武碰巧看到有人正在推搡81岁的老太廖寿英,廖老太的眼角已在不停地流血。看到这一幕,钟华武立即借来朋友罗景章的手机进行拍摄。拍完后,钟华武随手将手机还给了罗。

这时,镇委负责人李某带着几个人赶了过来。

“手机给我!”李某伸手要夺手机。

“不给!”罗景章拼死护住。

“捉他上车!”李某一挥手,几个人围了过来。

“不要抓他!”钟华武见势,冲上前来,“要抓就抓我,他是外村人,不关他事!”

几个人一起冲上前来,对钟华武连扯带打。没过几分钟,钟华武的衣服、裤子全被撕破,只剩下一条内裤,全身多处被打伤。

后来,钟华武被带到了廉江市公安局。当晚,钟华武被廉江市公安局以涉嫌“妨害公务”拘留。一同抓来的钟文华和罗景章,则在晚上8点钟被释放出来;不过,罗景章的手机至今未归还。1月21日,河唇镇副镇长黄祖山告诉记者,钟华武被拘是因为“咬了武警”。

当时有多位村民为阻止推地而遭致不同程度的殴打,其中数钟华武伤势最重。钟华武在看守所中多次请求保外就医,均遭拒绝;不过,廉江市看守所为其提供了半个月左右的病号待遇。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